党的十八大以来少数民族文学事业成果丰硕

近年来,中国作协始终将加强各民族文学交流、推动少数民族文学对外翻译工作作为一项重要工作内容,将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工程和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作品对外翻译工程作为一项长期性的工作纳入整体工作计划。与此同时,《民族文学》通过创办少数民族文字版,积极推进少数民族文学民译汉和汉译民的翻译实践。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以来,少数民族文学翻译工作稳步推进,加强了各民族文学的沟通交流、增进了世界各民族人民的互信理解。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重要论述的指引下,在各级党委政府的扶持下,我国各民族作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关注现实、抒写时代,创作了一批思想精湛、内容精深、制作精良的文学作品,少数民族文学事业呈现出蓬勃发展、蒸蒸日上的良好局面。

“通过不断发掘年轻翻译人才,加强“翻译—审读—编校”全过程的把控,保证了译作的质量。在翻译队伍不断“吐故纳新”的过程中,改变了创刊之初文学翻译人才“匮乏”的局面,逐渐建立一支老、中、青分梯次,小说、散文、诗歌、外国文学各有专攻的翻译家队伍。”

自2013年起,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工程实施汉译民专项,每年从上年度中国大陆公开发表的中短篇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中,精选出约450万字汉语作品,翻译成蒙古、藏、维吾尔、哈萨克、朝鲜五种民族语言,并出版《中国当代文学作品选粹》25卷。该专项至今已翻译作品2700万字,出版作品集150卷;民译汉专项作为“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工程”的另一个专项,共出版少数民族文学翻译作品64部。

中国作协从2013年起组织实施了“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工程”,支持重点作品创作、优秀作品出版、民族文学优秀作品翻译、理论评论建设、少数民族文学对外翻译、少数民族作家培训等。工程实施6年多来,共扶持重点作品选题578项,资助出版少数民族文学原创作品80部;评选出版“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之星”丛书20部,推出20位年龄在50岁以下的少数民族中青年作家;编辑出版《新时期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集》60册,收录55个少数民族2218位作者的4279件作品,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影视剧本,荣获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

少数民族文学在中华文学的大地上呈现出的色彩斑斓,有其独特性和必然性。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其实是由三部分组成的:其一,使用汉语创作的文学作品;其二,使用少数民族母语创作的文学作品;其三,是民译汉、汉译民的翻译文学作品。

少数民族文学对外翻译工程也取得了显著成效。截至2019年,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作品对外翻译工程已资助130个项目,已出版97个。这些项目包括65位作家的89部作品,涉及18个少数民族和26个语种。这离不开少数民族文学对外译介工作制度的完善。中国作协创研部在充分了解当前我国文学作品对外推介情况的基础上,制订了《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作品对外翻译工程申请办法》,并在2014年和2017年两次修订完善,使其更完备、更具操作性、更符合实际需要。2017年,中国作协创研部修订翻译工程的评审原则,专门制订《中国作家协会少数民族文学作品对外译介资助工作实施细则》,并将从原先的定向征集改为通过《文艺报》和中国作家网发布通知公开征集,传播力度、覆盖人群明显增加。对外译介工作的制度更加完善,流程更加规范,保证了翻译工程实施更加高效、更高质量。

工程汉译民专项每年精选年度优秀汉语文学作品,翻译成蒙古、藏、维吾尔、哈萨克、朝鲜5种民族文字,至今已翻译、出版作品集150卷。同时实施的民译汉专项,已出版少数民族文学汉译作品64部。

在中国作协的领导下,《民族文学》汉文版于1981年创刊,而经历漫长的28年后,于2009年创办《民族文学》蒙古文、藏文、维吾尔文3种文版,于2012年又创办了哈萨克文和朝鲜文版,这5种文版的创立,给中国文学长廊增添了一道亮丽风景,对于向世界展示中国多民族文学的风采、传承和保护少数民族文字、记载少数民族独有的珍贵的民族文化、加强各民族文学之间的沟通和交流、繁荣中华多民族文学有着十分重要和深远的意义。同时,也为促进各民族的相互了解和团结融合发挥了巨大作用。

随着少数民族作家翻译家队伍不断壮大,向世界积极推介少数民族优秀文学作品也成为中国作协对外交流工作不可或缺的部分。近7年来,中国作协多次组织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出访、参加国际文学论坛、翻译出版少数民族文学作品,加强少数民族对外文学交流。中国作协创研部创新工作思路,主动牵线搭桥,扎实推进宣传工作,编写宣传用手册,向各国汉学家、翻译家以及国内外出版社等相关机构和个人介绍中国作协在对外译介方面的举措,为更好地开展对外翻译工作助力。

从2013年起实施的“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作品对外翻译工程”,对已签订外文版出版合同的当代少数民族优秀文学作品给予翻译资助,至今已资助130个项目,涉及英、法、西、阿等26个语种,向世界展示了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的独特价值和魅力。

这一系列举措,意味着我国惟一的国家级少数民族文学刊物,实现了以包括汉文在内的多民族文字同时刊发的重要转型。少数民族文字版的创刊,为从事母语创作的作家、从事民译汉和汉译民翻译实践的翻译家提供了展翅高飞的天空。

作为国家级少数民族文学刊物,《民族文学》自创刊伊始便致力于推进少数民族文学交流。2012年,《民族文学》在蒙古文、藏文、维吾尔文3种文版的基础上又创办哈萨克文和朝鲜文版。自2015年起,《民族文学》还不定期举办作家翻译家见面交流会、作家翻译家培训班等活动,让翻译家们有相互交流的机会,促进翻译家的翻译工作和提高翻译的质量。2017年,《民族文学》与中译出版公司策划出版了“文学翻译双语读本”,获得“2017年中国文艺原创精品出版工程奖”。《民族文学》不但将中国作家的作品介绍到海外,也重视将外国文学作品介绍给少数民族读者。自2014年刊物开创“世界眼光”栏目以来,共发表了海明威、卡夫卡、乔伊斯、福克纳、马尔克斯、博尔赫斯、米沃什、门罗、帕慕克等数十位外国作家的作品,成为少数民族地区读者了解世界文学的重要窗口。

内蒙古自治区每年投入200万元组织实施“草原文学重点作品创作扶持工程”“优秀蒙古文文学作品翻译出版工程”。截至目前,“草原文学重点作品创作扶持工程”入选作品99部,其中,蒙古文作品37部,少数民族作家62人。为使工程实施更有指导性和针对性,内蒙古作协先后确定了53个重大历史选题和民族团结、守望相助、蒙古马精神、乌兰牧骑等11个重大现实题材选题,公开征集创作者。

壮大翻译家队伍,推出翻译精品

中国文学的繁荣离不开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的蓬勃发展,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的蓬勃发展离不开少数民族文学民译汉、汉译民的翻译实践和对外翻译工作的展开。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翻译工作在记载中国各民族独有的民族文化、促进中国各民族的团结融合,向世界展示中国多民族的民族风貌、沟通世界各民族的民族心灵等方面起到了突出作用。这些年来的少数民族文学翻译工作表明,少数民族文学翻译工作一直稳步推进,正在迎来新的蓬勃发展期。

新疆实施文化惠民战略,启动了“新疆文学原创和民汉互译作品工程”,到2017年底,共出版汉、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蒙古文原创作品154部、民汉互译作品144部。

近五年来,《民族文学》民文版共刊发了小说70余篇、散文90余篇、诗歌120余组、儿童文学作品20余篇、评论46篇,还有一篇长篇小说节选。除了小说、散文、诗歌、儿童文学、评论等常设栏目外,还设置了名家特稿、名家新作、世界眼光、“中国梦”征文作品选等专栏。此外,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专号、纪念新诗百年特刊、庆祝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专号、庆祝延边作协成立60周年专辑等,受到读者的广泛好评。

2012年起,贵州省作协以“扶持机制出人才,奖励机制出作品”为理念,与贵州省民委共同设立了贵州少数民族文学“金贵”奖,贵州少数民族影视文学优秀剧本奖。24位少数民族的27部作品获“金贵”奖,5部作品获优秀剧本奖,激发了少数民族作家的创作热情。

《民族文学》民文版是双月刊,亦是选刊,创刊伊始我们以翻译《民族文学》汉文版作家的作品为主,2012年始每期发表3篇母语作品,为以母语创作的作家开辟了一个发表作品的平台。《民族文学》开设母语佳作栏目,积极发现和推出母语作品,支持老作家、培养新作家,对培养母语作家、促进母语文学发展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广西作协制定优秀原创文学作品扶持办法,投入专门经费扶持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西藏作协开展西藏当代文学出版工程;湖北作协指导恩施和宜昌实施少数民族文学保障、服务和精品工程;宁夏以《朔方》为平台,组织出版少数民族作家作品专号;吉林延边作协推出朝鲜族文学人才培养苗圃工程、新人工程、名家工程;湖南、四川、云南、甘肃、青海等省区也实施了多种形式的少数民族文学培植工程。

为了更好地让翻译家们有相互交流的机会,2015年《民族文学》将5种文版的作家、翻译家和一些汉族作家汇聚北京,召开了作家翻译家见面交流会。这次会议不但让5种文版的翻译家们可以进行面对面的交流与探讨,更让翻译家们找到了自己翻译的作品的作者。这种交流与相识,让翻译家们对作家作品有一种亲近感,使得翻译家们不但对作品有了深刻的了解,更对作家有了直观的感受,大大有利于今后的翻译工作和提高翻译的质量。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先后有4位少数民族作家的作品荣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1位少数民族作家的作品荣获中国出版政府奖,6位少数民族作家荣获鲁迅文学奖,27位少数民族作家荣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2位少数民族作家荣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4位少数民族作家的作品入选“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

2017年,《民族文学》民文版再次改革举办作家翻译家培训班的方式方法,执行“异地办班”,让维吾尔族作家、翻译家走进贵州,让蒙古族作家、翻译家走进四川,让朝鲜族作家、翻译家走进宁夏,让藏族作家、翻译家走进海拔4300米高的甘孜地区。这种办班方式让少数民族作家和翻译家们感受到祖国不同地域、不同民族、不同城市的差异,扩大了他们的视野。这让他们在今后的翻译中,再译到异地异城和其他民族作家的作品时,能够唤醒直观的感知和认识,拉近了与作家作品的距离。

目前,中国作协个人会员总数达12211人,其中少数民族1464人,占比12%,全国省级作协会员中有少数民族作家6000余人。现在,我国55个少数民族都有中国作协会员,都有了本民族的代表性作家。

《民族文学》5种文版创刊之初,得到了中国语言翻译局的大力支持,为了更好地将刊物办好,办得接地气、有读者,我们开门办刊,主动联系各省市自治区文联、作协以及民族院校和相关文学团体,且每年组织一次有针对性的作家翻译家改稿交流活动,五年来取得了明显的成效。通过不断发掘年轻翻译人才,加强“翻译—审读—编校”全过程的把控,保证了译作的质量。在翻译队伍不断“吐故纳新”的过程中,改变了创刊之初文学翻译人才“匮乏”的局面,逐渐建立了一支老、中、青分梯次,小说、散文、诗歌、外国文学各有专攻的翻译家队伍。而且汉译民的翻译工作不仅限于某一个民族,同时也注重吸收来自不同领域、不同年龄层次、不同文化背景的译者积极参与。从年龄段看,从上世纪40年代出生的老翻译家到90年代出生的新锐翻译家都活跃其中,特别是培养了一批热爱文学的年轻翻译家。

(本报记者 王珍整理) 

在翻译家的选择和使用上,5种文版目前联系着国内水准极高的文学翻译、审读队伍和母语作家。我们用高稿酬邀请获得“骏马奖”的翻译家和名校的知名教授参与各文版的翻译工作,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的陈岗龙教授把《老人与海》直接从英语翻译成蒙古语,深受读者欢迎。

以翻译促进多民族文学交流

《民族文学》5种文版实时翻译推介全国各民族作家最新的创作成果,为广大使用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读者“打开了一扇崭新的窗口”。近两年来,一些以发表原创作品为主的母语文学期刊也纷纷效仿,陆续开设相关翻译栏目,将汉文作品翻译成民文,推介给读者。

自2014年《民族文学》改版以来,对刊物本身的版式设计、内文排版、栏目的增删、翻译队伍的遴选和淘汰制度,特别是刊发知名作家的经典作品时配发书画作品的举措,受到读者的欢迎。这些办刊措施在少数民族地区母语刊物中产生了直接的影响。

用母语写作的作家都以能在《民族文学》民文版上发表作品为荣。很多少数民族文学爱好者聚到一起总喜欢谈论《民族文学》,甚至有些从未谋面的诗人打来电话,长时间交流关于文学的见解。一些民族地区的中学在高考模拟考试中选用《民族文学》民文版中的作品做解析题。《民族文学》民文版上刊登的作品产生了积极的影响。2013年1期上刊发的道·斯琴巴尔翻译的莫言小说《透明的红萝卜》被新疆的《巴音高勒》杂志转载;2016年1期上刊登的查干夫翻译的贾平凹小说《倒流河》和斯·茫罕夫翻译的格致散文《满语课》被内蒙古的《代钦塔拉》杂志转载。蒙古文版上刊登的3篇作品在2015年内蒙古第十一届文学创作“索龙嘎”奖评选中获奖。由卡克西·海尔江翻译的《透明的红萝卜》获得了首届阿克塞文学奖翻译奖;由哈志别克·艾达尔汗翻译的《古老小道》、哈地拉·努尔哈力翻译的《长河》获得了第二届阿克塞文学奖翻译奖。

今年春天,《民族文学》与中译出版公司策划出版了“文学翻译双语读本”,在短短几个月之内,三千册图书被抢购一空,同时被文化部评为“2017年中国文艺原创精品出版工程奖”,现在已经进行第二次印刷。

以期刊为媒介,把中国故事讲到国外

《民族文学》朝鲜文版、蒙古文版和哈萨克文版,积极与“一带一路”上的多国作家联络,始终注重对外文学交流,与朝鲜、韩国、蒙古国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文坛均有往来互动,在对外交流中也取得了一些成果。比如推介《民族文学》朝鲜文版发表的《咳嗽天鹅》、《玫瑰庄园的七个夜晚》、《向南还是向东》等作品参评韩国“金狮文学奖”并获奖,并收录于由韩国语言文化振兴院公开出版发行的《亚洲优秀小说选》中。此外,我们还每年策划做一期“韩国文学作品专辑”、“蒙古国作品专辑”和“哈萨克斯坦文学作品专辑”,介绍这几个国家最新的文学创作情况。

2015年末,中国作家代表团参加了在首尔召开的“FTA环境下的中韩文化艺术合作与现存问题”研讨会。作为交流成果,2016年中韩两国共同出版《跳舞的时装——中韩作家小说精品集》,通过翻译中国文学走进韩国,韩国作品也与广大中国读者见面。另外,中蒙建交60周年之际,中国作协和蒙古国作协合作出版了《中蒙文学作品选》,《民族文学》蒙古文版承担了大量的工作。

以走出去与请进来相结合的形式办刊,是《民族文学》民文版的一大特色。我们不但将中国作家的作品介绍到海外,也重视将外国文学作品介绍给少数民族读者。自2014年刊物开创“世界眼光”栏目以来,共发表了海明威、卡夫卡、乔伊斯、福克纳、马尔克斯、博尔赫斯、米沃什、门罗、帕慕克等几十位外国作家的几十种各类作品,成为少数民族地区读者了解世界文学的重要窗口。

为了促进各民族文学的交流、扩大中国文学的影响力,我们需要借助于两双翅膀。一双翅膀是将汉语作品翻译成蒙古族、藏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朝鲜族等各个民族的语言,扩大汉语的阅读范围,同时也为这些使用母语的民族读者提供更丰富的文学作品。另一双翅膀就是向世界各国翻译中国作家的作品,将中国作品译成多种外国语言,以期扩大我们作品的知名度、阅读量,让国外的读者了解真实的中国。在这个过程中,少数民族文学应该占据重要的分量,因为现在世界读者了解中国,了解的多是城市人的生活,而少数民族大多是生活在山区草原,他们的生活丰富多彩、充满神秘,将少数民族的文化和风土人情介绍到国外,一定会引起关注。只有把多民族的文学介绍到全世界,中国文学才是完整的。

翻译是缩短人与人之间距离的桥梁,是促进人与人之间相互尊重、理解、相知的重要手段。翻译同时也是促进文学交流的必由之路,是沟通世界各民族文明的心灵之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