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登入著名诗人余光中病逝:《乡愁》不朽 乡思不绝

流年似水,似水留年。

澳门新葡亰登入 1SrZ潇湘晨报网

台湾著名诗人、文学家余光中病逝 生前至少来过大陆50多次

丁酉岁高秋之日,拙著《诗美学》修订本研讨会在京举行。满座高朋之中,有我缔交三十余年的良友、原任香港中文大学教授黄维樑博士,也有我二十多年的小友、任职于九州出版社的李黎明君。黎明熟知维樑与我和台湾名诗人、散文家余光中多年亦师亦友,写过不少有关文章,尤其是维樑近水楼台,与余光中在香港中文大学同事多年,于是提议由维樑和我合编一本有关之书,既可供学府文林的阅读者、研究者参考,也可供众多的“余迷”“余粉”悦读与快读。此议一出,我们即欣然认同,于散会后便分头准备。余光中的生日正好是九月九日重阳节,维樑十月间便飞去台湾高雄市中山大学贺寿。寿星虽因不久前不幸摔伤而身体大不如前,亦不能再登高作赋,但听维樑告知此一书讯,也表示乐观其成。我因此书戊戌年有望作为他庆寿之礼,在祈祷他南山之寿的同时,私心也不免其喜洋洋者矣。

2005年6月11日,汨罗屈子祠,祭奠屈原的余光中。图/CFPSrZ潇湘晨报网

余光中:《乡愁》不朽 乡思不绝

然而,12月14日中午,维樑忽传噩耗,余光中因病重竟于当日凌晨不辞而别,驾鹤仙游。我如蒙电击,呆坐书房,忆及三十多年来的前尘旧梦,不禁悲从中来,不可断绝而泪下沾襟!对纷至沓来的媒体电约采访,我无心应答,而一一以“我心伤痛”婉辞。伤逝之中,我拟了一副挽联,发给维樑,请他带去台湾转交余光中夫人范我存女士。我在给有关朋友的微信中,也只发了略表哀思的如下数语:“人生无常,光中不再;诗文永远,光焰长存!”而现在的这篇序言,倒像是痛定之后写的纪念文章了。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一首《乡愁》穿过台湾海峡,也穿透人心。12月14日,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在高雄病逝,享寿九十岁。SrZ潇湘晨报网

澳门新葡亰登入 2▲12月14日,余光中母校南京五中内,电子屏正在介绍余光中
图片来源:北京青年报

此情可待成追忆,往事历历,有如昨日而并不惘然。犹记我于1980年10月参加福建的一个诗歌研讨会,会后去鼓浪屿而路经泉州。在泉州的总工会招待所下榻,发现总工会所属小报的副刊《百花园》上,印有余光中的《乡愁》与《乡愁四韵》。这是我与余光中的不期而遇,也是首次纸上相识,因为此前从未听说过他的名字。在多年的封闭与隔绝之后,这两首诗给我极大的刺激与震撼:世间竟还有如此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好诗!回到长沙不久,我即草成《海外游子的恋歌——读台湾诗人余光中
〈乡愁〉与
〈乡愁四韵〉》,发表在国内名刊《名作欣赏》(1982年第6期)。此文随即为香港的《当代文艺》杂志所转载,编者按语说它是“大陆介绍评论余光中诗作的第一篇文章”。拙文虽是此意义上的“第一篇”,但最早倾心推许余光中诗的,还有四川诗人流沙河先生。此后,我和余光中就有了频繁的书信往来,并陆续撰文评价他的作品和诗观。

  余光中驰骋文坛半个世纪,涉猎广泛。公开报道中,他至少来过三次湖南,认为汨罗江是一切作家的蓝墨水,认为湖南“山水之胜,人杰地灵”。SrZ潇湘晨报网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写下《乡愁》这首诗的台湾著名诗人、文学家余光中,昨天上午10时许于台湾高雄医院病逝,享年89岁。

与此同时,在香港中文大学执教的他,也介绍他的同事黄维樑君与我通信。由维樑策划邀请,1985年夏日,在余光中回台湾执教位于高雄的中山大学前夕,我终于到港与他第一次握手,说不尽的行路难,说不尽的相见欢。初见匆匆,我请他在临行前的百忙中拨冗接受采访,题为
《海阔天空夜论诗——台湾诗人余光中访问记》,分别发表于大型文学刊物《芙蓉》与香港的《星岛晚报》,这大约是祖国大陆发表的采访余光中的首篇文章。其后的三十余年中,我们常有书信往还,间常有文学活动之聚会,我仍继续或撰文评介他的诗作,或就散文创作问题采访他,或抒写他在大陆与台湾的游踪。

  1966年,不到四十岁的余光中曾写作诗歌《当我死时》。诗中,他想到生命的终结是返乡:“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SrZ潇湘晨报网

病情突变:

早在1972年,余光中就曾撰《朋友四型》一文,收录在他后来赠我的《青青边愁》(纯文学出版社,1974年版)一书之中。他以幽默机智之笔,论说朋友大略可分为如下四型:高级而有趣、高级而无趣、低级而有趣、低级而无趣。他说:“世界上高级的人很多,有趣的人也很多,又高级又有趣的人却少之又少。高级的人使人尊敬,有趣的人使人欢喜。又高级又有趣的人,使人敬而不畏,亲而不狎,交接愈久,芬芳愈淳。”余光中长我九岁,亦师亦友,亦友亦师,他当然属于“高级而有趣”一型。在我的心目中,他的多方面的文学成就与为人之风趣睿智,大抵与宋代之苏轼相当。这种朋友当然可遇而不可求,幸亏我和他生在同时而非异代,而且我不求而遇并遇而成友,应该说是人生幸事,不亦快哉。我不仅多次听他谈笑风生,咳唾珠玉,短则如文化珍品,长则似精神盛宴,我不仅蒙他题名相赠他的几乎全部著作,让我再三细读耽读,绝非虚言饰语地获益匪浅,又蒙他鸿雁传书,至今珍藏有他的数十封书信,而且还有令我感念而不忘的是,时间真正贵如黄金的他,百忙之中还曾赠我两序一诗,两序一为我的散文试笔之作《吹箫说剑》的代序《落笔楚云湘雨》,一为我编著的《唐诗三百首新编今读》的代序《选美与割爱》,序犹不足,复赠以诗。诗仿英国文艺复兴时期名诗人斯塞宾所创制的
“斯塞宾体”,全诗四段,前三段每段九行,最后一段八行,洋洋共三十五行,题为《楚人赠砚记——寄长沙李元洛》。余光中在一篇文章中,提及大陆最早评介其作品者,一为四川的流沙河,一为湖南的李元洛。然则,《楚人赠砚记》与他以前致流沙河的《蜀人赠扇记》,应该可以说是兄弟行或姊妹篇了。

  本报记者徐海瑞长沙报道SrZ潇湘晨报网

家属曾签署放弃急救同意书

令我心中藏之何日忘之的,还有我访台时他对我的倾诚接待。1994年夏,我应台湾的文艺家协会之邀访台一月,并接受由其颁发的第三十四届文艺评奖之文艺评论奖。其间曾从台北而南下高雄。教、撰两忙的余光中亲自驾车来车站迎候,让我和陪同南来的诗人向明在城内他家下榻,而他与夫人则临时移居学校之宿舍。王勃《滕王阁序》说:“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我非高士,却下当代年长于我的文坛大家之榻,愧何如之!高雄三日他全程相陪,游览澄清湖,远去宝岛最南端之“鹅銮鼻”于夜色中观星听海,天色未明,复步行灌木丛生的海滩,赴东海岸之终点
“龙坑”,共同瞻仰太平洋日出的壮丽盛典。随后我虽作《澄清湖一瞥》《观山朝海》二文以记,可叹今日斯人已去,一切皆为徒供追怀之陈迹矣!

  “从中学开始,余光中的诗就在同学之间广为传诵,他给了很多人以现代诗的启蒙。”12月14日,听说著名诗人余光中逝世的消息,湖南作家梁尔哀叹,“就在上个周末,我还在河西的一场诗会上听到现场朗诵他的诗,没想到就此‘乡愁成绝唱’。”SrZ潇湘晨报网

据余光中生前任职文学院院长的台湾中山大学方面介绍,余光中上周本来只是到医院做例行健康检查,因他已近90岁高龄,也有些慢性疾病,所以在医师建议下决定住院静养并进行进一步检查,当时身体状况还没什么不妥。未料几日之内情形突然急转直下,因疑似中风导致肺部感染而转进加护病房,本周以来病情加重,其旅居国外的女儿们也都紧急赶回台湾。

黄维樑兄与余光中渊源之深之久以及所撰有关文章之广之多之好,远胜于我。我们合著的《壮丽余光中》,他本应列名于前,而以年齿为序,我就只好愧在“黄”前了。光中兄辞世后,维樑将我所撰挽联带去高雄。事后他将拙联推介给香港《文学评论》公开发表。

  湖南诗人最早介绍他的作品SrZ潇湘晨报网

台湾高雄医院副院长黄尚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家属考虑余光中年纪大,不愿意插管急救,在转入加护病房前已签署放弃急救同意书,也希望多陪伴诗人,便在13日晚间转至普通病房,隔日上午余光中就安详过世。

澳门新葡亰登入,流年似水,似水留年。但逝去的是时光,留下的是光中兄文学的丰碑和我永远的纪念。北京的《中华诗词》今年三月号亦曾主动刊发我的挽联,可见光中兄之众望所归。我敬祭的挽联如下:

  如梁尔所说,余光中逝世的消息,引发社会各界的关注。据台湾媒体报道,12月14日上午10时许,余光中在高雄医院过世,享寿90岁。余光中祖籍福建,生于江苏南京,1949年就随父母迁香港,并于次年到达台湾。据湖南文艺出版社副社长、诗人陈新文介绍,余光中与湖南颇有渊源,曾数次来到湖南,并写下《湘水》《汨罗江神》等多首与湖南有关的诗歌。SrZ潇湘晨报网

澳门新葡亰登入 3图片来源:北京青年报

光中兄千古

  湖南诗人李元洛与余光中交情颇深。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李元洛曾说,他最早读到余光中的《乡愁》是在1980年,那是在福建参加诗人舒婷的研讨会,在泉州的一张小报上读到了《乡愁》和《乡愁四韵》。SrZ潇湘晨报网

喜也《乡愁》:

九十华英,绣口锦心,五彩笔挥之,霞蔚云蒸,赢得文名传宇宙;

  “当时我大吃一惊,因为我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作品,写得非常好,当时我很激动。后来我写了一篇文章叫做《海外游子的恋歌——读台湾诗人余光中的〈乡愁〉和〈乡愁四韵〉》,发表在1982年山西的《名作欣赏》,这大概也是余光中先生在文章里提到的大陆最早介绍他的作品中两个中的一个,另一个是四川的流沙河,一个就是我,这样我就开始和他通信。”SrZ潇湘晨报网

20多分钟写就流传至今

卅年文谊,高山流水,伯牙琴已矣,海宽浪阔,惟凭明月吊光中!

  80岁好友仍不知他逝世SrZ潇湘晨报网

余光中祖籍福建永春,1928年生于江苏南京,曾就读于金陵大学外语系。1949年他随父母迁居香港,次年赴台湾,后曾在美国求学和授课。1985年定居高雄市,任台湾中山大学文学院院长至今。

  12月14日下午,记者辗转得知,今年80岁的李元洛目前还不知余光中逝世的消息,“家里人担心老人家伤心,影响身体,没有告诉他。”SrZ潇湘晨报网

1972年,20多年没有回过大陆的余光中思乡情切,在台北厦门街的旧居里花了20多分钟的时间写就《乡愁》。40多年来,这首诗引发全球华人共鸣,先后被选入教科书,时至今日依然是海峡两岸血脉相连的文化意象。自问世以来,台湾南管音乐家王心心、南京音乐家晁岱健等先后曾为之谱曲,还被谱成苏州评弹。可以说,这首小诗为余光中赢得了广泛的赞誉。2003年底,时为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访美,在会见华人华侨时谈到台湾问题,就引用了《乡愁》片段:“一湾浅浅的海峡”,确实是最深的“乡愁”。

  说起与余光中的交往,李元洛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说,“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1985年的香港中文大学,他要离开执教11年的香港中文大学回台湾,我就赶到香港,在他离港前夕和他见面,从此以后我们就保持了长期的文学友谊。”李元洛坦言,“我很喜欢他的散文,我认为他的散文在当代的中国是第一流的,我自己也受到他的影响。”在李元洛看来,余光中的散文有一个很大特点,就是有“诗意”。“他自己说他是诗人,但是他的诗有一部分在他的散文里面,一部分在他的评论里面。我自己本来也很喜欢古典诗歌和新诗,因而我写散文也很希望能够有诗意,再加上余先生的散文也是散文和诗的结合,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受到他很深的影响。”SrZ潇湘晨报网

忧也《乡愁》:

  回顾SrZ潇湘晨报网

写了1000多首诗 大家却记不起

  第一次来湘SrZ潇湘晨报网

《乡愁》给余光中带来喜悦的同时,也给他带来了忧愁。他在生前曾说:“我写过1000多首诗,散文至少也有一两百篇。《乡愁》是一张名片,但这张名片大得把我的脸也遮住,让别人看不到我的真面目。”他也曾“抱怨”:“有很多人对我说,我是读你的诗长大的。结果他除了《乡愁》之外,都没有读过我第二首诗。”余光中透露,由于《乡愁》流行太广,以至于有一段时间,他的妻子都不喜欢别人来朗诵它。

  汨罗江是一切作家的蓝墨水SrZ潇湘晨报网

在接受采访时,余光中曾提到自己创作的其他诗篇——比如写杜甫晚年的《湘逝》,写得很文、引用典故很多;比如《寻李白》,“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比如最近十多年所写的环保方面的诗。

  值得一提的是,余光中曾对湖南给予了很好的评价,称“湖南给人非常美好的印象”。SrZ潇湘晨报网

此外,作为台湾乃至华人世界最重要的现代诗人之一,余光中共出版过20余本诗集,代表作除《乡愁》之外,还有被选录入台湾语文课本中的《车过枋寮》、《翠玉白菜》等。他的一些诗作被杨弦、李泰祥、罗大佑等音乐家谱成歌曲,成为流行音乐的经典。他在散文创作、文学翻译与评论方面也都成就卓著,出版各种专集、选集、合集逾百种。文学大师梁实秋曾评价余光中“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

  记者梳理发现,1999年,余光中第一次到湖南,并在岳麓书院举行讲座。在那次讲座中,余光中说,“我虽然是第一次来到湖南,可又因为中国文化,因为古典文学的关系,湖南对每一个中国的读书人来说,都是那样神秘、美丽而又亲切,从最古代的《离骚》到现代的小说,例如沈从文的《边城》,湖南都给人一个非常美好的印象、形象。”SrZ潇湘晨报网

澳门新葡亰登入 4图片来源:北京青年报

  在那次讲座中,余光中还提到,他的创作灵感是从汨罗江开始的。余光中说:“我想我的聪明像中国所有作家聪明一样,都是从汨罗江开始的。《诗经》当然是一个源头,源头活水,不过那是集体的。而因为一个诗人像屈原这么伟大的诗家,在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出现,那就是在汨罗江,所以我认为汨罗江是一切作家的蓝墨水。无论你用什么,现在用电脑用网络,总之汨罗江是一个上游,是一个来源。”此次湖南之行,余光中还前往岳阳汨罗屈子祠,伏地叩首,对屈原顶礼膜拜。SrZ潇湘晨报网

乡思不绝:

  第二次来湘SrZ潇湘晨报网

至少来过大陆50多次

  带领30万人朗诵《汨罗江神》SrZ潇湘晨报网

或许是一生中有太多岁月在外漂泊、远游,余光中常以蒲公英自喻。1992年以来,出于对故乡的热爱与眷恋,他频繁前往大陆各省份参加讲学、座谈会等活动,至少来大陆50多次,许多省份都留下过他的足迹。

  在余光中的千余首诗作中,有20多首诗是吟咏历代诗人的,而其中写屈原的就有五首。从上个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他分别写下了《淡水河边吊屈原》《水仙操——吊屈原》《漂给屈原》《竞渡》《凭我一哭》,歌颂屈原。SrZ潇湘晨报网

在这些往来过程中,余光中的幽默和年轻、开放的心态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比如2010年9月,他在成都武侯祠与读者座谈“诗情与酒兴”,在吟诵起《乡愁》中的诗句“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时,他指向台下的夫人范我存,“今天我的新娘就在那头”,顿时全场欢声雷动。当时天气阴沉,不久下起了小雨,工作人员为余光中撑起伞,这时他正讲到杜甫的诗《梦李白》“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一句,抬头看看伞,余光中打趣道“现在我也有个冠盖了”,又引来一片笑声。

  2005年,岳阳市举办“中国汨罗江·国际龙舟邀请赛”,从台湾请来余光中主祭。为此,余光中又特地写就新作《汨罗江神》,并带领30万民众集体朗诵了这首诗:“烈士的终站就是诗人的起点?昔日你问天,今日我问河,而河不答,只悲风吹来水面,悠悠西去依然是汨罗……”SrZ潇湘晨报网

著名诗歌评论家唐晓渡曾在多次座谈活动中与余光中有过接触,他眼中的余光中是“最儒雅的诗人”,儒雅背后还有厚重的诗意和内涵。昨日,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唐晓渡说:“余光中先生在中国现代诗坛乃至文坛都是有时代象征意义的人物。这样一位优秀诗人的离世是我们大家的损失。我对他充满感念和尊敬,有一种很舍不得的感觉。除了诗歌上的成就,我更佩服他的翻译功底,比如他翻译的叶芝的《丽达与天鹅》,那真是顶级精品,不仅音部和用韵都与原作一模一样,还把原作中的典雅神韵也都用强有力的汉语还原出来了,读来令人震撼。”余光中挚友流沙河则表示得知噩耗后心中非常难受,已给余夫人发去慰问短信:“我们希望你好生保重,你在,光中兄就在。”

  此前,余光中在古老肃穆的屈子祠参加了祭奠仪式。他说,“能在屈子祠祭奠屈原,我感到很高兴。”SrZ潇湘晨报网

在生前的一次采访中,余光中曾提起跟诗人北岛的情谊,“我最早认识的是流沙河,是他把我的诗歌发表在《星星诗刊》上的。后来又认识北岛,我们一起在英国做巡回朗诵演讲,相处了十多天,现在北岛住在香港,我们还时常见面。”昨日正在印度参加活动的北岛获悉余光中去世的消息后,动情追忆起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一起在英国巡回朗诵的日子,并写道,“余先生为人谦和文雅,英文流利。我对他的印象是老派文人,再加上一点儿幽默和俏皮。不久因余先生推荐,九歌出版社出版了我的好几本书。”

  第三次来湘SrZ潇湘晨报网

桑榆晚景:

  参加石门茶文化论坛SrZ潇湘晨报网

爱看《琅琊榜》,喜欢摇滚乐

  2006年5月,78岁高龄的余光中,第三次来到湖南,来到常德石门,参加“石门茶文化论坛”,进行了以《中国文化与石门茶禅文化》为题的讲座。“我写诗爱品茶助思,却不能饮酒。”余光中在这次讲座中说,很多西方人都认为,日本茶道代表东方文化,很让我们尴尬。石门县宣传茶文化,弘扬茶道和禅机,是于国于民的大好事。SrZ潇湘晨报网

虽然已是功成名就,又是如此高龄,但晚年余光中一直在坚持写作和教学。今年10月,台湾中山大学为余光中举办了庆祝90寿诞生日会,这是他最后一次公开亮相。当日他以欧阳修的绝句《再至汝阴》抒怀:“黄栗留鸣桑葚美,紫樱桃熟麦风凉。朱轮昔愧无遗爱,白首重来似故乡。”他还幽默地表示,很多人好奇自己现在是否还在写诗、创作,“你们怎么不问我还有没有呼吸呀?”显见在他心中,写作就像呼吸一样,是最自然而然的事情。当时,余光中曾表示不想当人瑞,却提起《战国策》中的“行百里者,半九十”,接下来的路才艰辛,希望能够健康写作,再出两本书。

  余光中说,“很多西方人甚至包括学者,都不知道茶叶是从中国传到日本去的,所以现在我觉得石门县宣传茶文化,可发扬中国真正的茶道和禅机,而且这也应该由我们中国人来发扬。”SrZ潇湘晨报网

去年余光中出版了诗集《太阳点名》和散文集《粉丝与知音》,今年又推出《守夜人》和《英美现代诗选》两本英译增订本,其中《守夜人》是他首次在大陆出版的自选自译诗集。该书编辑讲道,虽然已是89岁高龄,但余光中在修订《守夜人》的过程中,“对待诗文一如初见,还在字斟句酌着每一个音节、每一个符号”。今年年初接受媒体采访时,他仍满怀雄心壮志,“我还有很多作品未出版,要搜集、校对,这都需要时间,再给我5年到95岁,我还要定一个5年的工作计划。”

  余光中还曾写过一首让人看了题目就知道与湖南有关的诗,叫《湘逝——杜甫殁前舟中独白》。这首诗写的是晚年杜甫在安史之乱后,一路从陕西辗转逃到四川成都,再从三峡顺流而下到了湖南,最终在湖南去世的经历。SrZ潇湘晨报网

据与余光中一家相交甚厚的友人回忆,以前余光中每天从学校下班回家后就泡在书房里读书、写作,经常熬到半夜一两点,家人都笑他是“书呆子”。近年来虽然还在教学和写作,不过毕竟上了年纪,他的生活变得规律了很多,每天早上6点半起床,定时进三餐,有时会到楼下公园散散步,晚上11点一定上床休息。二女儿余幼珊曾告诉友人:“父亲不挑食,不讲究美食,但注意养生,譬如香蕉一次只吃半根,西瓜性凉晚上一定不吃。工作结束后他会看电视休闲,也看连续剧,最喜欢《琅琊榜》,也看《芈月传》。”
余光中则透露,自己从40多岁起开始喜欢流行音乐,尤其是摇滚,“猫王、滚石、披头士,我都很喜欢,像披头士里的列侬,他的歌词很有时代感,也是很好的诗。真正高明的艺术家很深刻,但讲出的话却能让人马上明白,摇滚就是如此。”对于内地的摇滚歌手,他则知道“唱《一无所有》的崔健”和“凭血肉之躯高歌的腾格尔”。

  印象SrZ潇湘晨报网

后事安排:

  湖南自古就是中国文化重镇SrZ潇湘晨报网

曾写“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

  “尽管前辈先贤已经写出无数华美诗篇,但我觉得并非不能再有突破,我希望祖先传下的文字在我手中能再多姿多彩一些,哪怕只是再好一点点!”这是他毕生努力的方向。SrZ潇湘晨报网

1966年,余光中在《当我死时》一诗中曾写道,“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在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大陆/听两侧,安魂曲起自长江,黄河/两管永生的音乐,滔滔,朝东/这是最纵容最宽阔的床/让一颗心满足地睡去,满足地想。”

  余光中晚年仍笔耕不辍、佳作不断。2016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被问到,有没有遇到过瓶颈期,他说,“中国人最怕江郎才尽,什么叫江郎才尽,就是你到后来,没有新的主题出现,也没有新的共鸣,也就是那一天,你觉得生命没有那么可贵,生命没有那么多彩多姿。如果你觉得生命可贵、如果你觉得母语可贵,你便会找到创作的源泉。”SrZ潇湘晨报网

昨日,获悉余光中逝世的消息后,不少网友留言“余光中走了,满世界都是乡愁”、“愿先生来世无愁”……不过,有关余光中先生的后事,目前尚未有进一步的消息。昨天下午,他的次女余幼珊在接听媒体电话时表示:家属们都很悲痛,不希望被外界打扰。本版文/本报记者
崔巍

  在他眼中的湖南是什么样?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千年学府岳麓书院在长沙,是中国古代四大书院之一,自古以来,湖南就是中国文化重镇。政治上,湖南也出了不少名人。五岳之一的衡山也在湖南。山水之胜,人杰地灵!”SrZ潇湘晨报网

  本报记者徐海瑞SrZ潇湘晨报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