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朵“桃花”的“版权债”

近期,正在电视台和网络平台播出的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收视率与抄袭热议齐升,一些网友指责《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原著小说抄袭网络小说《桃花债》,甚至还有网友列表一一进行对比。对网友所称的抄袭,《桃花债》作者“大风刮过”称,与别的抄袭相比,这个只是“小打小闹”,“但是这种方法当时确实很让我困扰”;《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小说作者“唐七公子”则表示自己并未抄袭,但网络上蜂拥而来的抄袭指责曾让她险些患上抑郁症。

本文由众乐乐娱乐法创始人张明君律师原创。

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甫一上映,就接连被质疑“锁场”“抄袭”。这部由热门网络文学改编、人气偶像加持的IP电影,似乎并未成为“爆款”,豆瓣电影评分仅为4.2分,票房也远低于预期。

近来,抄袭俨然成了网络文学圈内关注度最高的话题,特别是网络小说改编热潮中,一些“爆款”网络小说改编后往往会引来更大的抄袭热议,比如《甄嬛传》当年被指抄袭了《寂寞空庭春欲晚》等十几部网络小说,《花千骨》被指抄袭4部网络小说,而《锦绣未央》原著被指抄袭200多部网络小说,并有作者以版权受到侵犯为由提起诉讼。“这些只是冰山一角。加强引导,规范行业管理,提高作者创作自律,规范网络文学创作十分重要。”中国作协研究员、全国网络文学重点园地工作联席会办公室副主任肖惊鸿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采访时强调。

最近,热播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在内地大热,随着电视剧的走红,关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原著小说的争议也在网上渐渐盛行。先是央视在报道《锦绣未央》抄袭案时,提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抄袭网络小说《桃花债》,随即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引起轩然大波,网友们对此争议不止。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遇冷绝非孤例。自2016年暑期开始,一波“盗墓”“玄幻”打头的网络文学IP改编剧集就在卫视、视频网站上收视、口碑相继败北,更是被媒体曝光了花钱刷量的“勾当”。

抄袭已成行业顽疾

澳门新葡亰登入 1

网络文学改编剧的出现,丰富了国产影视类型,但粉丝型作品往往后劲不足。一些从业者担忧,参差不齐的质量和制片商过度投机的做法,透支了各界人士对网络文学IP影视剧的期望,再有影响力的IP也会从“灵药”变成“毒药”。

其实,早在几年前,网络上就出现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是否抄袭《桃花债》的争议,对此,“大风刮过”于2015年在其微博上发文称,“写文这么多年,抄过我文的文章,估计能组个文学网站。抄完了卖版权拍影视的,也不止这一部。”而对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她表示“没抄多少,就是用了点句子,有点套写,拼了几个人名,然后还有那个结尾。故事架构和背景体系都跟我的文章差别很大。”对于网络盛传的抄袭一事,“唐七公子”近期接受采访时坦言,七八年前她曾公开说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文风是“学别人的”,但后来被传成整个作品都是抄袭之作。她认为,这两部作品的故事主线和支线完全不同;主角和配角都是完全不同的人物;无论是叙述部分还是人物台词,没有任何一个句子相同。网络文学圈内抄袭往往只是网络热议,并未走法律途径。而近来,随着网络小说改编热潮涌动,一些作者开始在版权上“较真”,如去年年底,11名作家以《锦绣未央》原著涉嫌大量抄袭为由,联合起诉其作者,索赔210万元。

网络文学抄袭现状

深陷“抄袭门”

网络文学为何抄袭争议频出?在肖惊鸿看来,这是因为网络文学是在网络上生产、发表并传播的,其本质属性有别于传统文学。作者与读者的互动性,让网络文学创作脱离了传统文学创作的模式,走向了海量的类型化创作方向,而类型化创作的特点就是创作手法的借鉴。“网络作者每日更新几千到万余字,没有强大的原创力是难以坚持下去的。海量创作中有相当一部分的网络小说,即使没有抄袭也在很大程度上借鉴了别人的创作成果,特别是那些质量不高的类型文。”肖惊鸿指出,网络写作门槛低,更新强度大,近年来IP热持续升温,网文改编的利润大,市场需求高,这些不仅催生了网络小说的类型化,客观上也助长了网络小说创作者的功利化心理,所以出现“一部书抄袭200多部书”的现象,也就不足为奇了。

随着文化事业的振兴、互联网以及互联网经济的飞速发展,网络文学作品的抄袭现象日出频繁,除了当下热议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当年火遍大江南北的的《甄嬛传》被指抄袭了《寂寞空庭春欲晚》等网络小说,金墉起诉作家江南告其早期网络小说大量使用“乔峰、令狐冲”等人物涉嫌侵权,类似的还有《花千骨》《锦绣未央》等同样被翻拍为大热电视剧的网络小说,其中还有部分作者以版权受到侵犯为由提起关于著作权的诉讼。

“由于门槛低,投入成本相对较小,数量庞大、储备丰富的网络小说为影视改编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源。”某影视公司负责IP开发管理的刘晓宇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影视圈这两年,开口闭口就是IP开发。”

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总干事张洪波也同样认为,相较于传统出版的三审三校机制,网络文学的审核机制还不完善,每日大量更新的特性很难保证原创性。一些网络小说作者和平台的版权意识不足,导致大量抄袭出现。“如果构成侵权,作者和网络小说平台一般需要承担共同侵权责任,而影视剧制作方在有些情况下也有承担相应责任的风险。”他强调。

澳门新葡亰登入 2

澳门新葡亰登入,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共有114部网络小说售出影视版权,2015年开拍或播出的网络文学改编影视剧超过30部,2016年播出量上升至55部。

治理有待多方合力

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本身规模庞大,最近的数据表示网络文学日更新文字量已超过了1.5亿次,年上线作品超过了100万种,截至2015年底,由网络文学作品转化出版的图书多达5002部,改编的电影515部,电视剧568部,游戏201部和动漫130部。更引人重视的是,网络文学发展的十年来,无论按作品数还是文字数统计,网络文学作品已经远远超过了当代文学纸质作品的60年的总和。因此,与此同时亦逐渐凸显的抄袭问题,势必将严重的制约影响着着行业的健康发展。

《何以笙箫默》《花千骨》《锦绣未央》《美人心计》《步步心惊》的走红,一时间令网络文学IP升级为各大影视机构争夺的“抢手货”。

在当下国内文学界,网络文学已成为一个重要的存在。据统计,截至2015年底,由网络文学作品转化出版的图书多达5002部,改编的电影515部,电视剧568部,游戏201部和动漫130部。但同时,逐渐凸显的抄袭等问题也制约着行业健康发展。2016年7月,由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数字阅读工作委员会共同发起主办的网络文学行业自律倡议书新闻发布会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50余位文学网站负责人、网络作家等共同发布网络文学行业自律倡议书,呼吁要坚持把创新精神贯穿于创作过程,完善编辑制度,把好网络文学品质关;加强版权保护,抵制侵权盗版,积极构建网络文学版权保护长效机制等。

而目前,尽管各种抄袭争议屡出不穷,许多优秀的网络小说作者却对此已经司空见惯,《桃花债》的小说作者“大风刮过”甚至平淡表示“写文这么多年,抄过我文的文章,估计能组个文学网站。抄完了卖版权拍影视的,也不止这一部。”

然而,在初尝甜头后,粗制滥造之作悄然进场,某些热门IP深陷“抄袭门”。

“有效解决网络文学市场中的抄袭现象,引领网络文学健康发展,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肖惊鸿表示,除依靠政策、法律对网络文学市场加以引导、规范之外,也需要整个行业从业者加强自律,加强法律意识和道德意识,自觉杜绝抄袭剽窃,提高从业者的业务素养。她认为,网络文学从业者对文学要有敬畏之心。用金钱绑架文学,把文学变成市场的奴隶,甚至在利益驱动下抄袭剽窃,这是对文学的亵渎。要加强对网络文学的宣传工作,加强版权保护。要呼吁全民读书,加强审美教育,让真正优秀的原创网络文学作品引领创作,引领社会风尚。

抄袭频发事出原因

2015年,潇湘冬儿的《11处特工皇妃》(电视剧《楚乔传》原著)被指抄袭多部小说。

网络小说虽然获得快速发展,但很多作品质量较低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张洪波表示,网络小说亟待提升自身质量,同时应在网络小说创作、出版、传播、改编过程中加大版权教育,加强平台管理、行业监管,共同引导网络文学健康发展。

网络文学区别于传统文学,指的是以互联网为展示平台和传播媒介的文学作品、类文学文本及含有一部分文学成分的网络艺术品。由于作者跟受众联系紧密、互动性强,网络作品的特性通常要求网络作者每日更新几千多至几万字,由于各种因素每日这样的大量更新实际很难保持质量和原创性,通常对作者的原创力有很大的要求。

2017年初,电视剧《锦绣未央》的同名原著小说因被指大篇幅抄袭并多处拼凑其他网络文学,刚热播不久就被12位原创作者共同告上法庭:“全书294章仅9章不涉抄袭,全部涉嫌侵权对比证据文件堆起来有1.5米高、涉及2000余万字!”

澳门新葡亰登入 3

在SMG影视剧中心主任王磊卿看来,IP失灵、难出精品,源头恰恰在网络小说原作本身的局限性,“大IP本身就有类型化、模式化的先天不足,网络写作软件的出现更是引发了各种‘撞梗’‘融梗’,抄袭之风盛行,雷同IP太多。”

而且最近几年涌现出许多热门IP,在IP以及IP周边的影响下通常的带来的收益巨大;通过改编网文亦能获得巨大利润,在国内网站签约作者中通过网络文学获益的最高可达50000万元,其拥有着广大的市场需求;而网络写作门槛本身低,专业要求性不高,根据有关数据显示,近些年来国内网站签约作者超过了250万,另有大约2000万人不定期在网络上写软文、发段子,并可获得相当利润…….这些因素自然促使网络小说创作者产生功利化心理,在追求利益的脚步下各种抄袭现象实则也不足为奇。

“爽点”误区

另外,相较于传统出版的三审三校机制,网络文学的审核机制还有很大缺陷,我国对于网络文学发展还没有出台专门的法律法规,其他的相关条例规定、政策等也还很不够完善、不成体系,无法提供供网络文学正常生长的干净的网络环境;相关从业者的法律意识、版权意识很不足,通常对自身的相关行为没有“侵权”和“维权”意识,无法从根本上减少抄袭现象。

谈及网络文学的创作特点,网络文学研究专家、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网络文学有固定的套路和桥段,是集大成而来。”

澳门新葡亰登入 4

与传统文学不同的是,网络文学更为类型化。网络小说往往根据读者不同的“爽点”划分,男性侧重于玄幻热血,女性则侧重于言情感性。

正规之路

通过百度搜索“爽点”发现,网络社区中有很多关于“网络小说‘爽点’的写作技巧”的问答。其中,“爽点”的设置手法包括“先抑后扬”“养成”“强化获得感”等。

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周林接受采访时曾说道:“涉及到网络侵权这块,大概有这样几类,你像网络文字的侵权,还有网络游戏的侵权,音像影视作品的侵权以及通过网络平台售卖侵权盗版制品,如果大家都不去搞原创,都去抄袭,或是不正当的利用他人的作品的话,那么对于国家的软实力的增长,我想也有很大的负面影响。”因此,改变现状实则刻不容缓。

以“养成”为例,在网络文学《诛仙》中,“小凡”被设置为在逆境中不断成长的主角,在这个过程中,他不断遇到更厉害的对手,每一次突破瓶颈、战胜对手,即完成了一次“爽点”情节的创作。

去年7月,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数字阅读工作委员会共同主办了网络文学行业自律倡议书新闻发布会,共有50余位文学网站负责人、网络作家等与会,共同发布网络文学行业自律倡议书,为积极构建网络文学版权保护长效机制而积极献力,此可谓我国网络文学发展、杜绝侵权的一大重要进步。

在将网络文学改编为影视作品的过程中,创作者往往沿用网络文学作家讨好读者“爽点”的手法。

澳门新葡亰登入 5

但是,“影视作品的观众并非完全是网络文学的受众,甚至绝大部分人从未接触过网络文学。举个例子,很多观众是出于猎奇心理走进影院看《小时代》的。”刘晓宇告诉本刊记者。

要减少网络小说抄袭现象,最主要的则是提高网络小说作者的自主创新能力,比如说可以进行一些专业性的作者培训或者组织一些可以提高竞争力的活动,以此来自根本抓起,在网络小说创作之始减少网络小说抄袭的几率。

同时,“爽点”的创作逐渐同质化、套路化,审美疲劳开始出现。

再者则是提高网络小说作者以及此行业其他从业者的法律意识和道德意识,普及法律常识、加大相关版权教育,确保于创作、出版、传播、改编等过程可以环环相扣,行业个从业者有所意识,从自身发挥监督作用。

“在市场化导向下,拥有庞大创作群体的网络文学也开始进入瓶颈期。”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杨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即使改编自热门IP,一旦影片陷入内容空洞的怪圈,IP就不再是制胜法宝。”

要杜绝抄袭现象,引导我国网络文学发展走向正规,亦离不开政府的政策。针对现状,我国政府相关机构应当加强对网络文学平台的管理、分工明确、落实行业的每一处监管,以此来引导引导网络文学健康发展,净化网络文化环境,营造出公平的竞争市场,大力促进我国文化产业的繁荣。

实际上,近年来市场表现火爆的IP影视剧,其网络文学原作大都诞生于5年前,甚至十几年前。如《鬼吹灯》写于2006年,《诛仙》写于2003年,《盗墓笔记》写于2006年,《甄嬛传》2007年出版。

众乐乐娱乐法:国内首家娱乐法风控平台,面向泛娱乐领域公司提供优质法律服务!不管您从事相关的原创IP、投融资、众筹、制作、发行、广告、艺人经纪,还是直播、VR、二次元等,我们都能提供及时专业高效的法律服务。请进入公众号“众乐乐娱乐法”(lelelaw),了解更多信息。

“网络文学作者不挣钱时写出的作品,拥有介于传统出版文学和网络文学之间的特质,是现在影视公司主要改编的对象。2010年以后,网络文学作者开始特别挣钱,后期作品反而很难做影视改编。”慈文蜜淘影业副总经理曹允在近日举办的爱奇艺文学高峰论坛上分析说,这是由于当下网络文学作者受付费模式影响,过于迎合受众。

“一天更新两章,两章中间一定要有爽点,不然网友看一两天忍了,看到第十天就气了。如此生产出来的‘注水’作品很难改编。”他说。

掌阅副总裁游亭认为,近年来网络文学缺乏精品力作,源于内容生产被用户过度主导。“通过大数据,平台很容易就知道用户的偏好,用户喜欢看什么,平台就生产什么、推送什么,大量同质化的作品纷纷出现。”

事实证明,竭力讨好消费者“爽点”的网络文学改编电影,从票房和口碑来看,似乎已成强弩之末。

文学评论家陈晓明告诉本刊记者,“认为高人气网络文学IP一定能改编成好的影视作品,这是非常大的误解。”

“电影是一门综合艺术,它通过影像将故事在90分钟内展现到极致,而网络文学是通过网络文本展现,没有时间和场景限制。”在他看来,国内的网络文学改编还处在初步摸索阶段,还没有作好准备。

掠夺性开发

但资本已经等不及了。

2011年,《步步惊心》《倾世皇妃》《甄嬛传》三部后宫题材的网络文学IP改编剧创造了不俗的收视表现和良好的口碑,开启了网络文学改编影视剧风潮。

2014年,《古剑奇谭》等热播剧进一步证明了IP剧的受众号召力和品牌影响力,驱动大量影视资本转而流向IP领域。

一时间,包括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在内的传统影视机构,以及BAT等互联网巨头,争相“囤积”IP资源。

阅文集团CEO吴文辉曾在多个场合表示,IP资源的价格在资本追逐下水涨船高,几年间上涨了数十倍。

“2003年,网络小说都是堆积在那儿卖不出去,但从2014年开始,不仅几乎全卖掉,还出现了预购、抢购的现象。现在版权最高能卖到几百万(元),加上后续分成,总数字最高能达到上千万(元)。”吴文辉说。

刘晓宇告诉本刊记者,彼时有许多非专业影视从业者抢购IP资源,其并非出于改编需要,而是趁机炒作、投机赚快钱,“资本犹如烈火烹油,导致整个IP市场泡沫越来越大。”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给出了另外一个解释,“追逐网络文学IP资源,是一种财务考量。”

以乐视影业为例,该公司一年内财务估值翻了3倍,2014年9月已经高达48亿元。《小时代》系列、《老男孩猛龙过江》等IP电影的运营成为重要因素。

在投资方看来,“热门IP+高投资大制作+高颜值演员”模式催生出了《琅琊榜》《芈月传》等大热影视剧。不少投资者开始套用此模式改编网络文学IP,但同样是大IP、名演员的《云中歌》《华胥引》却遭遇了滑铁卢。

“资本短平快式的生产方式,导致创作者难以沉下心耐心打磨,甚至部分制作方投机取巧,疯狂利用粉丝经济,借IP之名行圈钱之实。”刘晓宇认为,这是网络文学IP失灵、口碑收视双惨败的根本原因。“当影视剧幻想依靠偶像吸引粉丝、利用宣传扩大口碑时,留给剧本、表演、拍摄的创作时间就少之又少了。”

而在杨早看来,资本对IP的开发是掠夺性的,但IP却不是一天养成的。很多网络文学IP其实并不够好,甚至非常差,但在投资者看来,能够卖出高价的就是好IP。

IP事小,创作事大

网络文学IP之所以备受追逐,无外乎其超高人气能够带来收视、票房保障。优质IP经历长时间积累,具备较高知名度,吸睛效应强大。

“IP的最大优势在于积累了大量愿意为之付费的粉丝,在拥有巨大粉丝量的基础上,失败的风险会被降低,收获高回报也容易。”刘晓宇告诉本刊记者。

但目前的实际情况是,网络文学IP价格水涨船高,加之明星片酬逐年攀升,部分影视公司不得不在内容制作上缩减支出,甚至出现“快餐式制作”的现象:利用倒模式表演、抠像式后期、替身式表演完成创作。

2017年,著名编剧宋方金发布的“横店卧底实录”让人震惊——有些“小鲜肉”进组后,不用跟对手搭戏,也不用背台词,直接进行“表情包拍摄”,把各种面部表情拍完后,剩下的全部交给替身去拍。

2017年年初播出的《孤芳不自赏》(改编自“风弄”同名帝后小说),几乎集齐了影视剧拍摄的所有弊病,被网友嘲讽为“开口有配音、拍戏各种替、不用实景拍、后期全包圆”。由于大量使用抠图和替身,《孤芳不自赏》呈现出的画面效果破绽百出,口碑也随之一降再降,目前豆瓣评分仅有3.1分。

同年,改编自“匪我思存”同名小说的清装大剧《寂寞空庭春欲晚》上映,虽长期盘踞收视率榜首,但因网络小说剧情根本不足以支撑40集的电视剧体量,造成改编剧剧情冗长拖沓且像极了狗血复仇戏,画风突转让不少从网络小说追过来的粉丝陷入尴尬。

“之所以出现各式各样的问题,是因为网络文学从业门槛低。”爱奇艺文学事业部总经理冻千秋在爱奇艺文学高峰论坛上表示,“但不能因噎废食,正因为大量人进入,才能吸引更多创新类的题材。”

“比如,我们尝试做轻小说、非虚构的征文活动,拓展有关两孩、职场的现实题材。”冻千秋说。

清华大学教授尹鸿直言,“IP剧粗制滥造并不是IP本身的问题,创作者是否用心才是关键。”

拥有《花千骨》IP的慈文传媒董事长马中骏感受颇深。“IP热的时候大家都在追,现在一系列的扑街后,大家又都一致看衰,这些观点都有点极端。”他说,“要练就真正的爆款IP,最重要的还是在于编创团队。”

创作团队需要对IP保持足够的清醒。“当前大多数IP资源脱胎于网络平台,语言风格、叙事逻辑和内容架构更加自由松散,内容、思想流于肤浅,艺术创作必须加以规范。”网络文学研究者吴长青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记者。

编剧却却在爱奇艺文学高峰论坛上提出,网络文学作者与影视打通后,要警惕“走偏”和“变油”:“影视改编尤其需要小说有好的内核。然而,一些作者不再思考如何表现内核,反而先琢磨镜头要怎么拍,怎么写才能把这个镜头写漂亮。”

2016年11月14日,国家版权局发布了《关于加强网络文学作品版权管理的通知》,进一步明确了网络文学在版权管理方面的责任义务,细化了著作权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

“未来,在对平台严格监管之外,将逐步加强对作者创作自律以及作品质量的引导。其中包括作者创作自觉度的提高,还有市场对作品要求的提高。”吴长青说。

“当前,娱乐产业发展过于迅速,繁荣与泡沫共存,而秩序、规则还未能完全建立起来。”刘晓宇告诉本刊记者,“说到底,热门网络文学改编不能本末倒置,IP事小,内容创作事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