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盗走58亿!阅文打击盗版深度释放正版化市场能效

据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发布的《2018年度中国数字阅读白皮书》显示,截至2018年底,我国数字阅读用户总量达到4.32亿,人均数字阅读量达12.4本,人均单次阅读时长达71.3分钟。中国数字阅读整体市场规模已达到254.5亿元,同比增长19.6%,成为内容产业的中坚力量。

随着网络热门小说改编影视作品的热映热播,网络文学的影响力与日俱增,成为文学市场中不可忽视的重要部分。然而,不少网络文学作品“从出生那天起就开始被侵权”,违法成本低,维权成本高,使得网络文学盗版猖獗,而原创网络作家、原创文学网站则维权乏力。在这个网络时代,网络特有的传播性与开放性,使得网络文学在版权维护上的难度加大。

澳门新葡亰登入 1

白皮书显示,
2018年中国国民阅读行为接触率达到80.7%,数字阅读用户的版权意识基本建立。2018年用户付费意愿率提升至66.4%,各年龄段用户的实际付款金额均高于其意愿付费金额。

在这种背景下,有关部门及时出手,帮助网络文学加强了版权保护的力度,同时相关的头部企业也联合起来,以更成熟的体系进一步推动中国网络文学作品阅读正版化、作品IP版权规范化。

近年来,网络文化产业正版化日益受重视。图为根据热门网文改编的电视剧《扶摇》剧照。(阅文集团供图)

在第19个世界知识产权日来临之际,正版化数字阅读普及率显著提升的良好趋势,对拥有1120余万部文学作品版权的阅文集团有着特殊的意义。

网络文学盗版遏制了行业良性发展

澳门新葡亰登入,近年来,通过政府对盗版的持续化打击、多家龙头企业的综合维权以及行业沟通交流机制的建立,国内版权保护环境逐步改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2017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显示,我国创新指数跃居全球第22位,是唯一进入25强的中等收入经济体。然而,在泛娱乐领域尤其是网络文化产业,付费阅读正版化之路仍任重道远。

“众所周知,阅文从创立至今一直坚持以促进中国网络文学商业文明、推进网络文学内容生态良性循环为己任,持续保持对网络文学内容创作的大投入,平台孵化超过1070万部的网络原创文学作品和770万位作家,每年新作推出量保持百余万部。”阅文集团联席CEO吴文辉表示,“我们肩负责任,推动和保护这些作家作品被尊重”。

随着网络文学价值的显现,以及版权变现的商业模式从单链条到多链条的转变,近年来网络文学盗版、抄袭的问题也越发受到行业关注。《琅琊榜》《芈月传》《花千骨》《择天记》……这些火爆作品的原著无一例外都在网上被大量盗版。2014至2018年中国网络文学因未经授权服务产品的规模、数量在逐年降低。但每年仍有几十亿元损失。

前不久网络红人“谷阿莫”《×分钟看完××电影》系列影片遭被告涉嫌侵权,引发网友对剪辑影片是否侵犯著作权展开热议;近年来网文领域“秒盗”现象也屡禁不止,不少网文“大神”更新的章节上传后一两分钟就被盗取;更尴尬的是,有些案件的判罚金额甚至不足以涵盖维权成本。专家指出,对版权保护的重视和投入,是产业蓬勃发展的基石,也有助于为来之不易的创意护航。

阅文集团吴文辉进一步表示,对盗版坚决说“不”,对内容消费者提供更多选择、对产业链上下游提供更开放多维的版权合作。在“堵疏并行”
的方式下,阅文以内容版权加全产业链开发的内容生态模式,促进网络文学作品的内生良性循环,是推进内容作品版权健康发展的必经之路。

据《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白皮书》显示,2015年盗版给网络文学带来的损失达79.7亿元,其中移动端付费阅读收入损失达43.6亿元。2016年损失为79.8亿元,其中移动端付费阅读收入损失达50.2亿元。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整体盗版行业损失约超74亿元。庆幸的是,
2018年这一数据为58.3亿元,同比降低了21.6%。

移动端盗版势头得到有效遏制,但新技术、新“玩法”仍在不断出现

共建正版环境,促进网络文学商业文明

为什么当下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的形势会如此严重。首先,从行业角度来说,视频和音乐的商业模式非常成熟,它的大平台,包括从业者,能从合理的商业模式中获取更多的商业利益。盗版的成本过高,所以很多人不愿意做盗版。相比之下,文字虽然目前有正版商业模式,但是不足以避免那些大的流量入口,或者一些从业者通过盗版获取更好的商业价值回报。其次,文字盗版门槛很低,阅读的商业模式也非常简单,而且文字作品比较零散,在盗版侵权上很难界定。所以文学作品相比于音乐、影视更复杂,盗版更严重。

近年来,在政府层面打击和行业正版企业的共同努力下,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盗版损失降至四年来最低值,但对比数字音乐和网络视频领域,情况仍不容乐观。“我们每年诉讼100多家盗版文学网站,还要向各大搜索引擎发放数十万封盗版链接的投诉信。”一位业内顶尖网络文学集团负责人如是说。据艾瑞咨询最新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网络文学整体盗版损失高达74.4亿元,占同期市场规模的58.3%,远高于数字音乐的5.9%和网络视频的14.3%。2017年移动端市场的盗版势头得到了较为有效的遏制,但在PC端网络文学盗版损失仍有小幅缓慢增长。

“用户为数字阅读付费”这一商业模式源于2003年的起点中文网,同期开始有数字音乐、数字电影付费模式。

而且盗版对于网络文学的危害是很严重的。盗版直接导致平台用户留存率下降,点击量降低,付费收益减少,从而广告收益减少。对网文小说作者而言,直接导致创作能力和收入分成的降低,整个行业会因盗版的损害导致规模萎缩,小说的质量因缺乏多样性和创造性而不断下降,最终会失去小说受众群体的支持。

回溯看,早年常见的
BBS、贴吧、论坛、网盘、文档分享、P2P下载等诸多模式已不新鲜;近年来,一批专业化、规模化、集团化的盗版网络文学站点,利用自身特性形成完整的灰色产业链。有的黑客通过技术手段或干脆“人工手打”,在最短时间内获取正规网络文学站点不断更新的正版内容,再以搜索引擎、浏览器主页为推广途径,吸引用户阅读,大量用户通过搜索引擎直接进入盗版站点,从而获取网络流量;甚至内嵌广告,赚取广告收入;搜索引擎、广告联盟与盗版网文网站按一定比例共享灰色收益。据著作权领域律师介绍,有些中小型盗版网站规避风险的手法十分隐蔽,如将服务器架设在海外、频繁更改域名……还有一些移动App以类似“转码”形式提供作品,甚至标示章节内容的“来源网址”,给人以其仅仅为转码技术服务提供者的假象。

经过数十年发展,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超4亿,占我国数字阅读用户总量的93%。网络文学作品之所以能成为阅读用户的首选,这与行业积极实践正版化密不可分,是市场商业化复兴的体现。

当然,对于以网络文学为代表的文娱产业而言,盗版侵权影响网络文学IP衍生价值,大量的作品因为同质和抄袭剽窃等导致整个产业链条的非良性发展。而且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移动端网络技术的快速发展,移动端侵权盗版的手段日益呈现出隐蔽化和地下化的发展趋势。

有专家分析,比起数字音乐和网络视频等,网文储存介质占用空间要小得多,盗版乃至迁移成本相对低廉。此外,诸如同人作品侵权认定、商品化权益保护等纠纷频发,权利人寻求精准的法律适用难度也在不断增长。

2016年,政府展开了针对网络文学内容的最严厉的一次打击盗版和侵权行动,以保护正版网络文学所享有的合法权益:2016年11月,国家版权局印发了《关于加强网络文学作品版权管理的通知》,强化落实了网络文学服务商的主体责任和主体义务,进一步细化著作权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开展“剑网2016”专项行动,责令未经授权网络文学服务商停止服务。

相关部门出手护航网络文学版权

文化原创力可持续发展,“付费阅读”才能面向未来

基于政策的严控,网络文学盗版泛滥现象得到初步且较为有效的改善,为此后健康、规模化商业发展打下了夯实基础。

在网络文学维权环节中,政府管理部门作为打击网络文学侵权盗版行动的重要主体,通过部门规章的制定和严格执法加强对网络文学侵权盗版行为的处罚,规范行业环境和秩序,成为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和正版化进程中的重要力量。

长期以来,互联网上存在大量文学“免费午餐”,不花钱阅读习惯似乎已成为常态。相比网络音乐、网络视频等行业,网络文学行业的用户“付费阅读”共识提升较为缓慢。有的用户甚至打着知识共享的旗号,主动去搜索侵权免费资源。对此《盗墓笔记》作者南派三叔曾感慨:网文盗版是唯一一个窃贼比失主还理直气壮的领域。

2014至2018年中国网络文学因未经授权服务产品的规模、数量在逐年降低。但每年仍有几十亿元损失,据艾瑞数据表明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整体盗版行业损失约超74亿元,
2018年中国网络文学整体盗版损失规模为58.3亿元,相较2017年降低了21.6%,这是中国网络文学正版化进程迈入新时期新阶段的力证之一。

在颇受关注的网络文学版权方面,2016年以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打击网络侵权盗版的政策,与之相关的网络文学盗版惩处力度也不断加大,一批大型盗版站点相继被关停。

对此,作家、上海市网络作家协会会长陈村说,知识分享不是盗用著作权的挡箭牌,反盗版不仅仅是保护某一位作家或一家网站的利益,更是在保护可贵的创意本身。“知识分享不等于支持盗版。自由共享当然是文明的进步,但必须在法律规范的框架下进行。如果一味求免费,侵权泛滥成灾,最终侵蚀的是文化原创力本身。”

在各方努力下,网文盗版情况得到初步且较为明显的改善,但作为长尾的中小型非经授权网站依然大量存在,只是变得更隐蔽,更懂得如何规避法律制裁。如通过技术手段对侵权盗版形式进行伪装以图逃避法律制裁,将服务器架设在海外而避免国内的监管备案、频繁更改网站域名逃避有关机关追查等。

其中2016年11月,国家版权局针对网络文学领域的侵权盗版行为,下发了《关于加强网络文学作品版权管理的通知》,通知进一步明确了通过信息网络提供文学作品以及提供相关网络服务的网络服务商在版权管理方面的责任、义务,细化了著作权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是国家版权局加强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的一项重要举措,对规范网络文学版权秩序具有重要意义,标志着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和正版化进程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庆幸的是,越来越多企业行动起来,坚决抵制侵权盗版行为的同时丰富正版内容,努力肩负起推进行业正版化的社会责任。以阅文集团为例,近年来不断加大盗版监测处置力度,2017年下架侵权链接数高达近百万条,下架聚合类盗版网文App近千个。此前,阅文还牵头发起成立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发布《自律公约》,联盟成员包含业内33家企业。阅文集团还将正版内容推向海外市场,在东南亚、欧美地区授权大量网文作品的数字出版、实体书出版,并于去年上线海外门户“起点国际”,推动海外网络文学的正版化进程。

事实上,在2018年版权保护变得更为重要、系统化。自政策加强整肃以来,阅文集团在继续助力网络文学行业版权保护环境改善、积极践行的同时,不断优化和完善保护机制,以多元化商业促进正版消费意识、版权保护意识的提升,以更成熟的体系进一步推动中国网络文学作品阅读正版化、作品IP版权规范化。

国家版权局、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还联合开展的“剑网2016”专项行动,将网络文学侵权盗版作为行动的工作重心。据了解,“剑网2016”专项行动查处的与网络文学相关的典型案件中,打击的绝大多数都是专业化盗版文学站点,这些站点已经形成专业化、规模化、集团化的趋势,利用自身特性,形成了一条完整的灰色产业链。

在阅文集团联席CEO吴文辉看来,网络文学行业逐渐摆脱野蛮生长,进入深耕细作阶段。网络文学、影视剧、视频、游戏、动漫等行业间的共营共生,决定了任何领域的侵权盗版都将对其他行业产生影响,而没有足够的稿酬支持,创作难以持续,好的IP就容易被扼杀在摇篮里,文化价值更无法展现。出版人聂震宁认为,数字版权保护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未来我国文创产业加强版权保护力度的同时,国家、政府及相关行业中反盗版举措应并重并举,加强打击的连贯性和持续性,最终形成用户付费意识高,行业自律精神强的理想版权环境。

阅文集团品质守正,创造优质内容IP

针对数字内容产业的侵权盗版行为正朝着隐蔽化、多元化的方向发展,版权纠纷层出不穷,在这一背景下,2010年2月修订实施的《著作权法》开始显现出一定的滞后性。为满足快速变化的社会、行业发展需要,国家版权局在现行《著作权法》的基础上,相继出台了不少政策性文件,针对新形势下的互联网版权保护和交易进行了细致的规范和说明。

网络文学阅读市场于2018年回归稳定,阅文集团形成了以推动优质作品创作,打造全产业链版权运营并行的良性循环模式,进一步构建内容生态商业文明。

对这些典型的专业网络文学盗版站点的集中打击,能够明显遏制盗版网络文学的传播,一定程度上挽回网络文学企业的损失,还能对盗版者起到震慑和警示作用,有利于我国版权环境的持续改善。因此,“剑网”专项行动的开展对整个行业和企业而言,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此后受到各方力量的抑制,盗版给网络文学行业带来的直接经济损失总额将趋于小幅下滑的负增长态势。

2016年,阅文集团牵头,与机构、作家、产业合作伙伴联合成立“正版联盟”,已经形成持续、有效、有力的正版化机制。

在政府部门强有力的打击下,网络文学版权环境得到了极大好转。最直接的体现是,为数不少的网络文学用户表示,寻找盗版网络文学作品已经越来越难了。而且越来越多的读者表示当下盗版网络小说越来越难找。这从侧面印证了国内网络文学版权环境日趋改善,盗版网络小说的获取成本不断提高。

通过长期坚持与投入,阅文建立独立团队并不断完善维权机制来保障集团以及旗下作者的正版权益。例如建立领先的技术监测机制,有效定位盗版信息并举以司法武器。

行业积极行动促进版权保护迈进新台阶

在用户吸引力方面,阅文推出QQ阅读、起点读书、红袖读书等多种产品,对用户提供更加优质的内容、与作家互动等多种阅读体验,并尝试针对用户在智能推荐及用户互动等方面拓展更多差异化服务,以头部优质内容激发用户付费意愿。

网络文学版权保护除了政府方面,基于国家发展情况和战略需要,从上而下的推动外,来自文学站点、作家团体和个人、正版读者、相关衍生产业人员,不遗余力的从下而上的推动,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在产业链开放性上,阅文积极拓展IP的开发与合作,以帮助更多的产业合作方获得IP带来的聚拢效应。阅文在2018年完成了130余部作品版权销售,年内上线15部IP改编影视作品,累计实现超700亿播放量,包括耳熟能详的《你和我的倾城时光》、《扶摇》、《斗破苍穹》、《将夜》,今年还会有《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等多部作品上映。

当下各主要文学站点,纷纷组建法务部门,收集证据,起诉盗版盗贴网站和客户端。各种相关会议,网站负责人也集体要求加强版权保护,并探讨相关举措。每次政府版权保护相关的意见稿,文学站点负责人,网络作家,甚至网络读者,都在各种平台通过多种方式提出宝贵的意见。而民间团体和个人,从自发行动发展到自觉行动,对促进相关版权保护法律法规的发展完善,也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阅文平台上的770万名作家更是推进正版阅读的坚定发起方,阅文集团近几年来每年向作家支付稿酬都超10亿元。上海市网络作家协会首任会长、作家陈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知识分享不是盗用著作权的挡箭牌,反盗版不仅仅是保护某一位作家或一家网站的利益,更是在保护可贵的创意本身。

而且在2018年网络文学版权保护变得更为重要、系统化。自政策加强整肃以来,相关头部企业在继续助力网络文学行业版权保护环境改善、积极践行的同时,不断优化和完善保护机制,以多元化商业促进正版消费意识、版权保护意识的提升,如阅文集团牵头,与机构、作家、产业合作伙伴联合成立“正版联盟”,已经形成持续、有效、有力的正版化机制。网文版权保护要“堵疏并行”在这种方式下,阅文以内容版权加全产业链开发的内容生态模式,促进网络文学作品的内生良性循环,是推进内容作品版权健康发展的必经之路。

随着一系列版权保护组合拳的落地,助力中国网络文学行业实现规模与阅读用户规模双增长。时至今日,阅文集团2018年营收规模较2016年实现翻倍的增长,付费用户稳步增长,这是中国数字阅读用户付费意识初步形成的体现。

值得一提的是,其保护在所保有的大量正版文学作品,未来将为提升文学版权价值在产业链上下游进行探索。一方面持续生产优质内容,另一方面将在下游与包括影视剧、游戏、动漫等更多的全产业链板块形成联动,活跃开发并利用作品版权价值,更重视作品IP的孵化与挖掘,这也为其他企业提供了借鉴。

深入全产业链联动,深度释放正版化市场能效

相较过去几年,2018年中国网络文学的用户付费意愿率已经实现翻倍增长,但网络文学正版化的市场能效还远未释放。对比目前已接近96%正版占有率的数字音乐市场而言,随着加强用户对于内容付费意识培养,网络文学的未来市场具备高成长性。

中国文学内容付费已经起步,并于2018年达到66.4%的用户付费意愿率提水平,相较过去几年而言已经实现了翻倍的增长,但网络文学正版化的市场能效还远未释放。

正版企业也开始越来越多地利用更具综合性的监测处置手段应对侵权盗版行为,成效显著。从中央到地方,从政府到民间,从资本到媒体,从企业到个人,形成了加强版权保护的合力。在各方努力下,网文盗版情况得到初步且较为明显的改善,但作为长尾的中小型非经授权网站依然大量存在,只是变得更隐蔽,更懂得如何规避法律制裁。如通过技术手段对侵权盗版形式进行伪装以图逃避法律制裁,将服务器架设在海外而避免国内的监管备案、频繁更改网站域名逃避有关机关追查等。所以网络文学的版权保护还需要相关部门和有关企业共同努力,共同维护好整个网络文学版权保护大环境。

对比目前已接近96%正版占有率的数字音乐市场而言,随着加强用户对于内容付费意识培养,网络文学的未来市场具备高成长性。而基于阅文集团所保有的大量正版文学作品,未来将为提升文学版权价值在产业链上下游进行探索。

一方面,网络文学平台持续生产优质内容,对作家的专业孵化和培育将不断扩大版权内容库,通过更为丰盈的内容,促进在线业务的发展。例如阅文集团2018年大力拓展都市、二次元、现实主义等多元题材,满足不同读者细分需求,在线阅读收入稳步增涨。

另一方面,网络文学平台将在下游与包括影视剧、游戏、动漫等更多的全产业链板块形成联动,活跃开发并利用作品版权价值,更重视作品IP的孵化与挖掘。由阅文带动的网络文学作品内容改编已被运营成一条成熟产业链,内容改编的行业已经涵盖至电影、电视剧、网络剧、网络游戏和动漫等不同领域。据中金公司估算,网络文学在线阅读和版权运营有望在远期合计达到500亿市场空间。

最终将能够形成一条围绕网络文学平台而运营的完整的文学版权产业链,并且带动中国文学版权价值在未来持续的增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