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岭上的人》在京成功上演

图片 1

白天乘坐东风汽车颠簸赶路,晚上在乡镇、村屯里的简易舞台上演出。演出结束后,就在当地的农猎民家里过夜。这是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自治旗乌兰牧骑队员的日常。

图片 2
舞蹈《情弦》。

民族风情浓郁的鄂伦春族舞蹈。 刘海栋摄

鄂伦春,意指“山岭上的人”或“使用驯鹿的人”。鄂伦春族,是一个历史悠久,游猎于外、大、小兴安岭的古老民族。成立于1963年的鄂伦春乌兰牧骑,根植鄂伦春民族文化的土壤,以灵活多样的艺术形式展现着鄂伦春民族独具特色的狩猎文化、森林文化和民族风情,深受全旗人民欢迎。

  “你曾是大森林的主宰,你曾是兴安岭的猎神。你是放得下猎枪、拿得起未来的巨人,你的名字叫鄂伦春……”随着主题曲《鄂伦春》的合唱声响起,原创民族歌舞诗《山岭上的人——鄂伦春》在内蒙古呼和浩特乌兰恰特大剧院落下帷幕。从10月21日开始,连续3个晚上,这部鄂伦春民族文化史上堪称经典的舞台力作,深深打动了青城观众,也让所有关心鄂伦春文化的人们心心念念、感慨不已。

“走出那道山谷,大自然教会我们成长。大山和森林的交响,辉映着我们个性的刚强……”12月15日、16日,由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乌兰牧骑表演的大型民族歌舞诗剧《山岭上的人——鄂伦春》,在北京国家大剧院成功上演。

鄂伦春乌兰牧骑常年坚持深入当地最基层的农猎区,以文艺演出为当地群众送去欢乐的同时,传递党的声音和关怀、宣传党的方针和政策。艰苦条件下,队员们始终保持着饱满的工作热情,演出质量过硬。“农猎民把我们当成亲人,甚至把观看我们的演出视为一种荣誉。”鄂伦春乌兰牧骑队长何振华说。

  展现一个历史悠久、立体的鄂伦春

“鄂伦春”可译为“住在山岭上的人们”或“使用驯鹿的人”。鄂伦春族是一个历史悠久、游猎于兴安岭的古老民族,在漫长的融合、迁徙、发展和游猎过程中,不断地汲取其他民族文化的精髓,最终形成了独特的基于森林狩猎生活的文化面貌。

从小热爱唱歌的鄂伦春族青年演员关凯丹2003年加入鄂伦春乌兰牧骑,如今,她被大家亲切地誉为“森林百灵”。在一次演出时,关凯丹演唱了一首《鄂伦春哟,祝福你》,欢快的曲调和中西结合的唱法引人入胜。一曲结束,一位当地老阿妈走上前,拉住关凯丹的手说:“姑娘啊,你唱得太好听了,这样的唱法我还是头一次听到。再给我们唱两首吧。”演出结束后,关凯丹专门找到老阿妈,为她开了一场“音乐会”。

  《山岭上的人——鄂伦春》由《序幕》《山语》《林歌》《人声》《尾声》5部分组成,时长70分钟。“这是一部多民族通力合作的作品。”据《山岭上的人——鄂伦春》策划、艺术总监吴莽介绍,该剧的主创和表演团队由鄂伦春族、鄂温克族、达斡尔族、蒙古族、朝鲜族、满族、汉族等7个民族组成,54名演员中,年龄最大的74岁,最小的5岁。

《山岭上的人——鄂伦春》创作于2016年,是一部展示鄂伦春民族文化的舞台艺术精品。该剧由山语、林声、人歌、尾声组成,巧妙地运用一个鄂伦春族婴儿成长这条暗线,将古朴凝重的民族文化与当今的艺术元素结合在一起,生动、鲜活地展示了鄂伦春民族勤劳勇敢、崇尚自然、豁达开放、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和性格特征。

与基层的紧密联系,使得鄂伦春乌兰牧骑队员们创作出了不少融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为一体的文艺佳作。近日亮相北京国家大剧院的大型原创民族歌舞诗剧《山岭上的人——鄂伦春》就是这样一部作品。该剧艺术总监吴莽说:“新时代的文艺创作,要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彰显时代气息。我们深感责任重大,要以乌兰牧骑独有的文艺形式,将党的十九大精神和民族政策传达到百姓心中去。”

  “我们希望观众通过这部原创民族歌舞诗,看到鄂伦春族从久远年代一直顽强走到今天的自强不息的精神。”该剧艺术总监穆青说,从大幕初启,序幕《仙人柱》中的舞者扛着桦木杆搭建家园,到《漫步雪原》中的舞者在厚厚的雪地不断前行,再到《猎枪》舞中放下猎枪的痛苦,《山岭上的人——鄂伦春》的前半部分显得悲壮、厚实。而后半部分,走过了严寒和冬天,有了《鹿灵》中灵动的鹿舞,有了《寂静的森林》中的爱情和结晶,有了《篝火》中的丰收场景,把整部剧带到今天的鄂伦春人民欣欣向荣的景象中。

鄂伦春旗乌兰牧骑是兴安岭上生长、绽放的绚丽民族艺术之花。建队50多年来,有500多部(首)优秀作品及70多位演员获得了自治区、市级奖励。鄂伦春旗乌兰牧骑深深地根植于鄂伦春民族文化的土壤,以灵活多样的艺术形式展现着鄂伦春族独具特色的狩猎文化、森林文化和民族风情,以实际行动践行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努力做新时代“红色文艺轻骑兵”的要求。

《山岭上的人——鄂伦春》以鄂伦春族在兴安岭的原始狩猎生活场景为主线、以一个鄂伦春族婴儿的成长为暗线,将古朴凝重的民族文化与现代艺术元素相融合,展现了森林狩猎民族的特色文化。鄂伦春族人勇敢勤劳、崇尚自然、豁达开放、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和性格特征在剧中得到生动展示。艺术总监穆青、吴莽,视觉总监乔木,总导演阿拉腾巴格那,编剧江东,作曲张树岩、那日苏,作词高山等人的齐心协力保证了这部剧的优良品质。编创上,该剧牢牢把握本民族纯真古朴、坚韧不拔的品质,几乎看不见过分的艺术修饰;思想上,深入挖掘鄂伦春文化的精髓,以激发共鸣;表现形式上,该剧充分展示民族传统艺术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灵活运用现代舞美手段,融知识性、观赏性、艺术性为一体,表达出了唯美浪漫、厚重深邃的诗意。

  一部好看的舞台剧离不开现代的多媒体声、光、电技术。“我们不想表现平面的大兴安岭,”穆青说,“我们用最简洁的手段——一道道纱幕,形成一层层树林、一座座山的裸眼3D视觉效果,来表达大兴安岭的唯美浪漫和深邃感。”

面对京城观众,朴实的鄂伦春人放声歌唱、自由舞蹈,绽放出了真挚美好的笑容和令人刮目的风采。55名演员中,除了鄂伦春乌兰牧骑专业演员,还有多位普通鄂伦春族山民。这些山民属于中国最后的狩猎民族,像演员白色柱的祖辈都是远近闻名的“莫日根”——鄂伦春人眼中的英雄。鄂伦春自治旗实施全面禁猎后,白色柱第一个交出猎枪转而耕地。剧中,59岁的白色柱依然有着“鹰一样的”眼神,到位的表演令人印象深刻。

  鄂伦春自治旗委常委、宣传部长何雪光说,旗委旗政府一直非常支持、重视文化建设,近10年来,打造了两部精品舞台剧,一部是2011年为建旗60周年创作的民族歌舞剧《勇敢的鄂伦春》,另一部便是投资近700万元的原创民族歌舞诗《山岭上的人——鄂伦春》。“我们要将这部原创民族歌舞诗不断打造成鄂伦春民族文化的名片,成为各族人民了解鄂伦春民族文化的窗口。”

“独一无二,质朴感人。鄂伦春乌兰牧骑作为一个县级艺术团队,他们的艺术水准和表现力一点儿不含糊。用舞蹈的形式将鄂伦春族丰厚的民族文化、坚韧的民族精神完完全全展现出来,非常了不起。对于《山岭上的人——鄂伦春》承载的意义,仅用艺术创作的眼光去审视是不够的,它还为广大的基层文艺工作团队树立了精神标杆。”江东说。

  禁猎情景搬上舞台令人感慨

据了解,党的十九大胜利闭幕后,鄂伦春乌兰牧骑迅速开展了文艺进企业、进农村、进机关、进校园、进社区、进军营的“六进”活动,以文艺演出形式宣传党的十九大精神。“我们一定会按照习总书记给乌兰牧骑队员们的回信要求,以党的十九大精神为指引,大力弘扬乌兰牧骑的优良传统,扎根生活沃土,服务牧民群众,推动文艺创新,努力创作更多接地气、传得开、留得下的优秀作品,永远做草原上的‘红色文艺轻骑兵’。”吴莽说。

  今年,是我国第一个成立的少数民族自治旗——鄂伦春自治旗成立65周年,也是鄂伦春这个中国最后的狩猎民族放下猎枪20周年。如何保留特性并传承狩猎文化,是摆在鄂伦春人、专家学者乃至各级政府面前的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要说《山岭上的人——鄂伦春》的最大看点、最能代表鄂伦春民族精神的,就是群舞《猎枪》。”该剧总导演阿拉腾巴格那说,鄂伦春族世世代代生活在大小兴安岭,狩猎是他们的生活来源,放下猎枪,就像放下他们的灵魂。而群舞《猎枪》把猎人和枪依依不舍的关系和交枪时的毅然决然表现得很到位。”有观众在演出结束后评论道:“放下猎枪的那一刻,我似乎能听到心碎的声音。但是,从神秘的白桦林、从遥远的历史走来的鄂伦春,重新谱写了民族的辉煌!”

  群舞《猎枪》是首次将交出猎枪的场景搬上舞台,鄂伦春族学者白兰对此颇有感触:“这部原创民族歌舞诗以史诗般的壮阔,寻找着传统与现代之间的文化支点,反思着鄂伦春族定居、禁猎、努力前行的历史脚步。随着剧情的展开,赞达仁唱起的文化自信,交出猎枪时的勇敢选择,让我感叹鄂伦春民族精神的魅力,感叹鄂伦春民族文化的生命力。”

  演职人员对鄂伦春文化有着深沉的爱

  《山岭上的人——鄂伦春》的演职队伍由鄂伦春自治旗乌兰牧骑专业演员和6位鄂伦春族群众演员组成。63岁的曲云是鄂伦春族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18岁来到乌兰牧骑,一直唱了40多年,并翻译了几百首鄂伦春民歌。舞台上的她在情景表演唱《图腾印象》中,带着虔诚与善良,和子孙们一同歌颂着对上苍的厚爱,对祖先的敬仰,对山神的崇拜。而在台下,她利用周末的下午教当地5岁到10岁的孩子学习鄂伦春语和民歌。“现在,将近一年半的时间过去了,孩子们已经可以唱6首鄂伦春民歌,能用鄂伦春语数到100。这样一直坚持做下去,再过10年、20年,一定会有成效。”曲云说。

  群众演员白色柱今年58岁,是鄂伦春自治旗1996年实施全面禁猎后第一个交出猎枪的人,2000年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称号。舞台上的他,依然有着“鹰一样的眼神”,虽是群众演员,却也一丝不苟。他说,在党和政府的帮助下,鄂伦春人过上了好日子,但作为一名猎人,还是非常想念山谷、森林和猎枪。白色柱所穿的演出服装,是他母亲40多年前亲手做的,有皮袍、套裤、靴子。他说,每当看到这些,就会怀念妈妈的恩情和鄂伦春人曾经的生活。

  33岁的孟昊已经有13年的乌兰牧骑工作经历,他在舞蹈《人天相应》中饰演萨满,在男子群舞《猎枪》中饰演从伙伴手里收枪的角色。无论是排练还是演出,每次演到收枪的场景,孟昊都会流泪:“我从小跟着大人打猎,懂得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62岁的满古梅是内蒙古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鄂伦春兽皮制作技艺”保护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她用鄂伦春语说,自己从歌舞剧《勇敢的鄂伦春》开始,一直参加旗里的舞台剧演出。她的衣服、帽子、靴子、挎包、耳环,都是自己做的,很高兴能用这样的方式宣传民族文化。

  “非遗”展示和旅游推介吸引观众驻足

  在呼和浩特的乌兰恰特大剧院,与演出同步进行的,还有鄂伦春族“非遗”展示和旅游推介活动。活动吸引了不少观众驻足。不大的展示空间里,不仅有狍角帽、树皮衣、狍皮手套、桦皮盒等民族民间工艺品,还有木耳、黄芪、蓝莓、野生榛子等土特产。鄂伦春自治旗旅游局局长赵金山介绍,去年到鄂伦春旅游的人数达到了57万,而且每年在以25%左右的比例增长。“我们春有杜鹃,夏有篝火,秋有垂钓,冬有冰雪伊萨仁。目前正增加基础设施投入,力争把景区打造成旅游休闲度假目的地。”赵金山说。

  据资料显示,2006年,“鄂伦春桦树皮制作技艺”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2008年,“鄂伦春赞达仁”“鄂伦春兽皮制作技艺”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2009年,鄂伦春自治旗被内蒙古自治区命名为“鄂伦春狩猎文化之乡”;2010年,“鄂伦春仙人柱制作技艺”、“鄂伦春民族篝火节”被列为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目前,鄂伦春自治旗有旗级“非遗”保护项目12项,自治区“非遗”传承人5名,自治旗级“非遗”传承人36名。“现在是鄂伦春民族文化得以发展传承的最好契机,也是民族文化工作者的春天。”吴莽说。

图片 3
男子群舞《猎枪》。 本文图片均为侯玉鹏拍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