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娱乐场北京大学的绍兴籍校长们

原标题:四位绍兴籍校长
一部北大风云史

柳哲

近年来,每年都有北大师生组成的参访团来绍兴寻访老校长的故居,站在笔飞弄蔡元培故居门前,面对毛泽东所撰“人世楷模,学界泰斗”八个金光闪闪的大字,许多人都会驻足凝视,感慨不已。

澳门新葡亰娱乐场 1

其实,120年来,北京大学校长中有四位是绍兴籍人士,这也是绍兴人的骄傲。目前,除了何燮侯故居正在修复之中外,其他三处北大老校长故居都已开放,作为名士之乡的绍兴之所以人才辈出,这与绍兴的历史文脉所分不开的,是故乡的沃土培育了这一棵棵参天大树。

何燮侯遗像

北京大学的前身京师大学堂成立于1898年12月。这是清末戊戌维新运动的产物,是当时中国的最高学府和最高教育行政机关。1907年,刚从日本考察大学教育制度回国的原京师大学堂教习、学部员外郎何燮侯(1878—1961,浙江诸暨人)被任命为京师大学堂监督兼新校舍建筑主任。在何燮侯的主持下,德胜门外的新校舍于1908年动工兴建。至1910年,除医科外,经、政、文、格致(理科)、工、农、商7个分科大学均正式开办。在建造校舍时,曾有日本营造商贿送厚礼,希冀中标。何燮侯拒绝接受,秉公定标。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教育经费被清政府移充军费,年底下令京师大学堂暂时停办。何离校时,建筑经费尚有数十万元结余,管事人按官场惯例,请示厘定留成的比例数,以便伪造清册。如按此办理,不但主事者可得巨款,与事者均可分惠,但何燮侯坚决不同意,并亲自核对账目移交,这在当时贪污成风的官场中是很少见的。

北京大学建校一百二十年,历届校长数十位,其名气最大,贡献最巨者,当属蔡元培!京师大学堂改名北大后的首任校长何燮侯,却湮没无闻,知之甚少,美名不彰,不能不说是一大憾事!

1912年底,为筹办京师大学堂费尽心血的何燮侯成为众望所归的人选,受命担任北大校长兼工科教授,月薪800元,他仅取其半,余数作学校购置图书、仪器之用。何燮侯上任后刻意整顿,严格规章制度,使原来纪律松弛、教学秩序混乱的京师大学堂逐步走上正轨。是年冬,新任教育总长汪大燮提出将北大并入天津北洋大学,何燮侯代表北大师生极力反对。合并之议虽然作罢,何燮侯却因深恶痛绝尔虞我诈的官场而辞职。但他廉洁奉公的作风,给早期的北大师生留下深刻的印象。

何燏时,字燮侯,1878年8月10日,出生于浙江省诸暨市赵家镇花明泉村。1897年,他是杭州建求是书院的第一届毕业生。1898年,清政府选派学生留日,他以优异的成绩入选。1899年考入东京第一高等学校。1902年考入东京帝国大学工科采矿冶金系。1905年7月,顺利毕业,获得工科学士学位,被誉为“中国留日正规大学毕业第一人”。

1917年1月,蔡元培受聘出任北大校长,北大校史从此翻开了新的一页。

1906年春,他回国担任浙江省矿务局技正。同年冬,调任北京学部专门司主事兼京师大学堂教习。1907年,升员外郎,奉命到日本考察大学制度,筹划图书设备及建筑事宜,历时数月。返国后,就任京师大学堂工科监督(即工学院院长),并兼新校舍建筑主任。

蔡元培对北大的贡献已载入史册,有目共睹。简而言之,一是端正了学校的办学宗旨,以研究学术为天职,不是升官发财之阶梯。二是不拘一格延揽人才,充实与提高教员阵容,一时间,北大人才济济。文有陈独秀、李大钊、鲁迅、胡适、周作人、刘半农等名流,还包括虽无高学历却有大学问的梁漱溟,理有李四光、翁文灏、丁文江等专家。三是在办学方针上实行“思想自由,兼容并包”,新旧各派,同校共事,使北大的学术思想空前活跃。四是改革大学的学制与体制,在全国首创男女同校,实行教授治校,民主办学等等。

他性格刚毅,行事果决,一扫旧日官场拖沓之风。在他主持下,1908年开工兴建京师大学堂德胜门外新校舍。尽管校舍,后移作陆军讲武堂之用,但北大由此也得到政府另建新校舍的承诺。1910年2月,京师大学堂在他与有关人士的筹划下,正式成立经、法政、文、格致(即理科)、工、农、商七科,始具备了大学规模。

蔡元培在北大的改革取得了很大成就,影响所及,震动国内外。它不仅为民国的大学教育树立了崭新的楷模,而且使北大成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发源地。蔡元培因此被誉为“北大之父”。美国教育家杜威博士曾经这样评价蔡元培对北大所起的作用:把一所大学办成世界一流大学的校长在世界上有很多,但通过办好一所大学影响一个国家乃至一个民族的大学校长,全世界只此一位。

1911年10月,辛亥革命爆发,1912年1月,民国政府成立,他被委以重任,出任工商部矿政司司长。1912年5月,京师大学堂改称国立北京大学。这年12月,他因筹办京师大学堂多年,熟谙大学事务,受命接任北京大学校长。他上任后,首先解决经费问题。他以校长的名义,向华俄道胜银行,借款白银7万两,学校才得以按时开学;又以个人去留,向当局力争,议定每月经费,按预算发给,学校经费问题,从此得以彻底解决。他还整顿校风,严格规章。北大前身为京师大学堂,学生多为谋求仕进的权贵子弟,校纪松弛,学业荒废,少数学生,纵情声色,相沿成习。他接任后,刻意整顿,严格规章制度,建立教育秩序。至1913年春,学校步入正轨,开始组织春、秋两季招生。

蔡元培任北大校长虽然名义上有10年,但因不满当局的政策,中途多次离职或出洋,实际到职时间只有5年半。蔡元培不在北大时,校务由蒋梦麟(1886—1964)主持。蒋出生地余姚,向属旧绍兴府范围,故他一直以绍兴人自居。蒋梦麟早年就读于绍郡中西学堂(今绍兴第一中学前身),是与蔡元培关系最密切的高足之一。后留学美国,获哲学博士学位,一度担任过孙中山的秘书。1920年8月与1921年2月,蒋两次受蔡元培委托主持北大校务,1924年起代理北大校长,1928年任教育部长,1930年12月因与当局意见相左而辞去教育部长,重新出任北大校长,直至抗战爆发。蒋梦麟在主持北大校务期间创设研究院,聘请名教授,建图书馆、地质院,并提出北大发展的三个方向:一要研究西学,二要整理国故,三要注意自然科学研究,建立完备的实验室等。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面对侵略者的淫威,蒋梦麟率领北大师生机智地与当局周旋,在一段时间内,使北大免遭日军的侵扰,暂时稳定了教学秩序。直至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爆发,平津陷落,北京大学奉国民政府教育部命令南迁长沙。蒋梦麟主持北大校政的近20年,是北大走向现代化教育坦途的关键时期。

这年秋天,教育部为节省经费,几次想要停办北大,欲将之合并到天津北洋大学,遭到他与全校师生的强烈反对。他给大总统呈文,写道:“办理不善,可以改良;经费之虚糜,可以裁节;学生程度不齐一,可以力加整顿,而唯此一国立大学之机关,实不要遽行停止。”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北大校长成为众所关注的职务。中央高层一致认为,经济学家马寅初是最佳人选。于是一纸调令把正任浙江大学校长的马寅初调任北大校长。

由于他与师生的坚决反对,以及社会舆论的压力,裁并北大的企图才被打消。然而他因此也与教育总长发生龃龉,加上他也不满于袁世凯的独裁专制,遂萌生退意,于1913年11月,提出辞呈,并于1914年1月,由胡仁源正式接任。

马寅初(1882—1982)祖籍绍兴,为中国第一位留美博士。1916年归国后任北大法学教授、经济系主任,是北大历史上第一任教务长,也是蔡元培改革北大的得力助手。1951年5月出任北大校长以后,他积极推进教育改革,提出要以全面发展的观念教育学生,使学生不仅有丰富的知识,而且有高尚的思想和强健的体魄;他广泛延请专家、学者、政府部长乃至总理到校讲学,使1957年前的北大呈现出一派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景象。由于1957年以后那场“人口论之争”,使他连遭厄运,被迫于1960年3月辞去北大校长之职。1979年9月恢复名誉,任北京大学名誉校长。

他任职京师大学堂和出长北大,正值北大逐步走向正规大学的关键时期,学科的设置,校舍的兴建,经费的筹集,风纪的整顿,学制的改革,学校的保全,他无不参与其中。他又以校长之力,广延人才,到北大任教。据沈尹默回忆,沈尹默以及马裕藻、沈兼士、钱玄同,皆由何燮侯与胡仁源,讲他们延揽进入北大。

他在主持北大校舍建设与出任北大校长期间,不乏有趁机谋取私利之便,但他自律甚严,廉洁奉公,在旧式官场中,极为难能可贵。他自北大去职后,奉调四川矿务署署长,因对政治与官场的失望,辞不就职。从此息影家园,不问政治,约有五年。后因儿女渐长,负担日重,乃向京友,筹借资金,与人合开锅厂为生。其间曾参与开办长兴煤矿和主持修建枫上铁路,但均以失败而告终。

他淡泊于名利,居余杭十余年,几无人知其经历。1931年,偶于友人处见到美国人艾迪博士所著《苏联游记》,遂对于苏联革命后,所采取的政治经济措施,以及建设的突飞猛进,极为赞许和向往。当时,国民党政府,对于共产主义诸书禁人阅读,无从购买。他遂往上海日人开设的内山书店,搜觅马列理论著作,如《资本论》、《列宁主义经验批判论》、《辩证唯物论》等书,旁及中外,凡关于苏联之游记、著述、杂志、五年计划各书,始了解共产主义为救济人类之最新学说。

1932年伪满政府成立,旧友郑孝胥、罗振玉,欲罗致他出任伪教育部长,为他所拒。他对国民党“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亦表不满,国民党要员中,有不少同学故旧,邀其做事,无不婉拒。

七七事变后,他避居乡间,积极从事抗日民主活动。1939年,周恩来来浙视察,他前往欢迎,互叙世谊,晤谈甚欢。1941年,四明山金萧支队来诸暨游击,他遂与金萧支队领导蔡正谊等相识,往来密切。他因积极抗日,被推举为浙东游击区人民代表,两次参加浙东各界人民代表会议。

1945年1月,在浙东敌后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上,当选为参议会副议长。1945年8月,日本投降,他正在上虞开会,并准备去延安。因浙东游击队奉命北撤,中共领导劝他暂回诸暨老家。他因追随共产党,于回家路上,被国民党拘捕,经好友营救,始得脱险。后他与夫人避居杭州,不久又被浙江省保安司令部绑架入狱,并交秘密法庭审讯。后经亲友多方活动,当局迫于舆论方予释放。他出狱后定居余杭。解放战争期间,他与中共地下党,仍保持秘密联系。

1949年5月,杭州解放,他受到中共的优礼尊重。9月,作为特邀代表,赴京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会上与黄琪翔、张难先等,提出”请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名义电告联合国大会,郑重声明否认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提案。他当选为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参加了开国大典。以后历任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兼华东军政委员及浙江省人民政府委员,第一、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二、三届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政协副主席等职。

1950年4月,接受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的委托,担任民革浙江省分部筹备委员会召集人。1954年民革浙江省委员会成立,当选为主任委员。1961年,因感冒风寒,引发了心脏病、肺炎,4月21日,溘然长逝,享年83岁。

北大首任校长何燮侯,功不可没!在北大建校120年之际,让我们深切地缅怀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