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销:中药饮片经营焕发新生机

在苏浙吴语地区,旧时商店店员,一般具有识字、写字、算账等初级文化(与农村中的羊倌儿、猪倌儿略有区别),故被称作店倌,诸如南货店倌、绸布店倌、药店倌等等。胡炳章就是一位个性鲜明而又有一定代表性的药店倌。

《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及其指导价格已经开始全面实施。基本药物目录包括化学药品和生物制品、中成药、中药饮片三个部分。其中,中药饮片首次纳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不列具体品种,用文字表述,“颁布国家药品标准的中药饮片为国家基本药物,国家另有规定的除外”。可见,国家对中医中药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日前,沪上一家以经营精品中药饮片为特色的零售药店悄然开业,很多药店也从销售西药为主转向以中药饮片为主打业务,那么,这种经营模式的前景是否乐观?本期我们就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主持人:王乐嘉宾:顾克珍上海熔仁堂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黄建农济南市建联中药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 黄晓航广州正和连锁药店营运总监
姜国梁广州某中药店总经理 把质量放在首位
主持人:目前,以中药饮片为特色的零售药店,除了传统的“老字号”外,一般新开的以中药业务为主的药店非常少,您是怎么看中药店的?您开设中药店的初衷是什么?
顾克珍:在我近40年从事中药经营的生涯中,有一件事情特别震动我的心。那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有媒体发表了“看病在上海,配药在香港”的言论,说在上海虽然能够得到名老中医的诊治处方,但要用道地药材调配中药处方却要远到香港。作为长期从事中药经营业务的人,我的心被深深地刺痛。在以后的工作中,我努力寻求发展精制中药饮片的途径,这也是我们药店开设的初衷。
走进现在的药店,映入眼帘的大多是中西成药、参茸补品和药妆保健品,中药饮片配方都被安排在不起眼的地方,可见中药饮片在药店中的地位确实很低。我们新开的熔仁堂就是要打破这个局面,以中药饮片配方为主打业务。走进熔仁堂的大门,迎面看见的是久违了的中药百眼橱。熔仁堂的开张就是为了挖掘、恢复、弘扬中药店的传统特色,比如临方炮制、帖帖分秤、代客煎药、接方送药、研粉泛丸等等。说来简单,真正要认认真真地做好,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黄建农:济南市建联中药店已有25年的历史,成立之初便立足中药材及饮片的经营,目前已是山东省中药行业的知名品牌。国内传统中药店都是百年老字号,如同仁堂、胡庆余堂、方回春堂等,像建联中药店这种新兴的专注做中药饮片的企业很少。济南市是有着两千年历史的名城,老百姓对中药非常喜爱,建联中药的销售主要靠社会来方。今年,山东省将济南列为坐堂医诊所试点城市,这个政策对以中药饮片为主的建联中药店将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
黄晓航:开设中药店其实主要是看到很多药店经营的中药饮片质量参差不齐,由于经营者的专业水平和经营理念不同,消费者所买到的很多中药饮片其实大多是非正品、地方习用品,甚至是假药、劣药。很多中医院的名老中医都说:“医生好还要药材好,否则可要砸牌子了。”开设一家经营正品正货、地道药材的中药店也是所有热爱中药的专业人士的愿望。
姜国梁:我当初在药材公司工作了十几年,之后才从事药品零售,我看到很多药店所经营的中药饮片质量比较差,有些是非正品,甚至是劣品、伪品,有些应该炮制却没有炮制,导致药效大打折扣。于是,我决定开设一个中药门店。我觉得做中药行业是良心行业,俗语说“医好还要药好才行”。要坚持自己的信念,不要因为某些原因而动摇。
细火慢熬客回头
主持人:请您谈谈目前您药店的经营情况怎样,现在处于什么阶段?当初开业的时候有没有做营销宣传活动?顾客有什么看法?
顾克珍:新开张的熔仁堂还处于试营业阶段。附近商务楼和社区的居民经常光顾熔仁堂,购买零星的中药饮片,回家煲汤调理,普遍认为很方便。中药饮片配方也已经有了起步,开始受理名老中医专家的中药处方调配,代煎中药的顾客也有了“回头”的意愿。
有一位顾客到我们药店配七服中药,由于是新开门营业,处方中缺少一味饮片。我们的员工告诉这位顾客第二天会将缺味的饮片送到府上,征得顾客同意后先按处方调配。顾客将信将疑地说他家住得很远,店员告诉他明天一定送到。第二天,店员将缺味的饮片按量分成7小包,真的给顾客送去了。顾客惊呆了,连忙要请我们的店员进屋付钱。店员告诉顾客,因为药店新开张缺味中药,已经给顾客造成了不便,这一缺味的中药药店就免费提供了!这只是发生在我们药店里很小的一个例子,您想,这个顾客会不会成为我们的回头客呢?由此也可以预测一下我们药店的前景!
姜国梁:我们的中药门店已经开到第四家了,经营情况一直比较好。新开的门店第一年一般都会亏损,第二年才会盈利,一旦盈利,就代表我们的经营模式受到当地消费者的认同,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就体现出来了,就算附近有其他大型的连锁门店开业,对我们也没有影响了。我们一般开业都没有搞太多的促销宣传活动,就算做也是做一些企业文化的宣传。我们认为,中药店也应该像服用中药一样,要细火慢熬的,所以,我们的顾客也要通过一个比较长的积累过程,而不是像一些连锁药店那样通过大型促销活动来迅速吸引顾客。
我们这个药店的投入比一般的药店大,店堂的装修,商品的配置,以及相关的设备的投入都比较大,因此,回报在前期会比较小,但是慢慢做起来,回报还是不错的。很多消费者刚刚进门的时候都说我们的价格贵,但是慢慢地,他们接受了我们的药材,觉得我们的性价比高。其实我们的毛利很低,只有30个点左右,但是我们是用最好的药材,坚决不用差药,所以我们慢慢积淀了很多优质的顾客。毕竟顾客买药吃不是为了图其他,就是为了治病,他去其他地方可能要吃三服药,而到我们这里配药,可能两服药就治好病了。
主持人:您觉得经营中药店最大的难点在哪里?是没有中医坐堂呢?还是医院处方外流限制?
顾克珍:没有中医坐堂、医院处方外流限制、饮片质量低下等等,的确是中药店经营的难点,但不是最大的难点。我认为,中药店的最大难点在于经营者自身的经营理念和服务举措。中医坐堂是要改变民众“看病难、看病贵”的现状,让中医药惠及民众百姓,当然也给中药店带来了利好的信息。但是,经营者将中医坐堂看作摇钱树,将坐堂医变成药品的推销员,到头来,不规范的就诊配药肯定是既毁了中医,又毁了药店,影响到整个中医药事业的发展。中医坐堂一度停办的历史教训还历历在目。此外,名老中医用药如用兵,为了一味用药的计量,悉心推敲,而来到中药店遇到“配方快手”,目测估量随意处方,这样,类似药味相同、计量不同的经典处方,如大、小承气汤必将不能发挥不同的治病效果,中药店的前景必将毁于一旦。
黄晓航:我个人觉得中药店最大的难点一是没有中医坐堂;二是现阶段的中药饮片的质量良莠不齐,包括很多饮片厂对于质量的把关也不严格,监管的力度也有所欠缺,所以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由于中药饮片不同的质量价格相差很大,货好必然会导致价格高,但是一般消费者所受的教育不足,变成很尴尬的局面。
黄建农:中药店最大难点是老百姓对中药材没有鉴别能力,质量参差不齐,行业行为不规范!老百姓对中药的评价以价格为标准,而不是以质量为标准。其二就是中医坐堂的限制。
姜国梁:中药店最大的难点是“复制”不容易,我们的第三家店和第四家店隔了3年才开的。我们计划以后会继续开店,但前提是我们的员工积淀到一定的程度,足以支撑我们的开店速度。至于中医坐堂,我们觉得倒不是太紧要。我们也有中医坐堂,只是每周两天,每天也是几个小时,中医坐堂的处方额只占了总销售额的10%。我们靠的是中医对我们质量的认同,有很多中医师推荐病人来我们这里配药,因为我们的饮片质量甚至比医院中药房的还要好,名老中医也想保住自己的牌子呀!

孟河医派是300多年来逐渐形成的江苏医家一大流派,在19世纪成为中医药学继温病派后的一支新军,业绩彪炳。成就一门医派,走出6位御医(含征君),堪称中国医坛上的奇迹。据史料记载:“小小孟河镇江船如织,求医者络绎不绝,摇橹之声连绵数十里。”足见当时医药之繁盛。费、马、巢、丁四大家中,唯有巢渭芳前后四代均在孟河行医,为孟河医生留居本地之佼佼者。

原来孟河古镇是个有着三百多户人家的小镇,名家云集。孟河镇在孟河四大家以及法家、沙家、朱家等的影响下以医带药,前后开起了二十余家中药房,孟河城内自小南门至文武桥一千米左右,中药店铺琳琅满目。分别是百年老字号:树德堂(马生宝开设)、费德堂(清代开设费家药店)、大生堂、天生堂(清代开设巢家药店)、天德堂、天宝堂、同德堂、保和堂、保济堂、灵济堂等,孟河城外再向北门外至城北操场分别是益生堂(清朝末年费保堂开)、佑生堂、仁济堂、庆裕堂、泰山堂(扬中人开设)等等中药店铺,孟河中医药之盛可见一斑。

澳门新葡亰娱乐场,药店倌胡炳章光绪七年
(1881年)出生于浙江新昌县城关镇一个书香世家,父亲是一位著名中医。胡炳章读过几年书塾,有一定的古文底子和文化教养,平时勤读苦干,有时也关心时政谈论新闻,给人一种干练随和机灵善学的印象。正因这样,他身为中医名家的子嗣,让他从父学医,乃是题中应有之义。

现在的孟河老镇上仍有七八家药店,其中保留中药房的还有五六家之多。树德堂药号是由马生宝个人投资500元大洋,在清代道光时期开设的。刚开始药店规模不大,有明清建筑风格的3开间营业门面大楼房,楼上药店职工住宿和做药房仓库,楼后中间一个大明堂,还有一口水井,后面6间厢房用来做伙房和制作与加工成药。店堂内的柜台是大理石柜面,药柜与柜台之间铺着木地板,楼下厅堂中每天有马姓坐堂郎中两位,轮流给病人就诊看病,还有五六名撮药大师傅,两三名制药师傅,学徒三四名,杂役一两个。制作成药容器与制药工具应有尽有,还有煎熬中药膏方器具等等。那时候孟河街上还没有西医西药,全部都是中草药店。

炳章的父亲当时远近闻名,来求医者自然络绎不绝。平时在城里一家中药店保和堂坐堂看病,也时常被周边邻近各县病家请去出诊。老父亲看炳章禀有一些慧根和悟性,便估摸着儿子可带教成为一名世传中医。无论坐堂和出诊,都让炳章随侍身边,跟随其后,耳提面命,言传身教,希望他心无旁骛,潜心研习医药理论,把脉行医。胡炳章呢,从小笃信父亲常挂在口上的“医,仁术也”这句古话,起始也兴致勃勃,决心做一个悬壶济世的嫡传仁医。他一有闲暇就闷头细读随身带着的《黄帝内经》《本草纲目》等古籍,苦学岐黄之术。但日子一久,他就觉得厌倦腻烦起来。因为这些医药经典不仅玄奥难懂,蕴藉莫测,且因人命关天,许多医理方剂都要死记硬背,不能有丝毫舛错差误,这与个性机灵活跃率直好动的他,有些格格不入。经过一番思忖筹谋,终于下决心离开新昌,瞒着老中医单身去了相邻的嵊县,投奔嵊东乡间一姓竹的祖传针灸师那里学艺。在他看来,针灸虽也是一门医术,比起经典古书又多又难的中医学来,要简单多了:只要简要记住人身上一些穴位,掌握针眼的深浅和用针力度,即可独当一面行医治病了。一年后他还在师妹竹兰仙的牵线下,娶了新昌城里一家褪衣店(方言:即旧衣铺)很俊的小脚姑娘为妻,从此他就在嵊县安家立业,生儿育女。

据1985年出版的《武进县卫生志》介绍,1948年本县中药业概况表中记载,树德堂药号的店主是吕春生,地址在孟城镇城内。

没几年,20世纪初辛亥革命前后,虽然割据各省市的军阀经常为争霸而混战,战事频仍,时局不稳,但在暂安一隅的江南苏浙一带吴语地区,却涌起了一个规模不大但相当活跃的经商热潮。这使经营了三四年针灸医业的胡炳章心里痒痒的,跃跃欲试,居然萌发了开一爿中药店的念头。不多久,还是经师妹的推荐撮合,他与一宁波药商合伙开张起一家中药店。他连自己也没想到,一下商海,竟如鱼得水,使出了全身的机灵劲,不过五六年功夫,倒也把店铺经营得有规有模,成为全县中名列第三的中药店,一时鹊声四起,令人钦羡。

常州孟河医派传承学会林云鹏回忆:“1956年公私合营,天生堂、泰山堂、益生堂并入树德堂……一直到‘文革’后改革前,都只有一家树德堂国营中药铺,后来改名叫中诚药店。”2000年中诚药店转制后,更名为中诚医药连锁有限公司孟城店。在中诚大药房孟城店内,仍保存着三块历史“文物”,一是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由思补山人撰写的“树德堂赋”
匾额,距今已有112年,二是当时地方名绅赠送的“沐树德道地药材”匾额,三是病家所赠送的“益寿延年”匾额。

《树德堂赋》匾额尤其珍贵,乃是镇店之宝,记录着药号名称由来和职业操守,主要内容是:“上古医家医药相连,即国初之诸名医漠不关心注意于药性之中,必躬亲其事而后已。故灵胎有兰亭局之设,天士有炼丹房之名。仆有鉴于斯,此树德堂药号之设所由起也。至采药必期道地,修合必欲精良。庶几投剂辄效,立起沉疴,俾不愧树德之名云耳。”用当今话来讲就是:“古代医家一直认为医药是相连的,就在清代之初,诸位名医没有不关心和重视中药的,做到事必躬亲。所以名医徐灵胎设立了兰亭药局,温病学家叶天士设置了炼丹房。我有鉴于这些原因,认识到树德堂药号之开设的由来啊!所以采收药材必须道地,药材的炮制必须精良。这样,才能够让药剂服用后就有疗效,沉重的疾病也会立即康复。只有如此,才能不愧对树德堂的名誉啊!”

早先,胡炳章和常人一样,首先要拜师学习药材业务。他谈起三年的学徒生活,总是一边叹苦经,一边又津津乐道,讲一些让人忍俊不禁的小故事。比如,有一次大清早,替一位坐堂驻店的妇科中医倒尿壶,因天色黝黯,又睡眼惺忪,一不留神,右脚踏空楼梯,连人带壶从二楼滚到楼底,弄得满身尿水,臊气熏天,幸亏没有伤着腰腿,锡制尿壶也没摔破,否则少不了受阿大(方言:即中药店老板或经理)一顿训斥,等等。他最乐意也是经常讲述给年轻人听的,是一个“拉辫子开店门”的有趣小故事。那时在药店当学徒,甚至没有正式床铺供他睡觉解乏,他只能睡在柜台前边的堆放排门板
(1)的又长又窄的木柜上。药店住有两位坐堂名中医,每到深夜12点许都要外出到一家点心店去小酌,吃卤汁面。他们吃罢回来,要敲排门喊学徒开门。这时年轻的胡炳章早呼哧呼哧睡到爪哇国去了,任你敲啊喊啊,他都不醒。阿大一动脑筋便想出一招:把他的长辫子(清末男子都蓄长辫子)塞到门缝外面,医师只要用力一拉,他总算醒来开门了。这样拉的次数多了,有时只需轻轻拉一拉,炳章也会醒了。医生们夸他机灵好玩,不贪睡。阿大也笑说:“这小伙将来会有出息!”这话,说者无心,他却下了决心:要勤学苦练,掌握药师各门技艺,立志做一个精于撮药、制药的响当当一把手。

“沐树德道地药材”七个字是对树德堂药号的褒奖,有两层意思:“沐树德”是指沐育和树立良好的职业道德,而“道地药材”
是指药材质量,道地纯正。可谓全面概括,言词恳切。

史载:一个中药师的最高境界是熟谙“一刀三饮片”技术。“一刀”的刀,是专供切药、刀柄在刀的右上方似一面小旗般的一把薄刀。“三饮片”指参片、药片、炙片。刀法多有讲究,用力轻重快慢要看参、药片的材质做不同处理。比如甘草是一味常用药,一般多切成薄片,若是炙甘草,则须切得稍厚一些,否则放入蜂蜜里炙炒,极易破碎,不合制药范型。技艺精良的老药师,一撮药,拿到药戥子一称,药量的拿捏恰到好处,甚少再作增减。看这些老药师撮药,犹如看艺人变戏法,让人咄咄称奇。这可说也就是当下提倡的“工匠精神”吧。

我国老字号的中医药店,多以“堂”相称,诸如北京的“同仁堂”,天津的“达仁堂”,杭州的“胡庆余堂”,至今仍然名扬海内外。“堂”起源于汉代,医圣张仲景在任长沙太守期间,正值疫疠流行,许多贫苦百姓慕名前来求医。他反封建官吏的官老爷作风,对前来求医者总是热情接待,细心诊治,从不拒绝。开始他是在处理完公务之后,在后堂给人治病的。后来干脆把诊所搬到了长沙大堂,公开坐堂应诊,首创了名医坐大堂的先例,他这一举动,被传为千古佳话。后来,人民为了纪念张仲景,便把坐在药店内治病的医生通称为“坐堂医生”。这些医生也把自己开设的药店取名为某某堂药店,这就是中医药店称“堂”的来历。

药店当学徒三年满师,很不轻松。头两年实际很少学业务。绝大部分时间是做小厮、听差、帮佣之类家务杂工。平时要替师傅一家上街买菜,劈柴烧灶,领小孩;要给坐堂住店医师烧水泡茶,倒尿壶,购买烟酒;有时要给病家煎药送药去和烘贴膏药。最苦的活是关在小暗房里研磨胡椒粉,门窗紧闭,不能让辣的粉尘冲鼻,使人打喷嚏。自己虽用毛巾蒙住口鼻,减少了打喷嚏的机会,却常窒闷得透不过气来,特别是大热天,更苦不堪言,是一门最考验药店学徒忍耐力和韧性的功课。结果,也有人会舍此而另就别业。

树德堂药号倡导的“采药必期道地,修合必欲精良”的诚信为本、质量至上的经营理念,它与北京同仁堂的“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和“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有异曲同工之妙。所包含的极其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精神内核,至今仍有现实指导意义。

胡炳章的吃苦耐劳,发奋学艺精神,通过了这一考验。从学徒第三年始,他眼看四方,紧盯“老法师”的一招一式,着意揣摩,秉持实干!他手脚麻利,又机灵善学,不过三年五载,便技艺娴熟,出落成为一个远近有名的中药师了。

树德堂药号现已经发展到100多家连锁药店,11家连锁医馆,成为全国医药连锁的百强企业,它见证了中医药蓬勃发展的轨迹。

然而好景不长,一股不小的行商冲击波从日本冲进中国沿海一带。于是“东洋货”很快充斥了省市大小市场,连嵊县这样深藏在周边高山环绕、中间丘陵起伏的边远小城镇也殊难幸免。

有诗云:“年年逐利西复东,姓名不在县籍中。农夫税多长辛苦,弃业宁为贩宝翁。”

唐·张籍写商贾的这首诗,移到胡炳章的身上,也完全适用。胡炳章幽居中药店七八个春秋,已然习惯于小药铺、小作坊的幽闭闲阒的生活,尽管还说不上喜欢。此时,他似乎从氤氲的药香中嗅出了滚滚商潮的另类水汽味。他顿时又动心了,仿佛听到远处有一个招商的声音在呼唤他,“叮铃咣当”数银元的声音在撩拨他、引诱他。他饮片切不薄切不匀了,撮药撮不准了,不是多就是少,常在柜台与装有许多个小药抽屉的药橱之间往返地跑,增加或减少药量……他沉不住气了。他思忖了整整一夜,最后决定辞去中药店的职务,奔向商潮下海,自己去开一爿中药店。师妹竹兰仙有个表哥在宁波做药材批发生意,几年来生意兴隆,积下了较丰厚的资金,经师妹说合沟通,这位宁波药商愿出一笔资金与胡炳章在嵊县城中一条鹿山街合伙开起了一爿颐年堂仁记中药店。

颐年堂城处城内东首一条横街上,坐南朝北,两间门面,靠近城中心最热闹的市心街。他自任阿大,雇一名店员,招一个学徒,后来又邀请到县里有名的妇科医师张禹川,常年坐堂看病,吃住都由店里供应,学徒兼当他的听差。

颐年堂开张仅大半年,居然生意日隆,来店看病配药的每天川流不息,难得有做空的日子。病家大多是县周围的家户、店王(方言,意即富裕的士绅地主人家),也有从四周邻县赶来的。

在随后的十多年里,他的机灵善学、随和处世、知人善任、广交大小同行的聪明劲(即前文提到的“慧根”)可说发挥到了极致。他在商海中自由游骋,应付裕如。早先在中药店发挥得淋漓尽致的“工匠精神”现如今又转而运用到药材营商事业中来了。

店面营生局面得到巩固稳定之后,他进一步扩增店伙计及技艺高超的
“老法师”、女佣,但学徒只收一名,满师则留下当店员,另招新学徒……生意年复一年发展,资金也水涨船高,从而羽翼日丰,有了相当的规模和竞争力。如何进一步经营发展,胡炳章又绞尽脑汁筹划蓝图。他脑袋转个不停。突然心血来潮,灵机一动,一下主意出来了:何不改进优化一下营商的环境和气氛呢?如此必将大大增添对病家和其他顾客的吸引力,不仅增加营业额,或可在小县城扬名四方呢。方略已定,第一步装饰店内外的商招、标牌:店外挂上道地药材,童叟无欺两块招牌;店内,柜台末端竖起一黑漆金字长匾,上书
“神农遗业”。这仅是面向顾客的装饰。重点是在店堂后面一个15平方米左右的客堂间。先定做十来把太师椅带茶几排列周遭,再请书店写了一些各体墨宝,做成横的竖的大小匾额楹联挂在墙壁间。半年工夫吧,已是琳琅满目“四壁生辉”。比如:“医,仁术也”“善行天下”“岐黄世家”“德寓医药”“敲杏声同蛙各各,切苏音似马啸啸”(中药店要敲杏核取仁入药,苏,指中药紫苏,须切碎入药)等等,显得书卷气十足,如今是药香又加书香了。客堂布置停当,开始邀请各路名医前来做客聚会谈天。由大名鼎鼎的妇科中医张禹川老先生出面做主角即召集人,定在每晚7点后聚会,陆续赴会的有内科、伤外科、小儿科、眼科、麻疹科、骨科等本县著名医生,倒也有近十名,他们相互认识,鲜有顾忌,而且个个兴趣十足,谈资丰富,上至国家时事,民族衍变,小至医疗趣闻,风俗人情,百姓婚丧的红白喜事。时值抗日战争中期,前方传来战讯也成了他们不可或缺的热门话题。他们的口头禅常常提到老蒋
(指蒋介石)如何如何,极尽讽喻挖苦、讪笑咒骂之能事,时而捧腹大笑,时而长喟短叹,不一而足。胡炳章有时也参与其中,不过他不是坐而论道,多半叨陪末座,细听老先生们谈天说地,轮番争论。

后来他又想出一招。嵊县东北角的下王镇前岗(今改名泉岗)村盛产古今驰名的卷成圆珠状的绿茶(当地叫珠茶)曰“前岗辉白”(叶片上凝有一层纤毫,色白如霜,甚名贵,价不菲,且耐泡)。他每晚用来冲茶飨客,备受青睐赏赞,有的医师再忙也要为品茶特地赶来。最吊诡的是有个清末秀才叫汪积方,五短身材,年过六旬,高度近视,几至失明,人称积方瞎子。他不懂医,读的古书不少,一张嘴就是天地玄黄,四书五经,倒也自成一家,这老秀才就是专门来品前岗辉白的,而且常得冲泡第二杯方过瘾。如此这般一来,这夜间茶会俨然成了一个以茶休闲的沙龙。胡炳章见此光景,乐在心里,他索性到前岗村物色到一户种茶制茶高手,让这农户每年仲春时节担十多斤“辉白”茶下山送进城来,专门由他收购,供应医师们夜谈助兴。这样,他虽支出一笔不少的钱款,但因此而产生的连锁效应,却是可观的:来延医看病的、送方子撮药的骤然增加两倍还多。可以说,这是胡炳章和颐年堂的鼎盛时期。

然而,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也应了一句古话:“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1941年春上,清明节过后没几天,六架日本鬼子的飞机飞临嵊县城关上空投掷燃烧弹多枚,整个县城陷入一片火海。城内一条最繁华热闹的市心街及其东西两侧店铺林立的四条街区,全都烧成灰烬,一片废墟,伤亡人员及财产房屋,损失不计其数……

从此,胡炳章一下跌入人生低谷。怒怼、仇恨、悲痛、凄伤、悔恚、沮丧、绝望……过后,他再也没有甦复过来。人也日渐衰老,再无作为了,子女又都在外地谋生。就这样,与老妻终其一生,享年九十二岁。

(1)旧时店铺打烊后用一条条长方木板排嵌在门槛凹缝处关店,俗称排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