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登入点一支红烛,等君来

  想一想,我们已错过三世了。

文|古月

  点一支红烛,等君来;散一片烟火,寻伊人。第一世,我们是否有这样的词对。

前言

  错过那一天,错过那一眼。放不过自己,蹉跎了永远。注定到不了你的岸边。霜雪凝成最初的缠绵。第二世,我们是否有这样的想念。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牡丹亭》汤显祖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第三世,我们是否有这样的遇见。

       
故事写完第五集时,我仍然不知道自己想要写成什么。直到被一鸣老师点醒,恍惚这么信马由缰跟着感觉走不知道要被带往什么地方,怕是跑去了西北荒凉戈壁也未察觉,只知一路留下马蹄声和被踩踏过零散的乱石杂草,当做小景怡情尚可,但终究不成故事。

  敢问第四世,我们是否会有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相伴。

       
而我心中想要写的又是什么呢?爱情,这点很明确。一段可以超越世俗超越生死的爱情,老生常谈地说爱情。它是少年心里的罂粟,成年人的迷梦,闪动着永不谢幕的魅惑。

  我不喜欢彼岸花,我不想我们花开无叶,叶生无花。

       
爱情,如暗夜里妖冶,微风中清新如兰的女子,立于镜前长久凝视镜子里那馥郁的、凹凸丰饶的、半是凄迷半是芬芳的自己。于是,春华乱了秋实,镜中更无甲子。

  第四世,我们会在一起,对吗?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再遇《牡丹亭》,汤显祖这一千古名句,顿生“梦里寻他千百度,竟在灯火阑珊处”之感。与“我”在文中对男主人公初识有如故人归的微妙情感如出一辙。这个故事,尤此便有了一张生动的面孔,或许还未精致,描眉粉黛只待文中相爱之人于相爱之日日夜夜里精雕细琢,用以真情。

       
而我,此时竟是左右你们命运的神,如果不幸双双死于我的笔下。我将拿这双生命给养升华你们的爱情,而你们被赋予的生命,一路多踹也终是为了赴身为爱。这是伟大的天赋。或许,我也将赠与你们奇迹,来世不可知,好好拿此生去爱,在这个望不到边际的苍穹下,至少你们的生命如此丰满,意义如此明僮。

澳门新葡亰登入 1

卓宏与秦清,生命轨迹里没有恰好的缘分,命运予其相遇。他是人海中一眼便知的爱人,时光交错,一眼千年。浮生若梦,何以为实,何以是空?惶惶度日在命运的迷瘴中,错过最好的韶华,错过一生的相守……花满枝桠与君别,千年一梦……

你静听,那鼓楼上有一女子久立于雪雨霏霏,似是含泪低唱。泪流,泪流,她不知千百年的梦里,命运是否会有折返和轮回,她更不知交缠在梦里远自千年的梦境、千年的恋人,是否仍旧悲伤,是否仍旧怨她?

你瞭望,那烽台上好似有男子的背影萧萧落寞,伴着箫声若有似无,像一声声叹息,久久回荡,回荡在鼓楼与烽台相距千年的交错里…….

《不相忘》上篇

澳门新葡亰登入,目录

梦里依偎,时光交错

与君初识,一眼千年(1)

与君初识,一眼千年(2)

与君初识,一眼千年(3)

与君初识,一眼千年(4)

与君相识,一眼千年(5)

与君相识,一眼千年(6)

与君相识,一眼千年(7)

爱人,自来世的梦里

爱人,自来世的梦里

爱人,自来世的梦里

爱人,自来世的梦里

爱人,自来世的梦里

爱人,自来世的梦里

爱人,自来世的梦里

今生,许我爱的彻骨

今生,许我爱的彻骨

今生,许我爱的彻骨

今生,许我爱的彻骨

今生,许我爱的彻骨

今生,许我爱的彻骨

今生,许我爱的彻骨

花满枝桠,却又别离

花满枝桠,却又别离

花满枝桠,却又别离

花满枝桠,却又别离

花满枝桠,却又别离

花满枝桠,却又别离

花满枝桠,却又别离

茹生若梦,深爱不枉

茹生若梦,深爱不枉

茹生若梦,深爱不枉

茹生若梦,深爱不枉

茹生若梦,深爱不枉

茹生若梦,深爱不枉

千年一梦,至此道别

千年一梦,至此道别

千年一梦,至此道别

千年一梦,至此道别

千年一梦,至此道别

千年一梦,至此道别

千年一梦,至此道别

千年一梦,至此道别

浅草漫花,云间月华

浅草漫花,云间月华

浅草漫花,云间月华

浅草漫花,云间月华

浅草漫花,云间月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