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超越的古今七律第一:杜甫《登高》详析

杜甫第二次参加科考是天宝六载(747)去长安参加制科考试。这一次考试由于当政的李林甫嫉贤妒能,导致无人中举。杜甫由此结束了前半生笑傲江湖的快意生活,开始了举步维艰的求仕及仕途之路。

七律作为近体格律诗的一种,有唐以来,产生了无数名篇。

图片 1

安史之乱爆发后,杜甫经历了逃难、做官、被贬、辞官、再逃难等许多周折,于乾元二年(759)岁末抵达成都,并在亲友帮衬下修筑了草堂居住。寄居蜀中7年,杜甫带家眷离开草堂,一路东下,于大历元年(766)四月到达夔州。

在诗词史的七言体裁上,崔颢的《黄鹤楼》和杜甫的《登高》到底谁才是第一,一直是历来诗词爱好者的争论话题。《黄鹤楼》意象为先,一气呵成,但在题材上因为前四句不合平仄格律,可以视为半古半律。这在后人格律诗的学习中,是不适合拿来作为样板学习的。就好比学李白的人,没有学得好的,而学杜甫的,基本上都能小有所成。

不尽长江滚滚来的前一句是无边落木萧萧下。

杜甫在夔州住了一年九个月,其间所创作诗篇数量相当可观——杜甫流传下来的诗歌近1500首,在夔州就写了450余首,约四分之一强,而且其中许多名作,如被叶嘉莹先生作了几十万字集注的《秋兴八首》。

所以单就严格遵守平仄格律的七律来讲,《登高》实为后人学习的首选。

登高

写于大历二年(767)重阳节的《登高》:“风急天高猿啸哀,
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亦属于彼时所创作的众多名作之一,甚至被推为杜甫的七律之首。

图片 2

风急天高猿啸哀, 渚清沙白鸟飞回。

“风急天高猿啸哀,
渚清沙白鸟飞回。”渚,水中的小块陆地、小岛,也可以联想到小岛近旁的水域。“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滚滚来。”落木,落叶。这四句被评为“如千军万马,冲坚破锐,又如飘风骤雨,折旆翻盆。”首联两句被誉为“十四字中撷取六种典型秋色”,颔联两句被赞为“益见悲壮”,“气象高浑”,“唤起精神”。

《登高》被称作古今七律第一,出自明代胡应麟《诗薮》:

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滚滚来。

从这四句中,亦可看出诗人视角的转换。诗人一路登上山垣,站定身形,首先感受到的是猎猎秋风。山高,风比平地来得更猛。再看天依旧那么高远,秋高气爽。耳边听到的是山林间猿猴的啼鸣。猿声本无情,因心境不同听到的感受也不同。诗人老病贫困,流落他乡,在应当与亲人团聚的重阳节里更觉苍凉悲怆。眼中的景色也是萧索难捱的。

五十六字,如海底珊瑚,瘦劲难名,沉深莫测,而精光万丈,力量万钧。通章章法、句法、字法,前无昔人,后无来学,微有说者,是杜诗,非唐诗耳。然此诗自当为古今七言律第一,不必为唐人七言律第一也。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诗人的目光从天空、远处的山林落到山下岸边浅滩,看到鸟雀在清冷的浅滩沙地上盘旋。水清沙白,不见人烟,更显寒凉孤寂。无论是一只鸟还是一群鸟,鸟的盘旋往复都会令归期遥遥的诗人更加失落。鸟雀尚能还巢,诗人却有家难还。

我们来赏析杜甫的《登高》,看看他与如此高的赞誉是否相称。

艰难苦恨繁霜鬓, 潦倒新停浊酒杯。

除了猿鸣,诗人的耳朵又捕捉到另一种声音——被秋风扫下来的落叶的萧萧声。落叶的声音本来非常轻柔,甚至于听不到。但是当猛烈的狂风袭来时,林木随之吟啸,山峦震荡。同时,诗人的目光从岸边移开,看到的是山下远处滔滔的长江水。无论时局如何艰难,人世如何沧桑,长江奔流向东不停歇却不会改变。诗作是诗人内心格局的体现。即使在老病愁苦时,杜甫的诗也不失雄浑壮阔,这与他的心怀天下的大格局分不开。同时,通过自然的永恒、宏大更衬托出人的渺小。

登高

译文

时光易逝,壮志难酬,岁月蹉跎,诗人已经从“一览众山小”的青年变成了身体羸弱的老翁,不禁吟出“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万里,远离故乡;百年,一生。颈联这两句也是诗眼所在。诗人为什么会在登高时没有了从前的壮志,满眼都是秋之颓败?因为他多年漂泊,故土遥远,长期染病,独自登高,看不到希望,四面楚歌,怎一个愁字了得?!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风急天高猿猴啼叫显得十分悲哀,水清沙白的河洲上有鸟儿在盘旋。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尾联这两句进一步说明了诗人的无奈苦闷。诗人已经由于“艰难苦恨”而两鬓苍苍,潦倒失意时,本来想浊酒消愁,但是身体不好,最近刚戒了酒,更是无处发泄,无法释怀。客观局面令诗人束手无策,主观方面又无力排解,只能是令一团闷气郁积在胸口,哀音满纸。可谓将无奈写到了极致。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无边无际的树木萧萧地飘下落叶,望不到头的长江水滚滚奔腾而来。

胡应麟对此诗评价极高,认为全诗“五十六字,如海底珊瑚,瘦劲难名,沉深莫测,而精光万丈,力量万钧。通章章法、句法、字法,前无昔人,后无来学,微有说者,是杜诗,非唐诗耳。然此诗自当为古今七言律第一,不必为唐人七言律第一也”。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悲对秋景感慨万里漂泊常年为客,晚年疾病缠身今日独自登上高台。

沈德潜却认为“结句意尽语竭,不必曲为之讳”。施蛰存解释为“此诗最后两句没有结束上文,表达新的旨意。勉强凑上一联,实际是话已说完。这是一个缺点,不必硬要替作者辩护”,并表示赞同:“杜甫的五律及七律,八句全对的很多,其尾联对句往往迷失了主题思想。七律中只有《宿府》一首的尾联云‘已忍伶俜十年事,强移栖息一枝安’,此联可以说既对偶而又明白、又强健的结句。”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历尽了苦难后双鬓已长满了白发,衰颓满心偏又暂停了浇愁的酒杯。

文学欣赏原本见仁见智。但是,除了增加了论诗的角度之外,沈德潜、施蛰存的观点更大的价值在于破除文学欣赏中的盲目、迷信,让读者明白伟人不是十全十美,伟大的作品也并非无懈可击。

此诗作于大历二年重阳。765年,关照杜甫的严武暴病离世,他失去了蜀中的靠山,携家眷离开草堂,一路东下,于大历元年四月到达夔州。杜甫在夔州住了一年九个月,其间所创作诗篇数量450余首,是流传下来杜诗的三分之一。

《登高》是唐代伟大诗人杜甫于大历二年秋天在夔州所作的一首七律。前四句写景,述登高见闻,紧扣秋天的季节特色,描绘了江边空旷寂寥的景致。首联为局部近景,颔联为整体远景。后四句抒情,写登高所感,围绕作者自己的身世遭遇,抒发了穷困潦倒、年老多病、流寓他乡的悲哀之情。颈联自伤身世,将前四句写景所蕴含的比兴、象征、暗示之意揭出;尾联再作申述,以衰愁病苦的自我形象收束。此诗语言精练,通篇对偶,一二句尚有句中对,充分显示了杜甫晚年对诗歌语言声律的把握运用已达圆通之境。

然而,无论怎样欣赏这首诗,它的文学史地位不容撼动,尤其是在现当代的文学作品选编中,它常位居杜甫诗作第二位。“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更是以其出神入化被广为传颂。

图片 3

这段时间是他穷困潦倒的时期,又身体抱恙,但“文章恨命达”,这也是他诗作爆发的阶段。无论平仄、对仗等体式,还是起承转合的文法,都是信手拈来。他的诗句在格律中游刃有余,功力已臻化境。

《登高》就创作在这个诗意爆发,格律娴熟的点。

唐时的诗自然是平水韵,我们用平水韵标出全诗平仄,其中“急”、“白”、“落木”、“不”、“作客”、“百”、“独”、“浊”都是入声字,以仄音入韵: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这是标准的仄起首句押韵的七绝平仄格式,有几处是可平可仄的地方,大家可以自行对照。但是我们在读这首诗的时候会发现一个问题,韵脚“哀”、“回”、“来”、“台”、“杯”感觉读起来不押韵。其实这是发音变化了,这些字在平水韵中都属于“十灰”部,也就是说发“回”的韵母音,念起来是“ui”、“回”、“lui”、“tui”、“bui”的发音。当然只是大概发音,不过肯定是押韵的。

图片 4

如今引用“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的时候,使用普通话读音是完全没有问题,而且更加适合。但是作为一首律诗,押韵是硬性要求,我们知道当时的发音是押韵的就行了,并不妨碍现在的单句朗读。

除了平仄、韵脚,律诗在格式上的要求还有对仗。一般要求颌联、颈联对仗,后来因为太难,就只要求颈联对仗了。但是这首《登高》,八句皆对。

我们粗读此诗,首联、尾联好像没有对,中间两联也没有强行设对。但是认真细读,就能感觉到《诗薮》中说的:“一篇之中,句句皆律,一句之中,字字皆律”。不只“全篇可法”,而且除了每一联都对仗,在首联中“风急”对“天高”、“渚清”对“沙白”,字词工巧而不露痕迹,对仗圆融贴合景色,这就是出神入化,游刃有余。和李白的纵横阖捭,千里孤行比起来,自是另外一种庖丁解牛的爽快美感。

写到这里,关于律诗样板的格式方面就分析完了,估计大家看过之后,就会清楚为什么在七言律诗中这首诗的地位如此崇高了。但是,关于诗意以及文法,我们还没开始领会。

图片 5

此诗分为两部分,前四句写登高见景,后四句抒发心情。

首联“风急天高猿啸哀,
渚清沙白鸟飞回”,为何风急?这是夔州特色,夔州向以猿多着称,峡口更是以风大闻名。“风”、“天”、“猿啸”、“渚”、“沙”、“鸟飞”六种景物天造地设,自然成对。随着诗人的视线,由高处转向江上沙洲,水清沙白,鸟群迎风飞翔,来回盘旋,构成一幅精美的画卷。景色环环相扣却又对仗呼应,实乃写景千古佳句。

颌联“无边落木萧萧下,
不尽长江滚滚来”承接首联继续写景,在对仗的基础上换了一种写法,不再只是景色描绘,而是抓住神韵,开始融入自己的感情。身边是萧萧而下的落叶,眼前是奔流不息的江水,“无边”、“不尽”,使“萧萧”、“滚滚”更加形象化,让人联想到落木窸窣之声不绝,长江滚滚而来的气势,自然生出时光流逝,壮志未酬的汹涌悲怆。语义沉郁悲凉,对仗却十分工整,气势磅礴,如“百川归海”,实在是古今独步。

图片 6

颈联“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转换明叙诗人情境。“悲秋”、“多病”不但相对,也是有逻辑关系的。秋,未必悲,可多病又潦倒,悲伤自然汹涌而至。写到这里,终于点出了“秋”、“登台”,为前面描写的景色做好注脚,同时“万里”、“百年”又与颌联“无边”、“不尽”相呼应,诗人的羁旅愁和孤独感,萧条志和多病身返回映射到“萧萧落木”、“滚滚长江”,互相结合,让诗意更加厚重深沉。这种写法,独一无二吧?

尾联“艰难苦恨繁霜鬓,
潦倒新停浊酒杯”承接颈联,又是以对仗结句。诗人穷困潦倒,白发却越来越多,原指望大醉忘怀,怎奈因病断酒,无法借酒消愁,着实可恨。原本兴致勃勃重阳登高,却因了这无边秋色让人陷入悲愁。这种饮恨的心理实在难以纾解,诗是结句了,无限悲凉却溢于诗外。

图片 7

这种江湖悲愁同时切合了大时代混乱和老百姓日子的艰难,也反映了杜甫忧国忧民的心情,不违“诗圣”之名。

这样仔细分析下来,从格律、对仗、文法、构思、意象、境界各个方面来看,有哪一首律诗能超越它?

“然此诗自当为古今七言律第一”。

当下时代的文学环境和近现代诗人,更加没有超越的可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