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纪念曹雪芹逝世255周年

今年时值曹雪芹逝世255周年,一本根据其生平而创作的电影剧本《曹雪芹》问世了。该剧本采用倒叙方式,采撷曹雪芹逝世后一周年祭日众生前好友为其重新安葬的时间点,回顾其一生足迹,并通过曹家祖孙三代的命运,使读者(观众)对清代康雍乾三朝接二连三、牵五挂四的宫廷斗争有初步了解。剧中所述事实均依据《清史稿》及晚清以降新老红学家对红楼梦一书和曹雪芹写作《石头记》过程的记载和诠释。

问:你觉得曹雪芹幸运不?

我国伟大作家曹雪芹所著《石头记(红楼梦)》一书,作为四大名著之一,可谓誉满天下、妇孺皆知。曹雪芹的一生是不寻常的,坎坷困顿又光辉灿烂。他有老、庄的哲思,有屈原的《骚》愤,有司马迁的史才,有顾恺之的画艺和“痴绝”……他一身兼有贵贱、荣辱、兴衰、离合、悲欢的人生阅历,又具备满族与汉族、江南与江北各种文化特色的融会综合之奇辉异彩。

图片 1

在那个时代,曹雪芹的一生可谓悲剧的一生;但悲中有壮、壮中有悲。了解了其一生,方可明白曹雪芹为何自我评价说《红楼梦》一书是:“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你想问《红楼梦》作者幸运不?管它狗日的曹雪芹幸不幸运,红楼梦作者是幸运的:

在曹雪芹去世后才得知其名的清宗室成员爱新觉罗·永忠,在悼亡诗中曾如此写道:“传神文笔足千秋,不是情人不泪流。可恨同时不相识,几番掩卷哭曹侯!”这种因爱其书而钦慕其人的传统一直延续到如今,在京剧版《曹雪芹》中,剧作者借曹雪芹之口如是描述其人生感悟:“我也曾金堂玉马,我也曾瓦灶绳床,你笑我名门落拓,一腔惆怅,怎知我看透了人间世态炎凉!褴裳藏傲骨,愤世写群芳,字字皆血泪,十年不寻常。”

1、青年知遇三脂(脂砚斋)三位恩人营生、事业和写作上的提挈:李天赋、尤侗、朱彝尊。

作者之一张签名出身行伍,喜欢文学、历史,有较深厚的文学素养,非但自幼便是红楼梦迷,对曹雪芹其人的生平和际遇也有极大的兴趣,在对红学和曹雪芹身世有浓厚兴趣和研究的张凌飞先生的鼓励和帮助下,去年以来共同对作品做了重大的修改和完善,并得到中国戏剧出版社领导和编辑们的指导与帮助,终于有幸付梓问世。

2、少年时期的成长更是得到N多位南明遗材名师的厚爱和谆谆善诱。

3、红楼梦作者中年时候的其它著述更是空前绝后享誉一时,深得康熙皇帝、纳兰性德、曹寅的尊崇和敬仰。尤其《全唐诗》和《全唐诗部》稿。

曹雪芹个人的命运是悲惨的。或许正因为他个人悲惨的命运,才触动了他的灵魂,才有了他隐约的醒悟。于是,他忍饥挨饿,倾尽一切,包括他的生命,增删十次,写成了《红楼梦》这部空前绝后的小说。

《红楼梦》揭示的是封建社会制度日渐没落的贵族社会生活画卷。曹雪芹他找不到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的症结在哪里,他只是隐约感觉到了这个症结的危险性,有使”大厦将倾″之势。这是《红楼梦》具有积极意义的地方。

《红楼梦》最伟大的贡献,是其不朽的艺术感染力。可以说,《红楼梦》是古典文学艺术的集大成者,是一座很难逾越的高峰。抛开小说本身的艺术成就不说,即使是其中的诗、词、歌、赋等文学体裁的成就,也足以与历史上的任何一位大家的名篇大作相媲美。

曹雪芹能够在穷途末路的贫困而又绝望的生活环境中留下如此美仑美奂的艺术瑰宝,作为《红楼梦》的所有读者,都是万分幸运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曹雪芹也是幸运的,而且是不朽的。

曹雪芹(约1715—约1763),名沾,字梦阮,号雪芹,又号芹溪、芹圃。性别:男。清代著名小说家。先祖为中原汉人,满洲正白旗包衣出身。素性放达,曾身杂优伶而被钥空房。爱好研究广泛:金石、诗书、绘画、园林、中医、织补、工艺、饮食等。他出身于一个“百年望族”的大官僚地主家庭,因家境衰落而饱尝人世间的辛酸,后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历经多年艰辛创作出极具思想性、艺术性的伟大作品《红楼梦》。所以他是能力,而不是幸运

曹雪芹的一生是不幸的。俗话说人生有三大不幸:幼年丧父,中年丧妻,晚年丧子。而这三件事儿,偏偏都让他摊上了!

曹雪芹的一生当然也是幸运的。其一,是他出生在了一个钟鸣鼎食、诗礼簪缨之家,一个百年望族使他先天就有了某种文化底蕴;其二,是他出生后——即他十二三岁时——他的家族就败落了,被抄了,使他有了一份冰火两重天的生活感受;其三,是他的祖父曹寅给他留下了大量的书,使他的灵魂饱受了传统文化的滋养;其四,是他遇到了许许多多聪俊灵秀、如水般清纯的女孩儿……当然,还有其他,难以尽述。而我认为,曹雪芹最大的幸运,是他在撰写他的《红楼梦》时,恰是乾隆即位最初的那十几年,而在那十几年里,政治清明,社会稳定,或说是政通人和,国泰民安。

如果不是这样,恐怕就没有《红楼梦》了。

关于《红楼梦》的写作时间,正如《甲戌本凡例》里所说的:“十年辛苦不寻常”——即《红楼梦》大致写了十年左右。而这“十年”,许多论者大都认为是乾隆六七年至乾隆十六七年间。

而乾隆大兴文字狱的时间节点,恰恰是乾隆十六年。

刘再复新近在《书屋》撰文称:“曹雪芹生活在清朝‘文字狱’最猖獗的时代,没有外在的自由条件,但是他创造出了中国最伟大的经典极品《红楼梦》。”(《书屋》2018年第4期)窃以为这一论断是错的。

刘再复在2012年“答伦敦《金融时报》记者薛莉问”时,也说过类似的话:“曹雪芹在文字狱最猖獗的时代,隐姓埋名,却创造出中国文学的第一经典极品《红楼梦》。”(《莫言了不起——答伦敦《金融时报》记者薛莉问》)这当然也是错的。

众所周知,雍正在许多方面都是刻薄寡恩、冷酷无情的,他的一些政策(如文化政策)、一些做法(如对待他的亲兄弟),连乾隆都看不下去,所以乾隆执政后,一改乃父之暴戾,力主开明新政,首先在思想文化领域,逐步营造出了一个宽松、宽容的氛围。多少年后,乾隆本人都不无自豪地说:“朕御极以来,从未以语言文字罪人。”事实确实如此。此间,以思想文字入罪的案子,一桩都没有,直到乾隆十六年(1751年)。

乾隆十六年(1751年)夏天,社会上出现了一份假托工部尚书孙嘉淦名义的奏稿。这份奏稿长达万言,直斥乾隆失德,有“五不可解、十大过”。乾隆帝恼怒了,下令追查,结果发现此奏稿早已传遍了全国各地,连街上的脚夫都知道了。于是他便一改继位以来的宽容政策,采取了比雍正更为严酷的手段,大兴文字之狱。(在此后的32年间,文字狱多达l30起。)

刘再复在“答伦敦《金融时报》记者薛莉问”时还说:这“给作家的启迪是多方面的,其中最重要的启迪之一是他告诉人们:饥饿,苦难,贫穷,不幸等困境,恰恰是文学最好的摇篮。”

写到这里,我是不想多说什么了,只想转述资中筠的一句话:“读《随笔》载‘荒谬的苦难美学’一文,批国人赞美苦难之风,痛快淋漓,很多我有同感。”(《士人风骨》:《从“苦难美学”说开去》)只想补充一句:曹雪芹的幸运的。

不幸运,带着遗憾而去,

一部红楼赋半篇,

有始无终太枉然,

随然后续算美满,

怎知初心悲和欢。

石头牵岀南柯梦,

两玉唅恨陨人间。

一场尘俗秀恩爱,

半部野吏记曹先。

2015年,中国红学会内部也心发虚:“在曹雪芹诞辰300周年之际,我们再没有一点大动作的话,到明年,曹雪芹没准就不是红楼梦的作者了。”就这么一个连“曹雪芹”是谁、生辰都搞不清楚的事,居然还有人搞了个什么“曹雪芹诞辰300周年纪念大会”。可见,原本是严谨的学术已经成了一场闹剧。再不阻止的话,闹剧只会闹得更大。因为北京蒜市口有人已经在伪造“曹雪芹故居”了!

著名红学研究者李生占先生说“冯其庸《曹雪芹家世新考》、吴新雷与黄进德《曹雪芹江南家世丛考》、周汝昌《红楼梦新証》等有关曹雪芹家世生平考证的著作都是考证曹寅,无考证出曹雪芹一点有价值的东西。如果曹雪芹不是曹寅的直系血亲后代,考证曹寅再详细又有什么用?从现占有的资料上看,没有一文半字的史料证明曹寅与曹雪芹是直系血缘的一家人。”

何人这么大胆?竟敢自作主张将《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作者,标成曹雪芹!《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书上,本并没有标注作者的名字。但自从产生了新红学后,也不知何时何人开始在上面,胡乱地添上了“曹雪芹”三个字。以至于今天我们看到《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上,写的全是千篇一律“曹雪芹”三个字。《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作者,就是脂砚斋。白纸黑字,不容置疑!《石头记》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是两本不一样的书。

所以每每有人大喝一声,“拿出曹雪芹是《红楼梦》的作者,也是江宁织造府曹寅的孙子证据来”时。胡适的徒子徒孙面对质疑,被驳得苍白无力之际,惊恼之下,便亮出“圣旨”—-这是定论!言外之意便是:“本人乃奉旨乞讨,不容怀疑”。一副虚张声势、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非常的搞笑,现在的一些奇言怪论,居然成了“胡适的徒子徒孙”的护身符。也不知是谁的定论?是谁给你们颁发的“刀枪不入证”?

曹雪芹虚拟的名字而已,和孔梅溪吴玉峰毫无区别。“曹雪芹删减修改润笔而成书”也是文字游戏而已,并非真实。关键是他是江宁曹孙么?

若仍坚持“曹雪芹是江宁曹孙”说,那么就请拿出曹雪芹是江宁曹孙的可靠证据来,以让人信服!“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请那几十个伪红楼梦作者,包括江宁曹孙在内,先来过过这道坎!

脂砚斋明确指出:“‘无材补天,幻形入世’这八字,便是作者一生惭恨。”其实是一个离帝位很近的皇家子孙。【甲戌眉批: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红楼梦》作者必须具备两个要件:第一、他是离帝位很近的爱新觉罗子孙。第二、他逝世于壬午除夕!他就是:爱新觉罗·弘暟(1707—1759年),十四王爷胤祯的儿子。终年五十二岁。

无材可去补苍天,【甲戌侧批:书之本旨。】枉入红尘若许年。【甲戌侧批:惭愧之言,呜咽如闻。】脂砚斋还提到“无材补天,幻形入世”这八字,是《红楼梦》作者一生的惭恨。暗示《红楼梦》作者也曾是一块被废弃的“补天石”!天,即天下,亦即国家。补天,即治理和管理国家。作者曾经是离帝位很近的人,是“补天石”的候选人。他系清王朝爱新觉罗的子孙。他感叹自己空有一身才艺,却无用武之地。他就是康熙的孙子——爱新觉罗·弘暟(1707年—1759年)!弘暟逝世的这一天恰好是除夕,而除夕那一天又恰恰是“壬午日”,完全符合“壬午除夕”记载。

曹雪芹的一生当然也是幸运的。其一,是他出生在了一个钟鸣鼎食、诗礼簪缨之家,一个百年望族使他先天就有了某种文化底蕴;其二,是他出生后——即他十二三岁时——他的家族就败落了,被抄了,使他有了一份冰火两重天的生活感受;其三,是他的祖父曹寅给他留下了大量的书,使他的灵魂饱受了传统文化的滋养;其四,是他遇到了许许多多聪俊灵秀、如水般清纯的女孩儿……当然,还有其他,难以尽述。而我认为,曹雪芹最大的幸运,是他在撰写他的《红楼梦》时,恰是乾隆即位最初的那十几年,而在那十几年里,政治清明,社会稳定,或说是政通人和,国泰民安。

曹雪芹是谁尚无定论

红楼梦原稿系康熙太子胤礽的自传体小说

曹雪芹可能是胤礽的借鉴笔名,也可能是传抄者的笔名

从脂砚斋,畸笏叟的书评来看,其三人及当时评书人的关系相当近,脂砚斋评其中所有人皆为“个中人”,书中事皆为“真实事”,“音犹在耳”,说明这些事都是他们亲身经历

书中大部分内容都是红楼故宫内发生的,不可能是江南曹家故事,江南曹家在书中是江南织造甄家,只是跑龙套的,与贾家皇家无关

众位读者也不要先入为主人云亦云的听信前人误解,什么江南曹家故事,只是一场持续了百年的学术腐败

曹雪芹写了世界上最伟大的一本书之一。这本书叫做红楼梦。曹雪芹可以说他是幸运的,也可以说他是不幸的。曹雪芹的祖上是孝庄太后和康熙的包衣奴才。后来满族入关,曹雪芹家自然也就混得风生水起。不过在曹雪芹十二三岁的时候,家族就此破败。从风花雪月的大家公子到流落烟花街头巷尾的失败者。曹雪芹经历了人生的跌宕起伏,颠沛流离,酸甜苦辣,人生百态,都尝过了,都见过了。他写的《红楼梦》被后世的学者誉为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但是我们可以悲观且嫉妒的想一下。
他要不是出生于贵族,他能写的出来那么多真实的贵族大家的场面吗?那么庞大的一个家族,宴会的种种场景,贵族大家的生活百态,还有那种大家公子,大家小姐的生活百态,如何取乐,如何享乐,花花草草,医药宝物。古时候,念书读书只是贵族的专利。他家又不是有钱有权有势,哪里会让曹雪芹去接触文学,给曹雪芹打下了这个文学的功底基础。至于《红楼梦》当中的甄宝玉与贾宝玉,到底谁是真的宝玉,谁是假的宝玉,无非就是现实和理想的两种区别,在来回的穿梭当中,这本书最大的差别就是理想和现实,什么叫做理想,什么叫做现实?薛宝钗,你可以说他是理想型的妻子,还说她可以是现实型的妻子呢?值得人深思。是他的出身让他得以写出这么华丽高贵的文学作品。但是老天让他体会出来的太多,赐予他这世界上最华丽的伤感,让他写出这么华丽而又伤感的作品,可以说如果大家都有一面镜子,我们都可以看到自己看到社会看到人间,但是如果上天不给予你这面镜子呢,你看到了镜子以后得到了一种东西,又失去了一种东西,你懂得了这世界上什么叫做丑陋,什么叫做人世百态!曹雪芹在文学上是幸运的,但是曹雪芹在生活上绝对是不幸的。上帝创造出了曹雪芹这么一个奇葩,写出了这么奇葩的作品,让世人百世流传,绝对是经典中的经典。1000个读者当中有1000个哈姆雷特,曹雪芹的作品《红楼梦》。值得人反复的读,深刻的读。

《红楼梦》能流传到今天,已经相当幸运了……当然也是曹雪芹先生的幸运。

曹雪芹的一生是不幸的。俗话说人生有三大不幸:幼年丧父,中年丧妻,晚年丧子。而这三件事儿,偏偏都让他摊上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