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登入感恩:我的母亲,苦难的母亲

  姊妹多而能惹事的我,总体会不到父爱如山的感觉,甚至常常因为损坏东西、吵架、学费难筹而惹继父生气。在我的记忆中,能解围并挑起家庭重担的是长我九岁的大哥。

文/布衣粗食
我想,每一个人读书的时候都写过有关母亲的作文,每一个成年人都想过要写点什么来赞美母亲。是啊,母亲在每一个人心中都是伟大的,值得自己一辈子骄傲,当你真的提起笔来写母亲的时候却陡然发现,有关母亲的记忆都是一些零星的小事,言语中都是一些琐碎的唠叨话,好像母亲一辈子都没有干过什么轰轰烈烈的壮举。
想为母亲写一篇传记吧,觉得啰嗦浮长;想为母亲写一篇大事记吧,又不知道该写哪一件。正是带着这样的疑惑,我今天就尝试着写下我的母亲,一位伟大的母亲,农村妇女的典型,苦难的女人!
我的母亲,从来不知道掩饰自己的感情,伤心时就哭,快乐时就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说话零零碎碎,讲半天也归纳不出中心思想。印象中,我最难忘的是母亲在面对苦难时的坚强,默默承受,不言放弃。
母亲一共生了三个孩子,我是最小的一个,前面还有大姐和大哥,也就是生下我的第三年,我的父亲就在一次村集体放排时跌入激淌的东江河里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两年后,母亲被迫改嫁到另一个遥远的村庄,嫁给了我现在的继父。继父比母亲大十多岁,一直性格暴躁,从不出门赚钱,经常一个人独自喝酒,喝酒后动不动就打骂我们三姊妹。因为这些,母亲从我懂事后的记忆里开始很少有安乐的日子,开心的笑容更是少之又少。
在我父亲刚刚去世的那些日子里,母亲一个人从早到晚地在责任田里干活,那时候我们住在偏僻的山沟里,还是用大水牛耕地的时期。为了一家人的口粮,母亲从村支书那借来一头水牛,硬撑着她那瘦小的身体学着男人们的样子开始耕地,可是母亲瘦小的身躯连耕地的铁犁耙子也背不动,好不容易踉跄着把铁犁耙驾到水牛身后,却又无法耕动那坚硬的黑泥。村支书看不过,跑来给母亲帮忙。就这时候,村支书的老婆站在田埂上破口大骂,骂一个寡妇人家,就是想勾引男人做事,不怀好意,破坏人家家庭;骂一个不要脸的女人,装腔作势,甚至是那些农村睡草席的脏话都骂光了。无奈的母亲,毫无还嘴的理由,只有挥舞着鞭子驱赶着水牛艰难前行,跟在水牛后面任委屈的泪水落在春天的水田里,手掌磨起血泡,然后破裂开来,染红了整个铁犁耙的手把。
父亲刚去世的那两年里,我和大哥常年被反锁在土砖屋里,大姐被送到十几里地外的小学读寄宿。母亲一个人整天在田土里和自留山上劳作,每天天擦黑才回来,每当家里的木门一响,我和大哥都会赶忙跑到母亲身边,尤其是我,很是希望母亲可以抱抱我,把我举过头顶,高兴地转两圈,因为我透过土墙上的窗户经常可以看到隔壁家的小孩经常被他父亲举过头顶,然后一起咯吱咯吱地笑。但是母亲从来没有在意我渴望的眼神,她也暇顾及这些,在她的心里每天想的是几张要吃饭的嘴,要穿衣的身躯。偶尔,母亲也会从很远的圩场上给我们姊妹买几块香甜的牛轧糖,分给我和大哥一人两块,留两块给读书的大姐,自己却一点糖的味道也不曾留下。懂事的大姐每次回家后又把牛轧糖切成四块,我们一人分一块,当母亲也尝到牛轧糖的味道时,母亲抚摸着大姐的头说,还是生女儿好啊,会疼娘!母亲这一刻是我见过的开心时刻,因为她眼泪含着幸福的泪。
母亲改嫁了,在常人眼里,那是母亲重新过上好日子的开端。到继父家的第一天,母亲要我们三姊妹冲着继父喊爹,看着母亲几乎是祈求我们姊妹的样子,我们都小声的喊了一声爹,继父却没有笑,只是端起饭桌上的酒杯狠狠地喝了一杯酒!从那以后,母亲带着我们姊妹在继父家过起了小心翼翼的生活,生怕哪天惹恼了继父,继父借着酒劲打骂我们。母亲更是小心加谨慎地哄得继父开心些,因为母亲不想我们几张嗷嗷待哺的小嘴挨饿,自己受点委屈算不得什么。母亲唯有厌恨自己的命运刻薄,打落的牙齿往嘴里吞!这样的苦楚,母亲在我长大成人后经常谈起。
母亲最难熬的日子是我们三姊妹一起上学的日子。每学期学费和生活费要很多,继父从来不去赚一分钱回家给我们缴学费。母亲只有自己支撑着瘦小的身躯种菜和养猪,把菜担到几里地外的圩场里去卖,把猪喂得肥肥的,卖了钱全当学费。这时候的母亲只能用劳碌成疾来形容,母亲心里劳碌着,害怕管教不好儿女们,过早地走上社会容易学坏;身体上劳碌着,担心自己赚的钱太少,维持不了我们的学习费用。母亲只有坚强地挺起自己的脊背,夜以继日地用自己的血汗换取微薄收入,恨不得自己成为一台永不停歇的机器,用双手为儿女们撑起一片蓝天!
为了生存,母亲是没有时间顾及我们姊妹的学习成绩的。她只有在冬天寒冷的天气里,让我们姊妹围着火盆,背着继父的面,言传身教,讲起她自己那些努力学习而又没有得到结果的故事,讲起读书的重要性。母亲读书那会还是文革期间,家里姊妹多,缺少劳动力,加上外公曾经参加了国民党地方学社经常被红卫兵批斗,因而她没有得到上高中继续学习的机会。她嫁给父亲后,又尝试着当山区的代课老师,希望通过这样的渠道继续圆她的学习梦想,但父亲年纪轻轻就撒手而去,迫使她不得不放弃那些曾经缠绕日夜的读书梦。再往后说,母亲就开始落泪了。我们姊妹不忍看到母亲的泪水,因此一个个读书用功,成绩优秀,我和大姐经常被评为班级的三好学生,大哥还是班上的班长。
母亲和继父,因为儿女读书,因为家庭吃穿,因为感情不和,不知道母亲挨打过多少回,也不知道母亲哭哭滴滴过多少回。母亲不止一次躲在猪圈里抹泪,似乎在母亲的眼里,牲畜常食五谷杂粮,会懂得人间烟火,执意地认为继父带给她身体和心理伤痕只有和猪圈里的猪唠唠嗑才得以解脱。每次打闹过后,母亲很久都不会露出丁点笑容,一旦母亲再次笑起来的时候,我知道,母亲心里翻江倒海地挣扎、绞痛过重新才重树起自己生活的勇气。看到母亲过早地泛起了白发,过早地弓起了脊背,每一个认识母亲的人似乎都读懂了母亲经历的苦难。
5年前,我结婚的时候,我知道母亲的难处,我没有要母亲为我操心,但母亲执意塞给我1000元钱,和一枚银饰戒指,告诉我说,那是她和父亲结婚时唯一的物件。我突然泪流满面,母亲给我的不仅仅是一枚戒指,更是戒指后面一大串的心酸故事,最重要的是一枚戒指后面就是一份责任,哪怕再苦再难也要担起它!

引导语:父亲去世后,大哥一直扮演着监护人的角色,处处都为我着想!

  大哥,根枝。排行第一,接下来是根叶、根桃两个姐姐,我根荃排行老四,我还有一个妹妹根莲。姊妹五个以一颗树的形式用根维系在一起。尽管莲子小妹是继父所生却一家人相处融洽。母亲用朴素的农家粗茶淡饭把我们姊妹几个拉扯大、养。如果没有大哥早早毕业当民办老师为家争工分,日子熬苦得比当下精准脱贫难多了。我哥对我的偏爱和教育是几个姊妹不能比的,这也是母亲常念叨的一句话“根枝就对根荃好”。

分页:123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心结思念老父那几次痛打让我陪你慢慢变老父母心声:我们能拥有孩子多少…春节回家应做的六件事暖脚行走的父爱今后为父亲做的事是陪父亲聊…本站为你推荐的文章:
三千年来激荡人心的名句…在高考前夕给女儿的一封信高考前十大问题建议励志人生:改变心态才能改变我…钱钟书经典语录马云:创业不能停留在理念与幻…人生感悟短信相信自己,一切皆有可能本文地址:本文标题:感恩:我的母亲,苦难的母亲关于本站

大哥出事了。接到大姐打来的电话,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

  也许他大我九岁的原因,他经常呵护我们,为我们排忧解难。一次,冬夜里,我随伙伴偷偷到邻村看露天电影《南征北战》,原本到了邻村找上中学的大哥一块回来,可是没有找到,回来时迷路了,至今记忆犹新的是空旷寒冷的夜里回荡着他喊我的声音“根荃!根荃!”沿着喊声和灯光,我找到了回家的路。那时我还未上学,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在没有路灯的雪地里走夜路,现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温暖一生的故事,寄托一生的梦想,感动一生的情怀,执著一生的信念,成就一生的辉煌,炮烙一生的记忆。谨以此站献给所有默默耕耘、磨砺&nbsp&nbsp&nbsp

我心一紧,头嗡嗡作响,我无法相信这是事实。一个三十多岁的大男人,能出什么事呢?白天不都好好的吗?从小到大不都是大哥护着我么?关键时候不都是大哥让着我么?此时,一大家子人都在奔光明前程去,大哥怎么能够出事呢

  大哥肯吃苦,家穷吃不起白面馍,娘总为他在白面皮里裹着麸子面,远看以为是包着红糖,他总把好吃的留给弟弟妹妹,自己从不挑拣吃穿。从小领着我们几个割麦子,每到秋假,收秋成为男女老幼的主战场,他带着我和根桃姐收割莜麦,很长的麦田不展腰割到头。他割到头经常接我。割草打兔子、挑甜苣菜、挖酸柳柳、寻鸟窝,放夜马、起山药、拔萝卜更是形影不离。童年的苦涩里有亲情们相互取暖的甜蜜记忆。最让人揪心的是搂上了莜麦秸没有小车往回运,只好让高高的麦秸压在后背上,一步一步地走回去,麦秸毛钻进衣服里与汗紧贴在肌肤上,加上厚重的绳子紧紧勒在两肩,大哥竟然把一座山抗在了肩上,让如山的柴火在他的脚下缓缓前行,看着他青筋暴起的头红里透着一个倔强和执着,我顿感大哥的伟大和不易。那年,大哥刚19岁,是他刚当上村里的民办老师。他一个月6元的补助,终于为这个贫寒的家购买了第一台收音机,第一辆农用小车,我家终于结束了人力背柴的历史。

&nbsp&nbsp&nbsp心智、一生坚守的朋友。最新励志文章

人到中年,生老病死也渐渐看多了,但大哥会在三十六岁的时候弃我而去,教我如何相信呢?大哥是一大家子人的顶梁柱啊!高大强壮的身板,声音洪亮,干活利索。大家遇到什么难处,他都不费吹灰之力就帮解决了。

  大哥在八三年考取了张北县师,为我树立了榜样,准备辍学的我在他的努力帮助下,转学到康保复读初三。记得他送我去康保四中的路上,我们俩骑了一辆自行车,他前面的手把上挂着两咔子麻油,后面驮着我,上坡时吃力地蹬着,我要求下来一块走吧,他说没事。可是终于蹬到了山坡上面,他的后背已经被汗浸透。接下来是下坡路,可是闸不灵,终于在急速中我们一起摔倒,盖子被摔开,两咔子麻油咕嘟咕嘟地流在土路上,我们不约而同地顾不了自己伤痛而去抢扶油咔子,那是送给为我办事的老师礼品啊,没了礼物能答应吗?垂头丧气地挨到日落西山,我们带着保留住的两半咔子麻油见了刘义老师,他是我生父故交李轩老师竭力推荐的。刘老师没说别的满口答应。没想到我的名字也被大哥改了,与他同姓生父,中间一字之差。他说这才是亲兄弟嘛!继父知道后,他解释了很多,并答应考不住再改回来,八七年,我考取了市属的一所中专,姓氏也一直没改回去。

记得父亲过世那年,我三岁,大哥四岁,大姐七岁。为了生计,母亲每天下地干活就把我和大哥反锁在土砖屋里,把大姐送到寄宿学校。我和大哥好像笼子里的小鸟,透过老式木窗呆呆地望着窗外的大山,却怎么也无法到达。大哥看出了我的心思,于是央求母亲让我们在天气晴好的日子出门玩耍。母亲拗不过,只得大哥说,那你要保证看管好弟弟,不能跑远了。就这样,比我大一岁的哥哥成了我的保护神,成了家庭的保护神,俨然是个家长直到他出事的那一天。

  学费,成为一家人的心病。40元一个学期,当时也成为难题。大哥没有与嫂子商量就把两个月工资都给我带上。并坐公交陪我报到。那时我已经发现他反应迟钝,经常与家人说些不着边际的话,研究社会关系学,研究得神经错乱,经常失眠。病根儿是生父挨打,姐夫悄悄去学校通报他让他做主,可惜他见父亲的惨样和家庭的不幸及族人的数落,一个刚成家不久没有能力处置突如其来一系列家事的他,肩膀远远不像背柴火一样,连日来的失眠和压力让他神经错乱、精神憔悴。后来,在母亲陪床住院的日子里,我每到星期天去医院探望,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顿素馅饺子,很苦的日子里我们过出了甜蜜,我很珍惜那段温馨的住院时光。

父亲过世两年后,母亲改嫁给了继父。母亲和继父结婚那时,继父已经四十多岁了,因为家境贫寒还好酒、性格粗暴,一直没能娶妻生子。于是,母亲带着我们姊妹三人寄在继父篱下成了当地人的笑柄,我们姊妹自然成了继父受辱后的出气筒,经常挨打不说,还常常挨饿。每次饥肠辘辘的时候,大哥总能够找来一些吃的,虽然只是一些山里的野果或者是土地庙里的贡品,但足使让我饱餐一顿。记得有一次,我和大哥因为偷了土地庙里的贡品被人瞧见,继父大发雷霆,大哥一个劲地承认是他一个人干的,祈求继父打他一个人,即使那样,我还是没有幸免一顿暴打。但我从此深深地懂得了大哥对我的关爱。

  。两个妻子前后以逃婚的形式带上两个亲生女儿消失后,又一纸诉状递到母亲哪儿,又都以不通知本人怕刺激的关爱理由判决离婚。

我和大哥读初中的时候,大姐正在读高中,此时,家里是一贫如洗。因为我们姊妹都不是继父的亲生骨肉,继父不愿意拿出些钱来供我们读书,年纪尚幼的我们不得不寻找赚钱的门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初二那个暑假,我和大哥顶着烈日去山里的林场搞抚育,我们拼命地在山里干了一个多月,加上母亲卖菜的钱,但还是没能够凑齐三个人的学费,这时候,大哥主动向母亲要求辍学。大哥说,他的成绩很差,干活有力气,唯有他才可以帮助母亲多干些活。但我知道,大哥的成绩才班级一直排在前10名以内,个头也比我高不到哪去,只是他把宝贵的学习机会让给了我。从那会开始,我知道大哥是要用自己的命运来改变我和大姐的命运啊。

  如今,两个女儿一去无踪,他却日夜惦念。把工资当作生命去保护,防盗门锁换了又换,存款单找不见挂失了一次次,家里失火,摩托被盗,一次性被骗购置38双鞋积压在家。最要命的是近一年不吃药,不让母亲和家人进家照顾,日子在稀里糊涂、懵懵懂懂中煎熬着、彳亍着。

初中毕业后,我就读在地区中专学校。大哥很少和我写信,但我可以从他邮寄给我的小额汇款看到他打工的地方,透过那些零零散散的钱,我看到了大哥的心血,看到钱被大哥长满老茧的手抚摸过的痕迹。每当我把那些钱小心翼翼地放在贴胸的口袋里,我的泪水就止不住地滑落到嘴角。

  在今年一月二十四日,我以旅游的名义把他骗到了医院。精神病院,不需要陪护的日子,与服刑无异。医护人员带他进铁门的那一刻,我的心很凄楚,他绝望地回头看看我们,然后被注射了一针,接着就瑟缩在病床上,我们走的时候没有醒来。他的所有东西都被清零,手机也不翼而飞。只留下赤条条的自己和死缠烂打的病痛。

因为过早过重地参加劳作,大哥成年后,背有些微驼,个子比我还矮一截。母亲还经常拿我和大哥的身高说事。大哥却不以为然,说,你们不知道啊,因为我的肩膀受到了压迫,所以才长得结实啊,人家邓小平比我还矮呢?不都说,浓缩的是精华吗?大哥的自我解嘲,让母亲哭笑不得,让母亲知道这个儿子没有责怪她,没有怨恨家庭的贫困。

  后来,每个周末,去看他,他几乎都紧紧抓着我的手,恳求我出院。姐妹去看他,也满含期待带他离开。伤感的心和绝望的恳求每次写在他的脸上和单薄的身躯上时,我一阵阵酸楚,姐妹们也泪流满面。

年轻的我,不谙世事,不懂得当家的难处,直到自己也做了父亲。中专毕业后,我东奔西走,辗转在很多城市,把家里大小事务交给了大哥打理。记得资兴市9.1洪灾那次,屋后山体滑坡,虽然房子没有被泥石流冲毁,但灾后菜园子、稻田、护坡的恢复都是大哥一个人忙里忙外地做好了。那时,我还在个东莞打工,我后来新闻里看到受灾的消息,于是打电话询问。大哥一个劲地告诉我,家里没有事,一切都好好的。当然,这次真的让我体会了什么是长兄如父。

  父亲节到来之际,我又去医院探视,带了驴肉火烧和水果,他对烟的热望超出一切。他的火机被一次次没收,这次没有被收走让他很兴奋。吃完我带的食物,舍不得放弃午饭,当我看到所谓的挂面除了白得吓人的黏糊摩擦的面条粘在一起之外,没有一点调料和荤腥。我知道他受苦了,但是为了治病,只能忍受。好在医生说只要回家坚持吃药,可以出院了。

大哥对长辈也是毕恭毕敬。就说大哥娶媳妇吧,大哥硬是推辞了好几个面容姣好的女人,娶了一个思想传统,为人老实,同样出身在大山的女人。他还不让母亲多操心,所有的彩礼都是自己一手准备的。继父临终时,大哥亲自为为继父穿寿衣,擦洗身子,把葬礼安排得妥妥当当。虽然继父从未对大哥笑脸相迎,我们和继父也没有血缘关系,但大哥在继父苍老的日子里默默地孝顺着,从未抱怨什么。共2页12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半年多的住院日子,他的学生、领导和同事没有来探视,因为他已经被人淡忘了,两个女儿也不知消失在哪里?我问他想女儿吗?他说想啊,又自我安慰说她们忙,仍惦记着把自己的工资给她们一些。可是谁又能可怜一下患病的大哥呢?

  父亲节到了,得不到女儿祝福的大哥,接受兄弟的祈福吧!祝大哥身体健康,余生平安!这时我又想起大哥背柴的伟岸和抢扶油咔子的机敏。

  父爱如山,大哥如父。是他引导我在苦难的岁月里学会了坚韧,在委屈的日子里学会宽容,在幸福的日子里学会感恩,在无助的日子里学会坚挺,在孤独的日子里学会承受……

  散文网
一个原创网络文学阅读分享平台。为您提供散文美文随笔作文以及日志等经典短篇美文体裁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