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孤独的证明

  我知道一位现代女性,她说只要她的丈夫是爱她的,她丈夫的性对象完全可以不限于她,她说她能理解,她说她自己并不喜欢这样但是她能理解她的丈夫,她说:“只要他爱我,只要他仍然是爱我的,只要他对别人不是爱,他只爱我。”可是,当那男人真的有了另外的性对象而且这样的事情慢慢多起来时,这位现代女性还是陷入了痛苦。

  
史铁生先生曾有很经典的一段话:孤独并不是寂寞。无所事事你会感到寂寞,那么日理万机如何呢?你不再寂寞了但你仍可能孤独。孤独也不是孤单。门可罗雀你会感到孤单,那么门庭若市怎样呢?你不再孤单了但你依然可能感到孤独。

  爱情不是追来的,也不是找来的。真正的爱情,只能是人生之中一场自然而优雅的等待。下面是美文网小编整理的抒情爱情散文精选3篇,希望我们的文章你能喜欢。

  不,她并不推翻原来的诺言,她的痛苦不是因为旧观念的遗留,更不是性忌妒,而是一个始料未及的问题:“可我怎么能知道,他还是爱我的?”她说,虽然他对她一如既往,但是她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爱她的。她不知道在他眼里和心中,她与另外那些女人有什么不同。

   
孤独更不是空虚和百无聊赖。孤独的心必是充盈的心,充盈得要流溢出来要冲涌出去,便渴望有人呼应他、收留他、理解他。孤独不是经济问题也不是生理问题,孤独是心灵问题,是心灵间的隔膜与歧视甚或心灵间的战争与戕害所致。那么摆脱孤独的途径就显然不能是日理万机或门庭若市之类,必须是心灵间戕害的停止、战争的结束、屏障的拆除,是心灵间和平的到来。心灵间的呼唤与呼应、投奔与收留、坦露与理解,那便是心灵解放的号音,是和平的盛典是爱的狂欢。那才是孤独的摆脱,是心灵享有自由的时刻。

  抒情爱情散文精选篇一:那份爱,从未走远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是与另外那些女人一样,也仅仅是他的一个性对象?她问:“什么能证明爱情?”一如既往的关心、体贴、爱护、帮助……这些就是爱情的证明么?可这是母爱、父爱、友爱、兄弟姐妹之爱也可以做到的呀?但是爱情,需要证明,需要在诸多种爱的情感中独树一帜表明那不是别的那正是爱情!

善恶观(对与错、好与坏、伟大与平庸与渺小等等),意味着价值和价值差别的出现。羞耻感(荣与辱,扬与贬,歌颂与指责与唾骂等等),则宣告了心灵间战争的酿成,这便是人类社会的独有标记,这便是原罪吧,从那时起,每个人的心灵都要走进千万种价值的审视、评判、褒贬、乃至误解中去(枪林弹雨一般),每个人便都不得不遮挡起肉体和灵魂的羞处,于是走进隔膜与防范,走进了孤独。但从那时起所有的人就都生出了一个渴望:走出孤独,回归乐园。

  作者:鳕落红炉

  什么,能证明爱情?

那乐园就是,爱情。

  秋叶落满地,眸光流转,记忆中你的样子还是那么清晰,岁月轻轻的过,而你却一直在我的心间。红尘中的牵绊,生命中的知己,不管岁月的更替,彼岸的轮回,只为在最深的红尘中守候,我将那一缕缕思念化作秋叶,随着风儿飘向你的远方。

澳门新葡亰网址,  曾有某出版社的编辑,约我就爱情之题写一句话。我想了很久,写了:没有什么能够证明爱情,爱情是孤独的证明。

   
爱情是孤独的证明,自由可以证明孤独。寻找爱情,根本是寻找乐园(爱情),寻找心灵的自由之地。自由的降临要有一种语言来宣告。文字已经不够,声音已经不够,自由的语言是自由本身。解铃还需系铃人。孤独是从遮掩开始的,自由就要从放弃遮掩开始。孤独是从防御开始的,自由就要从拆除防御开始。孤独是从羞耻开始的、自由就要从废除羞耻开始。孤独是从衣服开始,从规矩开始,从小心谨慎开始,从距离和秘密开始,那么自由就要从脱去衣服开始,从破坏规矩开始,从放浪不羁开始,从消灭距离和泄露秘密开始……(我想,相视如仇一定是爱的结束,相敬如宾呢,则可能还不曾有爱。)

  ——题记

  这句话很可能引出误解,以为就像一首旧民谣中所表达的愿望,爱情只是为了排遣寂寞。(那首旧民谣这样说:小小子儿,坐门墩儿,哭着喊着要媳妇儿。要媳妇儿干嘛呀?点灯说话儿,吹灯就伴儿,早上起来梳小辫儿。)不,孤独并不是寂寞。无所事事你会感到寂寞,那么日理万机如何呢?你不再寂寞了但你仍可能孤独。孤独也不是孤单。门可罗雀你会感到孤单,那么门庭若市怎样呢?你不再孤单了但你依然可能感到孤独。孤独更不是空虚和百无聊赖。孤独的心必是充盈的心,充盈得要流溢出来要冲涌出去,便渴望有人呼应他、收留他、理解他。孤独不是经济问题也不是生理问题,孤独是心灵问题,是心灵间的隔膜与歧视甚或心灵间的战争与戕害所致。那么摆脱孤独的途径就显然不能是日理万机或门庭若市之类,必须是心灵间戕害的停止、战争的结束、屏障的拆除,是心灵间和平的到来。心灵间的呼唤与呼应、投奔与收留、坦露与理解,那便是心灵解放的号音,是和平的盛典是爱的狂欢。那才是孤独的摆脱,是心灵享有自由的时刻。

性行为是一种语言。在爱人们那儿,坦露肉体已不仅仅是生理行为的揭幕,更是心灵自由的象征;炽烈地贴近已不单单是性欲的摧动,更是心灵的相互渴望;狂浪的交合已不只是繁殖的手段,而是爱的仪式。爱的仪式不能是自娱,而必得是心灵间的呼唤与应答。爱的仪式,并不发生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孤岛,爱的仪式是百年孤独中的一炬自由之火。在充满心灵战争的人间,唯这儿享有自由与和平。这儿施行与外界不同甚或相反的规则,这儿赞美赤身裸体,这儿尊敬神魂颠倒,这儿崇尚礼崩乐坏,这儿信奉敞开心扉。这就是爱的仪式。爱的表达。

  一直感觉,与你遇见、相知、相爱是生命中最真的期待,你的容颜曾经无数次出现在我的梦里,每次醒来不是欣喜便是苦涩,我知道这是缘,也是爱。浅浅的相遇,深深的眷恋,你的谈吐是那么风雅幽默;你的思维是那么活跃不俗;你的性格是那么阳光直率;你的情感是那么细腻柔情。一路相伴,共担忧愁,你会因我一句简单的话,而感动到热泪盈眶,我知道那是爱,我们曾相拥同泪,你抱着我说的那些真挚的话语,亲爱我都记得,不敢忘,也不会忘。

  但是这谈何容易,谈何容易!

爱的宣告。爱的倾诉。爱之祈祷或爱之祭祀。

  从前,我总是憧憬着与你牵手街头,走在烟雨迷蒙的街头,漫步、散心;从前我总是期待可以靠在你的肩头,可以聆听你的心跳,感受你的温暖。幸运的是,那些憧憬竟然变成真实,我落泪,你的眼里也落满担忧,亲爱,你知道吗,我柔弱的心总是因你而坚强,有你的日子,多美。遇见你才知,心灵的契合是那么让人心醉,我多想永远的醉倒在你怀里,从此开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让我们记起人类社会是怎样开始的吧。那是从亚当和夏娃偷吃了禁果于是知道了善恶之日开始的。从那时起,每个人的心灵都要走进千万种价值的审视、评判、褒贬、乃至误解中去(枪林弹雨一般),每个人便都不得不遮挡起肉体和灵魂的羞处,于是走进隔膜与防范,走进了孤独。但从那时起所有的人就都生出了一个渴望:走出孤独,回归乐园。

爱情,不是自然事件,爱情是社会事件,是在相互隔膜的人群里爆发的一种理想,并非一种生理的分泌。

  相聚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掌心的记忆中,溢满初遇的芬芳。我知道当我们选择放弃的那一天开始,我们便失去了太多的拥有,失去了问候彼此的理由,失去了相见的可能,失去了再去爱彼此的权利,这一切,是多么残忍,坐在时光的路口,轻拾一抹牵念,伴你天涯,在每个漂泊的日子里护你远行。

  那乐园就是,爱情。(文/史铁生)

孤独创造了爱情,这孤独的背景,恰恰又是多向爱情之不能的原因。倘万众相爱可如情侣,孤独的背景就要消失,于是爱情的原因也将不在。

  时常躲在屏幕的这头,默默的盯着你的头像发呆,只要上线便会看到你在线的身影,与我而言那是一种莫大的安慰,我知道你还如往常一样上线,更新状态,发一些激励自己的话语,知道你一切安好,你还在坚持你的梦想,我便放心了。假若你的头像突然变成灰色,我的心还是会忍不住有些失落,曾经你为我的忧伤而难过,那些贴近心灵的话语,是我此生最珍贵的记忆,只恨情深缘浅,命运如此安排,只能默默承受。你的姓于我的名,镌刻在时光深处,留下最深的印记,虽然很疼,却也很美,有你的心作陪,一生不会感觉孤独。

所以爱情是美好的感情,要专一不该多向。

  或许,我从来没有主动与你说过一言一语,或许,你不曾发现我的一丝痕迹,但是我却一直都在默默的关注着你,远远的祝福着你。你的喜怒哀乐,你的变化,在我心里都是最重要的事情,你开心,我比你还开心,你忧伤,我比你还难过,只要你抬头,你会发现,我一直都在最初的那个地方等着你。对你的爱,可以跨过千山,越过万水,一如既往的盛开在你的天涯,不曾黯淡。

人的处境是:心与心的自由难得,肉与肉的自由易取。这可能是因为,心与心的差别远远大于肉与肉的差别,生理的人只分男女,心灵的人千差万别。这处境中自由的出路在哪儿?我想无非两路:放弃爱情,在欺瞒中去满足多向的性欲,麻醉掉孤独中的心灵,和,做爱情的信徒,知道他非常有限,因而祈祷因而虔敬,不恶其少恶其不存,唯其存在,心灵才注满希望。

  万水千山,我隔着思念的距离等你,在我的生命里,你是故事的主角,也是我一生等待的那个人。转角遇到爱,多么美的邂逅,只此一眼,便是一眼万年,从此不倾城,不倾国,倾其一生只为一人,你,注定是我一生的疼。或许有些情只能寄放在天涯,两两相望,只能相守在天涯,我愿,以最温暖的姿态,看着你幸福。

性是爱的仪式,爱情有多么珍重,性行为就要多么珍重。好比,总不能在婚礼上奏哀乐吧,总不能为了收取祭品就屡屡为亲娘老子行葬礼吧。仪式,大约有着图腾的意味,是要虔敬的。改变一种仪式,意味着改变一种信念,毁坏一种仪式就是放弃一种相应的信念。

  生命中有一种陪伴叫做,你若一直在,我便一直爱,其实感情有时候无需太多的浪漫和言语,只要彼此懂得,哪怕不言不语,也是一种默契,也是一种交流。那份爱,虽然不再热烈,却也心手相牵;那份爱,虽然不在缠绵厮守,却在心间徜徉;无论时光如何流逝,那份爱依旧在蔓延。想起它就有一种莫名的感动,真正的缘,便是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性行为,可以是爱的仪式,当然也可以是不爱的告白。

  人生匆匆,转眼我们都已成熟,不再那么稚嫩,那些表面的温存,那些卿卿我我的画面,已然变得不再那么重要。其实爱一个人最高的境界,不是初见的那份悸动,而是要经得起平淡的流年,平平淡淡才是真,要知道幸福就像一捧流沙,越是紧握,遗失的便会越多,简单陪伴,静静守候,便是对爱最好的报答。

这就是为什么,对性的态度,是对爱情忠贞与否的一个重要证明。

  爱到深处,是心疼,之所以爱,是因为此情已融入生命;之所以疼,是因为懂你的脆弱和无助,所以才会忍不住心疼着你的一切。爱你,就会默默的付出,尽自己所能,竭尽全力为你分忧,只要心中有爱,就会有力量,最真的情,是平淡中的不离不弃,是风雨中的相扶相伴。

这就是为什么,性要受到限制,而且是以爱情的名义。

  站在深秋的天空下,若我微笑,那是因为我想起了你,站在窗台,阳光洒满整个窗棂,若我感觉温暖,也是因为想起了你,感谢你的出现,感谢你对我的疼爱,虽然那已经是曾经。如果你愿意,我愿意一直住在你的心里,不惊不扰,安暖相陪,直至终老。

爱情,必要有一种语言来表达,心灵靠它来认同,自由靠它来拓展,和平靠它来实现,没有它怎么行?而且它,必得是不同寻常的、为爱情所专用的。这样的语言总是要有的,不是性就得是其它。不管具体是什么,也一样要受到限制,不可滥用,滥用的结果不是自由而是葬送自由。

  想你,念你,却还是没有说出口,爱,没有缘由,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如果不是离别,我不会懂得思念的煎熬,爱的路上,浸满了相思,闭上双眼,任热泪流淌,你的影子在时光深处漫游,亲爱的,我愿在对你的思念中慢慢老去,许你一世柔情,一生情,为君痴,一生念,为君等。回眸处,我的爱一直都在。

现在才有点明白:禁忌是自由的背景,如同分离是团聚的前提。

  红尘岁月,相遇倾城,分开之后,我已经习惯这一份淡然的相守,我看见时光在微笑,正如你款款向我走来,拥暖我久远的思念,相依而坐,你在,我在,爱在,如此便好。

这是一个永恒的悖论。

  抒情爱情散文精选篇二:爱情是孤独的证明

这是一切“有”的性质,否则是“无”。

  作者:史铁生

我们无法谈论“无”,我们以“有”来谈论“无”。

  我知道一位现代女性,她说只要她的丈夫是爱她的,她丈夫的性对象完全可以不限于她,她说她能理解,她说她自己并不喜欢这样但是她能理解她的丈夫,她说:“只要他爱我,只要他仍然是爱我的,只要他对别人不是爱,他只爱我。”可是,当那男人真的有了另外的性对象而且这样的事情慢慢多起来时,这位现代女性还是陷入了痛苦。

我们无法谈论“死”,我们以“生”来谈论“死”。

  不,她并不推翻原来的诺言,她的痛苦不是因为旧观念的遗留,更不是性忌妒,而是一个始料未及的问题:“可我怎么能知道,他还是爱我的?”她说,虽然他对她一如既往,但是她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爱她的。她不知道在他眼里和心中,她与另外那些女人有什么不同。

我们无法谈论“爱情”,我们以“孤独”来谈论“爱情”。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是与另外那些女人一样,也仅仅是他的一个性对象?她问:“什么能证明爱情?”一如既往的关心、体贴、爱护、帮助……这些就是爱情的证明么?可这是母爱、父爱、友爱、兄弟姐妹之爱也可以做到的呀?但是爱情,需要证明,需要在诸多种爱的情感中独树一帜表明那不是别的那正是爱情!

一个永恒的悖论,就是一个永恒的距离,一个永恒孤独的现实。

  什么,能证明爱情?

永恒的距离,才能引导永恒的追寻。永恒孤独的现实,才能承载永恒爱情的理想。所以在爱的路途上,永恒的不是孤独也不是团聚,而是祈祷。

  曾有某出版社的编辑,约我就爱情之题写一句话。我想了很久,写了:没有什么能够证明爱情,爱情是孤独的证明。

  这句话很可能引出误解,以为就像一首旧民谣中所表达的愿望,爱情只是为了排遣寂寞。(那首旧民谣这样说:小小子儿,坐门墩儿,哭着喊着要媳妇儿。要媳妇儿干嘛呀?点灯说话儿,吹灯就伴儿,早上起来梳小辫儿。)不,孤独并不是寂寞。无所事事你会感到寂寞,那么日理万机如何呢?你不再寂寞了但你仍可能孤独。孤独也不是孤单。门可罗雀你会感到孤单,那么门庭若市怎样呢?你不再孤单了但你依然可能感到孤独。孤独更不是空虚和百无聊赖。孤独的心必是充盈的心,充盈得要流溢出来要冲涌出去,便渴望有人呼应他、收留他、理解他。孤独不是经济问题也不是生理问题,孤独是心灵问题,是心灵间的隔膜与歧视甚或心灵间的战争与戕害所致。那么摆脱孤独的途径就显然不能是日理万机或门庭若市之类,必须是心灵间戕害的停止、战争的结束、屏障的拆除,是心灵间和平的到来。心灵间的呼唤与呼应、投奔与收留、坦露与理解,那便是心灵解放的号音,是和平的盛典是爱的狂欢。那才是孤独的摆脱,是心灵享有自由的时刻。

  但是这谈何容易,谈何容易!

  让我们记起人类社会是怎样开始的吧。那是从亚当和夏娃偷吃了禁果于是知道了善恶之日开始的。从那时起,每个人的心灵都要走进千万种价值的审视、评判、褒贬、乃至误解中去(枪林弹雨一般),每个人便都不得不遮挡起肉体和灵魂的羞处,于是走进隔膜与防范,走进了孤独。但从那时起所有的人就都生出了一个渴望:走出孤独,回归乐园。

  那乐园就是,爱情。

  抒情爱情散文精选篇三:你若不来,我不敢老去

  冬日的午后,阳光有些慵懒,雪气正在消融。随着几片云的飘散,银装素裹的远方显得有些苍凉。心中不免一丝萧瑟和迷惘,辗转着落寞的无奈,游走在离别的忧伤。

  索性,沏一盏淡茶,把音乐打开,随着那轻柔和缓的曲子,将心事一点点放逐……

  曾经,快乐的以为,你会是我生命的永恒,却不想,红尘陌上,走着,走着,就疏了;曾经,执着的以为,你会是我今生最美的相遇,却不想,两颗心,一段情,交交错错,想着,想着,就淡了;曾经,单纯的以为,记住你的容颜,我就拥有了春天,然后,地老天荒,然后,天涯海角。却不想,梦幻终被现实刺破,两条河,两座山,望着,望着,就远了!

  尘世的烟雨,遮蔽了一个人的天空。在流年中摇摇欲坠,徜徉心声,却诉苦难堪。伴着风雪,迎着流沙,憔悴的容颜褪却芳华,真情演绎不了红尘的色彩斑斓。一个人的思念,悲伤了孤独的心;支离残梦,无言的痛,寻不到匆匆的过往;沦落红尘,炽热的情,寻不到真爱的边缘,是错过,还是无缘?

  背负了一个人的孤独,寻不到爱的真谛,浮夸的命运,无法主宰。为爱执着的伤,谁人抚慰?为情遗失的痛,谁人能懂?就这样,孤独许诺了半世情缘,寂寞痴缠了终生的遗憾;就这样,执手爱情的期待,颓废轮回的流年。就像一片落花随水东流,就像一颗尘埃随风而去,就像一片夕阳,慢慢的消失!

  望着远处繁华而又喧嚣的人流,孤寂的感觉油然而生。那天边思念的云朵,可否捎去我痴恋的情怀;穿过这片荒芜的世界,停留在你离去的方向,谁能听到我的叹息?那是心中千万次的呼唤,模糊而又清晰的印在潮湿的梦里!倔强而又单纯的游荡在时光的夹层中,并烙上永恒的印记!

  流淌的岁月,一如既往的深沉。被爱迷失的路口,忧愁与思念共舞。不知不觉,填满了我孤寂的心灵。我深深知道,朦胧的双眼,忧伤的不仅仅是愁情;徘徊的等待,凄苦的不光是善感的心灵。如果,思念的天空里,不再有你,谁还能为我编织午夜的幽梦;如果,前行的路上,不再有你,谁还能为我放逐流浪的心灵;如果,依稀的红尘,不再有你,谁还能为我守候这孤寂的人生!

  忽然想起,徐志摩的一句话:“一个人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一生,再也不敢那么勇敢的为你!”我想,至少林微因是理解他的!

  其实,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想,假如红尘中你我不曾相遇,假如人流中我没有多看你一眼,我的世界是否会就此改变?我的生命是否还是那样平淡?我埋藏在灵魂里的激情是否会如此波涛汹涌?

  如果说,你的世界,只是我路过的风景,那么请你,请你把我的所有的思念都带走,我不想在没有你的角落里独自伤悲;如果说,你的美丽,是我触不到的忧伤,那么,请你,请你把我丢失在风中的那颗心还给我,我不想在下一个路口,找不到回家的方向;如果说,那过往的曾经,只是没有方向的漂泊,那么请你,请你把我的记忆全部带走,我不想在每一个花开花落的季节里,去独自品尝没有你的苦果;如果说,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我无力的呐喊,那么,请你,请你告诉,那流过的云,那逝去的风,那多情的雪,让它以别样的方式,定格在我孤单的背影里……

  倾心的相识,不经意的触及。执手别离,刻骨的相思,青山陪人老,憔悴有谁知!那道残影,那道苍白,足已倾城。或许,时间可以证明一切,许多的身不由己,许多的痴缠执固,都只是在错误的时间里遇上了错的人;或许,牵手相伴夕阳,那只是执着红尘、求一誓言永恒的安慰。

  于是,习惯性的恋上忧伤,习惯性的提笔。任素白的心间,痴情暗许,斑驳的岁月,魂牵梦萦。一季又一季,一年又一年,尘封的岁月,定格了你我;任紫陌红尘,倾尽轮回,多少花开,激情绽放。多少花谢,寂寞飘零。悠悠我心,谁许了谁?流光幽远,谁为了谁?

  滚滚红尘,你若不来,我不敢老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