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从周:世上一切皆见缘

陆陆续续地,看到媒体上关于蔡达峰先生追忆其老师陈从周先生的信息,难免回忆与蔡老师的交集。我们班应该是他教授古建筑的第一批文博专业本科学生。毕业数年后,偶尔我短信问候,蔡先生必回复。节日兴起小诗致意,他会轻诘进入社会为何还如此诗意。也曾为不能单纯地做专业工作而苦恼求教,彼时他已是复旦副校长,他劝诫说,复旦人应以服务社会大众为先。

澎湃新闻记者 臧鸣

图片 1

旋即,颇久未见的文博同窗延水发信息告知,解放日报社要举办《郁郁乎文哉——陈从周百年诞辰致敬展》,就在延安中路816号原严同春宅里,或也能遇见蔡达峰老师,于是欣然相约同去。

图片 2

昨天,观众在《郁郁乎文哉——陈从周百年诞辰致敬展》上参观。赖鑫琳 摄

上海九月底的晴朗天气,真是让人安然。踏进“严同春宅”,中西合璧的建筑,简洁明快的院落,砖石结构与木雕门窗交替,露天会场布景与素色桌椅,带有颇多江南园林意味,雅致柔和,自然妥帖。

陈从周先生,原名郁文,字从周,晚年斋号梓室,自称梓翁。祖籍浙江绍兴,1918年11月27日生于杭州,2000年3月15日逝于上海。本文图片均由同济大学提供

解放日报社“大师在上海”第三季《郁郁乎文哉——陈从周百年诞辰致敬展》昨天在延安中路816号开幕,展出陈从周先生与师生朋友往来书信、书画作品及文献手稿等70余件,以及由青年艺术家创作的摄影艺术装置,向这位跨界的文化大师致敬。

因为早到,得了格外的闲暇从容感受这一时刻的种种,或许,这也正合从周先生的心意。

主持修复上海“豫园”东部、主持设计云南安宁的“楠园”、指导修复江苏如皋“水绘园”……

展现文化大家的朋友圈

院落里散坐多位白发苍苍的长者,大多气定神闲,听他们交流,其中不少是同济的师长,也有若干复旦的老师。远远看见石建邦学长,正想上前打招呼,又见他身旁满头华发的傅老师,忍不住本性流露与延水私语:傅老师当年教古籍文献课,我学得太过一般,还是躲着点好。又见豫园臧兄,笔墨博物馆汪老师,不及多言,却觉默契。不断遇见亲切诚恳的解放日报社同仁,全都忙碌周到且从容淡定,体现出极佳的媒体人素养。

陈从周先生是著名古建筑园林艺术学家、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大师、同济大学教授,今年11月27日是其诞辰100周年纪念日。

陈从周原名郁文,号从周,取自《论语·八佾》“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后以号名。陈从周是我国当代著名古建筑学家、园林艺术家、散文家,生前任同济大学教授。

低头翻阅《解放日报》用心做的《梓翁剪报》,1954年的“上海市郊龙华古塔修理工程昨日动工”,1959年的“誉满江南的‘豫园’恢复青春
目前已基本修复暂不对外开放”,1982年的“虹口公园发现圆明园遗物”“上海第一座文物公园建成
方塔园将于‘五一’开放”,1987年的 “上海豫园双喜临门
400岁生日庆典本周举行东部景观修复国庆开放”,这些古典园林与文物建筑的修复全与陈从周先生有关,也让我意外得到有关上海文博的颇多历史信息。尤其是1988年11月的“南翔双塔新生记”,行文流畅地说明了双塔的历史沿革、建筑状况,周边动迁居民的配合以及文物工作者在陈从周教授的悉心指导下,付出各种努力,构画出古塔修复方案,市房建公司古建队放弃经济利益发掘传统工艺,共同恢复古塔。再看此文落款,“本报通讯员谭玉峰”,正是曾经共事多年的文博前辈。心想,能与“解放”颇多渊源,是否也是冥冥中有某些力量在引导?

11月25日,《百年从周——陈从周先生诞辰百年纪念展》在同济大学博物馆揭幕,百余件实物、复制品、照片及影像资料生动展现了一代园林大师不平凡的人生历程及其卓著成就。

此次展览中亮相的陈从周与众多文人大家往来的书信揭示了他的
“朋友圈”,其中包括俞平伯、贝聿铭、顾廷龙、叶浅予、王蘧常、谢稚柳、凌叔华、叶圣陶、陈植、俞振飞、罗哲文、苏步青等。展览也展出了顾颉刚、高阳、茅以升、唐云、朱屺瞻、郭绍虞等名家学者赠与陈从周的书画作品,这些作品常年悬挂于陈从周所居住的
“梓室”之中,伴随他度过了大半的人生时光。

身边有了轻微的波动,一抬头,原来是蔡达峰先生出现,主办方引导他先去观展。不多久,他返回,微笑着与众人点头致意。我们上前问候,近距离接触到先生,头发灰白,身形清减,不复当年校园里精气充沛地调侃和包容我们文科生绘制古建筑图的模样,只是笑容依旧亲切,握手无比温暖。

图片 3

陈从周也与《解放日报》颇有渊源。他不仅为《解放日报》写过许多文章,也接受过很多次采访。此次展览的举办地,即解放日报社所在地上海延安中路816号原为严同春住宅,其曾经的主人严载如为沪上书画家兼藏家,与陈从周多有书信往还,陈从周也曾多次参观严宅并作文记之。此次展览由室内室外两部分组成,在室外部分邀请当下活跃的青年摄影师与艺术家,以《影·园》为题,创作了向陈从周致敬的摄影艺术装置。

主持人王娜落落大方开场介绍,又请多位嘉宾上台回忆陈从周先生的过往。陈从周先生在古建筑、园林艺术以及诗画昆曲方面的成就无须多说。而嘉宾们平实真切的性情叙说,除了让人感受到从周先生的传统文人气格外,也让人感受到这些围绕在他身边的人们,本身就有无限的魅力与很高的境界。

陈从周擅长文史,兼工诗词与绘画。

为古建文物保护呕心沥血

从周先生的长女陈胜吾老师,70多岁,却又有少女纯真模样。她提及在父亲熏陶下,家人几乎没有经济头脑,但对喜欢的事物孜孜以求;尊崇传统文化,又相当前卫,支持她大胆学习自行车、汽车甚至飞机等的驾驶操作;还提及自己年幼时顽皮,毛笔一挥,墨迹殃及张大千作品,从周先生大叫一声“啊呀”,吓得她一下子钻进书案底下这事也就不了了之。说着说着,她又话锋一转,问向台下的蔡达峰先生:你还记得哇,我整理爸爸的遗物,是你让我将有他亲笔字迹的东西以及别人写给他的东西都要留着,我是不懂,但你是学文博的,你这么说我就这么做,因为这样,许多东西现在可以拿出展览,真是很有意义的。

陈从周1918年11月27日生于浙江省杭州市,1938年至1942年就读于之江大学文学系,1950年至1951年间先后任教于苏州美术专科学校、圣约翰大学、之江大学和苏南工业专门学校。

陈从周一生足迹遍布祖国南北,众多古建文物在他的疾呼声中得以幸存。

台下人群报以友善笑声和感慨之声。陈胜吾老师还说,最最紧要,我爸爸看了世界各地无数园林,他始终觉得中国园林最美最好,也因他始终为自己是中国人而骄傲。

1952年到同济大学建筑系任教,成为同济大学建筑系建筑历史学科和教研室创立人之一。1956年,陈从周在同济大学完成了《苏州园林》的研究,具有划时代的开创性意义,为他后来成为古建筑古园林专家奠定了基础。

陈从周曾历经十年制止浙江海盐南北湖风景区的炸山采石行为。此次展览中展出了他当时向领导人陈情的上书。也正是在他的努力下,才有南北湖风景区今日之美。

蔡达峰先生说从周先生已经逝世18年,从今再往后,自己回忆从周先生的时光要超过两人接触的岁月,先生虽然远去,但随着时间的久远,沉淀下来的必然是一些很本质的东西。比如对建筑年代“观气”而定的整体学术把握;比如年岁已高却时时提笔就写,一气呵成每年一书;比如在改革开放后经历各种变化,却依旧坚守自己认为真善美的东西,哪怕因此孤独与痛苦;又比如始终言为心声知行合一,批评和表扬都很有力,因为真的这样想也真的这样做。

改革开放初期,他集数十年研究成果之大成,发表了《说园》系列文章,成为重要的园林理论文献,被翻译成十多种文字在全球发行。

1990年,《解放日报》报道了中国第一位古典园林博士生通过论文答辩的新闻,这位博士生就是陈从周的学生蔡达峰。在开幕式现场,蔡达峰深情回忆了自己跟随老师学习的点点滴滴。“他让我知道了什么叫有学术水平,什么叫高水平的学术。”有次,蔡达峰跟随陈从周一起去鉴定一座古建筑,一下车,陈从周便判断这是一座明代建筑。那几年,陈从周年岁已高,却每年出一本书,几乎不间断地梳理他的学术文献,他也让学生领略到什么叫勤奋、坚守、率真和幽默。“先生身上的精神对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我希望我能够为先生的学术思想和他精神的传承尽自己的能力。”

但听阮仪三先生提及自己当年请教城隍庙保护开发,从周先生风趣回应:送四个字,第一个字是小,第二个字是小,第三个字是小,第四个字还是小——“四小”也就是小街小巷小园林小建筑,因为这才是上海老城厢的历史原貌。又闻郑时龄先生自谦,虽然敬仰也受益颇多,但却未能真正入从周先生门下,主要还是因为当年从周先生择徒要考昆曲,自己实在没有这个根基,只能望而却步。谁料想,另一同济师长登台“不留情面”反驳说:时龄你记混了,当时不是要考昆曲,是要考传统国画,我还追着先生问是画人物还是花鸟。台下依然善意笑声。郑时龄先生也面带笑容,毫无芥蒂。又有陈子善先生发言,一贯的精炼风格,他非常严肃认真地呼吁大家不要忽略从周先生在30岁上下编撰《徐志摩年谱》所体现出来的博学以及这本年谱对后来其他文化名人年谱编定的带动作用。

陈从周不仅对于古建筑、古园林理论有着深入的研究、独到的见解,还提倡历史建筑保护与修复。他还参与了大量实际工程的设计建造,如设计修复了上海的豫园,苏州的拙政园等著名的园林,设计建造了云南的楠园、杭州的西湖郭庄等大量园林建筑,并把苏州网师园以“明轩”的形式移建到了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成为将中国园林艺术推向世界之现代第一人。

在整理父亲遗物时,陈从周长女陈胜吾体会最深的是,陈从周以自己是中国人自豪,为中国的文化自豪。“他在做古建筑研究的过程中发觉,中国园林必须尽快抢救。当时,尽管有不少国外人士都来找他造园,但他说,‘我要把余生用来修复和建造在我们中国本土的园林,让外国的朋友都来看我们的艺术’。他把中国文人笔下的文字和绘画用于推进社会建设工作中。”

听着听着,思绪散漫。我之选择文博,因真心喜爱文物,进入博物馆,为它的公益服务理念折服,20多年职业生涯,坚守率真,并不顺遂。然而在这些先生面前,我的一些所谓委屈是多么微不足道。也后悔自己准备不足,应该带上纸笔,埋头记录,一如当年在复旦课堂听历史系文博系诸多老师精彩讲课,可以心无旁骛,笔下生风。

图片 4

同济大学教授阮仪三回忆,自己曾向陈从周请教山西平遥古城的保护规划,陈从周对他口述建议,包括新旧城应该分开对待,“旧城旧到底,新城新到家”等,现在的保护工作就是按照当时记录的他的设想来做的。“陈先生不光是园林学家和古建筑专家,他也是城市保护的祖师爷。”

转至二楼展览,小巧而雅致清淡的空间里,每一件展品都值得细细揣摩,从周先生的书、画、艺,对古建筑的痴迷,对园林的理解,对昆曲的挚爱以及与身边友人的往来,皆在其中。观看良久,更觉自己浅陋。

陈从周以独有的方式,运用园林为载体,致力于传统文化艺术的延续和集成。

此次展览由同济大学和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及本报共同主办,通过呈现陈从周在上海的人生足迹,他在江南地区的活动与贡献,对这位“以园为家,以曲托命,寄情山水,淡泊人生”的一代园林宗师致以敬意,为这位“最懂江南文化”的大师在上海这座城市的传承贡献留下珍贵一页。展期至11月28日结束。

入夜,再翻《梓翁剪报》,从周先生在1991年11月刊登于解放日报的“《世缘集》后记”一文中说:我在世上一切都见缘,人也许是缘中占最突出的地位,还有其他的一切。我与风景园林、昆曲、书画、古建筑等都是缘。

陈从周先生的博学多艺形成了独特的治学风格,他为同济大学建筑系研究生指定的阅读书目涵盖从四书五经到明清笔记。他在培养学生方面耗费了大量心血,在同济大学执教时期,每年的暑期实践,他都亲自带学生到苏州、扬州、泰州、如皋一带进行测绘,把认为有价值的古建筑和园林都做了测绘,保存园林建筑的布局、用料、图案等珍贵信息。在同济执教半生,培养了大量优秀的专业人才,带出了一批致力于文化遗产保护的专家学者。

文末说:我近来对青年人总教他们惜阴、惜物、惜情,脱离一点低级趣味。光阴者百代之过客。我自知不是作家,我也不为因文而造情,草草的文字,原不值一钱,不过记得世缘而已,说者望勿以迂陋而见责也。秋凉如水,旧游如梦,梦回莺啭,记点梦痕而已。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晚晴天气,梓室中书此后记。

图片 5

世上一切都见缘,秋凉如水,旧游如梦,梦回莺啭,记点梦痕而已。

陈从周与蔡达峰在豫园。

作为陈从周的首位博士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进中央主席蔡达峰在纪念陈从周先生百年诞辰纪念大会上表示,周先生虽然逝世18年了,但是他的影响有越来越扩大的趋势,缘于先生所取得的学术成就和重要学术贡献、先生在社会活动和社会交往中所发挥的影响力,以及他自身的人格魅力。

同济大学党委书记方守恩说,陈从周先生在中国传统文化各方面都造诣颇深,特别是对古建筑、古园林理论有着深入的研究。他提倡的历史建筑保护与修复,在建筑学中开创了一个新的领域。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郑时龄院士回忆起1961年他在同济大学读书时,陈从周在松江指导他们小组测绘一座民居大宅时与学生一起爬梯子的情景,郑时龄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涉足上海的近代建筑研究和保护,他表示,他之所以喜欢中国建筑史,是因为受当年先生的启示。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锻造出的“同济学派”之所以独树一帜,是因为弘扬传统精神,弘扬文化自信,脚踏实地,面向世界、面向未来,陈陈从周先生的贡献功不可没。

作为同济大学园林专业的首届学生,南京林业大学校长王浩说,35年前,有幸获得陈先生的亲传,回忆起在校学习期间受教于陈先生的点滴,至今还感到温暖和欣慰。

北京林业大学副校长李雄说,缅怀陈从周先生,要以他为榜样,激励并影响一代又一代的园林人,为中国风景园林事业的发展作出新的贡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