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边书房@注解四书《论语》【332】坚定意志,一以贯之

提及孔子的生平经历,世人眼前往往会浮现一份恓恓惶惶、到处奔波的身影。其中,一个极具代表性的事件便是“厄于陈、蔡”。

  孔子家语 卷五 在厄第二十
  
  【原文】
  楚昭王①聘孔子,孔子往拜礼焉,路出于陈、蔡②。陈、蔡大夫相与谋曰:“孔子圣贤,其所刺讥,皆中诸侯之病。若用于楚,则陈、蔡危矣。”遂使徒兵距孔子③。
  孔子不得行,绝粮七日,外无所通,藜羹④不充,从者皆病。孔子愈慷慨讲诵,弦歌不衰⑤。乃召子路而问焉,曰:“《诗⑥》云:‘匪兕匪虎⑦,率彼旷野⑧。’吾道非乎,奚为至于此?”
  子路愠,作色而对曰:“君子无所困。意者⑨夫子未仁与?人之弗吾信也;意者夫子未智与?人之弗吾行也。且由也,昔者闻诸夫子:‘为善者天报之以福,为不善者天报之以祸。’今夫子积德怀义,行之久矣,奚居之穷也?”
  子曰:“由未之识也,吾语汝!汝以仁者为必信也,则伯夷、叔齐不饿死首阳;汝以智者为必用也,则王子比干不见剖心;汝以忠者为必报也,则关龙逢不见刑⑩;汝以谏者为必听也,则伍子胥不见杀。夫遇不遇者,时也;贤不肖者,才也。君子博学深谋而不遇时者,众矣,何独丘哉?且芝兰生于深林,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谓穷困而改节。为之者,人也;生死者,命也。是以晋重耳之有霸心,生于曹卫;越王勾践之有霸心,生于会稽。故居下而无忧者,则思不远;处身而常逸者,则志不广,庸知其终始乎?”
  子路出,召子贡,告如子路。子贡曰:“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夫子,夫子盍少贬焉?”子曰:“赐,良农能稼,不必能穑;良工能巧,不能为顺;君子能修其道,纲而纪之,不必其能容。今不修其道而求其容,赐,尔志不广矣,思不远矣。”
  子贡出,颜回入,问亦如之。颜回曰:“夫子之道至大,天下莫能容。虽然,夫子推而行之。世不我用,有国者之丑也,夫子何病焉?不容,然后见君子。”
  孔子欣然叹曰:“有是哉,颜氏之子!使尔多财,吾为尔宰。”
  
  【注释】
  ①楚昭王:楚平王之子,名壬,谥昭。
  ②陈、蔡:春秋时诸侯国名。
  ③徒兵:步兵。距:同“拒”,阻拦。
  ④藜羹:菜汤。此指粗劣的食物。
  ⑤弦歌:以琴瑟伴奏而歌。不衰:不停止。
  ⑥诗:指《诗经·小雅·何草不黄》。
  ⑦匪兕匪虎:不是犀牛不是老虎。兕:雌的犀牛。
  ⑧率彼旷野:来到旷野。率:沿着。旧注:“率,修也。言非兕虎而修旷野。”
  ⑨意者:想来。
  ⑩关龙逢不见刑:夏桀为长夜饮,关龙逢劝谏,被杀害。
  伍子胥:春秋时楚国人,名员。父兄均被楚平王杀害,他逃到吴国。与孙武共佐吴王阖闾伐楚,五战攻入郢都,掘楚平王墓,鞭尸三百。吴王夫差打败越国,越国勾践请和,夫差允诺。伍子胥劝谏不听,被迫自杀。见杀:被杀。
  重耳:春秋时晋献公次子,即春秋五霸的晋文公。
  生于曹卫:生:指困于曹卫而后生,即重新兴盛。旧注:“重耳,晋文公也。为公子时,出奔,困于曹卫。”
  越王勾践:春秋时越王,也作句践。他被吴王夫差打败后,困于会稽,屈膝求和。其后卧薪尝胆,发愤图强,经过十年,终于灭掉吴国。
  生于会稽:此指勾践称霸之心是在困于会稽时产生的。
  良农能稼,不必能穑:穑:收获。旧注:“种之为稼,敛之为穑。言良农能善种之,未必能敛获之也。”
  纲而纪之:抓住关键来治理。
  宰:旧注:“宰,主财者。为汝主财,意志同也。”
  
  【译文】
  楚昭王聘请孔子到楚国去,孔子去拜谢楚昭王,途中经过陈国和蔡国。陈国、蔡国的大夫一起谋划说:“孔子是位圣贤,他所讥讽批评的都切中诸侯的问题,如果被楚国聘用,那我们陈国、蔡国就危险了。”于是派兵阻拦孔子。
  孔子不能前行,断粮七天,也无法和外边取得联系,连粗劣的食物也吃不上,跟随他的人都病倒了。这时孔子更加慷慨激昂地讲授学问,用琴瑟伴奏不停地唱歌。还找来子路问道:“《诗经》说:‘不是野牛不是虎,却都来到荒野上。’我的道难道有什么不对吗?为什么到了这个地步啊?”
  子路一脸怨气,不高兴地回答说:“君子是不会被什么东西困扰的。想来老师的仁德还不够吧,人们还不信任我们;想来老师的智慧还不够吧,人们不愿推行我们的主张。而且我从前就听老师讲过:‘做善事的人上天会降福于他,做坏事的人上天会降祸于他。’如今老师您积累德行心怀仁义,推行您的主张已经很长时间了,怎么处境如此困穷呢?”
  孔子说:“由啊,你还不懂得啊!我来告诉你。你以为仁德的人就一定被人相信?那么伯夷、叔齐就不会被饿死在首阳山上;你以为有智慧的人一定会被任用?那么王子比干就不会被剖心;你以为忠心的人必定会有好报?那么关龙逢就不会被杀;你以为忠言劝谏一定会被采纳?那么伍子胥就不会被迫自杀。遇不遇到贤明的君主,是时运的事;贤还是不贤,是才能的事。君子学识渊博深谋远虑而时运不济的人多了,何止是我呢!况且芝兰生长在深林之中,不因为无人欣赏而不芳香;君子修养身心培养道德,不因为穷困而改变节操。如何做在于自身,是生是死在于命。因而晋国重耳的称霸之心,产生于曹卫;越王勾践的称霸之心,产生于会稽。所以说居于下位而无所忧虑的人,是思虑不远;安身处世总想安逸的人,是志向不大,怎能知道他的终始呢?”
  子路出去了,孔子叫来子贡,又问了同样的问题。子贡说:“老师您的道实在博大,因此天下容不下您,您何不把您的道降低一些呢?”孔子说:“赐啊,好的农夫会种庄稼,不一定会收获;好的工匠能做精巧的东西,不一定能顺遂每个人的意愿;君子能培养他的道德学问,抓住关键创立政治主张,别人不一定能采纳。现在不修养自己的道德学问而要求别人能采纳,赐啊,这说明你的志向不远大,思想不深远啊。”
  子贡出去以后,颜回进来了,孔子又问了他同样的问题。颜回说:“老师的道太广大了,天下也容不下。虽然如此,您还是竭力推行。世人不用,那是当权者的耻辱,您何必为此忧虑呢?不被采纳才看出您是君子。”
  孔子听了高兴地感叹说:“你说得真对呀,颜家的儿子!假如你有很多钱,我就来给你当管家。”
  
  【原文】
  孔子厄①于陈蔡,从者七日不食。子贡以所赍②货,窃犯围而出③,告籴于野人④,得米一石焉。颜回、仲由炊之于壤屋之下,有埃墨⑤堕饭中,颜回取而食之。子贡自井望见之,不悦,以为窃食也。
  人问孔子曰:“仁人廉士,穷改节乎?”孔子曰:“改节即何称于仁义哉?”子贡曰:“若回也,其不改节乎?”子曰:“然。”子贡以所饭告孔子。子曰:“吾信回之为仁久矣,虽汝有云,弗以疑也,其或者必有故乎?汝止,吾将问之。”
  召颜回曰:“畴昔⑥予梦见先人,岂或启佑⑦我哉?子炊而进饭,吾将进焉。”对曰:“向有埃墨堕饭中,欲置之,则不洁;欲弃之,则可惜。回即食之,不可祭也。”孔子曰:“然乎,吾亦食之。”
  颜回出,孔子顾谓二三子曰:“吾之信回也,非待今日也。”二三子由此乃服之。
  
  【注释】
  ①厄:受困。
  ②赍(jī):携带。
  ③窃:私下,偷偷地。犯围:冲出包围。
  ④籴(dí):买米。野人:乡野之人,农民。
  ⑤埃墨:烟熏的黑尘。
  ⑥畴昔:往日。
  ⑦启佑:开导保佑。
  
  【译文】
  孔子受困于陈、蔡之地,跟随的人七天吃不上饭。子贡拿着携带的货物,偷偷跑出包围,请求村民让他换些米,得到一石米。颜回、仲由在一间土屋下煮饭,有块熏黑的灰土掉到饭中,颜回把弄脏的饭取出来吃了。子贡在井边望见了,很不高兴,以为颜回在偷吃。
  他进屋问孔子:“仁人廉士在困穷时也会改变节操吗?”孔子说:“改变节操还称得上仁人廉士吗?”子贡问:“像颜回这样的人,他不会改变节操吧?”孔子说:“是的。”子贡把颜回吃饭的事告诉了孔子。孔子说:“我相信颜回是仁德之人已经很久了,虽然你这样说,我还是不怀疑他,那样做或者一定有原因吧。你待在这里,我来问问他。”
  孔子把颜回叫进来说:“前几天我梦见了祖先,这难道是祖先在启发我们保佑我们吗?你做好饭赶快端上来,我要进献给祖先。”颜回说:“刚才有灰尘掉入饭中,如果留在饭中则不干净;假如扔掉,又很可惜。我就把它吃了,这饭不能用来祭祖了。”孔子说:“这样的话,我也会吃掉。”
  颜回出去后,孔子看着弟子们说:“我相信颜回,不是等到今天啊!”弟子们由此叹服颜回。
  
  【评析】
  孔子困厄陈、蔡的故事流传很广。在困境中,子路和子贡都对他的道有了微词,但颜回却认为“夫子之道至大”,“世不我用,有国者之丑”,“不容然后见君子”。给了孔子莫大安慰。同样,孔子也非常赏识和信任颜回,当子贡怀疑颜回偷吃米饭时,孔子坚信颜回不会这样做,并用巧妙的方法解除了别人的疑问。孔子智者的形象凸显而出。

卷八:卫灵公第十五

鲁哀公六年,孔子及弟子行至陈国。是年,吴国攻伐陈国,陈国向楚国求救。楚昭王答应出兵相救,听说孔子正在陈国逗留,故派使者以礼相聘。孔子心中重燃治国平天下的政治理想,遂整装出发前往楚地。楚国大夫们听说昭王要聘孔子问策,担心会地位不保,便私下派出徒役去围困孔子。孔子等人被围困在荒郊,既无法前行,又无法和外界取得联系,整整七日未进主食。

【卫灵公问陈于孔子。孔子对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矣;军旅之事,未之学也。”明日遂行。在陈绝粮,从者病,莫能兴。子路愠见曰:“君子亦有穷乎?”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这天,孔子问子路:“我所宣扬的文、武之政难道真的行不通吗?不然为何会遭受今日之厄?”子路听后感叹:“难道是先生还不够仁德,人们因此而不信任我们?还是先生您不够睿智,所以我们想不到前进的办法?而且我以前听您说过:行善之人,上天会给他们福祉;作恶之人,定会受到上天所降的灾祸。如今您积德行义,为何还会陷入如此境地呢?”

       
陈,陈列,是列阵,打仗;俎和豆是祭祀用的礼器。卫灵公问孔子关于军队打仗的事。孔子就回复到:“祭祀仪式方面的东西,我还懂点。军事上的事,我不懂啊。”孔子说自己不懂军事上的事,应该是不赞成向某一国开战。因为孔子之前给过卫灵公建议伐蒲,但是卫灵公没有行动。可见孔子更在乎的是战争的正义性。

孔子解释:你以为仁义之人必然会受人信任,如此则伯夷、叔齐就不会饿死在首阳山;你以为睿智之人必定受用,如此则王子比干就不会遭受剖心;你以为忠诚之士必定会得到回报,如此则关龙逢就不会遭到刑杀;你以为进谏之人必定会被听从,如此则伍子胥就不会被杀害……君子学问广博、谋略深远却没有遇到好机遇的很多,怎么会只有我一人呢?贤与不贤,是个人的材质所定;遇或不遇好君主,是由时机所决定。就像芝兰生长在山林深处,并不因为无人欣赏而不吐露芳香,君子应当修习德行、树立道义,不因为困顿穷贫而败坏节操。

     
 孔子因为得不到卫灵公的任用,话不投机半句多,第二天孔子就带着弟子走了。孔子这段时间颠沛流离于各国,接到楚昭王的邀请准备要去楚国,陈蔡两国的大夫想到孔子要是真去辅助了楚国,他们两国的日子肯定不好过,于是就派人把孔子围在了陈国,想把孔子及弟子困死。他们一行人的粮食都吃完了,很多人都饿得没力气了,站都站不起来。孔子这时还带着弟子讲礼仪,唱歌,没力气小声唱也得唱。

同样的问题,孔子后来又问了颜回。颜回给出的答案:“先生的主张博大精深,因此天下都不能接受。即使如此,您仍身体力行去实践宣扬。世人不任用您的主张,是各国君主应该感到羞耻的事,您不必如此忧愁。不被推行,才显示出君子的本性。”孔子欣慰地说:“真是至理啊!”

     
 子路看到这种情况很生气,跑到孔子面前说到:“君子也会穷困潦倒到这步田地吗?”孔子就说:“君子固然也有穷困的时候,但仍然坚持原则,不该干的不干;小人穷困的时候,就容易狗急跳墙,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这就是君子和小人很重要的区别。君子更在乎义理,小人更在乎利益。

又过了几天,眼见老师的身体渐渐消瘦,子贡自告奋勇带上随身的财货,偷偷来到兵围虚空之处,向山野村夫换取了一石米。颜回、子路二人接过粮食,急忙在一间破屋内生火煮饭。饭食将熟时一块烟灰落入锅中,颜回便将弄脏的一部分挑出来吃掉了。子贡在不远处的井边,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以为颜回在偷吃粮食,便悻悻地去见孔子说:“穷困之时,仁义正直之人会改变他的操守吗?”孔子说:“改变操守怎么还能称得上是仁义正直呢?”子贡又问:“颜回会不会在穷困之时改变他的节操?”孔子坚定地回答:“一定不会。”

     
 后来孔子分别找子路、子贡和颜回谈话,子路认为我们已经很仁义了,为什么还会碰到这样的事情?子贡认为既然高的标准不可行,就降低点标准不就行了吗?颜回最懂孔子,认为要是我们的学问还不够功力,就要自己反省,要是学问易秀明,别人看不到价值,那就是别人的问题了。孔子最赞赏颜回的观点,且教导子路要接受现实,教导子贡立志高远就得一以贯之,不是受点小的困难就否定自己,反求诸己需要落到实处,在困难面前就是考验。当然,后来孔子还是想了办法,派子贡突破围困,前往楚国,让其派兵过来解了围。

等到颜回入见孔子时,孔子言道:“你做好的米饭先拿来,我要用它祭祀祖先。”颜回恭敬地对孔子说:“刚有烟灰掉入饭中,想不管它却有碍食用,想将它扔掉又觉得可惜。于是,我将弄脏的饭粒拣出来自己吃了。吃过的饭再来祭祀先祖,是不恭敬的啊!”孔子说:“你做得对。换了我,也会将脏了的饭粒吃掉。”颜回告退后,孔子环顾其他弟子说:“我对颜回的信任,可不是从今天才开始的。”

     
 孔子一直强调:用之则行,舍之则藏。孔子坚信自己的学问能够帮助开明的国家治国理政,所以即便非常希望得到国君的任用,但是也不至于为五斗米折腰,甚至不会为卫灵公六万石粮食折腰。即便能力已经达到要求,也未必能够得到重用,不要苦恼,要懂得接受现实。可见,孔子的一以贯之做得多么彻底。当我们抱怨自己没有出头之日的时候,我们得反求诸己,坚定意志,化繁为简,一以贯之。

困厄中仍能秉持道义,一般人难以做到,但颜回做到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孔子最为赞赏颜回的缘故所在——小节不由纵,大德必不逾。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图片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