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小说一手社评 金庸以一笔之力写出一个财富王国

上世纪90年代末期的一天,我接到了金庸先生名下的出版社一位编辑的电话,邀约我到他们那里“商谈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一手小说一手社评 金庸以一笔之力写出一个财富王国

这多多少少令我感到意外,因为在此之前,我从来未有和这间出版社发生过任何“瓜葛”,至于和它的老板金庸先生,就有些“关系复杂”,渊源较深,甚至要追溯到上一代:我的家翁罗孚先生,原来与他在同一个报馆供职,有过紧密合作的一段日子,也曾着力催生过他一系列炙手可热的武侠小说。我家的小辈们,自幼都尊称他为“查伯伯”。平常日子,有事无事,查伯伯抽空和我们吃吃饭,聊聊天也是有的,有一两次还会请上他的另一位报馆旧同事,也是武侠小说名作家梁羽生——即我们所叫的陈文统伯伯。难忘的是一次他们回忆起初进报馆工作的日子,说是当时的环境很差,报馆地方狭窄,只为他们提供留宿的床位,查伯伯只有一套西装挂在床头,随身的行李就塞在床底下。陈伯伯为人不修边幅,处事更妙,脚上的袜子要穿到脱下来“可以自行站立”之时才换洗。哎呀呀,真把我们听得爆笑要喷饭了!

图片 1

还有一个微妙的机缘巧合,就是在我工作的电视台,购买了查伯伯的著作版权,作为编剧的我,就要参与把这些文学原著改编为电视连续剧的剧本的过程。那是一个武侠风行的年代,就连唐代的浪漫诗人李白也要被武装起来,成为电视连续剧《剑仙李白》的主角,那真是史无前例的“创作”。我和一班编剧大放想象力“飞剑”,硬是把李白的老爸首先打造成被朝廷追缉的亡命大侠,他的儿子无可奈何地成为天生武侠,饮酒作诗只是副业而已。如此荒唐的剧情,居然在当红艺人的演出下大受欢迎,领导鼓励我们大胆创作,还大言不惭地说二百年后必成正史。就是在这样的时势下,查伯伯的作品如日中天。

10月31日,书迷在香港文化博物馆的金庸馆参观。

把金庸武侠小说改编为电视连续剧,初接任务时以为很好做,因为有那么好的文本,人物鲜明,故事精彩,基本上按照原著的章节脉络稍微改编成电视剧就可以了。但实际上做起来并不是这样。电视台的主事者因为要迁就文化水平不高的家庭观众,要求将连续剧拍得通俗化、简单化而达到流行化的效果。作为编剧的我们,就首先要将原著“拆解”,再进行通俗化,说实在点,是庸俗化的改头换面的苦差,于心何忍啊?但那时身在江湖,无法自主,只能眼白白地看着文釆飞扬的金庸武侠小说生生地惨被肢解、被糟蹋、被“消费”了,我觉得很对不起查伯伯,总有一种叛离了他老人家创作原意的遗憾感!

金庸武侠小说:“华语第一IP”

按照与那位出版社编辑的约定,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到了位于香港北角的出版社本部。负责人十分客气地出来接待,对我说出那“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原来是金庸先生想让我把他的武侠小说改写成儿童文学版本,令广大的青少年儿童都可以阅读和理解。

◎据保守估计,金庸小说全球发行量已超3亿册
◎目前已有36部金庸武侠电影,66部电视剧
◎武侠封笔38年后,内地四年版税收入1750万
1955年,31岁的金庸写出首部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一炮而红,由此开启辉煌的武侠小说创作生涯,一直到1972年封笔。在这17年间,金庸共写下了15部武侠小说,创作了近1500个人物形象,其影响力持续至今。据保守估计,金庸小说全球发行量已经超过了3亿册,在影视改编方面,目前已有36部金庸武侠电影,66部电视剧。其中版本最多的是《笑傲江湖》,共有11个不同的影视改编版本。金庸武侠小说称得上是“华语第一IP”。

这真是非常非常的意外,我万万没想到查伯伯会提出这样一个非比寻常的艰巨任务,一时之间,百感交集,不知道如何表达是好。于是,我说要回去好好考虑,再作具体的答复。

小说版税在内地4年间便收入1750万

离开了出版社,在回程的路上,我的脑海中犹如翻江倒海,千潮百涌——把精彩绝伦的金庸小说改编成儿童文学版本,让千千万万的少年儿童从小就读金庸、识金庸,既可以令他们享受武侠文学的阅读乐趣,又可以丰富他们的想象力,这无疑是一个很美好的设想,而且是破天荒的一个创举,从来也没有任何人敢于作这样的尝试。而现在却由作者本人,尊贵的金庸大师,我所景仰的查伯伯郑重其事地向我提出来了,怎不叫我感到兴奋和激动?如果真的能得以成功的话,那可是造福我们的下一代,更惠及再下一代的大好事、大美事,该会是功德无量的吧。

且不说影视改编授权费,但就金庸武侠小说的收入,就甚为可观。金庸好友倪匡在《武侠小说大宗师——金庸》中写道,“第一部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才发表到一半,武侠小说读者已经惊为天人。再接下来的《碧血剑》《雪山飞狐》,更是采声大作,人手一册。等到《射雕英雄传》一发表,更是惊天动地,在一九五七年,若是有看小说的人而不看《射雕英雄传》的,简直是笑话。”
2010年,金庸小说在内地重新结集出版,金庸版税收入350万,名列当年作家富豪榜第12位;2011年的作家财富榜上,金庸仍以220万位居第19名。到2014年,金庸在第九届作家榜以330万版税位居第27名,2015年的第十届作家榜中以850万版税位居第17名。仅这四年的版税收入合计已达1750万。作家榜创始人吴怀尧认为,金庸先生是当之无愧的作家榜“武侠王者”。不要忘记,2010年已是他武侠写作封笔38年之后。

想着这些,我的头脑前所未有地发起热来,连续几天,寝食难安。

经营报业90年代便拥有12亿身家

我拿出有查伯伯亲笔签名的金庸武侠小说,一本又一本地翻看,心内炽热如火,熊熊燃烧。回想起自己最初读到这些作品的时候,虽然已经过了青少年时期,但还算是属于青年一个。那种新奇、过瘾、刺激的感觉,贯穿在整个阅读过程中,就像是青春勃发的奇特经历。

更不要忘了,金庸不只是一个武侠小说家,他还是一名成功的报人,是上世纪90年代香港的报业大亨。当然,金庸办报纸,办出版社,跟他的武侠写作也有密切联系。靠着武侠小说挣得的本钱,1959年金庸创办自己的报纸《明报》。他也将武侠小说连载转移到自己的报纸上,由此开始了一手写社评一手写武侠小说的传奇之路,《明报》也因此驶上发展的快车道。倪匡在《武侠小说大宗师——金庸》中透露,“《明报》不但使金庸的地位更提高,也使金庸的收入大大增加。”《明报》之后,又推出了包括《明报晚报》、《明报月刊》和《明报周刊》及马来西亚《新明日报》系列报刊,金庸还成立了明报出版社与明窗出版社。1991年1月23日注册成立明报企业有限公司,当年3月22日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明报》创办时,资本仅10万元港币,到《明报》1991年股票上市时,其市值已达8亿7千万港币,金庸独占六成。1992年,《明报》的年利润已经达到了一亿港币。香港一家名为《资本》的杂志评出“90年代香港华人亿万富翁”,金庸以12亿港元资产列第64位。

我骤然想起了,在我见过或者听说过的不少中小学生,都前前后后加入了金庸小说迷的行列,他们只要一捧起那些厚厚的书本,就埋头埋脑地看着,再也不愿意放下。

慷慨往事一元钱出让影视改编权

那么,把金庸的武侠小说,改写成儿童文学版本,真的有必要这样做吗?

金庸的武侠作品给后辈留下的文化价值和集体回忆,自然无法用金钱衡量。但不得不说,由于他的作品影响巨大,以至于凭借一笔之力,撬动了难以精确估量的经济价值,可谓文化界的一大“奇观”。更令人感喟的是,金庸当过记者、编辑、小说家、编剧,开过报馆,出版社,不难看出,他的成功,都是以他的文字功底为根基的。一介文人,一笔之力,靠文字打造一个财富王国,也堪称一个难再复制的奇迹。
虽然身家不菲,但金庸对其“IP”绝非以金钱为度量。周星驰因《功夫》中用了金庸小说的人名与名词,曾拜会金庸并主动表示要支付版权费,金庸表示只是用了几个名字,不需要支付版税。在周星驰的坚持之下,金庸笑说用了6处就付6万元,后来金庸将这笔钱全数捐给南亚海啸灾民。1999年,金庸仅用一元的象征价,把《笑傲江湖》的影视改编版权给了央视,此举也被导演张纪中赞为“大侠风范”。

我被突如其来的疑问吓得心惊胆战,彻夜失眠了。

也知道为什么,脑海中又浮现出在电视台把金庸武侠小说“拆解”得支离破碎,胡乱组合成通俗情节的回忆。

那对我来说,无异于噩梦一场啊!难道又要再陷入那样的日子中去吗?不不不!我是一万个不愿意的!无论如何,不能再令文釆飞扬的金庸武侠小说被“肢解”、被糟蹋、被“消费”了。我反反复复地思前想后,总觉得青少年儿童或迟或早都可以读金庸小说的原著,只要他们有兴趣,并且有一定的文字理解能力,就应该让他们“原汁原味”地吸取当中的精华,完全没有必要另外再改写一套儿童文学版本。

就这样,我认为自己已经找到问题的正确答案了,心神也自始安定下来,竟然有了一种心安理得的舒心感觉。

于是我提起笔来,给查伯伯写了一封信作答,陈述了自己的想法,说明我不能执行把金庸小说改编成儿童文学版本的计划,因为实在是没有这样的必要性,让青少年儿童读者直接阅读金庸小说原著,是最适当的。

结果,查伯伯觉得我讲得有道理,也接受了。把金庸小说改写为儿童文学版本的计划,就此打住。

自然而然,有不少朋友感到可惜,甚至有人说我错过了“扬名立万”的机会。

但对于这件事情,我至今也不觉得后悔。只记得事情过去以后,我又一次出席了查伯伯的饭局。其间,他老人家很亲切地问我:“蜜蜜啊,你写了那么多的科幻童话故事,你的那些科学知识和幻想,都是怎么来的呢?”

我答道:“那都是从书上,互联网上看到的资料积累,再加上联想而得来的。”

查伯伯说:“嗯,知识和想象力都很重要。”

我说:“是的。就像您的武侠小说,有历史、有地理、有情有趣,更有无限的想象力,除了成年人之外,青少年甚至小孩子都爱看!”

查伯伯听了,无声地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