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小说海外走红 首次进欧美百姓日常生活

“7年的外交官生活,再见。未来,你好!一路向前,永不回头。”2015年12月,赖静平正式辞去美国国务院的工作,专心运营他一手建起的网络文学中译英网站Wuxiaworld(武侠世界)。

本报记者 路艳霞

中新社北京2月16日电
在Wuxiaworld这样一家翻译中国网络小说的网站留言区中,不少英语读者都在翘首期盼新的章节,一边留言催着更新,一边后悔“为什么我没早点学中文?”

在互联网上,赖静平的名字是RWX,取自金庸小说《笑傲江湖》中的“任我行”。以这个“江湖代号”,他完成了网络小说《盘龙》的翻译。

知名中国网络文学英译站Wuxiaworld近日对外宣布,已与阅文集团旗下的起点中文网签下翻译和电子出版合作协议,武侠世界将拥有20部作品的授权。据称双方合作具体事项还在商议阶段

“网文出海”已成为一种文化现象。中国著名数字阅读平台阅文集团日前发布“2016网络文学发展报告”,其中提到,伴随海外翻译热潮,中国网文正在发力全球市场,有望在全球文创领域扮演更具分量的角色。

经赖静平译介的《盘龙》成为很多外国读者“入坑”中国网络文学的作品,也因为受欢迎程度出乎意料,赖静平决定创建专门的翻译网站来聚合英语世界的中国网络文学爱好者。

事实上,中国网络文学已在多个海外翻译网站走红,老外呼天喊地猛追网文一点儿都不稀罕了。对业内人士来说,他们更乐见的是,中国网络文学已介入到老外阅读生活中,这意味着庞大的网络文学生态输出已逐渐成为现实。

中国网络小说在东南亚地区早就成为重要的流行文化之一,如今每年被翻译的网文至少有数百部。自2015年初,中国网络小说在北美开始流行,目前相关翻译网站已有上百家,吸引着来自美国、菲律宾、加拿大、英国等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百万计外国人“追更”。

赖静平辞职一年后,Wuxiaworld等海外中国网络文学翻译网站引起了中国媒体的关注,“中国网络文学被老外热捧”成了一条颇为猎奇的新闻,而“网络文学出海”也变为近期行业讨论的热点。

翻译队伍稳定

以“武侠世界”网站为代表,创始人赖静平是美国华裔,最初只会简单中文,后来通过努力学习,花六七年时间把金庸和古龙等武侠大家的作品几乎都翻译完了,但遗憾的是读者并不多。

“我们做的其实是建立一个之前不存在的商业模式,很多资源在美国是不存在的,所以目前的探索比想象中更难。”赖静平对《瞭望东方周刊》说,“但一些作品翻译后有十几万的阅读量,证明了这个市场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近百译者专注中国网络小说

直到有一天赖静平受一位越南华侨的引领,走进中国网文世界。在接下来的11个半月里,赖静平每周翻译15章《盘龙》,约5万字,放在网上供大家阅读。他渐渐发现一天点击量有上十万次,于是决定自己建个网站。目前“武侠世界”网站每日来访人数在30万以上,很多英语读者不惜捐钱也要“追更”。

另一个武侠世界

“我们很早就注意到了海外网站对中国网文的自发翻译。”阅文集团高级副总裁林庭锋说,但自发翻译真正火起来是在2015年年初。

中国网络小说到底给外国人带来了什么?

在很多人眼里,1986年出生的赖静平是美籍华裔中的精英分子。

Wuxiaworld、Gravity
Tales等以翻译中国当代网络文学为主营内容的网站上,随处可见众多外国读者“追更”仙侠、玄幻、言情等小说。中国网友还贴出了老外喜爱的十大作品——《逆天邪神》《妖神记》《我欲封天》《莽荒纪》《真武世界》《召唤万岁》《三界独尊》《巫界术士》《修罗武神》《天珠变》。而这些小说也被称作“燃文”,多为平凡无奇的男主角一路打怪、外加各路神仙师傅辅助、成了开天辟地第一人并抱得美人归的故事。

长期从事文艺评论的郑荣健认为,“译者和读者多为华裔或汉语学习者。他们之所以热爱网文,往往与难以读懂中国传统文学作品有关。可读性强又通俗易懂的网络文学,便成为他们阅读的起点,甚至是进一步了解中国文化的窗口。”

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国际关系专业毕业后,赖静平考入了美国国务院,自2010年起开始了在马来西亚、加拿大和越南轮岗的外交官生涯。

“追更”是这些网站的一大亮点。一家网站留言区中,读者都在翘首期盼《我欲封天》第1138章,一边留言催着更新,一边表示悔恨:“为什么我以前没学中文?现在还来得及吗?”很多时候,更文速度肯定满足不了读者的胃口,于是论坛时常有人发帖咨询:“如果我想赞助一位志愿者翻译完一整本书,大概要多少钱?”还有人追看了一部还不过瘾,赶紧发问:“我想说这是我看过的最棒的小说,你们还知道类似《逆天邪神》这样的小说吗?”很多人为了更好地理解小说,还苦哈哈地自发学起了中文。

目前已译介出去的网络文学作品主要集中在仙侠、穿越、玄幻、历史等题材领域,不少具有传统积淀的“东方幻想”。网络小说《我欲封天》以古代中国为背景,用最浅白的方式给小说披上了中国道家文化的色彩,对国外读者来说是可望可即的“一股新鲜空气”。

3岁随父母移民美国后,赖静平已充分融入美国社会的生活,一度只会“厨房中文”(简单的生活常用中文)。中学时,他在华人电视台看到古天乐版《神雕侠侣》,粤语原声中文字幕,他听不懂也看不懂,却被其中意境所吸引。

林庭锋说,如果是从专业翻译角度来说,大概有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的翻译者能比较到位地传达原著精髓。据他所知,这些翻译者大多比较年轻,来自北美和亚洲其他国家的大概有几百人,现在比较稳定的翻译者差不多接近百人。“对于这些译者,我的态度是一贯的——在尊重知识产权的前提下,我们欢迎一切有利于网络文学的传播。”

在“武侠世界”网站上还有专门的板块介绍中文学习经验和道家文化基础,以及关于“阴阳”、“八卦”等的普及知识。还有相当一部分读者在论坛的交流中互称“Daoist”。

由此,赖静平对中文武侠小说燃起了巨大兴趣。但在当时的海外,金庸小说只有少数几本翻译出版,且售价高昂,其他作品都由网友断续地翻译,这直接激发他认真学起中文。

读者群体庞大

“越来越多的外国人爱上中国网文,会间接促使他们学习汉字,积极主动地认识和了解中国传统文化,这便是文化输出中所产生的‘附加效应’。”郑荣健说。

澳门新葡亰网投,在北美出版市场上,中文翻译作品市场很小,以古典文化经典,以及鲁迅等名家的现代文学经典为主,同时还有一些学术人文性的历史文化著作,而通俗的类型文学基本没有。

老外读玄幻修仙倍感新奇

中国网文的海外热还让作家们更有了奔头。网络小说《盘龙》的作者“我吃西红柿”看到自己的作品通过翻译被传播到海外,有不少英语读者粉丝,他感觉很美妙。小说《我欲封天》的作者“耳根”也提到,“见证着网络文学的一步步艰辛发展,希望中国网文‘出海’一帆风顺。”

中文图书译介的匮乏,渐渐积累了潜在的文化需求。

半年前,北京大学中文系创意写作研二学生吉云飞和他的同学,通过国内贴吧、论坛的一些零星线索,关注到海外网站自发翻译网文的现象。第一次进入到武侠世界网站,他惊讶地发现,网络作家“我吃西红柿”的长篇作品《盘龙》竟全部翻译完毕,不仅故事大致上没有改变,语言甚至比原来还要讲究。而此时,该网站已建立一年多了。

在去年11月30日召开的中国作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包括“耳根”在内的7位网络作家当选中国作协全国委员,网络文学作家将与传统作家共商中国文学发展大计。

大学期间,赖静平察觉,论坛里武侠小说的翻译风气初开,另一种语言的武侠世界之门打开了。这些网上译者以北美和东南亚华人为主,工作后,赖静平加入其中,与他同期在论坛翻译武侠小说的大概有20位网友。

吉云飞和这家网站的创始人赖静平通过网络相识,后者是一位华裔,3岁时随父母到美国,今年30岁,做过七八年的外交官。因为对中国网络文学的喜爱,赖静平辞掉工作,一头扎进了网文翻译世界里。

“但是,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市场上还比较小众,有人在看并不意味着主流,毕竟欧美读者有着非常丰富的本土出版阅读物。”赖静平说。

赖静平的翻译处女作是《天龙八部》,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一句“有常无常,双树枯荣;南北西东,非假非空”怎么翻译,就让赖静平想了三个小时。

今年7月,在上海,吉云飞和他的老师邵燕君与赖静平相约见面,很多有趣的细节就此浮出水面。比如赖静平自曝为了翻译网文,胖了30磅,更成功地将他妈妈培养成网络文学迷。

“而且,此前网文多是读者自发翻译在论坛上传播,一直处于版权的灰色地带。”赖静平与阅文集团讨论了数月,终于确定了20部小说的英文翻译授权。

原著宏大的历史背景与深邃的文化内涵,不仅让赖静平在翻译过程里深感“踏入天坑”,也使得对中华文化缺乏了解的海外读者望而却步。

赖静平还说,最初自己只会简单中文,后来通过努力学习,曾经花六七年时间把金庸、古龙几乎所有的小说都翻译完了,但遗憾的是读者并不多。直到某天受一位越南华侨的引领,走进中国网文世界,并决定将网络作家“我吃西红柿”的《盘龙》翻译成英文,贴在网上供大家阅读。他渐渐发现一天点击量也有十几万次了,于是决定自己弄个网站,他翻译的中国网文风生水起,很多人后来不惜捐钱也要“追更”。

“更大的问题是中国网络小说‘走出去’后能否真正体现中国价值。”中国作家网副主编马季认为,虽然现在的网络小说愈发精品化、文学化,传递正能量,但还是要剔除掉低俗、庸俗和媚俗等内容。他建议有关部门循序渐进地重点支持一批兼具“网络性”和“中国性”的作品“走出去”,增加这些作品的翻译比例。

最终,赖静平放弃了对《天龙八部》的翻译。2014年,赖静平的一位越南朋友为他推荐了中国的网络小说,对于海外读者来说,这些作品显然比《天龙八部》更浅显易懂。

当分析中国网文为何能征服老外时,赖静平说,最重要的是网文给读者带来的新鲜感,“因为中国的武侠玄幻世界对国外读者来说是崭新的,像‘修仙’这个概念在西方也是没有的。更何况很多玄幻小说还吸收了西方文化,尤其是游戏文化,所以更容易让人觉得熟悉。”

事实上,东南亚是中国网络文学输出的重镇,在2010年左右已在线上阅读和线下出版形成一定规模,包括《鬼吹灯》《寻秦记》等都被翻译出版,而一些越南翻译网站甚至可以与原作同步更新翻译。据悉,晋江文学便有相当一部分收入来自海外的版权收入。

大众文化输出

“最喜欢中国网络文学的是越南和泰国。在越南发布网络小说网站上,前100名全是中国网络小说,越南引进的中文文学作品中,网络文学占据了8成。”
阅文集团原创内容负责人侯庆辰说,泰国的电子阅读排行榜上也有大量中国网络文学。

流行文化生态开始走出去

乘了一艘快艇

中国网文被老外网民“追更”,凡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人,还都暗暗有些吃惊。而被主流文化熏陶多年的人,更愿意咂摸其中的深意。

2014年5月,赖静平开始在Spcnet论坛(一个独立关注亚洲影视和小说的论坛)翻译作者我吃西红柿的《盘龙》。他用三四个小时翻译了第一章,接着最快可以一天译完三章。

“我吃西红柿”说,自己之前想过把作品传播到海外,不过没想到是读者自发翻译在论坛上传播,“看到那些评论,感觉很美妙。”他觉得,遭遇这样的惊喜,也会激励网络作家们努力写出更好更优秀的小说。《三界独尊》的作者犁天说,中国网文这一轮海外火爆,和刚开始网文在国内火爆的情形差不多,当这个好消息在网络作家群里传开时,大家都觉得更有奔头了。

在北美论坛上,日本轻小说在东方类型文学里最有受众基础,有网友将《盘龙》的翻译链接发到了著名内容论坛Reddit(红迪网)的日本轻小说版。“这个板块的读者对于东方小说有一定兴趣,为《盘龙》吸引了很多粉丝。”赖静平回忆。

“我推荐他们看我所有的小说。”“我吃西红柿”更趁机一气儿列举起了自己旧作和新作,“除了已翻译和正在翻译的,我觉得我的小说大多都挺适合翻译的。”至于他正在写的《雪鹰领主》,他觉得外国读者也应该能比较容易看懂、接受。

后续事件却是赖静平始料未及的。由于《盘龙》引起的讨论太热烈,原本讨论日本轻小说的板块被“反客为主”,于是版主便将《盘龙》的相关帖子删除了。

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开心地表示,这回真给网络文学提气,“一直以来,网络文学被认为是快乐文学、低俗文学,是给人逗乐、解闷的,而此番可以正视自己的地位了。”她认为,网络文学其实已经承担了主流文学的职能,也越来越精品化、越来越正能量,拥有最大量的读者,反映了人们的焦虑,也抚慰了人们的心灵。

但粉丝仍在催促赖静平更新,专门翻译中国玄幻网络文学的Wuxiaworld便成立了。

网络文学代表中国流行文化走出去,更迎来一片欢呼。文学评论家李敬泽认为,中国文化输出,过去更多经过文学奖、图书展、电影节、版权输出等主流渠道,而这一次,真正意味着中国流行文化首次走进欧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自发翻译、在线阅读、粉丝社区的出现,意味着我们整个文化生态的输出已经开始。读者看书、追更、互动、评论,这才是完整的网络文学文化。”林庭锋说,这些线上的行为与整个产业链,比如改编产品、作品周边等一起,将构成一个庞大的文化生态输出,“对于中国大众文化来说,这样的输出是前所未有的。”

Wuxiaworld成立两三个月后,曾阅读过《盘龙》英文版的网友GGP创办了Gravity
Tales(引力故事),这是如今访问量仅次于Wuxiaworld的另一个翻译网站。

据Alex统计,Wuxiaworld如今在北美论坛排名第910名,全球排名第1643位,网站独立访客30万左右,访问源有30%~40%来自北美,20%来自东南亚,20%来自西欧。

这个数据令国内媒体和网络文学从业者咋舌,也感到惊喜——网络文学不仅已成为中国文化产业中最富本土特色的板块,而且已悄然嵌入全球性文化传播。

“美国不存在这种小说连载文化,连载文化在于周播电视剧和漫画。”赖静平说,“北美有非常成熟稳定的出版渠道,以至于小说生产机制不会依赖于网络连载。”

“中国网络文学全世界‘风景独好’的文化奇观背后,是中国在印刷文明时代类型文学生产机制的缺失。”
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中国出版业还未建立起一套成熟的畅销书机制,但大众的阅读需求和大量作者的创作欲望仍在,网络文学解决了这个问题。

那么,网络文学又凭什么先于其他文学类别乘上了出海的快艇呢?

有评论者认为,中国网络文学有“宏大的世界架构+中华文化底蕴”。但事实上,除了网络文学之外,中国古典奇幻小说也有着同样的特点,可译作反响并不大。

“只有对中国文化本来就感兴趣的外国人才会买那些书,对于普通的海外读者来说,太深厚的中华文化底蕴就意味着太艰涩,他们根本看不明白。”赖静平认为,网络文学阅读门槛低,能接纳更多海外读者,这从《天龙八部》和《盘龙》翻译后的反响就能对比而出。

长期观察网络文学的媒体人王恺文总结道:“中国的网络文学被一些国外读者热捧,是新的媒介、新的生产方式,对旧媒介、旧生产方式的胜利。”

距离“征服世界”还很远

翻译《盘龙》时,赖静平并没有“下一盘大棋”的规划,但“如今看来,它是一部非常适合用来向海外介绍中国网络文学的作品”,他说。

首先,《盘龙》本身是西方玄幻类作品,主角名字和设定都有西化特色。

其实,玄幻类网络小说是全球性文化传播背景下“中西杂交”成长起来的类型。一方面,它吸收了本土文化传说、港台畅销书体制所输出的武侠要素;另一方面,它又有欧美奇幻类小说世界观的基因,以及游戏中人物“升级”的设定。

而且,《盘龙》是比较套路化的“爽文”(主角顺风顺水、阅读起来很有畅快感的作品),而西方读者没有接触过,也就和中国的“爽文”爱好者一样,大呼“看得停不下来”了。

早在2011年,《盗墓笔记》英文版便已出版,但在亚马逊上的评论只有10条,且都是中文评论。据赖静平的观察,“北美还是没什么人看”。

“这和走纸质出版还是线上渠道关系不大,关键是对北美读者来说,这种盗墓探险类小说已经不新鲜了。”他说。

《盘龙》这样的作品则容易被海外读者接受,用赖静平的话来说,就是“很有新鲜感,又不那么陌生”。

邵燕君也认为,若从战略的角度来看,在网络文学译介的初级阶段,可以先不必挑太难的作品,选择《盘龙》这类作品会少一些文化差异方面的阻隔:“等读者慢慢熟悉之后,才可能会接受比较深的经典化的作品。”

网络文学在海外的翻译现象受到关注后,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新媒体文学委员会秘书长吴长青便嘱托一些朋友帮忙收集海外情况,对于网络文学是否真的受到海外读者的“热捧”,他仍是存疑的。

“我们当然要肯定海外输出现象,但也不能夸大其词,那就变成了我们自己的‘小狂欢’。”吴长青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自2016年12月以来,赖静平在两个月内接受了多家中国媒体的采访,却还没有接到过美国媒体的采访邀请:“这个市场还是小众中的小众,有人在看并不意味着主流。”

《盘龙》和Wuxiaworld的粉丝,除了中文武侠小说的爱好者之外,有相当一部分是从日本轻小说爱好者中转移而来的,而这些读者本就对亚洲文化感兴趣。目前,这些线上网络文学翻译作品仍是靠口碑在这个范围内宣传的。

“我身边那些对东方文化没有了解的人,是不会关注中国网络文学的,毕竟他们有非常丰富的本土出版阅读物。”赖静平说。

日本动漫作为亚洲最早输出的文化产品,已积累了相当数量的欧美粉丝,相比而言,中国网络文学是新入局的玩家,距离“征服世界”还很远,扩充受众显然仍是艰难的课题。

大布局中的小切口

日前,Wuxiaworld已与起点中文网签署了10年的翻译和电子出版合作协议。Wuxiaworld此前的翻译一直处在版权的灰色地带,赖静平和起点中文网讨论了数月,终于确定了20部小说的英文翻译授权。

Wuxiaworld现拥有20余位译者,内容产出机制是先寻找合适的译者,再由译者挑选作品翻译,在翻译过程中,译者一般和两位编辑组成团队。

这种小作坊的模式显然不能适应国内版权市场在交易与运作时批量化、流水线化的习惯,但也是无奈之举:“我们没有必要批量化地签下大量作品授权,因为好的译者比好的作品少太多。”

也有一些国内翻译机构找到赖静平谈合作,但Wuxiaworld对译者水平要求很高,“留学生是达不到要求的,因为这不是文件翻译,小说翻译要达标,译者必须将第二语言转化为他的第一语言。”赖静平说。

Wuxiaworld的译者以华裔为主,有少数的白人译者,而这些白人译者也是所有译者中水平最高的。译者们会接受读者支付的“赞助”,代价是迎合读者提高更新速度的要求。这份收入与网站并没有关系。

“目前优秀翻译人才太少,理解国外用户心理的运营人才也比较稀缺。从市场来看,网络文学在海外还处于推广初期,资金和运营成本压力是比较大的。”
阅文集团原创内容负责人林庭锋说。

目前,Wuxiaworld的盈利以广告收入为主,但自打建立之初,盈利就不是这个网站的首要目的。

“在市场规模还很小众的情况下,我们不会引进订阅收费。”赖静平认为,目前还是要用免费阅读来积累受众,“这方面美国没有资源也没有成熟模式,我们还在探索中。”

欧美读者的习惯是,线上读物达到一定标准才愿接受收费,而目前翻译的套路化“小白文”不够这个标准。因此,赖静平除了在邵燕君团队的帮助下寻找翻译备选作品外,也正考虑引进一些科幻网络小说做线下翻译出版。

线上翻译正版化意味着它已经从纯粹的民间行为进入商业机制,从而正式纳入当代中国文化输出的大格局之中。据悉,阅文集团也将继续加大海外市场的投资力度与推广力度,包括安排知名作者的海外交流行程和影视剧、游戏、动漫的输出。

网络文学是一个小切口,但它可以在大布局当中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邵燕君的期许是,“现在的路走通之后,输出更多精品网络文学,并让中国网络文化的各个形式都能齐头并进地走出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