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织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座谈会在京召开

10月26日,由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指导,中国纺织经济研究中心主办的纺织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座谈会在京召开。文化部、国家民委、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等机构的相关领导,以及纺织类的国家级“非遗”项目传承人、纺织类企业的负责人、专家学者等20多位嘉宾参加了座谈会。与会人员围绕如何加强纺织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这一主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和交流。

我国拥有丰富、璀璨的纺织非遗文化资源,从织锦、刺绣、宫毯,到各种少数民族传统图案和纹样……那些凝聚着绝妙、独特技艺的产品,传递着手作之物的温柔与深情,也凝聚了我国多元文化的丰富底蕴,以及手艺人的专注执着与坚忍。

截至目前,我国政府分四批公布了共1372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其中纺织类82项。纺织类非遗品种丰富,底蕴深厚,在国家高度重视以及业内外人士的共同努力下,纺织非遗保护与传承工作力度不断加大并取得了显著成绩,但仍然存在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纺织类非遗保护与传承任重道远。

为了加强纺织类“非遗”项目的保护与传承工作,今年8月,中国纺织经济研究中心正式设立非物质文化遗产办公室。该办公室将从体制机制上保障纺织类“非遗”项目的保护、传承与创新工作全面深入开展。该办公室主任张家洲在会上介绍了我国纺织类“非遗”项目的保护现状和特点:截至目前,我国政府公布的1372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中,纺织类的有82项。其中,31项是各种绣艺,28项是各种纺染织技艺,23项是各种民族服装服饰。2009年,中国传统桑蚕丝织技艺、南京云锦织造技艺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的世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黎族传统纺染织绣技艺入选世界急需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目前,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纺织类“非遗”项目的保护与传承工作力度不断加大并取得了显著成绩,但仍然存在许多问题。比如各地纺织类“非遗”项目的保护水平差距较大。一些民族地区的纺织类“非遗”项目虽然在地区内传承较好,但是与社会大众生活和现代生活融合不够,存在缺乏市场适应能力的状况等等。

纺织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座谈会召开

纺织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是瑰丽的宝藏,而生产性保护是纺织类非遗活化传承最有效的手段之一。如何合理地做好这项事业,平衡好手工技艺与工业生产的关系,更好地保护、传承与创新纺织类非遗,这不仅是每个非遗工作者关注的问题,更是纺织业界、文化业界的聚焦要点。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党委书记王天凯认为,纺织类“非遗”项目的保护与传承工作要倡导三个理念。即可持续发展的理念,要尊重地域文化特点,尊重民族传统,保护文化多样性;融入现代生产生活的理念,在秉承传统、不失其本的基础上,使其更加全面地融入到现代生产和生活之中;创新创造的理念,对“非遗”,应随着时代的发展,在传承中创新、创造与提升,实现价值再创造。

为了将这些散落于我国各地的大量的纺织非遗文化遗产进行更好地梳理、拯救和传承,将其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中焕发新的生机,10月26日,由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指导,中国纺织经济研究中心在京举办了“纺织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座谈会”。会议围绕“加强纺织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主题,深入探讨如何整合各方资源,发挥各领域优势,共同推进纺织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产性保护工作,实现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活化保护与可持续发展。

10月26日,由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指导,中国纺织经济研究中心主办的“纺织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座谈会”在京召开。会议围绕“加强纺织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主题,深入探讨如何整合各方面资源,发挥各领域优势,共同推进纺织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产性保护工作,实现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活化保护与可持续发展。

文化部非物质文化遗产司副司长王晨阳表示,文化部正在草拟中国传统工艺的振兴计划。纺染织绣工艺是和百姓生活最为密切的传统工艺,目前,文化部已经在新疆哈密、贵州雷山、湖南湘西、青海果洛等地建设了相关的纺染织绣传统工艺工作站,负责开展这类工艺的传承和创新工作,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下一步,将把纺染织绣工艺作为传统工艺振兴计划中的首类项目积极推进传承创新工作。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党委书记王天凯、党委副书记陈伟康,文化部非遗司副司长王晨阳,国家民委文化宣传司副司长钟廷雄,国务院参事室中国国学中心副研究员关昕,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家用纺织品行业协会会长杨兆华,中国印染行业协会会长陈志华,中国服装协会副会长、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副主席周一奇,北京民俗博物馆副馆长李彩萍,国家级非遗项目剧装戏剧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孙颖,国家级非遗项目北京宫毯织造技艺传承人王国英,浙江省非遗项目土布纺织技艺传承人郑芬兰,广东名瑞集团董事长蔡民强,北京雪莲集团董事长孟泽,北京红凤凰服装工作室总设计师顾林,北京皇锦品牌创始人张雪梅,北京大学规划与景观学博士奚雪松等参加了座谈会。会议由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纺织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孙淮滨主持。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党委书记王天凯、党委副书记陈伟康,文化部非遗司副司长王晨阳,国家民委文化宣传司副司长钟廷雄,国务院参事室中国国学中心副研究员关昕,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家用纺织品行业协会会长杨兆华,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纺织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孙淮滨,中国印染行业协会会长陈志华,中国服装协会副会长、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副主席周一奇,北京民俗博物馆副馆长李彩萍,国家级非遗项目剧装戏剧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孙颖,国家级非遗项目北京宫毯织造技艺传承人王国英,浙江省非遗项目土布纺织技艺传承人郑芬兰,广东名瑞集团董事长蔡民强,北京雪莲集团董事长孟泽,北京红凤凰服装工作室总设计师顾林,北京皇锦品牌创始人张雪梅,北京宫毯织造技艺传承人王国英,国家级非遗项目土布纺织技艺传承人郑芬兰,北京大学规划与景观学博士奚雪松,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办公室副主任段红,中国纺织经济研究中心非物质文化遗产办公室主任张家洲等参加了座谈会。会议由孙淮滨主持。

国家民委文化宣传司副司长钟廷雄说,纺织类的82项国家级“非遗”项目中,有52项是少数民族的纺织类“非遗”项目。民族地区的纺织类“非遗”项目在传承和创新工作中要注意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国家民委将积极推进跨界合作,建立与文化部等相关部委以及与各地区“非遗”保护部门的长效合作机制,

截至目前,我国政府分四批公布了1372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其中纺织类82项,分布于民间美术、传统手工技艺和民俗三大类:民间美术(31项,各种绣艺)、传统手工技艺(28项,各种纺染织技艺)、民俗(23项,各种民族服装服饰)。2009年,中国传统桑蚕丝织技艺、南京云锦织造技艺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的世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黎族传统纺染织绣技艺,入选世界急需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纺织类非遗品种丰富,底蕴深厚,在国家高度重视以及业内外人士的共同努力下,纺织非遗保护与传承工作力度不断加大并取得了显著成绩,但仍然存在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非遗是技艺与情怀世代相传的事业

与会嘉宾认为,要有效开展纺织类“非遗”项目的生产性保护工作,一是要组织相关专家学者对可生产性开发项目进行专项调研和专项分析研究,研究相适应的生产性保护措施。二是要培育一批成效显著、可推广、可复制的示范企业和基地,在行业内形成系统化、科学化、规范化的纺织类“非遗”项目的生产性保护体系。三是企业要充分发掘和运用“非遗”文化及传统工艺所包含的元素和理念,生产出更丰富的“非遗”特色产品。四是要以现代管理标准体系规范“非遗”传统工艺的生产,强化和提高传统工艺制作的质量意识、精品意识、品牌意识。五是要运用互联网、数字化等现代科技,建立纺织类“非遗”项目及传承人数据库和资源平台,并借助纺织服装产业成熟的线上线下销售网络,促进“非遗”特色产品的多渠道、多市场、多领域销售等。 

与会嘉宾认为,生产性保护是纺织类非遗活化传承最有效手段之一。生产性保护,是通过生产、流通、销售等方式,将非物质文化遗产及其资源转化为生产力和产品,产生经济效益,并促进相关产业发展,使非物质文化遗产在生产实践中得到积极、有效保护,实现非遗保护与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良性互动。座谈会上,来自国家相关部委、品牌、传承人等各方专家,对纺织非遗保护工作的现状和发展发表了各自的观点。

“非遗是一个充满情怀的事业,又是一个跨部门、跨领域为之奋斗的事业。”此次会议上,张家洲介绍了我国纺织类非遗保护现状和自身特点。

文化部非遗司副司长王晨阳认为,纺、染、织、绣类别的非遗传承在我国的非遗文化保护中是走在前列的,也是和普通民众日常生活接触最为密切的。创造性的手工制造具有不可替代的文化特性,而追求个性化正越来越成为社会文化的发展趋势。“重拾手作”等名词在公众中有很高的接受度,传统手作正在通过改进设计与制作,在生活中得到越来越多的应用,受到市场欢迎。纺织非遗文化的传承与保护,应该是在尊重地域文化的基础上,融入当今的生活理念,使民众成为传统工艺文化产品的使用者,促使非遗文化焕发生机。

截至目前,我国政府分四批公布了共1372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其中纺织类82项,分布于民间美术、传统手工技艺和民俗三大类:民间美术(31项,各种绣艺)、传统手工技艺(28项,各种纺染织技艺)、民俗(23项,各种民族服装服饰)。2009年,中国传统桑蚕丝织技艺、南京云锦织造技艺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的“世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黎族传统纺染织绣技艺,入选“世界急需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纺织类非遗品种丰富,底蕴深厚,在国家高度重视以及业内外人士的共同努力下,纺织非遗保护与传承工作力度不断加大并取得了显著成绩,但仍然存在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纺织类非遗保护与传承任重道远。

国家民委文化宣传司副司长钟廷雄对少数民族文化在非遗文化传承中的重要价值做了阐述。他指出,在82项国家级纺织非遗项目中,其中有50多项是与少数民族相关,是我国非遗保护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国家对少数民族的非遗保护非常重视,许多项目通过政府的扶持,得到了保护和抢救,成为地方旅游文化和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然而,少数民族的非遗文化大多分布在偏远地区,经济基础薄弱,非遗文化流传范围小,抵抗市场冲击的能力弱,非遗项目的开发效益不是太明显,所以保护的难度更大。但是这些独特的文化技艺,对丰富我们当今的现实生活十分有帮助。希望企业家们能把这些充满智慧的项目挖掘利用好,使各民族传统文化为今所用,成为创新文化发展的源泉。

多年来,一批有情怀的纺织企业家及品牌设计师,执著于非遗传统文化及传统手工技艺的保护、传承与创新。如广东名瑞集团董事长蔡民强,无论企业几经变迁、遭遇困境,始终没有放弃对潮绣等传统刺绣工艺的传承与创新,坚持中国刺绣文化的传播与推广;北京皇锦品牌创始人张雪梅、北京雪莲集团董事长孟泽、著名中式服装设计师顾林,以及孙颖、王国英、郑芬兰等非遗传承人,都是对中华优秀文化及传统技艺有着深厚情怀、执著坚守、不断创新的人。

北京民俗博物馆副馆长李彩萍认为,如何平衡非遗的稀缺性与生产性的保护,需要进行很好的研究。她建议,一方面可以通过利用报刊、媒体、网络的宣传,加大对非遗保护工作的开展;另一方面,建议有关部门将非遗产品列入政府礼品采购清单,扩大非遗文化的传承发展。

“非遗是世代相传的,并在自然与历史的互动中被再创造,是一个流变的过程,为此我们提出了生产性保护。目前正在按照国家有关要求,制定传统工艺振兴项目。”王晨阳就文化部关于非遗保护工作的原则和措施做了全面介绍,希望纺织行业企业积极参与非遗保护与创新工作,加强文化领域与产业领域的交流合作。

王天凯指出,中国纺织经济研究中心非物质文化遗产办公室自今年8月成立以来,对纺织非遗文化传承工作的发展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纺织非遗文化的保护和传承,其根本是保护,工作的难度是传承。保护和传承之间需要从设计开始,包括营销平台等整个链条,需要做的工作很多,需要开展大量的调查研究,找到各自的规律与发展路径。他强调,把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未来结合好,是未来纺织发展的核心。今后,行业将充分利用好高校、企业家等各方资源和纺织专业展会的平台,做好纺织非遗文化的宣传。

钟廷雄在会上表示,纺织类非遗项目中有52项是少数民族项目,占比很高,这说明少数民族的纺织类非遗项目非常丰富,是我国非遗资源宝库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同时也说明国家对少数民族非遗的保护非常重视与支持。此外,钟廷雄还重点阐述了在少数民族地区如何开展纺织类非遗生产性保护等相关问题。

为了加强纺织类非遗保护与传承工作,今年8月经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批准,正式成立中国纺织经济研究中心非物质文化遗产办公室。该办公室的成立将从体制机制上保障纺织类非遗保护、传承与创新工作的全面深入开展,进一步在纺织行业弘扬传统文化,培育工匠精神,增强文化自信。使传统技艺在现代产业发展中得到传承与创新,促进优秀传统文化与现代产业融合发展,为加快纺织产业转型升级发挥重要作用。中国纺织经济研究中心非物质文化遗产办公室主任张家洲表示,今后,我国纺织非遗工作将重点围绕以下几方面进行:

纺织类非遗生产性保护工作具有明显优势

一是全面开展纺织非遗的专项调研,通过进行系统性的市场调研,促进传统非遗与纺织生产的对接。加强纺织品牌与市场的对接,开展创新基地的试点工作,培育一批试点,在全行业内形成市场化链条。

本次座谈会聚集了国家级和省级纺织非遗项目传承人,与相应的服装、家纺、印染、服装设计师行业协会的负责人,纺织服装品牌企业,著名设计师及专家进行了现场对话与交流。针对纺织类非遗在保护、传承、创新中遇到的实际问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探讨,提出了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和具有建设性的意见。

二是加大纺织类非遗的宣传力度,通过展览、拍卖等形式,拉近纺织非遗文化与公众的距离,加快纺织非遗走进人们的生活。

与会嘉宾纷纷认为,生产性保护是纺织类非遗活化传承最有效手段之一。生产性保护,是通过生产、流通、销售等方式,将非物质文化遗产及其资源转化为生产力和产品,产生经济效益,并促进相关产业发展,使非物质文化遗产在生产实践中得到积极、有效保护,实现非遗保护与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良性互动。

三是通过智能化与互联网,行业信息化平台互联互通,搭建信息共享的合作平台。

纺织行业拥有丰富的企业资源与独特的产业优势,是最适合开展非遗生产性保护的行业之一。通过开展生产性保护,促进非遗文化价值与资源优势转化成为现实生产力和丰富的产品,实现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双赢,使纺织类非遗得到可持续的保护、传承与发展。

四是加强与文化部、国家民委等有关部委的沟通交流,发挥行业资源优势,加大非遗传承工作的力度。

与会嘉宾一致认为,纺织行业开展非遗生产性保护工作具有明显优势。首先,产业链条完整。纺织产业链最长、最完整,涵盖从原料到最终产品的生产全过程。纺织类非遗所涉及的纺、染、织、绣、服装服饰,均能在纺织产业链上找到相对应的环节,有利于实现非遗项目与生产企业的对接与合作。其次,企业品牌资源丰富。纺织行业具有丰富的品牌与企业资源、优秀的专业设计力量、完善的产品标准体系、全面系统的科研与创新能力、完善的市场营销网络,能够为提升传统工艺的设计水平、新产品开发能力、市场营销能力等多方面提供有力支持。再次,成功模式可供借鉴。纺织行业具有丰富的文化创意与区域经济融合发展的成功经验和可借鉴、可推广的成功模式。

针对如何有效开展纺织类非遗生产性保护工作,与会嘉宾在市场专项调研、培育共建基地、丰富产品设计、规范生产标准、增强产权意识、发挥网络优势、建立专项基金、推进跨界合作等方面形成了共识。

非遗工作根本在于保护,难度在于传承

“非遗工作的根本在于保护,难度在于传承,在保护与传承之间要深入开展多项工作。”在听取了与会者的发言后,王天凯做了总结讲话,他感慨道,纺织类非遗的保护与传承工作要充分开展调研工作,找到其中规律去推动和发展非遗项目,发掘优秀的做法,找到手工制作与工业化生产的平衡点;加大宣传推广力度,特别是行业内展会要加大对非遗项目的宣传和推广,为纺织类非遗的保护与传承营造良好环境。当前,行业进入到“十三五”发展的关键节点,要推动传统文化与时尚的结合,实现价值的再创造。

王天凯强调说,在今后的纺织类非遗保护与传承工作中,要倡导三个新理念:一是可持续发展的理念。非遗保护的关键在传承。在尊重地域文化特点,尊重民族传统,保护文化多样性,维护与弘扬传统工艺所蕴含的文化精髓与价值的同时,只有不断提高传承水平和市场适应能力,才能增强非遗的艺术表现力和市场吸引力,维护和拓展非遗的生存与发展空间,鼓励和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和企业加入传承行列,使非遗保护实现可持续发展。

二是融入现代生产生活的理念。非遗是民族文化和生产生活方式的印记,是以人为核心、以生产生活为载体的活态传承实践。非遗的生命在生产、在生活。要促进非遗在秉承传统、不失其本的基础上,更加全面地融入现代生产和生活之中,融入时代潮流,在现代生产生活的节奏中传承与发展。

三是创新创造的理念。对非遗的尊重与保护,并非固守一成不变的原貌,而应随着时代的发展,在传承中创新、创造与提升。创新性和创造性传承是传统工艺魅力常青和价值永存的根本,是传统工艺产品多样化、个性化的源头。因此,应鼓励非遗在保护与传承中创新发展,实现价值再创造,让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历久弥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