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网投山西网络文学规范中前行

近日,中国网络文学20年发展研讨会在上海举行,与会专家指出,伴随着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日益繁荣兴盛,大力发展网络文艺逐渐成为社会共识,原创网络文学迎来全新的发展机遇。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河北省网络文学发展现状如何?网络作家应该怎样抓住机遇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形象?围绕这些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7月20日,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委员会和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数字阅读工作委员会联合发出倡议,号召全国网络文学界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坚持把社会效益和社会价值放在首位,坚持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坚持把创新精神贯穿于创作生产过程,坚持版权保护观念。

作为国内网络文学起步最早的城市和如今的发展重镇,上海是集聚网络作者、文学网站最多的地区,堪称全国网络文学创新和发展的高地。据资料显示,目前上海网络文学占全国原创文学市场的比重达到近90%,阅文集团旗下包括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网等在内的7家网站中,上海地区的注册作者和一线作者人数居全国各城市之首。

多种因素制约河北省网络文学发展

山西省在推动网络文学健康发展、传播网络正能量方面已经开始积极行动。2014年10月23日,山西网络文学院在省作协挂牌成立,18位网络作家“找到组织”,被聘为“山西网络文学院首批在线作家”。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作协主席杜学文表示,网络作家和传统作家都有责任通过自己的作品传播正能量,表现出中国人美好的理想、不懈的努力、艰苦的奋斗,带给人温暖和力量。在信息时代,必须发出我们的话语,壮大我们的声音。

对于这个崛起中的新创作群体,上海市作协于2014年7月成立了上海网络作家协会,深入研究网络文学特点和写作者特性,探索团结凝聚网络作家、改善网络文学生态的有效手段和途径,为广大网络作家做了大量服务、引导和推广工作。

据《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2月,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到3.78亿,占网民总数的48.9%。各层次网络写作人数约1300万,其中有600万人定期更新小说,签约作家达60万人。

省作协构建网络作家“大家庭”

与传统文学作家不同,网络文学作家的创作周期长、时间跨度大,题材多集中在类型小说领域,彼此在创作之间很少有交流的机会。针对这些特质,上海网络作协推出了一系列脚踏实地的措施:举办维权知识讲座以帮助网络作家应对“最头疼”的网络侵权问题;不定期开设各行各业专业知识的专业性讲座,帮助他们深入各种创作领域、积累写作素材;推出每年一度的中国网络文学年度好作品排行榜,以发掘和推动优秀网络文学作品的传播;开设“网文讲坛”,以一月一期的形式邀请作家和专家进行交流,通过这个常设平台,为网络作协会员提供学习、交流、互动机会。除此以外,网络作协还推出了期刊《网文新观察》,梳理网络文学创作态势,聚焦优秀网络文学作家及作品,并推荐优秀网络文学作家参加鲁迅文学院高研班的学习培训,同时将创作力旺盛的网络作家代表列入上海青年文艺家培养计划中,进行重点扶持培养。

“我省网络文学作家数量目前在千人左右,以中青年为主,其中一些作家不乏优秀作品,在文学网站上拥有大量读者,比如崔浩(何常在)、寇广平(梦入洪荒)、张伟(录事参军)、苏明哲(随轻风去)等。但与上海、广东、江苏、北京等网络文学发展较早、较快的地区相比,我们的作家影响还不够大,精品数量还不够多,在全国处于中等水平。”谈到河北省网络文学发展现状,省网络作家协会主席王万举表示,其中突出问题在于写作者多,一线作家较少;作品数量多,但向其他艺术形式和文化形态的转化不成规模,还存在很大的上升空间。

7月29日,省作协文学院办公室主任孔令剑接受采访时表示,据不完全统计,我省目前有网络作家110余位,知名度较高的有20余位,网络文学呈现出蓬勃发展的势头。《余罪》就是近来涌现出的一部代表作品。《余罪》是由我省网络作家常舒欣创作的警匪题材小说。据了解,《余罪》创下了创世中文网连续两年冠军和百度风云榜小说榜前十的纪录,同名网剧5月23日上线,至7月初,两季播放总量突破20亿。

“大家以往总认为网络作家就是写穿越、玄幻,但在近期的创作中,我们惊喜地发现,不少网络作家开始投身现实主义题材的创作,展现出年轻的网络写作者对于社会当下的思考。”上海市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王伟表示。在近年的创作实际中,从阅文集团传来的消息,也证明了正有越来越多的网络作家将目光投向鲜活的时代万象——去年,阅文集团在宣布启动网络原创文学现实主义题材征文大赛时便意识到,他们面临的难题并非是缺少作品,而是缺少发现作品的机制。

省作协特约研究员、保定市作协副主席桫椤认为,目前多种因素制约着我省网络文学的发展。首先,河北省没有商业性文学网站,作品缺少传播平台,网络文学作家都是在外省市的平台上创作与传播,其中以北京、上海、杭州、深圳为主;其次,河北省网络文学批评发展相对滞后,需要培养专业的评论人才。“评论与创作犹如鸟之双翼、车之双轮,两者缺一不可。网络写作同样需要有深度的批评来引导,否则写作者很容易在网络空间中迷失自我,作品也容易流俗化、同质化,很难得到大的提升。”桫椤分析说。

常舒欣,笔名常书欣,是我省沁水人,山西网络文学院首批“在线作家”。谈及《余罪》为什么会火,常书欣说“《余罪》从表面上看是一部警匪题材的小说,但是如果去掉警匪这层皮,实际上写的是一个小人物的奋斗故事。主人公的侠义精神、奋斗历程都是吸引读者的亮点。此外,《余罪》更多关注人性,贴近现实生活这是玄幻、仙侠小说表现不了的。读者阅读这种表现现实的作品,更容易找到自己的影子,更有代入感。”

当时,阅文集团CEO吴文辉表示,当他看到像《材料帝国》这样的作品在互联网上崛起时,意识到网络文学的土壤不光可以孕育出玄幻、科幻类作品,也完全可以诞生出优秀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这也说明,现实题材的内在能量在任何时代、任何体裁的文艺创作中都有其强大的生命力。而在去年年底于沪上颁奖时,主办方所征集到的近6000部作品题材多样、风格多元,既有讲述了大型国企红星集团在困顿中改革、复兴的故事,也有对于相声曲艺细致研究、工笔描绘的故事,可以说不仅展现了“小时代”的暗涌潜流,也有“大时代”的激荡风云,创造出了这个时代鲜活而动人的艺术典型。

“与传统文学相比,我省网络文学起步较晚,沉淀还远远不够,无论是作家队伍还是作品的整体水平,都存在一定差距。网络作家主要由新生代写作者组成,他们的作品普遍缺乏关注人类命运的意识,在艺术水准和思想深度上都有所欠缺。”王万举认为,改变的关键在于抓好队伍建设,提升网络写作者的自身素质,加强现实主义题材创作,提高作品质量,作品是作者的武器,也是作者安身立命之本,更是作者为人民抒写、为时代放歌的职责所在。

“除了常舒欣,在我们山西,还有很多优秀的网络作家和作品,比如汪洪(笔名竹宴)的《天后进化论》、李颖(笔名老草吃嫩牛)的《乐医》、孟超(笔名陈风笑)的《狂仙》等等。”孔令剑表示,山西网络文学院成立后,省作协通过开展采风、座谈、培训及奖励等方式,积极引导网络作家创作更多更好的作品,为我省网络文学行业健康发展,传播网络正能量贡献力量。

而在不久前揭晓的“2016中国网络文学年度好作品”评选中,聚焦现实题材的网络小说的数量和质量也比以往有大幅提升。作家叶辛用“接地气”形容部分获奖网文呈现出的鲜明特点,早期的玄幻、历史、言情等题材已无法满足读者需求,网络文学面貌在丰富多元的同时,更加注重对现实生活的描摹。上海网络作家协会会长陈村则点评说,虽然有些作品在虚实平衡、超越俗套上仍有待提高,但不少网络小说作者的写作技艺与叙事手法现在愈发圆熟老练,推理严密,故事完成度较高。

回到生活中观察、思考、写作

传播正能量成网络作家共识

2016年11月,中国作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这次作代会一共产生了210位全国委员会委员,作为一次历史性的突破,唐家三少、天蚕土豆、血红、蔡骏、蒋胜男、耳根、天下尘埃、阿菩、跳舞等网络作家进入中国作协第九届全委会。

提升作品质量,加强现实主义题材创作不仅是网络作者安身立命之本,也是新时代网络文学发展的要求。有关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优质平台的现实题材作品相比玄幻题材作品数量更多,占到平台内容的半数以上。越来越多的网络作者意识到现实主义题材的重要性。

网络文学如何承担起应有的社会责任?网络文学发展前景在哪里?——传播正能量、走精品化道路,已成网络作家共识。

身为上海网络作协副会长的血红是伴随着中国网络文学一路成长的网络作家,对于中国网络写作环境的发展变化,血红感同身受:“现在来看网络文学的环境,规则更加完善,但是竞争压力也变得更大。”同为上海网络作协副会长、一直从事悬疑小说创作的蔡骏继《最漫长的那一夜》后,近期推出了新作《镇墓兽》,他同时也是多个悬疑类杂志的主编,发现并引导着新一代悬疑小说爱好者走向写作之路。自2000年首次在网络发表作品开始,蔡骏与网络文学结缘已有17年之久。2001年,他在“榕树下”网站连载长篇小说《病毒》,这也被认为是中文互联网首部长篇悬疑小说。多年来,蔡骏一直在探索类型写作的更多可能性,并将传统文学的创作技法糅合在自己的网络文学创作中。从早期单纯的惊悚悬疑到心理悬疑,到近期在作品中对于现实题材的介入,他在不同场合都说起自己对未来写作的“雄心壮志”,他希望自己不仅能写“中国的故事”,更能写出“中国故事”。

“坚持现实主义题材创作,使我得到近千万读者的关注,获得了文学创作上的认可。”河北省网络作家寇广平对此感触颇深。从2008年开始网络文学创作至今,寇广平始终坚持正能量的现实主义题材创作。无论是早期的《官途》《权力巅峰》,还是近期正在创作的《创业之神》《至高使命》,他都巧妙地将国家政策、传统道德、国学文化等融入跌宕起伏的故事中,潜移默化地用健康向上的价值观影响着读者。

汪洪,笔名竹宴,是我省作协签约作家,多部作品获出版社签约出版。汪洪认为:首先,网络作家应该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因为作者本人的“三观”其实决定了文章的导向。所以网络作家不断学习、不断改造自己的精神世界是非常必要的。其次,传播正能量是作家的本职。“我经常会拿一些生活中的案例放到文章里,实际上也是一种对于生活的隐喻和传导。谈不上教化众人,但让自己的读者受益应该是作家应尽的本分吧。”汪洪说。

为更好地服务于网络作家日益丰富的创作需求,在分别于去年下半年和今年9月举行的两届上海网络文学高级研修班上,历史题材、现实题材成为研修班讲习的主旨内容。与会网络作家分别在这两类题材的写作上进行了形式多样的交流,并结合各自在网络文学领域的创作和从业经验,进行了深入的学习讨论。

网络文学具有自己的特质,但同时也并不排斥传统意义上的文学。桫椤表示,从前不久发布的2017年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名单上看,《复兴之路》《岐黄》《全职妈妈向前冲》等现实题材作品明显增多,现实主义创作手法的影响正在不断加大。作为网络文学平台经营者,晋江文学城副总裁刘旭东说:“从目前创作的整体面貌来看,仙侠、玄幻等类别中有影响力的作品普遍添加了现实元素,更加接地气,脱离了以前纯粹升级打怪的套路。”刘旭东认为,网络作家应抓住机遇,回到生活中观察、思考、写作,创作出更多反映人民群众主体生活和当下人们精神心理的作品,只有无愧于新时代、传播正能量的作品才能走得更远、更长久。

常舒欣,接受采访时表示,网络文学作品自由开放的特性和直接面向市场的处境,决定了其在表达方式和写作角度上与传统文学有所不同,但在传播正能量,弘扬真善美上与传统文学并无不同。相比传统文学,网络文学题材更广泛、表达更自由。网络作家应该发挥自身优势,多创作精品,这是对社会的责任,也是自我进步不可或缺的条件。

“作品是作家的安身立命之本。坚持创新创造,关注传播方式、作品生产方式以及读者受众之间互动关系的变化,这一点是传统作家和网络作家都需要遵循的创作规律。”王伟表示,“通过高研班上探讨现实主义题材网络文学创作的艺术价值和社会意义,我们希望加强传统现实题材文学创作和网络文学创作的互动、交流、研讨,从源头上发现、培养一批优异的现实题材网络文学写作者,促进现实题材网络文学创作,推动中国网络文学健康发展,也希望助力网络文学作家自觉承担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文化的使命。”

打造传播真善美的网络文学生力军

孟超,笔名陈风笑,是山西文学院第四批签约作家、山西网络文学院特聘副院长。孟超认为,网络文学目前处在一个“野蛮生长”的时代,网络文学作品娱乐功能突出,引导能力不足。不过,相信随着行业的发展、管理的完善、网络作家的成熟,网络文学的文化功能将逐渐凸显,毋庸置疑的是“精品化”“正能量”是网络文学的必由之路。

此外,为加强上海网络作家队伍建设,扶持优秀网络作家,上海市作协于2017年5月制订并试行了网络作家签约制度,建立了一整套完善的审批、资助、考核机制,率先推出的16名签约网络作家中,王小磊(骷髅精灵)、刘炜(血红)、程铭(洛水)等榜上有名。该制度面向有一定创作实力的上海网络作家协会会员,重点支持长篇网络小说申报,兼顾中短篇小说集。签约网络作家是上海市作协继专业作家、签约作家之后,直接扶持的第三批作家。此次签约的网络作家来自起点中文网、晋江文学城、云起书院、云文学网、爱奇艺文学等多家文学网站,申报作品题材涵盖玄幻、奇幻、仙侠、穿越、历史、推理、都市等多种门类。

经历了从无到有、从星星之火到广为人知的过程之后,日益壮大的网络文学以蓬勃的态势极大地丰富了当代文学的版图,迎来了繁荣发展的春天。

正能量作品更易引起读者共鸣

“与上海市作协签约,体现了网络作家们的自身地位,在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社会对网络作家们的认可。要增强使命感,提升自身的水平与层次,将来担负起网络文学骨干人员的重任。”在谈及对于签约网络作家的期待时,王伟说。关于网络作家的创作,王伟认为在发挥创造创新能力、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同时,网络作家要从文学经典中汲取滋养,提升自身层次和水准,“文学经典有着千百年的发展和积淀,有助于网络作家增加修养,加深内涵”。

“面对机遇和挑战,我省在促进网络文学发展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在省作协设立网络文学中心,建设河北作家作品数据库,并通过举办座谈会、开展专题调研等,吸引更多优秀作者参与网络文学创作,着力打造传播真善美的网络文学生力军。”省作协副主席李延青说。

对网络文学作品的评价,读者最有发言权。山西大学大四学生栾玉玲是网络文学迷。栾玉玲接受采访时说,现在的网络文学作品的定位有点像小时候看的动画片,热闹之余也能获取很多知识。此外,一些格调积极向上的作品更容易打动我,每当看到故事里的主人公,通过自己的努力收获成功,自己也会深受感染。

在网络作家眼里,以作协签约作家身份进行写作,可以说是一个全新的起点。“‘签约网络作家’这个头衔是一份荣耀,更多的也是一份责任。在进行网络文学创作时,难免会陷入懈怠状态,但‘签约网络作家’这一身份时刻在背后鞭策和警醒着自己,要拿出更优秀、更经得起读者检验的作品。”他们表示。

2016年11月,省网络作家协会宣告成立,许多网络作家激动地表示“有了娘家,底气足了”。该协会的成立,不仅让更多网络作家获得了身份认同感,也极大地激发了他们的创作热情。“经过一年多的发展,会员已由刚开始的55名增加到如今的96名,《平凡中的伟大》《一个女人改变了一个村庄》等一批优秀作品在各大文学网站发表,唱响了网络文学的河北好声音。”王万举说,我们组织网络作家开展“善行河北、美传网络”大型纪实创作活动,深入农村、工厂、学校等地,发现和采访善人善举,以纪实文学的方式创作出一批讴歌真善美的优秀作品,积极引导河北省网络作家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中唱响主旋律,传播正能量。

省城市民王女士则更喜欢历史类网络文学作品。“我喜欢网络文学作品的叙事方式和语言风格,在描写具体的历史情景时,网络文学作品更‘亲民’,以一种网络语言向读者娓娓道出历史故事、人物,通俗易懂、幽默风趣,使原本陌生、模糊的历史人物在书中一个个变得鲜活起来。例如《明朝那些事》《大唐明月》《百年家书》都是很不错的作品。”王女士说。

山西大学大四学生小何认为,尽管很多读者阅读网络文学作品是为了娱乐消遣,但这并不意味着网络文学作品可以颠倒黑白、扭曲人性、歪曲事实。只有关注人性、积极正义的作品,才能给读者带来良好的阅读体验。没有读者希望读完作品后变得消极沉沦、郁郁寡欢;因此,正能量作品更易引起读者共鸣。

省作协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杨占平从评论家的角度,提出网络作家要处理好四个关系:一要处理好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的关系,在题材选择、创作方法上取长补短;二要处理好网络作家与网络自身的关系,做到与时俱进;三要处理好网络文学作品与读者的关系,力争提高品位,加大影响力,扩大读者群;四要处理好网络文学与价值观的关系,写作一定要有底线,只有具备一定品格的作品,才会有长久的生命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