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首届人口较少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举行

5月16日至18日,由鲁迅文学院与云南省作协共同主办的云南省首届人口较少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在云南丽江举行。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丹增,中国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吉狄马加及叶梅、范稳、陈东捷、孔令燕、徐则臣等出席并为学员授课。来自云南各地的景颇、德昂、布朗、普米、基诺、阿昌、怒、独龙等8个人口较少民族及其他10个少数民族的50名学员参加培训。

图片 1

图片 2

吉狄马加表示,少数民族文学是我国社会主义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推进少数民族文学的发展是繁荣我国社会主义文学的题中应有之义。云南作为我国的少数民族大省,有着滋养和培育少数民族文学的沃土,其中人口较少民族的文学创作更是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希望通过这次培训,更好地扶持培养云南各少数民族作家特别是人口较少民族作家,使边疆少数民族作家主动担负起文化戍边、文化传承的重任,主动融入到新时代文化建设的大潮中去,为民族团结、民族进步、民族和谐作出应有的贡献。

云南临沧,千人打歌庆祝新米节。刘冉阳摄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8月5日至9日,全国少数民族青年作家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专题培训班在京举行

培训班期间,专家们围绕民族特色与现实题材创作等内容进行授课。他们表示,文学作品要用艺术的手段赋予现实人性的关怀,塑造典型环境和典型人物。对于少数民族作家而言,要立足本民族文化,树立民族文化自信,梳理本民族历史和现实,努力推出更多具有本民族特点的现实题材佳作。同时,要与时俱进,关注本民族在当下时代中的际遇,记录本民族人民的精神世界和生活经历,不断创作新时代的民族文学精品。

从第一位普米族诗人、第一位佤族诗人,到第一位德昂族诗人、第一部傣族长篇小说……改革开放40年来,云南少数民族作家队伍日益壮大,以开阔的视野和胸怀进入中国当代文学的大家庭,创作了一部部深具文化自信、影响广泛的优秀作品,为边疆稳定、各民族团结作出了积极贡献,成为一道亮丽风景。

为将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不断引向深入,中国作协将于2018年至2019年开展全国文学业务骨干培训工作,分期分批对中青年作家、网络作家、自由撰稿人和基层作协负责人等约1490人开展培训,培训对象以中国作协会员为主。作为此次培训的第一期,8月5日至9日,全国少数民族青年作家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专题培训班在京举行。中国作协副主席吉狄马加出席开班仪式并讲话。来自全国20多个少数民族的66位青年作家参加本期培训班,年龄最小的仅19岁。

此次参加培训的8个人口较少民族绝大多数只有语言没有文字,创作者数量十分有限。来自这些民族的培训班学员们表示,希望通过文学来追溯民族发展的轨迹和古老的历史文化,不断提高汉语创作水平。同时,希望在本民族培养更多的写作者,不仅书写本民族的历史,更要书写新时代,共同肩负起历史和时代的文化重任。

如今,云南25个少数民族都有了自己本民族的书面文学作家,在云南省249名中国作协会员中,少数民族会员有112名,所占比例将近一半。近日,记者与3位云南名作家进行了对话,畅谈他们走上文学之路的心声,并探讨云南少数民族文学事业日益繁荣背后的原因。

图片 3

自改革开放以来,云南少数民族作家队伍已得到日益发展壮大。在历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的评选中,来自云南的获奖作家人数位居全国第一。在云南省作协驻会副主席范稳看来,云南的民族文学,既是云南文学事业的一张特色名片,也是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的中坚力量,已成为弘扬主旋律、宣传党的文艺方针政策的重要队伍,不仅在传承与繁荣云南民族文化中功不可没,而且在文化戍边、文化软实力输出等方面同样起到了重要作用。

1.爱上写诗缘于普米族民歌的滋养

中国作协副主席吉狄马加出席开班仪式并讲话

5月19日还举行了《民族文学》云南改稿会。《民族文学》主编石一宁出席,《民族文学》部分编辑与云南少数民族作家进行了面对面改稿。据悉,《民族文学》杂志将于今年第9期推出云南省少数民族作品专号,向广大读者集中展示云南少数民族作家当下的整体创作实力,也是对云南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的一次检阅。与会者表示,少数民族文学正处于一个非常好的发展时期,中国作协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工程的实施,带动了各地作协和各大刊物对少数民族文学的重视,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质量也得到了显著提高。少数民族作家要继续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不断迈上新台阶,努力向更高的艺术境界攀登。

“小凉山很小

吉狄马加在讲话中说,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是本次培训班的首要学习任务。党的十八大之后,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了一系列关于精神文明建设、文化建设和文艺工作的重要讲话,共同构成了习近平文艺思想。少数民族作家要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文艺思想,用正确的理论武装头脑,指导自己的创作实践。我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我们每个人都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共同见证者、参与者。一个作家除了书写自己的生活经验、个体经验,更重要的是站在国家、民族和世界的高度来认识生活的本质并书写生活。少数民族青年作家要有广阔的视野,要对自己的民族、对整个世界有所了解,要有自觉维护民族团结、维护祖国统一和领土完整的意识。对年轻的少数民族作家而言,提高自己的政治站位、树立自己的创作观、建立起自己的价值体系是尤为重要的。希望大家在培训过程中进一步提高认识,深入了解国家发展的重要战略目标,充分学习交流,努力将此次培训转化为指导今后工作学习实践的重要精神源泉和动力。

只有我的眼睛那么大

图片 4

我闭上眼

中国作协创联部主任彭学明主持开班仪式

它就天黑了

开班仪式由中国作协创联部主任彭学明主持。来自宁夏的回族青年作家马占祥代表学员发言。

小凉山很小

图片 5

只有我的声音那么大

开班仪式上,青年作家马占祥代表学员发言

刚好可以翻过山

培训班期间,吉狄马加、刘庆邦、彭学明为学员举行了讲座,与学员们分享了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体会。吉狄马加在讲座中从“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文学的文化自信”“文学的中国复兴梦”等角度阐述和解读了习近平文艺思想。刘庆邦从自己的创作经验出发,谈到每个作家都应该具备善良的天性、高贵的心灵、高尚的道德、悲悯的情怀和坚定的意志。生活是砖瓦相砌的过程,只有“积学”才可以不断取得成就。彭学明结合习近平文艺思想的人民性、时代性和当下文学创作现象,阐述了文学应当怎样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怎样引领时代、服务社会,怎样照亮生活、点亮人生。

应答母亲的呼唤”

少数民族青年作家们在培训班期间进行了分组讨论,发言积极踊跃。畲族作家雷智华说,她以前做过多年自由撰稿人,后来开始做生意,写作中断了好几年。现在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很高,中国制造的产品已销往世界各地。她在做生意的过程中跑了世界20多个国家,不论在中亚还是非洲,身为一名中国人都能自豪地感受到祖国的强大。她希望根据这几年的经历,创作一部具有新意的小说。维吾尔族作家图玛尔斯·乌斯曼分享了自己在南疆支教的经历。她谈到,在支教的两年中,她与当地的孩子和农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这段生活对她触动很大,从另一个角度讲,这也是生活给她的馈赠。这样的经历让她产生了创作欲望,希望以后可以更从容地书写这段生活。蒙古族青年作家鲍尔金娜谈到,少数民族作家作为一个重要而富有巨大潜力的作家群体,首要身份是作家,创作依然应以文学价值为本位。民族背景是拓展眼界、思想和创造性的助力,而不是身份焦虑的束缚或选材自由的限制。对于民族题材的创作,只有在真正了解、思考、热爱的前提下,诚恳对待,才能形成真正独特、朴素、打动人心的作品。培训班期间,作家们还参观了鲁迅文学院和中国现代文学馆。

这样优美的诗句,出自普米族诗人鲁若迪基的作品《小凉山很小》。

结业仪式上,冶生福、熊理博、阿依努尔·毛吾力提、龙思韵4位作家代表分别发言,交流了各自的学习收获。来自青海的回族作家冶生福谈到了对自己创作的反思,他认为作家应该用发展的眼光重新审视乡村,应该更贴近农村的现状和群众的真实生活。1999年出生的侗族写作者龙思韵谈到,通过参加此次培训班,不仅学习到如何创作,还学习到如何以文学的视角看待世间万物。我们的所思所想必须与这个时代保持同频共振,以人民为中心,注重现实题材创作,充分反映和还原当代青年的心理动态和成长脉络。

鲁若迪基来自云南省丽江市宁蒗县,现任云南省作协副主席、丽江市文联党组书记。他还记得,自己的第一首诗歌《诗梦》发表于1988年1期的《原野》上,那是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文联主办的一份文学季刊。当时,他就读于云南省楚雄粮食学校,还是在校生。

图片 6

如今,鲁若迪基已经出版了《我曾属于原始的苍茫》《鲁若迪基抒情诗选》、《没有比泪水更干净的水》《一个普米人的心经》《时间的粮食》《母语唤醒的词》等6部诗集,两次荣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这一殊荣。

吉狄马加与培训班学员合影留念

在与记者对话时,他这样解释了自己的“诗缘”。“我自小生长在普米家庭,普米文化中对光明的追求、对邪恶的抗争、对英雄的崇拜、对弱者的同情、对自由的颂歌,以及崇尚‘万物有灵’的信仰,深深地影响了我。我的作品就是植根在这样的精神土壤里的。它们成了我诗歌里不可或缺的精神元素。”

摄影:王纪国

鲁若迪基坦言,刚开始创作时曾尝试写小说,但最后还是选择了诗歌。“我认为诗歌的形式更适合我的表达需要。另外,我出生在小凉山、泸沽湖这样富有诗意的地方,从小受普米民歌的滋养,用最少的语言去表达最丰富的内容,这让我着迷。”

在他诸多的诗歌作品中,鲁若迪基自己很喜欢的是《小凉山很小》《选择》《一群羊走过县城》《草》。之所以能创作出令自己满意的作品,他认为,除了个人的努力,更离不开党和政府的培养。“其实,我在创作道路上一直得到党和政府的培养。1989年,我刚参加工作不久,就参加了川滇两省宁蒗和盐源在泸沽湖举办的笔会。1992年又参加了滇西笔会,之后多次参加云南省作家协会、《边疆文学》举办的改稿班,后来又有机会参加了《民族文学》人口较少民族作家培训、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高研班的系统培训。我还随中国作家代表团、云南作家团访问过美国、墨西哥、法国、德国等国家。这些笔会、培训、出访,对于开阔我的视野,提高我的审美能力,坚定文学理想,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我出版的几部诗集,有一半是中国作协的重点扶持作品。可以说,没有党和政府的培养,就没有我的今天。”

“你愿意做大众的诗人还是做‘象牙塔’里为自己创作的诗人?”对这个问题,鲁若迪基没有迟疑:“我喜欢朴素、自然、真切、形象地表达自己的所见、所思、所爱。可以说,我不是一个‘象牙塔’里的诗人,而是一个希望用自己的作品为民族留下记忆的歌者。”

2.为傣族文学填补一点空白

曾经,傣族拥有数百部叙事长诗和浩如烟海的民间故事、传说、歌谣、谚语与歇后语,却从没有出现过小说、纪实文学、游记、散文等文学体裁的作品。直到1988年,这一空白才被打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由征鹏与方云琴联合创作的长篇小说《南国情天》,这是傣族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如果没有党和国家的培养,我怎么会有今天?怎么能写出38本书?党和国家对我的培养是第一位的。”征鹏坚定地说。

1958年,中央民族学院来西双版纳招收预科生,征鹏被州政府保送到北京读书,一边学习,一边写作。1968年,他从中央民族大学中文系毕业。1978年,他出版了第一部著作——长篇报告文学《金太阳照亮了西双版纳》。提起受到哪些作品影响,征鹏表示,苏联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让他震撼不已。“奥斯特洛夫斯基双目失明、瘫痪了,都能写出这么好的长篇小说,我为什么就不能像他那样当一名小说家?”征鹏感慨,“我们傣族是‘诗歌的民族’。我想为傣家人填补一点空白,写点小说。在主办《版纳》杂志时,我就开始创作《南国情天》。”

在他的带领下,西双版纳开始有了傣族的短篇小说和中篇小说,有的是用傣文创作的,有的是用汉语创作的。笔耕不辍的他,曾多次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云南日报》等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到今天,他一共出版了38本书,其中包括散文、报告文学、小说和学术著作等,共计1000多万字。如今,76岁的征鹏仍然坚持写作。他告诉记者:“我要一直写下去,写到老,写到不能写为止。”

3.作家队伍茁壮成长

“多年来,我的创作得益于云南各民族文化的滋养,是七彩云南这片色彩斑斓的大地哺育了我,让我成为一名作家。我爱云南各民族的文化,并把这种挚爱谦卑地践行于自己的文学书写中。”云南省作协副主席范稳说。

从他的长篇小说“藏地三部曲”——《水乳大地》《悲悯大地》《大地雅歌》中,不难看到浓郁的民族文化元素。

范稳是改革开放40年来云南少数民族文学发展的一个典型代表。云南有25个少数民族,其中16个为跨境民族、8个为人口较少民族。自改革开放以来,云南民族作家队伍日益发展壮大。值得欣慰的是,云南15个独有少数民族,不仅有本民族的作家,还有本民族的中国作协会员。在历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的评选中,云南获奖作家人数位居全国第一,已达101人次。

在范稳看来,云南民族文学持续繁荣发展、民族作家队伍茁壮成长离不开作家协会的支持和帮助。“早在2010年,云南省作协就召开了繁荣云南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座谈会,探索从民族团结、民族进步、民族文化强省建设的高度,建立繁荣云南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的长效机制。2012年,我们与中国作协合作,在昆明、德宏、西双版纳等地协办、承办了全国少数民族文学翻译工作会、全国少数民族文学期刊工作会、《民族文学》笔会等大型活动及会议,在北京召开了‘倾听红土地的声音·新时期云南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状况研讨会’。”

他介绍,2017年,省作协会同楚雄彝族自治州文联联手推出了“楚雄彝族作家群”,通过开笔会、办培训、请专家问诊把脉等形式,极大地促进了楚雄彝族作家群的创作积极性。2018年,云南省作协在鲁迅文学院的支持下,举办了云南8个人口较少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延请了全国知名刊物的主编、著名作家评论家,组成“红色文艺轻骑兵文学服务小分队”,深入丽江纳西族地区为参加培训班的学员们授课。并与民族文学杂志社合作,召开全省少数民族文学作者笔会,推出“云南少数民族作家作品专号”。

“云南各民族的文化资源非常丰富灿烂,云南的少数民族作家队伍,创造了属于自己的辉煌。”范稳告诉记者,成绩面前,也存在一些隐忧,“当下的云南少数民族文学能展现本民族历史与文化,但书写新时代新风貌的文学精品力作却不多见,有高原无高峰的现象依然突出,这个问题应引起我们的重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