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格萨尔》新书分享会:藏民族不朽的英雄诗篇

降边嘉措表示,史诗《格萨尔》故事,包括“上方天界遣使下凡,中间世上各种纷争,下面地狱完成业果”。头、尾必不可少,但格萨尔征战故事多达百余部,还有众多的异文本,全选不可能,选什么?如何选?《英雄格萨尔》选目精当,书中二十余部征战故事,含伏魔、夺爱、保国、复仇、争霸、拓土、掠财、救难等诸多模式,弘扬英雄善业,而不失部落竞争的残酷真相。因采用相对成熟的整理本及翻译本,又参照各种抄本、刻本、唱本,融汇众长而结构齐整,自成一体而气象万千。史诗产自人类童年,孕于人类童心。童心特质,是认知、念想、情感的纯真。纯真之心,可包罗万象。

降边嘉措先生编纂的汉文版五卷本《英雄格萨尔》,于今年5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其近200万字的宏伟篇幅,浓缩了《格萨尔》丰富的内容。史笔与妙趣杂糅,写实共奇幻并存,蕴涵了艺术、学术、文化、社会、历史、宗教、民俗、政治等多重价值,真实地展现了《格萨尔》作为反映古代藏族社会历史一部百科全书式的伟大著作的风采。

降边嘉措签售新书《英雄格萨尔》

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是世界上最长的史诗,且是活形态,至今仍被艺人传唱。它先后被列入中国和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其编纂与传播即成当务之急,特别是汉文版的编纂出版,显得尤为重要。然而《格萨尔》史诗故事多达120部,长达100多万诗行;因产生年代不同、流传地区不同、说唱者不同、整理者不同、抄本与刻本不同,异文本达数百本之多,这成为编纂工作的巨大难题。

图片 1

史诗蕴涵丰富,从历史记忆传说传奇神话,到生活经验生存智慧认知方式宗教情怀艺术想象,是英雄颂歌也是文化展览,是生活百科也是语言宝库,是历史遗迹也是宗教谱系,是心灵图腾也是娱乐源泉。《英雄格萨尔》的最大特色,是寓复杂于单纯。复杂是表象,是衍义;单纯才是史诗根源,是本真。史诗产自人类童年,孕于人类童心。童心特质,是认知、念想、情感的纯真。纯真之心,可包罗万象。

图片 2

史诗《格萨尔》故事,包括“上方天界遣使下凡,中间世上各种纷争,下面地狱完成业果”。头、尾必不可少,但格萨尔征战故事多达百余部,还有众多的异文本,全选不可能,选什么?如何选?实践见高低。《英雄格萨尔》选目精当,书中二十余部征战故事,含伏魔、夺爱、保国、复仇、争霸、拓土、掠财、救难等诸多模式,弘扬英雄善业,而不失部落竞争的残酷真相。因采用相对成熟的整理本及翻译本,又参照各种抄本、刻本、唱本,融汇众长而结构齐整,自成一体而气象万千。

《格萨尔》作为一部伟大的英雄史诗,同希腊、荷马史诗和印度史诗一样是世界文化宝库中一颗璀璨的明珠,是中华民族对人类文明的一个重要贡献,被称作
东方的《荷马史诗》。同时它是世代相传、广泛流传的一部活形态的史诗,至今仍有上百位民间艺人在西藏、内蒙古、青海等地区传唱着格萨尔王的丰功伟绩。

图片 3

北京8月25日电
“更多的人知道《荷马史诗》,而对于《格萨尔》,最多知道是震撼人心的伟大作品,但它到底是什么样子,藏族以外的人知道得太少了,希望更多的同胞能了解这部史诗。”《格萨尔》专家降边嘉措24日在北京表示。

《格萨尔》先后被列入中国和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其编纂与传播即成当务之急,而汉文版的编纂出版,更是重中之重。然而《格萨尔》史诗故事多达120部,长达100万行,因产生年代不同、流传地区不同、说唱者不同、整理者不同、抄本与刻本不同,异文本数以百计,这成为编纂工作的巨大难题。

霍俊明指出,黑格尔曾说过:“东方,包括中国,是没有史诗的。”这句话曾经影响巨大,但《格萨尔》是对这句话的强力纠偏。从《格萨尔》的各种底本、译本直到今天这部《英雄格萨尔》精粹本,是一代代藏族人民——无论是文艺工作者还是普通民众——共同的智慧积淀与结晶,而降边嘉措先生完成的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工作。他是民族记忆的重要承载者之一,这需要特殊的责任感和持之以恒的梦想。

降边嘉措从事《格萨尔》研究工作近40年,经历了改革开放的全过程,《格萨尔》已成为他的终身至爱与毕生使命。他编纂过汉文版《格萨尔王全传》,主持编纂藏文版“《格萨尔》艺人说唱本丛书”十卷,《格萨尔》藏文版精选本四十卷、五十一册等,有着丰富的史诗编纂经验,同时具有学者的宽广视野和渊博学识、作家的艺术才情、翻译家的语言敏感、编辑家的严谨作风,这才能在《格萨尔》全貌概观、故事遴选、结构安排、言辞斟酌诸方面周到细致、举重若轻。这部《英雄格萨尔》,正是他积十年之功、呕心沥血的巅峰之作。

商震、降边嘉措、霍俊明、刘亚虎 对话

降边嘉措先生从事《格萨尔》研究工作近40年,经历了改革开放的全过程,《格萨尔》已成为他的终身至爱与毕生使命。他编纂过汉文版《格萨尔王全传》(合著),主持编纂藏文版“《格萨尔》艺人说唱本丛书”十卷,《格萨尔》藏文版精选本四十卷、五十一册等,有着丰富的史诗编纂经验,同时具有学者的宽广视野和渊博学识、作家的艺术才情、翻译家的语言敏感、编辑家的严谨作风,这才能在《格萨尔》全貌概观、故事遴选、结构安排、言辞斟酌诸方面周到细致、举重若轻。这部《英雄格萨尔》,正是他积十年之功、呕心沥血的重要作品。

中国作协创研部研究院,青年诗歌评论家霍俊明指出,“黑格尔曾说过,‘东方,包括中国,是没有史诗的。’这句话曾经影响巨大,但《格萨尔》是对这句话的强力纠偏。从《格萨尔》的各种底本、译本直到今天这部《英雄格萨尔》精粹本,是一代代藏族人民——无论是文艺工作者还是普通民众——共同的智慧积淀与结晶,而降边嘉措先生完成的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工作。”

史诗结尾处的高潮是,格萨尔远征归来,闻爱妻阿达娜姆已死,悲痛万分,上下求索,发现爱妻魂在地狱中,即刻亲入地狱,对抗阎王,不救爱妻誓不还。在此之前,他作为神子征战人间,不过是天神工具,少有个人意志发挥,到此刻,他才为自己而战,这也是对命运的挑战。整个营救过程,情致缠绵悱恻而气势恢弘,是全书的华彩篇章,令人掩卷后回味无穷。

知名《格萨尔》专家降边嘉措先生编纂的汉文版五卷本《英雄格萨尔》,于今年5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近200万字的宏伟篇幅,浓缩了《格萨尔》丰富的内容。史笔与妙趣杂糅,写实与奇幻并存,蕴涵了艺术、学术、文化、社会、历史、宗教、民俗、政治等多重价值,真实地展现了《格萨尔》作为反映古代藏族社会历史一部百科全书式的伟大著作的风采,一经推出,即引发各界的热烈反响,好评不绝。

降边嘉措当日表示,为了编写汉文版《英雄格萨尔》,自己花了20年进行资料的收集整理,“动笔开始写的话,用了10年。”对于这部包含了众多神话传说并依靠口头传唱流传的史诗,降边嘉措直言,其文字化颇为不易,“体量大、历史久,我在编写过程中,按照自己的理解尽可能还原其历史面貌。”

上午10时,《英雄格萨尔》编纂者降边嘉措和几位专家在中国作家馆与广大读者一起讲述这部藏民族不朽的英雄史诗。

汉文版五卷本《英雄格萨尔》的编纂者降边嘉措

《格萨尔》专家降边嘉措:希望《格萨尔》走进更多同胞的内心

史诗韵文,篇幅长而节奏慢,与现代读者欣赏习惯有距离。《英雄格萨尔》文体出新,将纯韵文说唱改为散文与韵文结合,散文叙事和说明,韵文细描和抒情,让史诗情节流畅、张弛有度。更难得的是书中叙述性文字多从史诗辞句化来,随处有谚语、箴言、比兴,珠玑满眼,史诗语言特质得到了高度保真。

(摄影:尹超 赵云)

史诗韵文,篇幅长而节奏慢,与现代读者欣赏习惯有距离。《英雄格萨尔》文体出新,将纯韵文说唱改为散文与韵文结合,散文叙事和说明,韵文细描和抒情,让史诗情节流畅、张弛有度。更难得的是书中叙述性文字多从史诗辞句化来,随处有谚语、箴言、比兴,珠玑满眼,史诗语言特质得到了高度保真。

史诗《格萨尔》故事,包括上方天界遣使下凡,中间世上各种纷争,下面地狱完成业果。头、尾必不可少,但格萨尔征战故事多达百余部,全选不可能,选什么?如何选?《英雄格萨尔》选目精当,书中二十余部征战故事,含伏魔、夺爱、保国、复仇、争霸、拓土、掠财、救难等诸多模式,弘扬英雄善业,而不失部落竞争的残酷真相。因采用相对成熟的整理本及翻译本,又参照各种抄本、刻本、唱本,融汇众长而结构齐整,自成一体而气象万千。

8月24号上午,汉文版五卷本《英雄格萨尔》新书分享会在第25届北京图书博览会“中国作家馆”举行。

降边嘉措 寄于文 摄

作为分享会的重要嘉宾,中国民族影视研究中心主任、格萨尔全文化产业链联盟主席牛颂先生提到,《英雄格萨尔》的出版,对于格萨尔文化的传播,是在新时代创新的发展,创造性的转化史诗成为我们民族文化新的IP,这对于推动格萨尔文化产业具有重大意义。格萨尔文化在藏族文化中是一个英雄的文化,是独特的,是一个博物馆,正如黑格尔所说,史诗就是一个民族的历史、文化、精神的博物馆,因此我们对格萨尔博物馆的建设,应该以这本书为核心的IP来打造来推动它,格萨尔全文化产业有着广阔的前景。

汉文版五卷本《英雄格萨尔》

图片 4汉文版五卷本《英雄格萨尔》
寄于文 摄

英雄史诗主旨,是讲述英雄事迹,塑造英雄形象。《英雄格萨尔》于此尤为用心,众多英雄形象让人倾慕,刻骨难忘。格萨尔是第一英雄,贯穿全书,是神子亦是凡人的他,有一个逐渐成长、不断进步的过程,性格更为生动复杂,有时还颇出人意表。

分享会上,商震认为,如果仅把《英雄格萨尔》当作诗歌,是片面的,就像仅把《红楼梦》当作小说一样。它记录了藏族地区、藏族人民数千年来各方面的文化成就,信息量极大。《英雄格萨尔》首先是史,做文学、哲学、社会科学方面工作的人如果不懂史,是有缺憾的。时至今日,阿拉伯一些地区仍在以诗记史,因为论到对历史的忠诚,在这个世界上唯有诗人的真挚可以做到,诗人记史是可靠可信的,其他人都可能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

在分享会上,作家出版社副总编辑、著名诗人商震说,如果仅把《英雄格萨尔》当作诗歌,是片面的,它记录了藏族地区、藏族人民数千年来各方面的文化成就,信息量极大。《英雄格萨尔》首先是史,做文学、哲学、社会科学方面工作的人如果不懂史,是有缺憾的。

最近由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指导,中国唐卡文化研究中心学术支持,中国民族影视研究中心发起,金色度母集团打造的系列电影《英雄格萨尔》就是以史诗格萨尔为内容进行开发。

大家一致认为,《英雄格萨尔》不仅是一部令人赞叹的史诗读本,且创造了一套史诗编纂法度,可供后人学习、借鉴、研讨和继承,既有学术价值,又有现实意义。

当日,知名《格萨尔》专家降边嘉措先生编纂的汉文版五卷本《英雄格萨尔》新书分享会在第25届北京图书博览会“中国作家馆”举行。

《英雄格萨尔》不仅是一部令人赞叹的史诗读本,且创造了一套史诗编纂法度,可供后人学习、借鉴、研讨和继承。

刘亚虎在分享中谈到,世界上的重要史诗,无不经过专家学者长期以来孜孜不倦的整理研究,才能蔚为大成。相比之下,我国三大少数民族史诗的系统研究工作为期尚短。降边嘉措为此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史诗韵文,篇幅长而节奏慢,与现代读者欣赏习惯有距离。《英雄格萨尔》文体出新,将纯韵文说唱改为散文与韵文结合,散文叙事和说明,韵文细描和抒情,让史诗情节流畅、张弛有度。更难得的是书中叙述性文字多从史诗辞句化来,随处有谚语、箴言、比兴,珠玑满目,史诗语言特质得到了高度保真。

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是世界上最长的史诗,且是活形态,至今仍被艺人传唱。它先后被列入中国和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其编纂与传播即成当务之急,而汉文版的编纂出版,更是重中之重。然而《格萨尔》史诗故事多达120部,长达100多万诗行;因产生年代不同、流传地区不同、说唱者不同、整理者不同、抄本与刻本不同,异文本达数百本之多,这成为编纂工作的巨大难题。

面对《英雄格萨尔》这样一个史诗级的超级IP,金色度母集团总裁德央女士介绍,格萨尔王的IP不仅超级而且重大,在开发之前一定要有非常坚实的基础才能承载后续多维度、全产业链的开发。金色度母集团从多年前就开始着手筹备《英雄格萨尔》相关工作,2014年和中国格萨尔王研究第一人降边嘉措老师联合成立工作室,由降边嘉措老师主持《英雄格萨尔》书籍的编撰工作。历时数年终于完成《英雄格萨尔》书籍的整理,2018年5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德央女士表示:虽然目前世界上已经有很多将史诗改编成电影的做法,但基于《英雄格萨尔》的体量及厚度,我们有信心将其打造成最有特色的史诗电影。

图片 5

知名《格萨尔》专家降边嘉措先生编纂的汉文版五卷本《英雄格萨尔》,于今年5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其近200万字的宏伟篇幅,史笔与妙趣杂糅,写实共奇幻并存,蕴涵了艺术、学术、文化、社会、政治等多重价值,一经推出,即引发各界的反响,好评不绝。

8月24号上午,由作家出版社主办的汉文版五卷本《英雄格萨尔》新书分享会在第25届北京图书博览会“中国作家馆”举行。作家出版社副总编辑、诗人商震,中国作协创研部研究员、诗歌评论家霍俊明,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史诗专家刘亚虎等,参加了本次分享会。

8月24日,在2018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由作家出版社、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金色度母集团共同主办了英雄史诗《英雄格萨尔》新书分享会。

牛颂接受采访

德央、商震、降边嘉措、牛颂、霍俊明、刘亚虎、赵云喜会后合影

世界的非遗,令人赞叹的东方史诗《英雄格萨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