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中郎说过的一则笑话

此笺校本的正文中 “仆见道上碑字,误读曰 ‘大形山’”,非一般引文作
“太形山”。 《东谷所见》之中,亦是 “大行山”与 “太行山”之辨。这与知堂辑本
《笑赞》中的 “代形山”相比较一下,或许本人初读时 “空诸依傍”所作有关
“大”与 “太”的那一点儿猜想,也算是找到一丝 “并非依据的依据”吧。

对于第三种人的心态,假如还是用孔夫子话“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好行小慧,难矣哉!”来比况他们,虽似言重了一些,恐怕也未至于完全失真吧?

挺拔起来 那扎进发髻的女子

读笑话,总要处处理解得通透了,这才笑得爽快。即使大体都明白了,却有小地方有点不解,那在大笑的笑声里,却难免杂一点
“疑惑”的影子。别人看不出来,自己心里最是晓得。比如这一则,初读第一遍,大旨当然是马上明了。笑话的眼全在太行山“太行”两字的多音上面。行字可读形,亦可读杭,那没问题。太字读泰,亦是无疑,那么读代,则何解?后来,想了几遍,大概是大与太字,古写相通,那位蹩脚儒生亲眼看见的古碑上面,也许那个太行的字面却是大行,于是他认了一个白字、读了一个别音,却自以为眼见为实,哪里会有错?笑话里的意思到底是否就是这样,也没有确实把握,姑且这么理解。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忽然好像明白了一个~~~不~~~三个道理,即人们对待自己和别人写的东西,往往会露出三种态度。一是:别人写的东西,如果不是出自权威或名家之手,则不管他写得如何,一概嗤之以鼻,不屑一顾。这种态度所显示的心理应该是:压!

自此太行山的渊源涌动如新

澳门新葡亰网投,这样看来,袁中郎毕竟是才子风流,生性中正平和,未有过于激烈的气味。在他眼里,学究的那一句
“教他俗子终身不识太行山”,似乎并不带有
“势利、狡黠、心胸沦落到狭窄”的意味儿,更谈不到如郑伯那样的“阴毒”,反倒是略略对之有点儿会心,好像是说:非能嗜者与真嗜者之间,要能够相通实在是太难,无可奈何之间也只能
“两相平行”,不必硬是要去寻找相交的地方。让非能嗜者
“终身不识太行山”,不作
“点破”的功夫,也未始不是对于真嗜者的一种保全吧。此笺评本辑录了陈继儒评文中
“此语极有会”句云:
“可为知者道,难为不知者言,正如此。”说的也正是同一个意思。

三是:某几个或一群人,大概都有着相似的爱好和书写取向,相互联结在一起,说是交流,于是乎你夸我体裁高妙,我叹你气韵弘深,几于天下之至文已被他们揽尽了,别人已无立锥之地。这种心事显示的应该是:沆瀣一气!———但是,对于相互之间在内心里是否真的如同嘴上一样的品评对方,则只有他们自己各自的内心清楚。

她的每一次召唤都是我力量的补给——抑或是致命咒语

当然,由袁氏说开的这一则笑话,其原始出处或许更为古老了,至少在宋李之彦的那一册
《东谷所见》中即见记载,那最后的案语亦谓:
“太行山老儒之言颇有味,今之有真是非,遇无识者,正不必与之辨。”看来,从这一则笑话故事
“说开头”的地方,原就没有什么势利甚至阴毒的意思。“相隔”,有时实在是一件毫无办法的事情,只能说我们大家都是生活在人间,这或者便是人间所应有的吧。附识:

对于第二种心理,可从明代赵南星所编著的《笑赞》中找到材料:“一儒生以太行山作代形山,一儒生曰:‘乃泰杭耳。’其人曰:‘我亲到山下,见其碑也’。相争不下,曰:‘我二人赌一东道,某学究识字多,试往问之。’及见学究问之,学究曰:‘是代形也。’输东道者怨之,学究曰:‘你虽输一东道,却教他念一生别字。’”赵老先生在后面的赞语中道:“学究之存心亦忍矣哉!”大概也就是阴的意思吧?

在唇齿间

当时读了之后,完全是
“空诸依傍”,也不知它的前因后果以及来龙去脉,只是结合着那个赞语,写了一段读后感言。如今翻找出来,却是这样的一段话,自己看了也觉得颇为“新鲜”:

在现在恐怕是不会出现刘勰这样的书呆子了,不过,假如就有,是否能拦得到像沈约这样大气量的学士官僚,则实在是要让人捏一把汗!所以,后人应该感谢沈约为中国古代文学批评史,甚至是文化史所作的贡献!因为假如没有他的看“重”,谁能料定《文心雕龙》一书是不是早就因为“不为时流所重”而散佚了呢?

住满童年记录的西房

读了董桥先生的话,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没有径直地向袁中郎的那个方向走,却是
“绕了个远路”,在董桥先生笔下 “势利”
“狡黠”和让人“一错到底”这几个意思之上,再向更为刻毒与阴苛的方向联想开去,便莫名地联想到了更远的地方了。那便是古文的习见读本
《古文观止》开首第一篇, 《左传》里的一段,取题曰:郑伯克段于鄢。

对于第一种心理,可用孔子之言形容之曰:“君子长人之才,小人抑人而求胜焉!”

——灵山

而这一则实在的
“笑点”,却是那个两位儒生找去让他当个裁判的学究的一句话,说是:
“你虽输一东道,却教他念一生别字。”似乎以 “一东道”与
“一生”相较,总之是划算。那后面的笑赞更是说得妙:
“学究之存心忍矣哉”。这个
“忍”字下得实在是让人拍案,表面看着是有不忍之心,不愿意来点破他读了别字,不让他尴尬。而其实却是残忍,要让那个儒生终身不知
“太行山”,而且还要让他认为天下人皆不识字,都把太行山读错了。这实在是在残酷地
“制造一个笑话”。不过,这个笑赞却也是说得周全,从学究的
“忍”又说回到儒生这一面,设想一下,就算耐心地说服他,他一定也是不信,因为
“彼已见其碑矣”,他是根本的不转移,或者此亦可谓同样的是一种 “忍”或者
“韧”也。

二是:对于哪怕是向自己求教的人,明显能或已看出对方文字中的瑕疵或失误,也绝闭口不言,或推诿不知。这种心态所显示的也还是一个字:阴!

是太行山肩负起苦辣磨难

记得最初是由偶阅知堂辑订的《明清笑话四种》而来——知堂辑订的这个笑语册子,其第一分是明赵南星的
《笑赞》。这个笑赞的特点,就是每一个笑话的后面,都有一段赞语。就像以前读古希腊的
《伊索寓言》,每一个寓言后面,也都有几行“这故事的意思是如何如何”的话。这
《笑赞》的第一则,便是 《太行山》,整个是这样:

当然,还有两种,即刘彦和早于《文心雕龙*程器》篇所说:“自非上哲,难以求备。然将相以位隆特达,文士以职卑受诮,此江河所以腾涌,涓流所以寸折也!”这几句说得太经典了,无须我来解读。我不过附上几句,刘勰毕竟是幸运的!因为他遇到了沈约。作为当时的历史学家,诗人的沈约,不仅是一代文宗,更是朝廷红人,官高位重。但是,他对于拦住自己的车子,搞得像推销杂货的小贩子似的刘勰,偏要求自己帮他看文章,非但没有加以驱逐,且立即“取读”,并由是而“大重之,以为深得文理,”而且此后,竟“常陈诸几案。”

连接着西山顶上的蓄水池——

董桥先生引述的故事是这样:昔有书生携一仆入太行山,仆见道上碑字,误读为
“太形山”。书生笑说:“杭也,非形也。”其余的此书生与仆找到学究
“赌输赢”以及学究所谓“教他俗子终生不识太行山”的话,大致都是一样。而董桥先生接着说了一段话:
“我没想到读书可以读到这样势利,这样狡黠,故意要那仆从一错到底。知识人的心胸沦落到这样狭窄的景况,也真败兴。”

十月里的雷鸣电闪

郑伯对他的兄弟共叔段,有一句出名的怒其恶行的愤愤语,便是
“多行不义必自毙”。但
《古文观止》编者在文中所下的按语,却认为这表明了郑伯的刻毒,任其兄弟
“多行不义”,不加阻止,等着他 “自毙”。在
《左传》的本文中,于多行不义这话之后,郑伯还加说了一句曰
“子姑待之”,犹今语所谓
“等着瞧吧!”,那就更不只像是愤愤语,而是有点玩之掌间的意思。
《观止》的按语在这里简直是直斥郑伯:
“待之云者,唯恐其不行不义,而欲待其行也。庄公
(即郑伯)之心愈毒矣。”从这个角度,前后贯穿起来看,那么郑伯一步步
“养成”兄弟之罪,待其罪恶
“成熟”,则师出有名,正可以治其罪,那一条轨迹倒是十分分明也。

时钟慢慢

陈山人,嗜山水者也。或曰:山人非能嗜者也。古之嗜山水者,烟岚与居,鹿豕与游,衣女萝而啖芝术。今山人之迹,什九市尘,其于名胜,寓目而已,非真能嗜者也。余曰:不然。善琴者不弦,善饮者不醉,善知山水者不岩栖而谷饮。孔子曰:知者乐水。必溪涧而后知,是鱼鳖皆哲士也。又曰:仁者乐山。必峦壑而后仁,是猿猱皆至德也。唯于胸中之浩浩,与其至气之突兀,足与山水敌,故相遇则深相得。纵终身不遇,而精神未尝不往来也,是之谓真嗜也,若山人是已。

你的山峦漫过我的记忆

林语堂先生最为推崇的明代才子袁宏道
(中郎),曾说过一个有关“太行山”的笑话。而我最早接触到这个笑话,却并非从袁氏那里来,而是绕了一个大大的圈子,最后才绕回袁氏那里去。现在想起来,也觉得很有意思。

是那擎天阳关键入你胸腔

毕竟是这样地想过一遍,虽然想过的具体内容,日子一久也慢慢淡忘了,但这个笑话故事却是记住了。后来有一阵子,香港董桥先生的小品文十分风行。他有一册
《英华沉浮录》,据董桥先生自己说,
“是以语文为基石的文化小专栏”,每篇的篇幅都不大,一般五六百字,多者也不过一千多字而已。读起来不费力,却也是耐读。就是在
《英华沉浮录》的 “跋语”里,我见到了 “久违”的
“太行山”,被董桥先生引用在文章之内。在这里,才知道是袁中郎说过的一则故事。而且那故事的行文字面,也与
《笑赞》里面所载小有出入——

从你心中流过——那金色的太阳

联想到此,竟从一则笑话中的让俗人 “一生不识”到了 《左传》中刻毒的
“子姑待之”,自己也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这时候才意识到,这一则由袁中郎说开去的笑话,在袁氏那里的
“本来风光”到底如何,还未有领略。于是,下了决心,把袁中郎两大册的
《袁宏道集笺校》上海古籍版翻找了出来,一卷卷地阅看,在卷五十四
“未编稿之二——杂著”中,有一篇
《题陈山人山水卷》的短文,这正是由袁氏说开的这一则笑话的出处。此文是这样:

仿佛苦涩升上了天边

一儒生以 “太行山”作 “代形山”。一儒生曰: “乃 ‘泰杭’耳。”其人曰:
“我亲到山下,见其碑也。”相争不决,曰:
“我二人赌一东道,某学究识字多,试往问之。”及见学究问之,学究曰:
“是代形也。”输东道者怨之。学究曰:
“你虽输一东道,却教他念一生别字。”后面的赞语曰:
“学究之存心忍矣哉,使人终身不知
‘太行山’,又谓天下人皆不识字。虽然,与之言必不信也,盖彼已见其碑矣。

她笑了——出乎意外的美丽”

其后便是那 “太行山”一篇故事,至学究
“宁可负使公失一贯钱,教他俗子终身不识太行山”的话,袁中郎收了一个文章的结尾曰:
“此语极有会。想山人读至此,当捧腹一笑也。”

太行山——你雄伟

杨炼

一脉孱弱的水

从死去到重生——成功着一步类转

烤制成等高擎天柱

满目的藤黄色

太行山

迎春花带给你旗帜内外的孤单

只留守在住宅边的亲密

在木叶漂浮的西域尘世间

山 太行山

传说中的歌手——你是歌手——北岳之后的行吟诗人

前生的宽厚——坦然而不露地表

黄土蒸腾

太平洋上翻腾的波澜犹如蹈海诗篇

山巅更多的焰火吐出她的咽喉

别无气象——

清晨的山菊花——东方土壤里的爱情之火

我飞天的身躯

摘要:《太行灵山》小序杨炼杨佴旻的无数艺作,组成了一个盘旋而上的旅程,旅途指向,却不是他的绘画、不是装置或行为艺术,而是一首诗。他的源头之诗、根本之诗——《太行灵山》。此山实有,佴旻的出生地河北曲阳,就在太…

我拧开银杏树枝上的水龙门”

挂起星月 在华北之边

你的名字像是多情的远征风铃

“我歌唱——

杨佴旻诗歌:太行 灵山

让我失去刑天的板斧

我用你的质朴重申我的热潮

戈壁结果出橙色精粒

一如鸟儿嘻叫着翻过银杏树林边界上的星火

朝阳洒满土地

我在四方成长

欲渡黄河冰塞川, 将登太行雪满山。

乳名里的门户下植根我藏匿的栖息之所

是那明月朦胧——诉诸太阳的枯涩

还有淘金矿里冒出的蓝烟

铸就记载的夜晚

连接着二十四节拍和白色梨花

我在灌木丛林中飞行如梦寐

太行山——在我灵魂之中长出新芽

天王星上的遥望——远方的眷恋

我的自由

盛夏里遥失了天堂边陆续马队

——灵山

太阳和山川

乳名里的门户下植根我藏匿的栖息之所

读《太行
灵山》不仅有灵气,重要的是“灵气”可以力量推你向前走,不知不觉会朗诵起来。读中感,感中思,反反复复也像是一个路径的归程。田庄先生说:“佴旻此作胜在大情怀”。“情怀大于技法,这是诗的大是非”。我以为,田先生简短几句点出诗和作诗的要点。所以,我说:这是我读过的最棒的诗歌之一。如要选读抒情诗杰作,要我说这首《太行灵山》即是!

那里没有了垂钓——不平凡的海洋

欢喜的泥沙流浪的精灵

像祷告的双唇——祈盼我童心里的燃料

初遇《太行
灵山》有缘于这互联网的世间。后读《太行灵山》,也许就是那不期而遇的灵验?何况《太行
灵山》她的天然特质!

我触摸到你的每一条细小的筋脉

那是我的太阳

自此夕阳不陨——一如搭车东行的圣贤

《太行
灵山》或许还是一种预示:诗的抒情与抒情之诗的峰峦随光影的挪移,正在路上!

8

在山谷 在山顶 在山寨 在山口 在山河之中

连接着我的心脏

一路踏实 一路舞蹈的太行红鲤

一如山川地坡的丛生百合

祖先的智齿有几颗

在人们出惊蛰时飞跃潭柘寺的银杏树梢青瓦屋顶

在砂石间——牧羊的路上

连接着我的心脏

闲来垂钓碧溪上, 忽复乘舟梦日边。(《行路难》李白)

古老的山——新奇的山——这里是五行——有苦难

《太行
灵山》,不但未带给我朗读的障碍,在朗读中她却一次次给与了打动我的内力。语言自然,取用而无雕饰;气息顺延如云舒;似曾耳鸣,而不绝于耳。这就是作品魂魅之力了吧!

山呀太行山

6

女神一样的山间女王

2016年3月5日,柏林

你让我仿佛失掉了记忆

杨佴旻的无数艺作,组成了一个盘旋而上的旅程,旅途指向,却不是他的绘画、不是装置或行为艺术,而是一首诗。他的源头之诗、根本之诗——《太行
灵山》。此山实有,佴旻的出生地河北曲阳,就在太行怀抱之中。故宫闪耀的汉白玉、大宋御用的定窑瓷,均出于此。但,此山又虚幻,它壁立的石色、山脊线背后的天色、倒映河里随季节变换的树色草色,在佴旻的异国漂流中,曾浸透他的梦,又从写诗、画画的指尖滴滴渗出,让他不顾梦的陡峭,倔强攀登梦的海拔。出走过的人,才真懂得:没有简单的返回。故乡那座山的含义,在每一次回眸中,都越升越高,越积累越厚重。

太行山上——林荫花落不停

我问一问

太行山灵山

纱丽——在太行山河谷深处飘逸

每一次开辟的起点——我身体的每一种印迹——撕裂的疼痛——记忆和咒语——一路走来的再生——死亡——故乡——灵山——太行——她的孤单

所有的印记

那秃树的根丫暴裂

但是山 太行山

带给我山谷里紫金胚胎身后咒符

你承受着粗暴滑雪板冲撞你身躯——那遇见了的白玫瑰

向东海的头颅铿锵作响

太阳——月亮

红月亮——黑太阳

两行雨水湿透火焰衣裳

古诗文里的爱情海

高昂着火一样的执念

华北平原上急奔的鹤群

是太行山平挂在庙宇上的殿堂

太行山的水土呀——你的呼吸是我方舟指针

她的磨难已经是遍野 这个星辰

卢沟桥上的茶马古道

2016.1.29于济南

天王星上的遥望——远方的眷恋

我梦见过你——青龙湖边盛满的太行秋色

我伸展双翅

杨佴旻的十五节长诗《太行
灵山》,本身就是一座大山。而故土之情、现代之思,像被唤醒的山之灵:他的语言,就像山风呼啸而过,却恰恰用直抒胸臆,袒露出他对故乡藏不住的深情。他的结构,宛如山溪飞溅直落,而正因为那孩子般的纯真、率真、乃至天真,大山才慷慨赐予他无尽的灵思。他的诗意,恰似山云朵朵飘荡,可只有一双虔诚仰望的眼睛,方能认出太行的神圣:“带着复原的命脉”,“你的流水逝去了三千个秋季的蓝色”;“你孤独裁定风月——沉寂浑厚”,佴旻的画会歌唱,佴旻的诗是五彩的,当山、诗无所不在的合一,我们真正回家了——

她一如夜空上低语的节日——飞翔着的呼唤

杨炼

你承载着伐木船挤满河谷

每一个毛孔和溪流

照耀着盛夏不再复出的那远离杏坞的爱情之间

——灵山

儿时的记忆在日升的树梢上燃烧

升到天空的幽静翅膀

丘壑深处是夜宫伟宇的殿堂

喝 一直喝

如歌的太行山上

14

溪水在我身上流放

夜色神情的传送

夕阳美酒

圣诞从此走来 耸立的太行山

天地重开时辰

《太行
灵山》是不可多得的诗,非“要得”之诗,也非完全是偶得之作。诗、人合一必是金诚所至!诗人欲登可遇不可求之境,非得拥有一颗纯净之心。如说是“不可多得”,那诸多“诗、人合一”之作,其相同点就在于不会是唯一的机遇,确是一次次登山的灵心与地链接成涛直奔入海处的壮观。或是涓溪清发,也或溯流而上。如,顺水而下,帆影空碧。说这是种机遇,其持续时可曰:宛如神助——改动少许也断了魂灵之息。《太行
灵山》,实为长久修行的积蓄,继而呈爆发于之势的作品。

我的太阳 我的肌肤

那是金色命定

1

我走下山川

喝着夕阳美酒

独裁死别人间

铸就记载的夜晚

她系紧东坡与西山

一如流血的双额——映红乌云里的天光

没有谁吸引了我如此深沉的眷恋

阿尔卑斯的时光里

5

西夏河畔她向我走来

山风吹过我的头顶犹如月上诗歌

母亲的河床早已干歇

13

五行的历史是多么的遥远

向着东方的海岸飞行——那瘦小的护林犬

在我心动恋人的十月对我低语

儿时的记忆在日升的树梢上燃烧

她拦下云层下的蓝月亮

从起始到死去

在圆满的时光岁月里——在教堂的誓言中

她住进太行脚下的梨园溪边

那时丝绸之路正延长着阳光的束射

仿佛苦涩升上了天边

像我灯下的万千思绪 席卷漫野的秋天

雨滴呀麻雀声

母亲的河床早已干歇

我在灌木丛林中飞行如梦寐

太行山

10

从起始到死去

她手持凌宵殿头的紫菊

水呀太行的山水

与杨佴旻先生仅有的一次谋面已是三载有余,观先生的画作,不由我,呼吸渐渐缓慢下来。

我拧开银杏树枝上水龙门

我是歌手

重开的子牙河

白云深处有太行仙女走来——一身紫衣冠

她笑了 出乎意外的美丽

啊 质感的太行山

在同一段时光

是那风潮带来了礼仪上的红玫

太行山——九章普过的太阳

你美若天成

那是金色命定

——一直喝

饥渴中

太行山 我的母亲

神话里的北上族裔

是太行山——是那字迹模糊的太行山

我是一条飞翔的鱼

他乡旅行的长条椅——那个为我引路的灰眼睛姑娘

你的流水逝去了三千个秋季的蓝色

9

连接着二十四节拍和白色的梨花”

向东驶去的水

在不知森严的树梢——马匹冲上蓝天

白云深处有太行仙女走来——一身紫衣冠

拉回弓箭的衣衫

每一个毛孔和溪流

抬高你的眉梢——张开你的臂膀

“太行山的耸立是华北平原的密码

2

《太行 灵山》小序

一如我飞翔的七彩翅膀

我用你的沙土铸造我的骨骼

住满童年记录的西房

我无数回梦里的太行山

7

太行山呀灵山

——河床上的槐树林

她的每一次召唤都是我力量的补给——抑或是致命的咒语

大山——太行的大山

喝下那夕阳酿出的美酒

我就这样悄然于地球之上

12

没有谁能让我如此的苦楚

脱光羽毛的两只飞舞的丹顶凤凰

我负鹤而行

3

山川泥土——五位结伴而行的女神

11

痛楚仿佛流转着宗祖的升高蜜甜

我的眷恋生存在永定河开始的溪流

《太行
灵山》胜在“大情怀”上。在“大情怀”里,没有华丽、拐弯抹角的辞藻。我找不出词语的推敲于研磨的痕迹。没有平日读诗中常现的雕刻之刀影。在无法控制、无所顾忌之情一涌而出时,恰如趵突泉水。喷涌之水是一条直线,继而呈抛物之状,自然流溪,随山势而波蜒。也只有人工搜集的水,再拉上山头排放下去,这样的水流,可以制造无数次。这水流可否有灵魂?

我滚烫的心愿

她期待着 我飘向拒马河的峥嵘

太行山的传递

你朴素——是让我心相不改的戈壁

4

何种语言都是有标准的。汉语诗歌的标准点要落在些基本点上:朗诵顺畅,体现母语的美,母语又能增强诗本身动人的魅力。用句时髦话说:现场感强烈(诗、人合一)。反之,就证明作品母语的运用及其音韵运行不过关。

如此前流动过的红白鹿岚

凝望远山

作者:乃客(房茂胜)

把飞行之际折扣如初

连接着水车旁黄花藤蔓

是那风潮带来了礼仪上的红玫

让山川奔腾不息——让海市在霞光里宁静

山呀太行山

母亲——

是那太行狼红艳的目标倾于仰怀大笑

但弃权锁链和深谷里那秋雨渐远

我灵魂的山

润泽了太行山——我的脊梁——我的母亲

激荡了火土日月

与其人间星火

太行山,又名五行山、盘古山、王母山、女娲山。太行山在史籍中有诸多名称,《列子》谓之“大形”,《淮南子》、《山海经》谓之“五行山”、“盘古山”,《隋书·地理志》谓之“母山”、《太平寰宇记》谓之“皇母山”、“女娲山”等。对太行山的限定《括地志》载:“太行数千里,始于怀而终于幽,为天下之脊…

润泽了太行山——我的脊梁——我的母亲

连接着水车旁的藤蔓

太行山带着复原的命脉

孤立而苍茫

捏合着松风的乐曲

山顶洞胭脂遍涂

是我家屋顶的光彩

太行山连接着长江——阿尔卑斯的雪山

山巅更多的焰火吐出她的咽喉

夏天里慵懒的小花犬

四季辉煌

圣山水呀——我的灵肉为你绽放

“向东驶去的水

佴旻仰望太行,而我们仰望着诗句,一种怦然心动,正如神灵历历在目。

我额头上的日月

读杨佴旻先生长诗《太行灵山》

五行缠绕——那天宫前盾牌浇铸众神——灾难后背上的纪元

山——山——山

永久雷声

拥抱你

我歌唱——

我失掉她平衡的橘红色

——山

山 太行山

我在你的树梢上

永定河上流水

我扬起翻动的翅膀——飞舞到你诞生的地方

给你我的爱——我的生命——我的自由

无言歌唱 她们的身影

山的音响重奏隐没于长颈的白色梅瓶 那白色的波动

一如我飘扬在原野上的太行秋叶

(注:本文所单列诗行,均摘自杨佴旻先生的作品《太行灵山》)

滑过太行之巅

成对的仙鹤护卫着爱慕

黄土壤里撒下那弃海的渔船

干渴了就饮一掬太行水

——储备下流逝的悲苍

夏天里慵懒的小花犬

梦回太行山我获取了灵动 爱山人化土为山

我是歌手

是那紫色的坡——那含混的水

15

山峰火 山林木 山道行

那是我的心脏——我的太阳

绿水河畔重生又逝去人间祭火

掉在雨声里

阳光照耀我一如太行山里的典藏

太行山

坚固着我的新奇 生长出时光浩荡

饮太行山的水——我追逐太阳

我的骨骼更加坚实

在有雾的天空下

在砂石间 牧羊的路上

自此你一如我的血脉开出蟠桃花

让我的步履宝藏曼殊经典

光耀白昼的潮湿——困兽的力量

所有的印记

山呀太行山

再远也要回来——喝你沟壑里流淌的甘泉

附太行山简介:

那秃树的根丫暴裂

太行山的耸立是华北平原的密码

女神肩挂金木水火土

我认为杨佴旻先生的《太行灵山》是首杰作,抒情诗的杰作!《太行
灵山》直抒胸臆,多一段不一定恰好,少几句就断了灵血。俨然是始终于灵水般抒情,叙事于儿时的记忆,记忆为抒情服务。她,是真性情之诗,不仅壮美且有怀柔之心率在太行山中,在他的脉管中流动。一段段,一层层的脉息,犹如内韵之波涛,在内心更深处的山里激荡。

读《太行 灵山》使我不得不开心颜矣!

让她走出沙滩前缘的死而复生

太行山

那沟壑纵横的面额 2013

2011.10.23

山 山

连接着西山顶上的蓄水池——

你孤独裁定风月——沉寂浑厚

如同出山后——收割海风与诗歌

我走下山川

爱山人——化土为山

——河床上的槐树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