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以的笔名

图片 1

图片 2
姓名:秦牧 国籍:香港 年代:1919年8月19日 职位:
  姓名:秦牧  原名:林觉夫  性别:男  出生年月:1919年8月19日  出生地:香港  原籍:广东澄海  
      秦牧原名林觉夫,广东澄海人。1919年8月19日生于香港。童年和少年时代在新加坡侨居。13岁回国后,先后在澄海、汕头、香港等地就学。抗日战争时期,辗转在广州、桂林、重庆等地,担任演员、战地工作队员,教师、编辑等。1938年开始在广州报刊上发表作品。《秦牧杂文》,这是他的第一本集子。1945年加人中国民主同盟,担任过民盟中央机关刊物《再生》的编委。  
    建国后,一直在广州工作。文学活动涉及很多领域,主要有散文、小说、诗歌、儿童文学和文学理论等等。其中尤以散文著称于文坛。名篇有《土地》、《花蜜与蜂刺》。此外,他还写了不少儿童文学作品和美学论著。196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粉碎四人帮后,创作了大量作品。几年来,仅结集而成的散文集就有10多部。自选集《长河浪花集》是其散文的代表作。还出版了《艺海拾贝》的姐妹篇《语休采英》。  
      
    《秦牧杂文》1947,开明  
    《贱货》(中篇小说)1948,南国书店  
    《世界文学欣赏初步》(文论)1948,生活  
    《洪秀全》(小说)1949,生活.读书.新知上海联合发行所  
    《珍茜姑娘》(短篇小说集)1950,广州南方书店  
    《世界文学欣赏》(文论)1950,三联  
    《北京的祝福》(话剧)1951,香港南方书店  
    《黄金海岸》(中篇小说)1955,华南人民  
    《复员军人杜美宗》(报告文学)1956,广东人民  
    《回国》(儿童文学集)1956,少儿  
    《在化装晚会上》(儿童文学集)1957,广东人民  
    《蜜蜂和地球》(儿童文学集)1957,长江  
    《贝壳集》(散文集)1958,作家  
    《祖国的港市》1958,解放军战士社  
    《星下集》(杂文集)1958,广东人民  
    《花城》(散文集)1961,作家;增订本,1982,花城  
    《艺海拾贝》(文论)1962,上海文艺  
    《潮汐和船》(散文集)1994,作家  
    《长河浪花集》(散文集)1978,人文  
    《巨手》(儿童文学集)1979,人文  
    《长街灯语》(散文集)1979,百花  
    《花蜜和蜂刺》(散文集)1980.人文  
    《秦牧选集》(散文、小说等合集)1981,四川人民  
    《晴窗晨笔》(散文集)1981,花城  
    《北京漫笔》(散文集)1982,北京  
    《愤怒的海》(长篇小说)1982,湖南人民  
    《秦牧序跋集》1982,花城  
    《秦牧作品选》(儿童文学集)1983,广东人民  
    《语林采英》(文选)1983,花城  
    《秋林红果》(散文集)1983,人文  
    《秦牧文集》(1—2集)1983——1985,春风(未出齐)  
    《秦牧自选集》(散文、小说等合集)1984,花城  
    《翡翠路》(散文集)1984,上海文艺  
    《秦牧旅游小品选》1984,河南人民  
    《秦牧华侨题材作品选》(散文、小说集)1984,福建人民  
    《塞上风情》(散文集)1985,广东旅游  
    《访龙的家乡》(散文集)1985,湖南人民  
    《秦牧知识小品选》1985,黄河  
    《地球龙迹》(散文集)1986,香港绿州出版公司  
    《和年轻人聊天》(散文集)1986,中青  
    《秦牧散文选》1987;人文  
    《大洋两岸集》(散文集)1987,花城  
    《盛宴前的疯子演说》(中、短篇小说选)1987,广西人民  
    《秦牧作品选》(故事、童话集)1989,少儿  
    《华族与龙》(散文集)1989,人文  
    

靳以原名章方叙,字正候。靳以系其1930年3月10日在《小说月报》第二十一卷第三号发表小说《偕奔》时首次使用之笔名,后即以此名闻世。他的笔名还有章依、陈涓、陈欣、丹乌、方序、柳青、方肃、苏麟、吕坚、苏凌、舒凌、黎微、若安等。兹按笔名使用先后,略加辑述,以飨同好。

1942年5月15日《社会日报》刊署名关山月的《长夜散记》,题记中说主编陈灵犀索稿,便作此篇付之。此时,画家关山月正在华南。

章依1927年在南开中学就读时,靳以署名“章依”在《南中周刊》第六十期发表小说《桂花香时》,此为目前所见其最早发表的作品。后在《语丝》《小说月报》《现代文学》等发表新诗,亦曾使用此笔名。

去年底,与苏州文史学者黄恽讨论画家关山月是否用过笔名“汪霆”创作文学作品,他说过去有人曾如是说。经爬梳有关文献,笔者发现,这纯属误摆乌龙:事实上,作家汪霆有“关山月”的笔名,而他和画家关山月完全是两个人,两者毫无交集,只是恰好用过同一署名而已。

靳以 靳以母亲姓靳。1930年后,其作品大多署此名,尤其是小说和散文。

2002年,上海书店出版社推出八卷本《上海四十年代文学作品系列》,此丛书名誉主编柯灵,编委如吴岩、束纫秋、何为、徐开垒、袁鹰、沈寂等人,均为上世纪40年代沪上文坛的亲历者。丛书中的散文集《长夜行》即录有汪霆的作品,书后并附作者小传:

陈涓、陈欣
分别见署于1931年《小说月报》第二十二卷第一期《父亲》及1936年《文季月刊》第一卷第五期《冬晚》,此后未见使用。

汪霆(1919-?)原名汪兆煜,常用笔名关山月。祖籍安徽休宁,生于上海市。1939—1940年,上海沪江大学新闻专修科肄业。1937—1949年,在上海当公司职员、记者、编辑,并从事文艺创作。曾在《申报·自由谈》《文汇报·世纪风》《大美晚报·夜光》《中央日报·文综》《前线日报·磁铁》《华美晚报·夜谈》,及《万象》《春秋》《幸福》等文艺杂志上发表小说、散文、杂文、评论等。1947年在胡山源主编的“青年文艺丛书”(应为“日新文艺丛书”——引者)中收有散文集《如梦令》,由日新出版社出版。上海解放后,奉调到安徽工作。1956年调回上海师范学院(现改名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任教,1987年退休。

丹乌
1934年在《新生周刊》第五期、第六期、第十期、第十二期发表《东北行(一)哈尔滨》《东北行(二)梅林正治》《东北行(三)告密》《东北行(四)寄信与邮政》,前两篇署“靳以”,后两篇署“丹乌”。《告密》《寄信与邮政》所叙内容既与靳以本人经历相合,在内容与文风上与前两篇亦完全延续。

小传中所提胡山源是,其作品《睡》曾受到鲁迅好评。同时他又是当年有名的文坛伯乐,尤其在供职中学、大学期间,启迪并培养了许多爱好文艺的青年学子步入文坛,其中如施济美、汤雪华、俞昭明等“东吴系”女作家群,就由胡氏一手扶植,并加以鼓励与提携。而汪霆也是受益者之一。据胡山源的另一及门弟子傅璧园回忆,他1947年就读中国新闻专科学校,在胡氏愚园路寓所“常常能碰到来向先生请教的几位文学青年,如施济美、汤中原(汤雪华)、汪霆(关山月)、顾也文等”。

方序
靳以学名方叙的谐音。1935年《水星》第二卷第三期发表《没有春天》首用此名。同年,在《文学季刊》第二卷第三期及第四期发表《亡者》《短简》亦署用。1937年《文丛》第一卷第二期发表《烛》、1938年《文丛》第二卷第三期发表《短简》、1942年在《现代文艺》第五卷第二期及第五期发表《散文三试》《白兔的死亡》,亦署用此名。

另据两年前去世的老作家王尔龄的回忆文章《怀汪霆校友》(《上海师大报》2017年1月5日第八版),其中称汪霆“于1956年从福建师范学院调入上海第一师范学院(上海师大前身)”,也是经胡山源教授推荐,并谓虽与汪氏初次见面,对其姓名却早已不陌生。一次串门时两人提起《万象》,“他说自己写散文大致上用本名,写小说就署笔名了。我把小说题目下署真名的作家排除后,似乎署名‘关山月’的该是他了。我把我的猜测说与他听,他一笑点头。”上世纪80年代,王尔龄在与前辈作家沈寂谈起旧闻时,“提起汪霆,他的话就多了,说关山月已经好些年不见了,小说、散文的笔墨清丽可诵”。

柳青1936年《文季月刊》一卷六期刊有署名“柳青”的散文《冷落》。靳以自称未用过此名,但《冷落》为其所作则毫无疑义。此文不久即收录于1937年出版的散文集《猫与短简》。

至于画家关山月,本名关泽霈,生于1912年,广东阳江人。“关山月”艺名,是其业师岭南画派创始人高剑父替他取的。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他身处华南从事国画创作并举办画展,一生中从无机缘在沪发表小说及散文,除了零星的几首题画诗。

方肃1938年10月,靳以到重庆北碚复旦大学任中文教授,兼任《国民日报》副刊《文群》主编。1939年1月19日《文群》第二期所刊署名“方肃”的《卑污的屠杀》,与1940年4月出版的靳以散文集

也许有人好奇,究竟是谁最早将这两位本来并不相干的人混为一谈的?经查阅《中国新文学大系1937—1949》第二十集“史料·索引”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4年版)作者小传里的“关山月”条:“笔名汪霆等。著名画家。三十年代后期开始在上海《申报·自由谈》《社会日报·爝火》《文艺生活》等报刊上发表杂文、散文等。写有散文《长夜散记》《答客问》,杂文《‘中庸’》等,著有散文集《如梦令》等。”——讹误已然出现。

《火花》(重庆烽火社发行,为“烽火小丛书”第十七种)所收同名作品内容完全相同。1938年《文丛》二卷二期发表署名“方肃”的《给日本兵士》。

2001年,有着“笔名大王”称号的陈玉堂编著《中国近现代人物名号大辞典(续编)》,未经查考,依旧沿误:

“方肃”具特殊含义,系靳以为夫人陶肃琼而取。1938年,刚高中毕业的陶肃琼随靳以离沪,颠沛流离终达重庆。次年夏,两人步入婚姻。“方肃”两字系靳以将自己学名“章方叙”和夫人名字“陶肃琼”组合而成。

855【关山月】(1912-2000)广东阳江人,原名关泽霈,亦名子云(或为字号),又名汪霆(上海“孤岛”时期为《社会日报》撰稿,见陈灵犀《社会日报杂忆》,载1982年《新闻研究资料》总第十五期)……

苏麟
最先见署于1939年2月7日《国民公报》副刊《文群》第十期《人世百图:楔子》,此后在《文群》以此笔名发表杂文近30篇,后均收入1943年11月由福建南平国民出版社出版的《人世百图》。1941年4月19日香港《大公报》副刊《文艺》刊《人世百图之小引、启事一则》、5月《西南文艺》第一卷第三期所刊《人世百图之耕牛、胞衣、广告》,亦署用。1946年7月27日《文汇报》副刊《笔会》发表杂文《父子俩》,亦署“苏麟”。

调出陈灵犀的文章,在“《火线》和《嚼火》”一节,只是胪列了《社会日报》“爝火”版的作者群,如“钟子芒(杨复冬)、顾支离(顾伦)、文洛(陈振鹏)、洛蒂(陆光昌)、关山月(汪霆)”等人,显然括号中的是本名。陈文并说这些作者“大多是商店、公司职员,也有大学生,还有个别产业工人”。如有著名画家“混迹”其中,怎会只字不提?

吕坚
见署于1941年3月29日《文群》第二七九期《父亲和猪》,此文后收入1943年11月由国民出版社出版的《人世百图》。

按“关山月”本为汉乐府旧题,属“横吹曲辞”,寓“伤离别”之意。北宋郭茂倩《乐府诗集》收录自南朝至唐代以此为题的曲辞20多首,多写征戍客远别难归之苦。其中最经典的是李白的一首,中有“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等句,久已脍炙人口。而延至宋明清,历代诗人也未放弃撰作这一题目,遂已渐成传统。故民国时有人以之为笔名,既反映当时战火频仍的境况,惹人烦忧,也显示了对传统的认同与尊崇。

苏凌、舒凌
福建改进出版社1941年编辑发行的《现代文艺》第四卷第二期、第三期所刊《信》《我坐在公路车上》,均署“苏凌”。《信》亦见载于1942年2月10日重庆《国民公报》副刊《文群》第三九三期(署名“方序”),后与《我坐在公路车上》一起收入散文集《红烛》(1942年8月由文化生活出版社出版)。“舒凌”仅在1942年

此外,又劳烦马国平先生多方打听,终于从上海师范大学档案馆同事那里得到消息:汪霆已于2001年5月18日作古。这位曾小有名气的写作者,离世时竟至默默无闻,思之不禁泫然。

《现代文艺》发表《他们十九个》使用,该文后收入小说集《众神》(1944年12月文化生活出版社)。

“苏凌”“舒凌”应系“苏麟”谐音。

黎微、若安
1947年上海《大公报》副刊《星期文艺》刊载署名“黎微”“若安”的作品,其标题下作者名字皆系靳以手迹。其中,署名“黎微”的《我辈是狗——人世百图之一》《人世百图——呆子、老丑角》,分别刊载于《大公报》1947年6月15日《星期文艺》第三十六期及7月13日第四十期;署名“若安”的《人间小品》则发表于1947年6月15日《星期文艺》第三十六期。两组文章与靳以1948年2月在上海文化生活出版社再版的《人世百图》所收同名作品的文字内容完全相同。且从目录编次看,正是该书再版时所增补篇目。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靳以采用不同笔名,与当时的黑暗局势有很大关系。正如他在《再记〈人世百图〉》中所说:“创造了新的笔名,极力掩饰自己的风格和笔调,看大事,写小文章,其中实在是有说不出来的苦衷。那还正是战时,为了怕‘泄漏秘密’‘危害抗战’,检查先生们正用全副精神执掌红笔东勾西抹,对付我们这些写文章的人。”这些笔名,正是靳以当年为了写出心中的愤怒和抗议而不惜用生命进行斗争的有力见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