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协会日前对外公示2013年拟发展会员名单

5月27日下午,中国作协原副主席、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作客“扬州时报名人大讲堂”,主讲《青少年读者如何看待与阅读网络文学作品》。

澳门新葡亰登入 ,中国作家协会日前对外公示2013年拟发展会员名单,包括《甄嬛传》作者吴雪岚、《步步惊心》作者任海燕等在内的16位网络作家榜上有名。尽管这并非网络作家首次入驻中国作协,但此次上榜的人数可观,还是引起诸多关注网络作家不再是传统观念里的文学野路子,他们正越来越得到主流文学界的认可。

本报讯中国作家协会近日在其官网公布2016年454名新会员名单,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其中不少人名字后面都用括号备注网名,如陈彦池、寇广平等。

网络文学对广大青少年读者而言,到底是洪水猛兽还是文学营养?针对这个话题,陈崎嵘在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里,用翔实的数据、客观的分析,以及理性的思考为现场读者们呈上了精彩的答案。在互动环节里,陈崎嵘与读者们交流互动,答疑解惑,言语间尽显大家风范。

中国作家协会新闻发言人陈崎嵘表示,今年申报加入中国作协的人数为历年最高,达到1506人,网络人气作家共申报52人,通过了16人。中国作协特别为网络作家采取了单独评审的方式,熟悉网络文学的评论家白烨、马志等成为评审组成员。这是考虑到网络文学的特点,避免有些评委不了解网络作品,而埋没了一些优秀网络文学作家进入作协。

后面加括号的大多是网络作家,他们的网名可比本名响亮多了。比如百世经纶,他是塔读文学网和起点中文网的签约作者,被读者誉为网络仙侠修真小说的“扛鼎大神”。

数据

曾创作网络小说《裸婚80后的新结婚时代》的网络写手唐欣恬此次入围公示名单,在她看来,网络写手入作家协会不算新鲜事,我不觉得自己和传统作家有什么不同,前不久,我参加北京作协青年作家研讨会,大家讲的是青年写作现状、与上一代作家的传承与区别,而不是网络作家如何、传统作家如何。

北青报记者随后查阅去年的431名新会员名单,看到有备注网名的网络作家比起今年就要显得零落许多。中国作协创联部主任彭学明向北青报记者证实,近两年来,网络作家在作协会员中的比重逐年提升,今年更为明显。

网络文学作家是传统文学作家50倍

上海市作协创联室李伟长表示,网络作家加入作协并不意味着标准的降低,网络文学有很多很好的作品,不应该一棍子以低质、注水评价它们。网络只是发表的平台,判定作者能否加入作协还是文学的标准。以上海市作协为例,加入作协有一定的参数要求,比如发表作品的数量,再由作协组织专家进行评定。对评审来说,收到传统出版作家的作品也许是几本书,数字出版的作品也许是word文档,但内里的文学精神和标准并没有区别。

据统计,在今年加入作协的454名新会员中,经过确认的网络作家及网文从业者共有29人,他们基本有较高知名度,如2013年就进入过“中国作家富豪榜”的张荣会、《芈月传》的作者蒋胜男等。彭学明主任介绍,加入中国作协的传统途径有两个:一个是作家本人提出申请,并有两名个人会员为其做介绍人;一个是经由中国作协的团体会员如各省市自治区作协推荐。大概从2013年开始,因为申请入会的网络作家越来越多,所以作协又专门为他们开辟了一条由文学网站推荐的入门之路。网络作家享受的特殊待遇还不止于此:一般说来,作协创联部会员处在每年1至3月集中接受入会申请后,会按文学门类组织专家组审读作品并提出初审意见,再交由作协书记处讨论审批。北青报记者了解到,作协在2013年就特别为网络作家采取了单独评审的方式,特招熟悉网络文学的评论家白烨、马季等成为评审组成员。时任作协新闻发言人的陈崎嵘曾表示:“这是考虑到网络文学的特点,避免有些评委不了解网络作品,致使一些优秀的网络文学作家被埋没,不能进入作协。”

说起网络文学,陈崎嵘介绍,中国的网络文学深受北美华文网络文学的影响,最早就是从北美流传过来的。1998年,痞子蔡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获得了巨大成功,开启了中国网络文学的先河,距今已有近20年历史。

此前,中国作协和各地作协已纷纷向网络作家敞开大门。2010年,当年明月、唐家三少、月关等当红网络作家被吸收为中国作协会员。本次入围的《甄嬛传》作者流潋紫,此前已是杭州市作家协会会员。

中国网络文学从萌生到壮大已有近20年的发展历史,但多年以来都难以进入主流文学界的视野,得不到传统文坛的认可。据悉,网络文学读者在2010年时便已接近全国整个阅读群体的42%,规模不容忽视,只是那时的网络文学的确还大量存在着粗制滥造、主题低俗等问题,以致著名作家麦家那年曾公开批评称其“99%都是垃圾,剩下1%的精华就像大海捞针一样,也自然消失掉了”。不过近几年来,从政府部门到学术团体等多方力量都开始合力推动网络文学的良性发展,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就于去年和今年连续两年主导开展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的推介活动,这也被视为网络文学渐渐进入主流文学这一大雅之堂的重要标志。

陈崎嵘透露,经过近20年的发展演变,如今全国已有网络文学网民3.33亿,这是一个十分庞大的数字。目前,全国有网络文学专业网站1万多家,其中有一定影响力的有500多家,中国作协与之有重点联系的有50多家。

去年10月,武汉作家协会为40位网络文学写手办理了入会手续。

作为文学界重要机构的中国作协自然也要顺应这个大趋势,就在刚过去不久的6月末,作协还在北戴河举办过一次专门探讨网络文学发展的工作交流会。对此,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表示:“网络文学在整个文化产业链中占有越来越重要的位置,已经成为我国当代文化体系中至关重要的原创资源,在现代大众文化生态中是想象力和创造力的重要生产者和供应者。网络文学面临着巨大的发展机遇和各种复杂困难,网络文学工作的对象和方式方法都与过去有很大不同。目前,全国越来越多的省市已经设立了网络文学工作机构,中国作协也将加强与各省市网络作协的合作共享,发挥互联网思维,团结广大网络文学作家,与各个文学网站积极沟通,搭建平台,达成共识,为网络文学创造良好的生态环境。”

据统计,网络写手们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日更新2亿多字。网络文学作家群与传统文学作家群相比,数字悬殊,对比强烈。陈崎嵘介绍,目前中国作家协会拥有会员1万余名,各省市作协会员有4万多名,总计5万多名,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从业人数相比,数据之悬由此可见一斑。

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底,中国网民已超过3.8亿,在线阅读人群为世界第一,网络签约写手突破百万,通过网络、手机和其他数码终端阅读网络作品的读者超过5000万,网络文学作品已经超过当代文学60年在纸质媒体发表作品的数量总和。2010年,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也首次将网络文学作品纳入参评范围。评论人士指出,对此,恐怕是任何人、任何组织都无法漠视的。在这样的背景下,作协对网络作家敞开大门,是对他们的接纳,更是一种明智之举。

地位

扬州拥有9名网络文学写手

在传统文学领域,江苏表现出众,涌现了众多优秀作家。而在网络文学领域,江苏同样走在全国前列。陈崎嵘说,江苏的网络作家们在网络世界拥有众多的“铁丝”(铁杆粉丝),享有巨大的号召力。

据统计数据显示,全省范围内有一定影响力的网络文学作家有62人,而扬州地区以“我吃西红柿”等为代表的网络文学作家有9人之多。陈崎嵘说,如今中国的网络文学现象,已成为和美国大片、韩国电视剧、日本动漫相提并论的四大世界级文化现象。对于蓬勃发展的中国网络文学,陈崎嵘用十六字予以概括:异军突起、方兴未艾、大浪淘沙、前景光明。

现状

网络文学“自由而野蛮地生长”

陈崎嵘说,网络文学的迅猛发展与经济的发展,人们的思想开放程度,以及社会的变革都是密切可分的。“有需求才有市场”,陈崎嵘说,庞大的阅读需求催生了网络写手市场。

此外,出版机制的迥异也是网络文学蓬勃发展的一个原因,“传统文学出版物审批严格,向来都是好中选优,才能得到出版的机会,而网络文学每个人都是作者,谁都可以写。”陈崎嵘说,网络文学可谓“零门槛”,挣脱了传统出版物的制约。不过,尽管在网络时代,人人都可以是作者,网络文学的发展却也脱不了传统报刊、作协等机构的支持和推动。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网络文学得以“自由而野蛮地生长”也就不足为奇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