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报》试刊十三期回顾

《文艺报》第一期除了刊登《发刊词》和茅盾的文章外,还发表了许多名作家的文章,如范文澜的《急起直追参加革命建设工作》、王朝闻的《为政策服务与公式主义——致友人书之五》、阳翰笙的《略论国统区的戏剧运动》、王亚平的《关于推陈出新》、荒草的《东北人民解放军的演唱运动》、罗英的《热烈开展中的“兵演兵”运动》。

图片 1

中国作家协会前身为中华全国文学工作者协会,简称全国文协,成立于1949年7月23日,1953年10月改称中国作家协会,今年整整70年了。穿过历史烟尘,回望过往岁月,倍感珍贵与亲切。

《文艺报》发刊之初,就提倡关于大会各方面问题的商讨。在第二期刊登了羽山的《意见两三点》,在第三期刊登了安蓝的《热诚的希望——供文代会的代表们参考》。《文艺报》还特意召开了三次座谈会,讨论关于新文协的若干问题。6月2日出版的第五期上刊登了《〈文艺报〉第一次座谈会:新文协的任务、组织、纲领及其他》,6月9日出版的第六期上刊登了《〈文艺报〉第二次座谈会:关于新文协的诸问题》,6月23日出版的第八期上刊登了《〈文艺报〉第三次座谈会:关于〈文艺报〉、民间艺术等》。

《文艺报》于1949年9月25日正式创刊,丁玲是第一任主编。那时全国文联和全国文协刚刚成立,在东总布胡同22号合署办公,丁玲是文协副主席,主持文协工作。

1949年1月31日,平津战役胜利结束,北平宣告和平解放。2月3日,是农历正月初六,北风呼啸,天寒地冻。北平城里却是锣鼓喧天,红旗招展。上午10点,中国人民解放军举行盛大的入城仪式。

《文艺报》还大量报道了当时的各地文艺动态,并发表了郑振铎的《记苏联作家协会》、叶圣陶的《划时代》、黄药眠的《香港文坛的现状》、钟敬文的《请多多地注意民间文艺》、萧三的《普希金与中国》、萧殷的《我们需要文艺批评》等内容广泛的文章,也发表了巴金的《我们会见了彭德怀司令员》等散文、报告文学。

1985年秋天,丁玲病重,写作困难,她用口述的方式把一些想写的文章用录音机录下来,想以后身体好些了再加工整理。其中,谈到1949年文联和文协成立之后的工作时,她说,那时候主要的工作就是两个刊物,一个是《文艺报》,是文联的,另一个是《人民文学》,是文协的。《文艺报》由她负责,原来有个底子,陈企霞、萧殷在那里管,还有几个华北联大的学生,每期字也不多,这样她就答应下来了。她那时出国任务重,回来了写点文章,也不显得矛盾。

随着解放军入城的,有华北解放区的文艺工作者,有夹道欢迎的原在北平坚持文艺工作的同志,还有稍后陆续来到北平的曾经长期在国统区艰苦奋斗的文学艺术家,中国新文艺大军在北平胜利会合。

在大会召开前夕,《文艺报》向参会代表约稿,截稿日期是6月26日,自第八期陆续发出。如胡风的《团结起来,更前进!——代祝词》:“就这样,把新旧文艺工作者团结起来,把星星似地散布在劳动人民里面的全国文艺工作者团结起来,把星星似地从劳动人民里面开始成长的文艺工作者团结起来,在实际工作里面团结起来,为了更坚强更健康而团结起来,为了更深入地更广泛地和人民结合而团结起来,为了文艺工作更光辉地发展,一步一步清洗掉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反动文化影响而团结起来。团结起来,更前进!”这篇代祝词写于6月25日夜。

马烽在《京华七载》一文里也说过:“文联决定把文代会期间的会刊《文艺报》办成公开发行的刊物,通过刊物联系团结全国文艺工作者。可是文联除了秘书长沙可夫之外,下边没有多少具体工作人员,于是就把办《文艺报》的任务交给了文协承担。”

3月22日,华北文化艺术工作委员会和华北文协联合举办了“招待在平文艺界茶会”。会上,郭沫若提议:发起召开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大会以成立新的全国性的文学艺术界的组织。全体与会人员表示赞成,随即成立了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大会筹备委员会,负责进行召开全国文代会的准备工作。

柯仲平的《文代会上“数来宝”》写于6月25日。柳青的《转弯路上》,末尾署“一九四九年六月廿六日匆草于北平”。碧野的《在实际斗争中改造自己》,末尾是“一九四九、六、二十五,于华大三部”。马健翎的《我对于地方剧的看法》写于6月26日。林山的《略谈陕北的改造说书》写于“1949年6月北平”。此外还有李束为的《民间故事的采集与整理》、董均伦的《赵树理怎样处理〈小二黑结婚〉的材料》等等,以上约稿陆续刊发于第八期至第十一期。

丁玲1931年在上海主编过左联机关刊物《北斗》,1941年在延安主编过党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的文艺副刊,有丰富的编辑工作经验。丁玲很看重《文艺报》,创刊不久,胡乔木提议把它和《人民日报》的《人民文艺》合并,丁玲坚持不同意。

3月24日,筹备委员会召开第一次会议,正式宣布成立42人的筹备委员会,常务委员为郭沫若、茅盾、周扬、叶圣陶、沙可夫、艾青、李广田。郭沫若任筹备委员会主任,茅盾、周扬任副主任,沙可夫任秘书长。

《文艺报》创刊时,即制定如下方针:准备情况,帮助学习,交流经验,研究问题,展开批评,推进工作。这六项又是根据下面一条总方针出发的,那就是:通过各种具体问题来宣传毛泽东的文艺思想与新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文艺报》确定了作家及文艺工作者为主要对象,然后逐步扩大到文艺爱好者中间去。

如何办好《文艺报》?1948年12月,丁玲去匈牙利布达佩斯参加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第二次代表大会之后,回国途中在莫斯科拜访了苏联作家协会主席法捷耶夫,当时人民解放军正在同国民党军队决战,胜利的曙光已经显现,丁玲希望了解苏联社会主义文化工作的组织形式、领导方法,以资借鉴。法捷耶夫告诉她,首先要组织中央的文艺工作机关,它是属于作家的团体;作家第一个任务是写作,通过作品去教育群众;作品要提高就要展开批评,最重要的就是文学报纸,告诉读者谁好谁坏,什么叫好,什么叫坏。苏联作家协会的机关报是《文学报》。

筹备委员会决定编辑出版《文艺报》,作为大会筹备期间的会刊。5月4日,《文艺报》第一期出版,在首页上刊登了《发刊词》:“对于将来的全国性的文艺作家协会,它的任务、组织、工作方式、会员成分,等等,文艺工作的朋友们一定十分关心,而且有很多意见;我们希望朋友们把意见写出来,交给本刊发表。因为筹委会工作之一是起草章程及其他重要文件,当然这些规章要在大会上讨论而后通过,但筹委会同人埋头干事前多听各方面的意见,在思想上先有一准备。”

《文艺报》发刊之初,就提出它不仅是文艺工作者的刊物,而且也是群众对文艺工作发表意见的园地。为了加强与广大群众的联系,及时了解各地群众文艺运动的情况,以便交流经验,发现问题,展开讨论,曾先后向全国各地发出广泛征聘文艺通讯员的启事。在启事发出后的半个月内,就得到各地同志热烈的响应。由于许多人对于《文艺报》的性质、内容和写稿的范围都不够了解,寄来许多不适合《文艺报》性质的稿件,所以《文艺报》特发了一封信。

丁玲在第一次文代会的大会发言《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中就说到,文艺批评是必要的,因为“许多文艺工作者需要指导,许多读者也需要文艺批评来帮助他们学习”,“假如缺少正确的批评作为指导,创作是要走许多弯路的”。

《文艺报》第三期又刊登了安蓝的《热诚的希望——供文代会的代表们参考》:“即将成立的‘全国文协’,不管它是文艺工作者的指挥部也好,总工会性质也好(其实群众团体的说法又何异于总工会),我觉得,全国文协必须是一个有权力的集团,全国文协应在思想上艺术上对文艺工作者起领导的作用。”

在《文艺报》正式创刊前,9月16日,《文艺报》编委会刊发《给愿意做文艺通讯员的同志们的信》:“《文艺报》是文艺工作与广大群众联系的刊物。它用来反映文艺工作的情况,交流经验,研究问题,展开文艺批评,推进文艺运动。内容包括文学艺术的理论研究、批评,各地文艺工作动态,作品评介,书报推荐,出版消息,及群众对文艺工作与作品的意见等。”

1950年春天,《文艺报》按照中央《关于在报纸刊物上展开批评和自我批评的决定》检查工作,丁玲执笔写了《初步检查》,表示今后要“加强文艺与当前政治的配合,加强刊物的政治性,提高刊物的政治思想水平”,“号召文艺界打破不批评、怕批评、背地不负责任的批评等空气,建立正当的、严肃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并且召开座谈会,讨论怎样加强报纸的政治性、思想性和战斗性。

《文艺报》还特意召开了三次座谈会,讨论关于新文协的若干问题。第一次座谈会的主题是新文协的任务、组织、纲领及其他;第二次座谈会的主题是关于新文协的诸问题;第三次座谈会的主题是关于《文艺报》、民间艺术等。

密切联系群众,这是《文艺报》继承延安文艺座谈会之后解放区文学一贯重视苏联文学与文艺思潮的传统。《文艺报》的发刊与创刊,同苏联《文学报》有着密切关系,参照了苏联文学体制中的相关内容。1934年,苏联作家第一次代表大会召开,正式成立“苏联苏维埃作家联盟”。苏联苏维埃作家联盟创办了自己的机关报——《文学报》。1948年底,丁玲访问苏联,其中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学习苏联的文艺界的领导方式和文学体制。当时的苏维埃作家联盟主席法捷耶夫曾向丁玲建议,“最重要的就是报纸,这是教育作家、教育读者的最好的工具”。

1951年11月24日,北京文艺界举行整风学习动员大会,丁玲作了题为《为提高我们刊物的思想性、战斗性而斗争》的发言。她说:“《文艺报》是文艺工作与广大群众联系的刊物。它用来反映文艺工作的情况,交流经验,研究问题,展开文艺批评,推进文艺运动。”“因此编辑部的负责人和工作人员就不应该是一个普通的看稿人或集稿人。他们应该具有高度的明确的思想性,能判断是非轻重,敢于负责地表明拥护什么,鼓吹什么,宣传什么和反对什么,而且是热烈地拥护和坚决地反对。”“编辑必须比作家知道得多,他是他的第一个读者和批评者,也是第一个替作家考虑一篇作品在群众中所将引起的影响,他应该从刊物的任务、从群众观点来帮助作家,弥补这作品里的某些缺点,提高作品所能起的政治作用,以及做更好的艺术加工。因此编辑人员首先应该认识这个工作岗位对于国家和人民的重要和责任。应该以能担负这种工作为光荣,而努力地、艰苦地学习,不断地提高自己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水平、政策思想,及文学艺术的修养,兢兢业业、虚心谨慎地从事日常工作,并且随时加以检查。”

在大会召开前夕,《文艺报》发表了编辑胡风的《团结起来,更前进!——代祝词》:“经过了近三十年的伟大而艰苦的流血斗争,人民革命终于得了胜利。在这个斗争里面,文艺也是参加在内的。所以,今天我们配得上在辅助战线的名义下而举行一个全国文艺工作者的团结大会。”

丁玲本人曾经主编过上海左联机关刊物《北斗》,对办刊物有一种情结。1941年5月16日,党中央在延安创办《解放日报》,丁玲出任《解放日报》文艺副刊主编,编辑还有陈企霞、黎辛。当时,所有不用的稿子都退还作者本人,并写信给作者提意见,作为培养文艺新人的工作。丁玲在《解放日报》文艺副刊出满100期后离职,后由舒群任主编。

丁玲对编辑人员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大家积极努力,《文艺报》培养出杨犁、萧殷、侯民泽、唐因等一批优秀的编辑和文艺理论工作者。

在三个多月里,筹备委员会研究确定了大会的方针与任务,拟定了代表产生办法,起草了章程及报告、专题发言等19件,准备大会演出节目等等。6月30日,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大会举行预备式,通过丁玲等99人为大会主席团,郭沫若为总主席,茅盾、周扬为副总主席。

当1949年第一次文代会结束后,有人建议把《文艺报》和《人民日报》副刊合并,丁玲坚持把《文艺报》办下去,她本人也成为1949年9月25日正式创刊的《文艺报》主编,任期为1950年1月至1952年1月。此后,丁玲因去大连养病辞去主编职务,由冯雪峰继任,任期为1952年1月至1954年8月。在丁玲担任主编期间,还有陈企霞、萧殷两位主编,顾问是阿英。

丁玲还为《文艺报》撰写大量稿件,从1949年9月到1955年初,一共发表了26篇。

7月2日,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大会正式开幕。郭沫若致开幕词,茅盾报告大会筹备经过。朱德代表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董必武代表华北人民政府和中共中央华北局,陆定一代表中共中央宣传部等先后向大会致贺和讲话。出席代表753人,会议期间增加至824人。

《文艺报》虽名为“报”,实则为刊。直到1985年7月6日,《文艺报》正式改刊为报(周报,对开4版),成为名副其实的“报”。

1952年1月,丁玲因严重腰疾,辞去了《文艺报》主编的职务。从1月25日出版的《文艺报》1952年第2号起,主编署名由丁玲、陈企霞、萧殷三人变为冯雪峰。丁玲后来说过,冯雪峰“主编《文艺报》是有人在会上提出来我赞成的。因为我觉得我编《文艺报》不合适。我不是搞理论的,他是搞理论的。他编《文艺报》比我好”。

7月6日下午2时,周恩来作《在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上的政治报告》,庆贺从中国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后逐渐被迫分离在两个地区的文艺工作者的大会师。周恩来指出:“不仅我们要成立一个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的联合会,而且我们要像总工会的样子,下面要有各种产业工会,要分部门成立文学、戏剧、电影、音乐、美术、舞蹈等协会。”“因为我们不可能常开这样的大会。希望在会中或会后,就把各部门的组织成立。”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丁玲回到北京,重返文坛,依旧同《文艺报》保持了良好的关系,发表了多篇稿件。1979年7月12日刊载于《文艺报》的《我读〈东方〉——给一个文学青年的信》,是丁玲复出后第一篇在全国性报纸上发表的文稿。

下午7时20分,在周恩来将要结束报告时,毛泽东莅临会场。全体代表起立欢迎,高呼“毛主席万岁!”会场安静下来后,毛泽东向大家说:“同志们,今天我来欢迎你们。你们开的这样的大会是很好的大会,是革命需要的大会,是全国人民所希望的大会。因为你们都是人民所需要的人,你们是人民的文学家、人民的艺术家,或者是人民的文学艺术工作的组织者。你们对于革命有好处,对于人民有好处。因为人民需要你们,我们就有理由欢迎你们。再讲一声,我们欢迎你们。”

7月8日,大会主席团召开第二次全体会议,茅盾主持会议。主席团经过讨论后决定:按不同业务分文学、戏剧、美术、电影、音乐、舞蹈、旧剧、曲艺等8个小组,推定各组召集人,负责召集会议,商讨组织文艺各部门协会的方案。

7月12日上午,全国文学工作者协会(暂称)筹备委员会在北京饭店召开了第一次会议。初步拟定了会议议程:一是本月20日召开第二次全体筹委会;二是本月22日后召开全体代表大会,预定两日完成之。

7月19日,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大会举行闭幕式。

7月20日下午,中华全国文学工作者协会筹委会在北京饭店召开第二次会议。茅盾主持会议,丁玲报告筹备情况。

1949年7月23日,中华全国文学工作者协会在中法大学大礼堂举行了成立大会,“全国文协”正式成立,这就是中国作家协会的前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