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种人生

  我多渴望能有一天,自己能抛下这尘世的一切,静静地写我的文字。无关风月,不惊不扰,哪怕只这一刻。今夜的我,与世界无关,只属于我自己。

第四种人生

  总有些莫名的烦躁,让人难以入眠。回想起十九年来的点点滴滴,成也好,败也罢,此刻都烟消云散。许多过得去的过不去的,都该用释怀二字来终结。

1、

  释怀,多么高深的人生境界,只是令此刻的我略感凄凉。也许你说的对,释怀从来就不是少数人特有的品质,它存在于每个人的心里。可年轻的我,又有什么可以轻易放下?说到底,我只是一个没有慧根却长跪于佛前不愿离去的痴儿。

前两天,无意看见简书上一位姐姐写的《毛不易夺冠,大概是这个夏天我听到最好的消息了》这篇文章,有种千里寻到知音的感觉,素未谋面的人,却喜欢着相同的人。因为之前我也在公众号上写过一篇关于毛不易的文章,觉得他和自己很像,同样23岁的年纪,平凡、彷徨,有种不甘心自己就这样碌碌无为的挣扎。

  心里总有些矛盾。喜欢宁静,却又害怕背后的孤独。喜欢热闹,却又害怕曲终人散的凄凉。渴望去爱,却又害怕被伤害。很多时候,我只是活得平平淡淡,做一颗入水却不泛起縠纹的石子。可命运给我一双布满纹路的双手,让我不甘于平凡。我要做一株昙花,即使生命只有一瞬,也要华丽出演。即使只盛开在深夜,不为人所知。只要做到无愧于心,不白来这世上走一遭。

忽才想到,自己一路追的《明日之子》已经有好几期没有看过了。早上迫不及待的去给电脑做了系统,昨晚失眠了半宿,心心念念害怕自己电脑上写的文章不见了,一位之前文学群的朋友小摘姐深夜帮我咨询朋友,得知从PE里面可以拿出来文件,让我吃了一个定心丸,才得以昏昏沉沉睡去。直到现在,我也还没弄明白PE是什么东西。

  寂静的夜,只能听见风扇转动的声音,还有窗外一些不知名的虫子的叫声。我多希望自己能融入这些事物,做一叶旋转不停的风扇,或是一只只在夜里狂欢的虫子,能够在属于系列的一方天地,绽放光彩。即使在深夜,也不懂寂寞。

腾出时间的我,想要写点东西,奈何苦思也没有灵感。抵抗不住诱惑的我,决定看一看《明日之子》的冠军战,毛不易一首拿刀子扎人心窝的《盛夏》,让我听到的不是分离和兄弟情,却听出了第四种人生,黯然落泪。

  我承认自己有些矫情了,不能真正地审视自己。别人说我胆小,便觉得自己懦弱,别人说我不真实,便觉得自己虚伪。可真实是什么?澎湃说真实是别人喜欢你哪一面,你就把那一面无限放大地展示。林清玄说有时创作出来的文学比人生更真,而真实的人生反而比文学更假。两个都说得合乎情理。重要的不是真假,而是感动与启示。凡有感动,皆为真实,凡有启示,就不成空。而我,则是不擅长抓住自己的情感。经常错过创作的最佳时机,导致我看不见我的文学道路。

在这之前,我对朋友说看《明日之子》就是看毛不易的,却在最后一期里被分别得了亚军、季军的马伯骞和赵天宇的人生经历所感动,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故事,但这故事里只有自己,所以是孤独的。

2、

马伯骞,一个华裔,出生在优质的家庭里面,父亲是著名的建筑家。一路说唱的他走到了冠军战,在上一期里,比赛的他在一段唱父母的歌中哭了,但还是涉险晋级了,因此受到了网上的很多非议。他在节目里剖析自我的时候说了,自己一方面是感动,另一方面就是为了掩盖不会唱歌的事实,他说要把说唱带入中国,让中国的流行音乐注入新的元素,不会唱歌怎么了?在这样重要的时刻,如此真实吐露心声,他开心的笑了,像个孩子,他说在最后时刻找到了自我。因为前面的比赛里,他的说唱是愤怒的,他不快乐?

我不禁想起了自己最近在简书里的的写作,满怀诚挚写的文字,阅读量也惨淡不已,不免心灰意冷。每天上班晕晕沉沉,脑子里无时无刻不在构思,渴望写一篇惊世骇俗的小说,打动众人,一举扬名。当然,最终无果,这种写不出文的痛苦,我想大家都能感动深受。

当然了,我也只来简书几天,清扬姐(一位引领我进入简书的前辈),说不能操之过急,她说你才来几天啊,要坚持。昨晚聊天,她说她喜欢林清玄的散文,顾城的诗,我说我喜欢路遥和陈忠实。喜欢令人疯狂,所以我们会有这种欲求不满的心态,渴望证明喜欢的价值。写作是一种输出,但我们是什么时候热爱上写作的呢?不就是看了一本本引人入胜的书籍之后嘛!所以,写不出来的时候不妨罢笔,静下心来,好好看书,忘记写作这件事,灵感也许会一个月、一年、或者十年不期而至,前提是你那时候还在写作。

不要让热爱束缚了快乐,自由的鸟儿才会唱歌。

3、

赵天宇,一个有着迷人外表的天使,他的笑容中却包含着年少的辛酸,父母离婚,无人管教、照顾的他在迷途的路上越走越远,不幸造就了一个浪子。初中便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历经坎坷,刀光剑影的生活让他疲惫,不知所措。在魔鬼的深渊里,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他坐在窗口,问着我是谁?一个声音说,跳吧!调下去才能得到一种解脱,手机里,华晨宇的音乐旋律响起,拯救了他。

也许在今天,在现在,都有一群人被生活折磨得有轻生的念头。前不久在一个《见字如面》的节目中,一位台湾作家黄春生写给儿子的信,让多少人泪目。我从而知道了有黄国俊这样一个才华横溢的作家,自缢死亡了。我心里一阵绞痛,为之惋惜,尽管我从来没有看过他的书。

从我认知的优秀作家中,有许多都自杀了。很多时候,我都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些作家会选择这样的一种方式呢?有这样的疑问,可能有些无知,不知天高地厚。你也会说,这是对文学的思考,或者陷入文学构建的世界里不能自拔等等。

我相信这些作家是热爱文学的,可是热爱为什么又会以毁灭自己的方式离去呢!这也许是你我不能理解的一种更高境界吧!

最近,简书上有人说鸡汤和纯文学。有人说鸡汤不是文学,没有存在的意义。我觉得不管是什么样的文字,好与坏,哪怕是一坨狗屎,只有能指引、安慰、启迪或者拯救到别人,都是有价值的,文学也许并不高贵。

鲁迅身处在那样一个人民麻木,醉生梦死的社会大环境里,弃医从文的他肯定有过无奈吧,《彷徨》《呐喊》表现了他对民族的忧患意识和对农名和知识分子的关怀,他渴望得到改变并以此能警醒到世人,他并没有因为身处在那样的时代选择一种文学的至高方式来解脱自己。在今天,他传递给我们的,依旧是深刻的思考和不泯的思想。

不要让热爱毁灭了自己,存在的乌云才能浇灌别人的心灵。

4、毛不易,是像你我这样的人,一个扔到人群中,也许都找不见的人。作为毕业成为护士的他,也是许多如今初入社会的年轻人的缩影,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不知何去何从。夺冠的他说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早一步,自己也没写歌,晚一步,他已经去找工作了。命运对他好吧,他这样笑着说道。一首《消愁》、一首《深夜一角》,他的创作都来源于经历,命运青睐了他,他回敬了生活。

每个人都有生活,不要伤心和迷茫,认真对待,总能得到夹缝里的阳光。

为什么会叫第四种人生呢,灵感从那首《盛夏》而来,尽管与歌的表达风马牛不相及,不为别的,是因为故事,我今天看节目看到了三人的过往,突然觉得第一、第二、第三仿佛没那么重要了,哪怕是第N,在自己的故事里,是人生,是坚持,是向前。

这篇文章乱七八糟,有点文不达意的感觉,但既然写到这里呢,不可能删掉吧!

本来脑海里浮现出第四种人生时,想写篇小说的,怎知,想破头皮也构思不出来,只好以后再写了。

第四种人生,是你的人生,也是我的

安得/文

2017.9.24

��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