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眉山雨之三:雨雾_写景散文_好文学网

  山雨、石阶、绿叶、苍苔,白云。山间的野梅淡淡地青着,黄着,颗颗都灵动着。

家住蜀地,川中名山——峨眉山一生当中总有机会攀登几次。虽然佛光不易见到,但峨眉山雨,凡登山人大约都可以见到。可能山雨也爱上了峨眉山,只要有攀登者,她都会跟随一阵,给你爱抚,与你做伴。同时,她还随时变换着姿态,仿佛要展示自己更多、更深的内涵。然而,又有多少登山者曾经注意过她呢?

五月的雨,密实而润泽。

  如果是一颗两个,那就有些稀罕,但山间的野梅却是太多了,一树树,一团团,山路弯弯,转来转去,总脱离不了野梅的包围,真使人佩服这种山果野性的旺盛的生命力,以及它向空中伸展,争取阳光雨露的强烈欲望。

或许是在“洪椿坪”的绿色丝雨中,精神得到极大满足,所以当我们一行人再次踏上羊肠山道时,已经没有了疲劳感。九十九倒拐一攀而过,很快又过了仙峰寺、遇仙寺……,一路上没有再停留,却一刻也没有停止对峨眉秀色的观赏。快到“洗象池”时,一路倍拌着我们的雨住了,天色也渐渐暗下来。天空中一弯新月在云海中潜行,不时向寂静的山林中洒下一片清亮。当晚我们投宿在“洗象池”一家小客站内。听着山风拍门,望着窗上松影摇曳,不觉中又想到一路拌随我们的多姿多彩的山雨。睡意中祝愿,明日山路之上,仍然能有山雨相拌。

当金黄的阳光将嫩绿沉实为墨绿的肥厚时,流淌的风,也携了甜蜜的颜色,放眼那梅林,葱翠中便有了点点红色印染其中,梅子熟了。

  只有这人迹罕至的山间,才给予了野梅自由而狂放的神态。只有这丰厚的土地,无声地支撑着野梅的生长,更因有了这满山的常来常往的,家常客人一般的烟雨,才使野梅有了这婷婷娜娜的姿态,这玲玲珑珑的果子。

第二天早起,门外果然下着雨。站在松树下,任凭松针尖上坠落的雨滴一点点打在雨披上,心里感到非常爽快。

澳门新葡亰登入 ,这是一个酸甜而丰收的时节。

  山间旅行的客人,抬头望见头顶可爱的野梅,心里忆念着它的酸,它的甜,它的妩媚,它的故事。可是,野梅头顶的烟雨,野梅身边的绿叶,野梅脚下的苍苔,野梅远处的白云,却几乎不在游客心灵的联络范围。更有多少人想过承载着漫山野梅的山坡之壤呢?更有多少人想过滋润了漫山野梅的浅溪深涧呢?

又上路了,在蒙蒙细雨中过了“接引殿
”。再往上行,路更显陡峭。本就不多的步行登山人,到了这里就只有我们一行人了。有了更轻快的登山路线——缆车,谁还会象我们一样,再用脚一步一步地攀登呢?何况,还下着雨。

五月的风雨,催红了一颗颗的甜蜜,也催熟了一茬茬的希冀。

  野梅,青青的,黄黄的,颗颗都灵动着,愉悦着。山雨越来越大,山风越来越急,山坡的草丛中,山路上,已经落满了不禁风雨的野梅。除了野梅,山间的一切,在风雨中却几乎没有任何的异样。

而我们依然我行我素,继续步行攀登。这里,没有了鸟语花香,只有在风中摇晃着、抗争着的古松,披一身浓绿,带一树晶莹,像是在展示强者风范的同时又在展示它迷人的一面。在这空旷的山脊上,山风骤然猛烈,细雨被无情地吹散,散成了缕缕青烟。形成了我还从来没有见过的雨雾。于是,我眼中的天空,呈现出一种少有的灰灰地色调,并且不断在移动,给人一种进入虚幻仙境的感觉。雨雾在猛烈的山风中继续变得渺小,成了淡淡的,时有时无,但又确实存在的烟雨。眼前,烟雨是浮云,浮云是烟雨;一片片,一团团,从头顶疾驰而去。不时还有几片从身旁掠过,激起我的好奇心,撩得我兴致大发,几次伸出手想捕捉一片,可每次手中都只有一种湿漉漉的感觉,除了几颗水珠,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不,有!是一种感觉,一种不常见的轻松、欣愉的心情。就这样,雨雾从四面环绕着我们,拥着我们一步一步向上攀去。一片灰蒙蒙中,身旁的苍松黛色更浓,更显健壮、坚强。稍远处,山影绰约,树影朦胧,仿佛海市蜃楼一般。看着这雨雾中的山石、松影,不由想到了驰名中外的黄山松。在山石、流云的衬托下黄山松显出坚毅秀丽的姿态;而峨眉松背依山石,沐浴雨雾,迎着劲风,更显坚强与冷俊。我想,如果长期在这里生活,受磨练的不只是筋骨,重要的还有意志和品格。这便是“卧云庵”疾风中的雨雾。

所有的日子,都流金淌蜜,丰盈起来。

  明年,野梅还会长满山谷,但,野梅永远都是这山间的匆匆过客,如春花,如秋叶,如飞鸟,如鸣虫。因为,它本质上,不属于这座山,就像烟雨不属于这座山。

一段陡峭的长坡后,松涛中忽感人声渐近,再行几步,雨雾中人影绰约。这意为着山顶快要到了。因为我知道,缆车上行站的终点就在山顶下不远处。无论选择怎样的登山路线,到这里汇合以后,都只能步行。就象一群虔诚的香客,经过艰苦跋涉,终于到达心中的圣地。这种心情,我想与一路闻着汽油味上顶的人,一定有很多不同。

宋代诗人平可正的诗云:“五月杨梅已满林,初疑一颗值千金。味胜河溯葡萄重,色比泸南荔枝深”。

登山两日,山雨就陪伴了我们两天。没能观赏到闻名暇耳的峨眉佛光,也没能见到气势磅礴的金顶日出,但却饱览了峨眉山令人难忘的又一美景,那就是多姿多彩的峨眉山雨。

五月的梅丛,缀满丰收的喜悦,品尝喜悦,多了份对生活的向往,这喜悦,是对劳作的回报,是对生活酸甜苦辣的咀嚼后苦尽甘来的体验,这体验,是“一颗值千金”的顿悟,是色与味鲜活人生的写真。

峨眉山雨中的景色绿浓翠浅,郁郁葱葱,云烟缭绕,影影绰绰,飘然如仙。令人难以忘怀,令人回味无穷。

宋代大诗人陆游也有赞美诗曰:“绿荫翳翳连山市,丹实累累照路隅。未爱满盘堆火齐,先惊探颌得骊珠。斜插宝髻看游舫,细织筠笼入上都。醉里自矜豪气在,欲乘风露扎千株。”

我想,有机会我还会再去峨眉山,再去会一会峨眉山的山雨。

那颗颗殷红的梅,是文人雅士笔下尝玩的极品。

绿荫遮蔽的葱茏中,累累丽珠般红梅,便如小小灯笼,照亮山路仰或院隅,红与绿,相映成趣,尤其是颗颗红珠,带一身柔柔的肉刺,新鲜欲滴地堆砌于盘盏之中,似一堆如火般耀眼的诱惑,未及品尝,津液已盈盈地溢满舌喉。更有踏春尝玩之美人,折一绿叶挂果的梅枝,斜插于发簪间,锦衣绿萝、轻移莲步,在春光弥漫的江南烟雨里,闲闲地看游人画舫湖边迤逦而来,于是,一切的春景,在梅子的写意里皆成诗成词,引无数诗人骚客豪情万丈,风流过往处,锦句佳词,传咏不绝。

宋人张兹有《谢张户部慧山杨梅》诗:“聊将一粒变万颗,掷向青林化珍果。仿佛芙蓉箭镞形,涩如鹤顶红如火。”

南宋诗人方岳在其《咏杨梅诗》诗中说:“筠笼带雨摘初残,粟粟生寒鹤顶殷。众口但便甜似蜜,宁知奇处是微酸。”

“折来鹤顶红犹湿,剜破龙睛血未干;若使太真知此味,荔枝焉得到长安?”那熟透的梅子,乌黑藏红,入口甘甜,轻咬满口蜜汁,咀嚼唇齿留香,入喉润泽不腻,不知不觉中,梅汁已将牙口印染成红红的色痕,豆腐也咬不动,牙醉了,人也醉了,整个五月都醉了。

梅酒,又是中医主治风湿淤阻经脉疼痛、驱邪避寒的上选,一杯殷红的梅酒,在冬天寂寞的夜里,舒畅了血脉,温暖了身心,驱赶了寒冷,带来春天五月舒展的气息,人,也活络起来了。

梅熟时分,携一小篮,在漫山遍野的梅林间,采撷那份酸甜的喜悦,竟对植梅之人有份泛泛的感恩。想一株小小的梅苗,呵护成遍挂硕果的梅树,要经历多少风雨霜雪下的栽培,臆想间,尝梅之时,就分外有深意了。

于是,每年梅枝挂果的季节,就在翘盼中越来越近了。

生命力有了这一季绯红的期待,漫长的日子都欢快起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