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文学作家涌现洋面孔

3月18日,阅文集团发布的2018年业绩报告显示,2018年实现总营收50.38亿元,同比上年增长23%,全年经营利润达11.15亿元,同比增长81.4%。一方面是高增长的营收引发网络文学行业受到热切关注,另一方面,年轻化趋势不断驱动网络文学内容进化,也引发业界热议。

中国网络文学产业,如今吸引了众多国外写作者加入创作队伍。在昨天落幕的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上,好几位来自国外的网络文学作家、译者首次露面,他们的出现,让人们对网络文学“走出去”充满了新期待。

95后读者喜欢个性化角色

老外网文借鉴中国元素

这份业绩报告和阅文集团此前发布的《2018网络文学发展报告》都表明,曾被预测为全球最大消费群体的Z世代(95后)用户,正在加速占领网络文学领域。Z世代用户规模同比上年提升20%,付费用户规模同比提升近15%。而喜欢娱乐明星、新生代偶像的Z世代用户,愈发愿意成为网文作品和作家的“迷妹”。

阅文集团内容运营部总经理杨晨在论坛上称,阅文集团推出的起点国际网站和APP开放海外原创功能3个月来,已有2000位国外作者发布网络文学4000余部。这些作品包括奇幻、言情、玄幻等类型,用英语或本国语言写就。

澳门新葡亰登入 ,据阅文集团原创内容部高级总监杨沾观察,尽管网络文学从诞生之日起就是以粉丝文化为基础,但如今95后对于精神、自我、个性诉求突出,也更舍得花钱,由此导致了网文作品多元化。杨沾发现,与老一代读者的阅读需求不同,年轻读者渴望人物的成长,但一定是有个性的成长。“这样的个性不仅体现在主角身上,也同样体现在配角身上,所以你会看到,高端网文的很多配角都有大量粉丝,这和日本动漫相似。”不仅如此,年轻读者对专业方向显露出浓厚的爱好,于是医学、科研、工业、戏曲、手工艺等行业网文纷纷现身,只是表现方式更欢脱、更贴近生活。

他们中的两位佼佼者受邀来到了中国。新加坡网络作家Moloxiv今年28岁,从事医疗保健工作,他是《第一秘境供货商》的作者。Alemillach来自西班牙,以前他总是试着写传统小说,但从未展示过自己的作品。直到他写起了网络小说《最终愿望系统》,一发不可收拾,迄今已有4万人次收藏他的作品。

2018年出现的都市小说《大王饶命》,是起点中文网近三年平均订阅量第一名的作品,共收获150万条读者评论。粉丝们阅读网文,欢乐吐槽成为一大景观。杨沾特别提及,2017年阅文尝试在网文的每一章节后推出了“本章说”,类似于吐槽功能,结果发现读者对于作品的感触和追随感也越来越强。“甚至有盗版用户转为正版用户,很大原因也是因为看盗版,想吐槽没有伙伴。”在杨沾看来,这表明现在的读者社群心理诉求越来越强,有共同爱好,有共同价值认可,有共同偶像,他们就要一同守卫在作品、作者身旁。

Moloxiv的这部作品写的是一位刚毕业的年轻人,通过祖父留下的神秘系统,成为秘境供货商。小说中融入了武侠、修仙、美食元素,中国国宝大熊猫尤其触动读者的柔软内心,“每次大熊猫一出现,他们都会非常激动。”而Alemillach作品的主角有着前世记忆,在不断发现前世记忆的过程中,不断地了解真实的自己。两位作者至今难忘自己按动发送键、将作品上传时的忐忑,出乎意料的是,他们第一周就收到了读者的反馈。

红袖读书编辑泡泡也认为,阅读工具日益年轻化,吸引了更多年轻读者,而这个趋势的出现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密不可分。她以2018年出现的红袖读书APP为例,粉红色界面、操作轻盈,具有女性特色的换肤、小仙女头像等,都更为吸引年轻女性。“工具很有吸引力,也帮助网络文学年轻化了。”

这两位都是从网络文学的痴迷者变成写作者的。Moloxiv两年前还常常捧着搜寻来的网络小说,在地铁里看得入迷。Alemillach通过关注不同网站上连载的网络小说,接触到这个全新的世界。“这很考验我的记忆力,因为不同的网站连载的作品都不同,我要追看,需要到处窜来窜去。”Moloxiv更坦言,中国网络文学“大神级”作家的《暗夜游侠》《美食供应商》《天道图书馆》对他影响深刻。

年轻新作家成名期不到半年

不过,两位外国网络文学作家日更量不如中国同行,他们每天仅写1200字左右,多的时候会达到3000字,但这不妨碍他们的雄心,Alemillach已经打定主意写一部长篇小说。而对于网络文学写作带来的收入,Alemillach看起来很满意,“这笔收入和我做软件工程师的收入差不多。”Moloxiv还没有进账,因为他还不是VIP作家,但下个月他将进入这个行列。

综合阅文业绩报告和网络文学报告,截至2018年底,阅文内容平台上已有770万位作家和1120万部作品,一年新增作品数量达80万部,新增字数为443亿字。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新增作家群体中,90后作家占比超七成,95后作家占比近五成。

200位老外翻译2亿多字

“很多90后、00后会在红袖网站注册,而像红袖的白金作者寻金、大神作者清酒木歌都是90后,而这种情况在各个网站也很普遍。”泡泡特别提及,以前一个网文作者或许写了200本书,才能成为知名作者,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可能写一本书就能成名。杨沾提供了一个数据,从2018网络文学作家影响力TOP100来看,不少新的人气作家成名期不到半年。

杨晨还发布了一组数字,从2017年5月至今,阅文集团上线了200多部英文翻译作品、近9万章、约2亿7千万字,累计访问用户超过1300万。“其中作者‘横扫天涯’的《天道图书馆》,海外阅读人次高达7700万,还有40余部作品同样如此。”杨晨说,与此同时,中国网络文学拥有的译者队伍已超过200人,这些译者分布在北美、东南亚等世界各地。

泡泡发现,读者年轻了,也让古代言情小说变得更加通俗,且更有生活的味道。“宫斗小说里的主角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早期受追捧,但现在的读者并不欢迎。”她说,古代言情小说《似锦》中的女主就爬狗洞跑出了家门,要是在过去,这类情节一定会引发争议。

来自新加坡的译者温宏文作为海外译者的代表出现在了大家面前。当他回忆起网络文学给他带来的震撼时,用到了“爽”“热血”这些词汇。他说,深入探究那些“草根崛起”的故事,很容易让他有代入感,“主角身上那些积极向上的品格让我愿意陪伴着他成长,经历他的喜怒哀乐。”于是,从2015年11月起,他开始了对玄幻作品《真武世界》的中译英工作。三年来的翻译,他和无数读者达成共识,网络文学的魅力在于,它成功连接了人性中的共同点:兄弟情义、爱情、忠诚、渴望获得认可等,而突破想象力的新鲜感也独具吸引力。

年轻化的阅读趋势让写作者自觉贴近年轻读者的口味。“难过的时候,心里是酸。奶奶说,吃颗糖心里就变甜了。”大神级网络作家吉祥夜已写作十余年,她说,现在的小孩喜欢这样的话,她就要选择用年轻的方式来表达。吉祥夜目前正在连载作品《粟先生的恋爱调查报告》,这部作品原本叫《如果你也记得我》,“我们早年写作的都有文艺情怀,我们喜欢这类名字,可编辑说,《如果你也记得我》这个名字没有特点,不符合现在年轻人的口味。”最后想来想去,书名改成了《粟先生的恋爱调查报告》,因为男女主角都是记者,这个标题也能体现他们的职业。

“翻译不仅是不同语言间的转化,更是一种跨文化的沟通。”温宏文提及,中国网络文学中有许多极具中国文化特色的词语,如金丹、元神、神仙等,要精准传递这些词的意思,确实不容易。他说,起点国际摸索推出了一个很棒的功能,译者在后台上可以针对某一个词或句加以注释,读者阅读的时候,会在单词的右边出现一个灰色的小标识,点击就能看到完整的解释。

网络作家志鸟村的新作《大医凌然》正在起点中文网连载,讲的是医学院学生凌然如何实现成为世界上最伟大医生的目标。为了满足年轻读者的专业阅读需求,志鸟村在医院呆了几个月,观摩开颅手术,仔细捕捉各种细节。起点中文网的编辑告诉记者,《大医凌然》的读者中有不少年轻医生,他们一边欢乐吐槽,一边讨论各种专业问题。

作为一个译者,温宏文也发现,早期“走出去”的网文,主要以东方玄幻、西方奇幻、都市题材为主,目前则已扩充到历史、体育、灵异、二次元,以及深受女性读者欢迎的言情小说。

网络文学呈现泛二次元转型

“爽文”生产模式走了出去

网络文学读者年轻化、作者年轻化,对于网络文学意味着什么?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分析,种种现象都说明网络文学在发生着泛二次元转型。“网络文学发展至今已有20年历史,第一代读者70后、80后还和60后价值观结构相似,他们都追求宏大叙事。”但随着社会的发展,95后这一代读者发生了重要精神转向和价值观转向,追求的不再是苦大仇深式的逆袭,而是小确幸、小确丧,他们更喜欢吐槽、玩梗。

在海外粉丝社区,读者们追更、打赏,而对于签约的海外作家,阅文集团则采取长线共享创作红利的收益分成,或是版权买断形式。杨晨说,目前国外已出现“大神级”作家,Alemillach月收入已达3000美元。

在邵燕君看来,网络文学历经多年发展,二次元梗已形成了资料库,而现在的年轻作家就是在想象力的环境中,在各种梗里进行写作,“这也应和了现在的读者,追求的不是过去的升级、成功套路,而是日常向、欢脱风,对于最后的成功反而并不看重。”

“外国人写中国网络文学,是一种主动、积极的行为。这种主动的行为,说明中国网络文学已经被海外读者真正接受、认可,并融入了世界文学的领地和圈子。”长江中文网总编辑董江波认为,这对中国文学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天下书盟小说网总编辑董江波认为,年轻读者更喜欢打赏,更愿意支持正版是个特别值得关注的现象,“很多大神、重点级别的网络作家的打赏月收入已达上万元,这在几年前是不可想象的。”吉祥夜说,不少读者为了助她的作品冲榜,给一部作品花上千元打赏并不少见,“后来我一再和他们说,没有必要这样做,他们才罢手。”

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直指,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去”,输出的不仅是中国作品,也不仅是中国故事和中国文化,而是在网络时代原创出来的网络小说生产机制,以及经过很多网络作家反复积累、摸索出的一套“爽文模式”。“这种爽文模式,是人们各种欲望的文学表达方式,看得多了,也会摸出门道,让一般人很容易上手写作。”邵燕君解释,现在由国外作者全面借鉴这个模式,写出自己的本土“爽文”,令人激动。

董江波介绍,2015年以前还是25岁至45岁的作者唱主角,而现在,18岁至25岁的作者已占据半壁江山。不过,他也注意到,月入税前1万元的5000名至7000名顶级网络文学作家,仍然还是25岁至45岁为主。他认为,“网络文学作家真正的成名期并未缩短,每一位的创作时间至少7年以上,创作字数1000万字。”只是自媒体和传媒的发达,会让一些努力的年轻人受到比以往更多的关注而已。 

在董江波看来,外国人写中国网络小说,还能让国外文学种类更丰富,增加了几十个新类型品种。邵燕君认为,外国人写网络小说,为国外文学的发展或许提供新的可能性,“这套原创的生产机制除了吸引老外粉丝外,应该会倒逼着国外畅销书出版机制向着网络文学转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