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蒙:我对网络文学没有生疏感

原标题:道阻且长
扬帆起航——青年作家大头马眼中的中国网络文学

昨日,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的重要活动之一,“传统作家与网络作家对话”活动第二场在佑圣寺十月文学院举行。由于83岁的著名作家王蒙到场,这场关于网络文学的对谈显得格外有趣味。

1998年蔡智恒创作的网络小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火爆全国,吸引了人们的注意,之后的20年网络文学快速成长,逐渐得到了人们的广泛关注。到2018年底,中国的网络文学作者已有1500万,而网络文学读者也超过了4.23亿,这让我们看到了网络文学所拥有的的巨大潜力和价值,要知道每10个人中就有3个人沉浸在网络文学的世界里。

安徽籍青年作家大头马,职业编剧、豆瓣电影鑫像奖创始人、上海国际电影节专业选片人;编剧作品包括电视剧《明星时代》、《爱情定制局》,网络剧《我就是妖怪》,动画电影《西游记之火焰山》等;小说《谋杀电视机》曾获豆瓣阅读征文大赛虚构组首奖,并售出影视改编权;出版了《谋杀电视机》《不畅销小说写作指南》《潜能者们》等颇有影响力的作品。合肥晚报2017年8月的报道这样评价她:“大头马被誉为近年来纯文学界的一个惊喜”。

此次对话代表传统文学的是王蒙、邱华栋、大头马,代表网络文学的是管平潮、乱世狂刀、疯丢子。他们的年龄跨度从“30后”到“90后”,由于年龄的差异,他们对网络文学的参与和体会各不相同,因此在对谈开始时,主持人便让几位作家都讲一讲,自己是什么时候接触网络文学的。

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互联网影视峰会发布的“2018年度百强IP”中,网络文学占比高达90%,大量由网络文学改编的电视剧的火爆荧屏向我们向市场宣告了影视剧作取材于传统文学时代的没落,而网络文学的时代已经到来。

自己更倾向于严肃文学的创作

“我对网络文学没有生疏感。”作为文化部原部长、著名的当代作家,王蒙一开嗓就亮明了态度。他透露,虽然网络文学的兴起是近些年的事,但网络文学经常涉及的题材,如武侠、玄幻等,他在年轻时就十分喜欢阅读此类小说,包括郑证因的《鹰爪王》、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白羽的《十二金钱镖》等。他坦言自己对当代的网络文学了解不多,但是相信现在的网络小说也一定很好看。

改编革新,踏上影视新征程

大头马表示随着年龄、社会阅历的增长,发现自己的阅读兴趣就还是比较偏严肃文学,或者说纯文学一些。平日里比较喜欢看一些外国文学。因此就会想要写像类似小说的冲动。她认为,一个人能写出什么样的作品,与自身的知识架构、个人经历、思想境界等息息相关。比如,她主修学心理学,对她在观察人类方面颇有帮助。谈到文学创作,大头马还是彰显出她鬼马精灵的独特风格。她坦言说其实自己一直都有好多个写作计划,甚至这些写作计划可能每个都不太一样,但是它们都必须非常好玩。在她看来写作就像是游戏一样,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一定要好玩,一定要有意思,即便是严肃文学的创作,也要做出一个好玩的东西出来。有趣,成为了她执笔写作的不竭动力,也正因如此,她能够通过写作带给自己同时也带给别人以无限的乐趣与欢愉。她在无数次采访中都提到:我无法抗拒地去做写作这件事,其主要原因是,这是我目前找到的唯一一件可以缓解焦虑和对抗虚无的办法。这对我来说是一剂解药,我不得不服。

著名作家、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邱华栋表示,中国的网络文学发展经历了两个时段,第一波出现在2000年前后,当时他最深刻的感觉是,有许多在传统媒体从业的同事去了网站工作,一批网络小说开始涌现,他自己也开始尝试在网上连载长篇小说。到了2008年之后,中国的网络文学迎来了又一次迅猛发展的态势,而且延续至今。“我认为,网络文学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通俗文学,它释放了中国数百万写作者的热情,这个群体庞大,他们写作更加多元,而且有更多非常专业的作者加入,比如工程师、药剂师、大学教授,让网络文学有了更多魅力。”

第三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即将在京举办,与本次大会相关的主题论坛”网络文学+影视融创共进”论坛也在北京亦创国际会展中心进行,本次论坛主办单位有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中共北京市委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华语国际编剧节,
北京木本水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美源之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参与了协办。此外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张苏、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副局长别必亮等领导也出席了本次论坛。

网络文学20年,从传播媒介发展到商业写作

网络文学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也被贴上了“快餐文化”的标签。王蒙对此说不太赞成,他认为,网络文学相比较传统文学有很大的优势。“传统文学有一套很复杂的审稿制度,有了错字还罚钱,网络文学贴上去就行,很宽泛。可是所有的作者,都是希望写得越来越好。”王蒙还提到,网络小说也让作家们认识到,拘泥传统的写作方式是行不通的。“一上来就两页心理描写、风景描写肯定是不行的。”他认为目前好的作品还是不够多,特别是科幻、侦探等类型,还应有更多好作品涌现。

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张苏在发言中讲到,“好的影视改编将赋予文学作品更深厚的内容,能否打造强故事性、强戏剧张力、精准的人物塑造以及能与观众产生共鸣的主题,是一部优秀的改编剧成败的关键,这需要优秀的网文IP专家和专业的影视编剧人员硅酮努力完成,也需要季节行业中的优质资源给予强力的推动。”

谈到网络文学,大头马坦言差不多是从1998年就开始接触到网络的,同时她认为互联网对自己来说是一个非常具有重大意义的事物,因为从小到大,她一大部分的生活,包括写作的生命都是在互联网发生的。大头马认为上个世纪末网络文学刚刚萌芽的时候对于网络文学是一种基于媒介传播的属性进行定义的,即发表在网络平台上的文学作品。后来网络文学网站的出现催生出了具有目的性,功利性的写作模式,极大地影响了网络文学的发展。

近年来许多热播影视剧是由网络文学IP转化而来,但此类IP剧也往往会引发网友吐槽。谈及这一话题,在座的网络文学作家都十分有表达欲。著有《仙剑奇侠传》等仙侠小说的管平潮认为,文学转影视剧是一个辩证的过程,影视剧不能完全照搬小说,但有些影视剧把小说“瞎改掉了”,把原著的一些精彩的反而改没了。他不点名地拿最近热播的一部IP剧举例:“这个小说第一篇章就很吸引人,开头吸引人也应该是电视剧的规律,但是这个剧却把原著很好的开头改掉了,导致前两集都在慢悠悠地讲故事,我就感到匪夷所思。”擅长玄幻小说的网络作家乱世狂刀也希望影视公司的改编能够更加尊重原著。

图片 1

我国网络文学影视化改编产业发展的空间较大

作家大头马表示,大部分影视公司对网络文学只是收割的状态,只是看到网络文学作品有大量粉丝,可以移植过来就着急上马拍摄。“这种现状很不好,这两年也有验证,许多直接拿大IP过来拍的,反而导致既不叫座也不叫好,所以现在影视行业也在变化调整。”“90后”网络作家疯丢子用自己作品被改编的经历来举例,表示自己在改编上起初是甩手掌柜,但自己的一部作品被改编成影视剧后“亲妈都认不出来”,反而火了,让她觉得“人生观都改变了”。她并表示:“什么时候影视公司能跟作者能做到1+1大于2,才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张苏

谈到网络文学的影视改编,大头马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课题。她认为,我国网络文学本质上还处于类型文学的萌芽状态,20年来取得了不少令世人瞩目的成绩,未来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同时,与美国等发达国家从类型文学到改编影视成熟的产业链相比,我国的影视工业的发展尤其是影视剧改编产业目前还处在作坊的阶段,需要探索的路径还很多。她同时表示,目前国内部分的影视公司只是看到了网络文学的注意力经济,致力于将大量的粉丝转化成影视作品的流量。比如有些影视公司直接拿所谓的IP,有大量粉丝的作品改编成影视剧,最终可能会导致既不叫座也不叫好。因此她认为,综合各方面因素看,我国的网络文学影视化改编产业发展及可塑空间很大。这一方面需要网络文学作家深耕作品创作,致力于推出网络文学的精品佳作,同时也呼吁影视制作产业走向行业细分的产业化道路,借鉴海外的优秀经验,着力打造中国品牌的网络IP。

对于这个话题,王蒙进行了总结发言:“我觉得毕飞宇说得特别逗,他说,改编就像自己的女儿嫁出去了,有点伤感,也别瞎掺和了,也别太关心,太关心就不合适了。他说得真好!”

图片 2

图片 3

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副局长别必亮

论坛本着分享、交流、共进的原则,以“打造优质现实主义IP,传播新时代中国故事”为主旨,邀请了独立制片人张强、着名编剧/策划史航、编剧/作家袁子弹、灵河文化创始人/CEO白一骢等网络文学产业及影视行业中的大咖人物分享网络文学IP改编开发经验,也集结了如北京木本水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始人,美源之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CEO赵丽娟、幻想工场版权经理芦颖、编剧/出品人/中国传媒大学教师武瑶、慈溪电视台主持人/baby琳工作室创始人马琳琳、中编剧/制片人/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梁振华、文在线集团/中文光之影副总经理刘桂梅、艺恩解决方案中心副总刘翠萍、淘梦创始人/CEO阴超、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等一批优秀的合作方代表,和创作者们一起为达成IP精品化及两个产业的优质联通构思方案;并由华语国际编剧节组委会秘书长/项目创始人/名赫集团副总裁杨丽君宣布正式启动“1+1网络文学IP改编影视项目”,这让出色的网络文学人才有了新的发展途径,也让中国网络文学的精品化之路有了更具体的目标和方向。

图片 4

杨丽君这样说道,“网络文学与影视产业之间如何产生’高效联动效应’成为一个必须要面对的问题,这就要求网络文学与影视要从内容根源进行深度融合。这就离不开一个核心:’讲好中国故事’,这也正是网络文学+大会与华语国际编剧节平台拥有的共同使命,基于这个共同的目标,成就了名赫集团所属的华语国际编剧节与网络文学融合的契机。”

图片 5

华语国际编剧节组委会秘书长/项目创始人/名赫集团副总裁杨丽君

网文再升级,袁子弹、白一骢传授“网文爆红”新秘籍

在网络文学兴起之初,市面上充斥着大量的修仙、玄幻题材的作品,随着这几年现实题材作品的逐渐兴起,这个产业以迅猛的发展让我们目睹了它巨大的进步和提升。流量的巨大和提升可以转变产业发展的方向,但无法改变影视创作的艺术性和审美标准,“悬空式”的写作和“快餐式”的文学改编始终无法使文学达成影视所需要的精雕细琢,网络文学与影视的完美融合,需要的是改编全面的转变和升级。

随着现实题材作品的不断涌现和发展,越来越受到广大读者的青睐和欢迎,因而各大平台也随之加强了对现实题材作品的关注和重视。《最好的我们》、《破冰行动》、《都挺好》,以及正在热播中的《亲爱的热爱的》都是原创现实题材作品,一经播出无不引起一波讨论的热潮。而且现实题材的作品符合党的号召和要求,党在十九大报告中对加强现实题材创作提出了指导意见。且在广电总局年度电视剧精品发展扶持专项资金剧本扶持项目中,现实类题材作品所占比重远远超过其他题材。随着我国对现实主义题材项目扶植力度的加大,有深度、有水准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将逐渐成为市场主流。

图片 6

但文学艺术与影视作品之间始终存在着类别的差异,可以说优质的网络文学作品只是转型的前提,而影视改编的精细化孵化能力和专业化水准才是融合升级的关键。

着名编剧袁子弹在论坛上发表的“从文学到多领域爆款剧集”的主题演讲,,从“网络文学是最贴近生活的”这个角度阐述了,网络文学是影视改编得天独厚的矿藏,但是在改编时需要注意文学艺术与影视本身的差异性所导致的不兼容性,这个问题要通过合理的改编才能得以妥善的解决。好的改编能够使作品在满足影视剧内在逻辑的同时,无损于书中的精髓以及其原有的模样。而“爆款”的

最强驱动力得益于其拥有差异化明显,共感度颇高的人物。

她大力赞扬了时下正在热播的影视剧《长安十二时辰》在文化还原上做得非常好,而《红楼梦》
、《大明宫词》这两部作品深刻的影响了她自己的审美。在演讲中她提到最怕接到类似鸡汤类文学作品的改编邀请,还表示很佩服张嘉佳敢于改编《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这部优秀文学作品的勇气。

图片 7

图片 8

灵河文化创始人/CEO白一骢作为热门网剧的“老前辈”和“操盘手”也分享了自己的体会和心得,他在“如何打造网文IP爆款网剧”的演说中讲到,“忘记爆款,先把这个戏拍完。IP本身打动我们的不是数据,而是里面产生很多的真正能让我们产生触动的内容。我非常依赖数据,但是我从来不迷信数据,我也觉得作为编剧也好作为制作人也好,选择IP个人的感受大于数据。”

图片 9

携手共进,“讲好时代新故事”

改编的质量是影视作品的硬实力,影视内容则是影视创作的生命力。如今的中国网络文学正面临如何打造有水平、有深度的优秀原创内容的艰深课题。而以“构建华语编剧人的专属平台”为初衷和目标的华语国际编剧节面临的课题是怎样汇聚网络文学与华语编剧的力量来为编剧产业夯实基础,为网络文学作者点亮职业化发展道路,从而让这两个产业紧密携手,共同“讲好中国故事”。

IP影视项目正式落地实施

再让我们回到最初对网络文学IP到影视创作这一话题上来,其中剧本改编是影视创作的第一步,华语国际编剧节对于这一步极其重视,致力于完善从IP到剧本到影视项目的孵化的整个创作流程。先由各IP版权方提供优质IP,再经华语国际编剧节提供职业编剧,共同合力来为IP项目提供最坚实可靠的剧本基础。此次,木本水源、华语国际编剧节与幻想工厂、网络文学+组委会正式达成合作,IP改编1+1影视项目就此启动。

我们相信随着IP改编影视项目的启动和具体实施,我国的影视剧创作和改变必将迎来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更多优秀的影视作品也会呼之欲出,渐渐涌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