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35岁时即被徐悲鸿誉为中国木刻界“老前辈”

图片 1

图片 2

他35岁时即被徐悲鸿誉为木刻界的“前辈”。

李桦 《怒吼吧!中国》木刻版画

展览海报

12月20日,“桃李桦烛——李桦诞辰一百一十周年纪念展”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李桦先生是我国著名版画家、美术教育家,也是新兴木刻运动的先驱,中国现代版画事业的奠基者。

鲁迅是作家,也是一位艺术家、收藏家。他对版画有一种特殊的痴迷,被称为中国新兴版画之父。

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央美术学院、武汉美术馆联合策划共同主办的怒吼吧!中国李桦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作品展将于本月27日在武汉美术馆拉开帷幕,

图片 3

鲁迅所收藏的李桦的版画作品《怒吼吧!中国》是我国20世纪最有代表性的版画作品之一,也是鲁迅一生为民族呐喊的写照。

展览将全面呈现新中国成立以前李桦先生创作的木刻版画、水墨作品、素描写生等精品画作70余件,并结合相关文献资料和历史图片立体的还原李桦先生在抗日战争以及解放战争时期的刀锋岁月。展览将持续到12月20日。

李桦(1907-1994),现代版画家,美术教育家。

在抗日救亡中诞生

《怒吼吧!中国》是李桦在1935年创作的木刻版画,这是一幅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象征性作品。画面中象征中华民族命运的青年壮士被捆绑在木桩上,眼睛也被蒙上。但是他正张开嘴在怒吼;一只手伸向一把触手可及的匕首,一旦他拿到手中便可斩断一切束缚的绳索,获得解放。黑白有力的线条刻画出民族危亡的困境与国人抗争的决绝,这幅作品正如鲁迅先生的《呐喊》一般,表现出对民族生存浓重的忧患意识,却更加形象的去呼唤同胞们的觉醒与抗争。如今这件尺幅很小的木刻版画已经成为中国抗战史上的一个符号,也堪称中国现代美术史上的经典之作。

李桦早期最著名的木刻作品是《怒吼吧,中国》,作于30年代全民族反帝救亡热潮中。这件作品采用象征手法,以一个被紧紧捆绑、双眼被蒙蔽的痛苦而屈辱的男人躯体,预示一个民族终要起而怒吼和抗争的忍无可忍的选择。从这件作品中,不仅可以看到作者结实明快的画风和苦心经营的处理,也可以看出他在木刻民族化上的努力。作品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是30年代新兴木刻的力作之一。

鲁迅先生是一位收藏大家,除了书籍,他最大宗的藏品就是版刻艺术了。他藏有中国版画2000多件、外国版画2000多件,还有多达6000多件的碑刻拓片,其属于版刻艺术的一种。

艺术家简历

青年时期,李桦积极从事以民族救亡图存为使命的新兴木刻运动,35岁即被徐悲鸿誉为木刻界的“老前辈”。中年以后,他以极强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致力于高校版画教育体系建设及美术理论研究,晚年担任中国版画家协会主席。

鲁迅为什么对版画情有独钟呢?这与他从小受到的熏陶及经历有关。他从童年起就收藏过木刻插图版《山海经》并影描过整本的《荡寇志》木刻画。

自画像 30.323.5cm 纸本素描 1944年

图片 4

鲁迅最为痴迷的,是木刻版画。1927年,他到上海定居不久后,就开始倡导新兴版画运动。目前上海鲁迅纪念馆所藏的中国新兴版画作品达2100余幅,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李桦创作的《怒吼吧!中国》。

李桦(1907.31994.5)

《恕吼吧,中国!》,27.5×18.7cm,1938年

《怒吼吧!中国》的灵感,来自苏联作家铁捷克的长诗和剧本《怒吼吧!中国》。作品取材于1924年6月的“万县事件”。

曾用名浪沙、小泉,现代版画家、美术教育家,广东番禺人。1924年入广州市立美术学院,1930年留学日本,入东京川端美术学校学习绘画。九一八事变后,愤而归国,回到广州后任教于广州市立美术学校西画系。翌年冬自学版画,并与鲁迅通信,1934年在广州组织现代版画会,是响应鲁迅号召的新兴木刻运动的先驱者之一。抗日战争爆发后,投笔从戎,以木刻为武器,从事抗敌宣传活动。曾随军流转于湘、赣一带,举办抗战木刻展、推动木刻运动。1938年在武汉发起和组织成立了中华全国木刻界抗敌协会,被选为协会理事。1947年应徐悲鸿之邀任教于国立北平艺专,之后投身到反饥饿、反内战的行列,创作了大量富有战斗性的作品。1949年出席第一次全国文代会,当选中华全国美术工作者协会常务委员。建国后,创作了许多反映祖国建设,富有时代气息的作品。历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版画系系主任、中国文联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顾问、中国版画家协会主席、中国藏书票研究会名誉会长。1988年获日本国日中艺术交流中心颁发的中国新兴版画运动贡献金奖。1991年获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版画家协会颁发的新兴版画杰出贡献奖。藏书票作品曾分别荣获第二、三、四、五届全国藏书票展的荣誉奖、荣誉奖、特别荣誉奖、特别荣誉奖。代表作有《怒吼吧,中国!》、《怒潮》组画、《天桥人物》等。先后出版有《李桦木刻集》、《美术创作规律二十讲》、《西屋闲话》、《木刻的理论与实践》、《木刻版画技法研究》等画册及著作。

据悉,展览由学院美术馆、版画系联合承办,系统地梳理李桦先生的艺术创作与学术脉络、艺术成就与教育成就,围绕李桦三个不同的文化身份“先锋骁将”、“美院先生”、“木刻作家”展开,从不同角度展现了李桦先生在教育教学、创作实践、理论著述等方面的重要贡献和作为时代精神烛照的重要影响,以崭新的展陈形式,生动地呈现出了一个可观、可感、可阅读的李桦艺术世界。

早前中国川江的桐油都是当地船帮用木船运输,自从帝国主义各国凭借各种不平等条约占有内河航行权后,外国的轮船便从吴淞口长驱直入,完全霸占当地的桐油运输事业,侵夺中国船户生意,船工生活濒临绝境。因此,经常发生中外船运争执和摩擦事件。

李桦在创作木刻版画

图片 5

1924年6月19日,英商太古轮船公司的万流轮在运输中停靠万县对岸的陈家坝。此时,万县美商机构安利英洋行的大班郝莱突然宣布,该洋行存放在陈家坝原定由川楚船帮承运的桐油,全部改由万流轮转运。船帮代表与之谈判,郝莱蛮不讲理,挥杖打人,引起双方争执,郝莱不慎落水而亡。此时,停靠万县的英国军舰威胁向万县开炮,迫使中国当局接受屈辱和约。此事激起全中国人民的极大义愤。

从巴黎画派到新兴木刻

展陈文献

当时正在中国北京大学任教的苏联作家铁捷克随即创作了长诗《怒吼吧!中国》,他在诗中表达了对中国人民饱受侵略与奴役的深切同情,呼吁中国人民发出抗击侵略的怒吼。

青年时期的李桦毕业于广州市立美术学校,耳濡目染的接受的都是西方的美术教育,作为在艺坛上初出茅庐的文艺青年,李桦也对当时风靡全球的巴黎画派有着很大的兴趣,毕业后立志成为油画家的他留学日本,进入东京川端美术学校学习西画。但是仅仅入学一年,便爆发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使李桦在第一时间便投身到抗议日本军国主义侵华的示威游行活动中,之后他更是毅然决定放弃学业,愤而归国。回到国内的李桦开始反思中西方艺术在根本上的差别,果断放弃对于西方现代艺术的追求,将自己置身于祖国大地火热的现实生活中。并在鲁迅先生当革命时,版画之用最广,虽极匆忙,顷刻能办的提倡下,李桦开始自学木刻版画,还在自己任职的广州市立美术学校里筹备组建了现代版画学会,以一幅幅坚实有力的版画作品和实际的组织行动掀起广东地区新兴木刻版画运动的燎原之势。

先锋骁将

不久后,这首长诗又被改编成话剧,于1926年元旦在苏联莫斯科国家大剧院上演,后又在德国柏林、美国纽约、英国曼彻斯特和日本东京等地上演,都获得了成功。剧中,当两名无辜的中国船夫被绞杀,英舰长接到上海已发生革命的消息而狼狈逃遁时,一个工人夺取了警察的枪,跑到码头上,对着帝国主义者高喊:“我发誓,凭了这一支枪……你们一定不能再来了!算一算你们的时间吧,你们的末日快到了。中国正在怒吼咧!”这就是“怒吼吧!中国”名字的来由。

1935年广州现代版画会部分会员合影。

作为新兴木刻运动的一员骁将,李桦与鲁迅有着密切的联系。在鲁迅的引导下,他以勤奋的创作和执着的实验态度,将“新兴木刻”这一概念提升到“独立艺术”的高度,同时也最早将创作木刻、复制木刻等沿用至今的版画基本概念进行了深入辨析。这对于新兴木刻运动和近现代美术史的研究都是不能忽视的内容。此外,李桦终身以积极入世的态度、平和内敛的性格来践行着“走出书斋”的思想理念。知识分子投身革命的例子很多,但像李桦这样披上戎装亲历烽烟的却不多见。特别是李桦提倡并推动的“木刻流动展”并配合《现代版画》的出版发行,为普及大众和知识阶层制定了不同的木刻实践方针。因此,如何勾勒出这个特殊的大时代背景,以及在这个大背景下,新兴木刻作为当年的“新媒体”,具体怎样被木刻家运用到这场轰轰烈烈的社会实践中?而李桦作为其中的一员骁将和最佳案例,其个人的作用和艺术语言探索与大时代的社会背景和文化环境构成怎样的互动和张力关系?这也是这一展览单元所关注的核心。

1929年,作家陶晶孙翻译了这首长诗。1935年,上海良友图书公司出版了潘孑农、冯忌的译本。就在这一年,“华北事变”使中日民族矛盾上升到主导地位,中华民族面临空前的危机,全国各阶层人民群情激愤,掀起了抗日救亡的高潮。1935年11月,李桦在悲愤中完成了《怒吼吧!中国》的创作。

从青年军官到民主斗士

图片 6

粗犷简洁,直抵人心

抗日战争爆发后,时局紧迫。李桦不再满足于手执木刻刀的革命工作,而是带着自己刻刀和画笔投身到抗日战争的一线,在第三战区担任文职官员。八年从军期间,李桦从未间断木刻版画的创作,同时还积极的组织、参加新兴木刻的相关活动。他以胜利的刀锋刻绘出广大中国人民谋求解放的呼声,像胜利的号角,震撼着普通民众的心灵。这一时期李桦在创作取材的视野上也比以前开拓了,此次展览中的许多水墨画,其中不仅有直观表现抗日战争场景的作品,还有大量描绘社会生活和自然风景的题材。他用手中的画笔记录了战争带给人们的种种磨难和不幸,也用作品寄托了对祖国美丽山河深沉的热爱。

《晚归》,23×35.7cm,1938年

李桦早年毕业于广州市立美术学校。1930年留学日本,回国后任教于母校。他带领学生组织现代创作版画研究会,参加鲁迅所倡导的新兴版画运动。抗战胜利后,李桦组织了影响巨大的抗战八年木刻展,他是现代版画会的灵魂人物,也是南方版画界的支柱人物。

讨花姑娘 3548 cm 纸本水墨 20世纪40年代

图片 7

在《怒吼吧!中国》中,李桦把当时中国人民饱受屈辱和顽强抗争的情状,刻画得入木三分。画面中,一个虽不甚强壮却不乏肌肉的中国男子,身体蹲着被绳索结结实实地捆绑在一根柱子上,无法站立,眼睛被蒙。他不屈的头颅高高扬起,嘴巴张大到无以复加,正在为极力挣脱枷锁而怒吼。同时双手奋力挣扎,试图挣脱绳索,其中一只手正在接近脚边那近在咫尺的足以砍断绳索的尖刀。

狱中 41.330.2 cm 纸本水墨 20世纪40年代

《从铁蹄下站起来》,22.3×33.8cm,1946年

李桦通过强烈的艺术表现力,把当时中国人民的生存状态生动地、准确地呈现在读者面前。它喻示着:虽然不是孔武有力之躯,但也有着足够的反抗力,但是现在却被捆绑了手脚和身躯,无法站起来。中国人民愤怒了,发出了怒吼,正在拼尽全力挣脱绳索,而且一旦手触到那把尖刀,就将很快挣脱绳索,站立起来。

抗战结束后,李桦离开军队来到上海,积极加入到争取民主和反对内战的运动中。这一时期也是李桦艺术创作生涯中的高峰期,大量富有斗争性的版画作品不断面世,《怒潮》组画、《粮丁去后》、《快把他扶进来》等等都展现出李桦身上坚贞不屈的抗争精神与探索人民民主的执着,这也使得李桦的作品充满了力量感,更是在作品的深度和厚度上给人留下无限遐想的空间。

图片 8

在艺术上,这幅作品既借鉴了表现主义的艺术理念,也吸收了传统的白描手法,注重人物内心刻画,造型线条粗犷简洁,穿透力十足,直抵人心,令人看后无不深感震撼。尤其在那个中国人受尽屈辱、对外抗战要求强烈的时代,人人感同身受,因此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当时曾在很多报刊上转载。

李桦以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和悲天悯人的情怀投入到救亡图存的革命宣传中,无论是在抗日战争时期还是解放战争时期,他的艺术创作都在努力寻求与现实生活、革命斗争相结合,更是以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书写出中华民族反对压迫、追求和平的呼声。值此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全面回顾李桦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作品无疑具有特殊的历史意义。

《痛悼李、闻二公》,35.3×24.8cm,1947年

《怒吼吧!中国》1935年12月首次刊登于李桦主编的《现代版画》第14集。李桦随即寄赠给了鲁迅。收到作品后,鲁迅特地在日记里做了记录:“得《现代版画》(十四)……李桦寄赠”。

部分作品欣赏:

美院先生

鲁迅生前最后的留影

怒吼吧!中国 23cm16cm 木刻版画 1935年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美院先生”单元则为突出李桦作为教育家的活动和学术思想。作为一个始终将“教书育人”放在首位,将艺术家身份次之,且桃李满园的美院老先生,李桦为后人留下了一个德高望重、温文尔雅的教书先生形象。而作为新中国版画教育的开拓者和系统与格局的建构者,他经历了北平艺专和中央美术学院两个时期,尤其在后一时期中,他作出的成就和贡献最大。不但主持建立了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还发起成立了中国版画家协会。

在鲁迅收藏的木刻作品中,还有一份同样题材的木刻,这就是1934年河南木刻家刘岘创作的《怒吼吧中国之图》。刘岘当时在上海从事新兴版画运动,受到鲁迅的指点和鼓励。1933年10月,他在参观鲁迅举办的木刻展览会上见到鲁迅,告诉他自己想创作这一题材。得到鲁迅的支持和鼓励后,刘岘根据铁捷克《怒吼吧!中国》的剧本剧情,刻成了木刻连环画,共28幅,装订成册寄给鲁迅后,鲁迅还曾为他修改文字说明。

逃难 10.5cm7.5cm 木刻版画 1940年

图片 9

不过相比之下,鲁迅对李桦的木刻创作更为欣赏。事实上,在众多与鲁迅通信、接触,受到鲁迅指导的木刻青年当中,李桦受到鲁迅的赞赏是最多的。李桦从1934年底开始就与鲁迅通信,给鲁迅邮寄会刊《现代版画》,请教如何刻木刻,如何印木刻,如何进行基本功训练,以及如何开展新兴版画运动,涉及很多艺术理论、艺术理念,甚至还涉及人生、社会的发展与文化的建设等方面。

粮丁去后画稿 2839cm 钢笔纸本 1945年

《斗争地主》,19.7×27cm,1951年

可以说,鲁迅第一次收到李桦的木刻作品,就颇有惊喜之感,对李桦的创作给予了高度评价,每次收到他的新作,鲁迅在欣喜之余,也对他的不足之处给予恳切的指点。从现在保存着的鲁迅致李桦的七封信来看,没有一封是简单应付的,都是详尽解说,甚至主动提出一些话题进行解说、点拨。

粮丁去后水墨稿 2839 cm 纸本水墨 1945年

图片 10

从鲁迅那里,李桦受益无穷。对他而言,鲁迅不仅是艺术上的导师,更是人生导师。鲁迅对他的一生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快把他扶进来 21.531.8cm 木刻版画 1947年

《伦勃朗像》,26.7×22.6cm,1957年

在李桦的影响下,广州现代版画研究会的年轻会员们也开始与鲁迅通信。现代版画会在李桦的带领下,很快成为中国新兴版画运动的一支劲旅,这跟鲁迅的悉心指导是分不开的。版画会的活动直至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才因人员流散而停止。

常德东门外清扫战场 2332cm 纸本水墨 1944年

图片 11

1936年10月6日到8日,全国木刻流动展览在上海八仙桥青年会展出,鲁迅非常高兴,特地抱病于8日下午到场参观,并与青年木刻家们进行了畅谈。青年摄影师沙飞为鲁迅拍摄了照片,那是他生前最后的留影。11天后,鲁迅就与世长辞了。

清明时节 22.733.5cm 纸本水墨 1944年

《鲁讯在木刻讲习会》,34.8×44.8cm,1973年

1994年李桦离世,《怒吼吧!中国》已经成为中国新兴版画的象征。1998年,美国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举办《中华文明5000年》大型艺术展览时,《怒吼吧!中国》版画入选为展品。

波光帆影 纸本水墨 19.633.7cm 1943年

木刻作家

2011年,上海鲁迅纪念馆的陈列改建,为了表现鲁迅一生呐喊的思想精神,特地请当代雕塑家吴为山先生以李桦的《怒吼吧!中国》版画为基础,创作了高4米、宽4.5米的巨幅浮雕。吴为山对鲁迅先生的思想和作品有着深刻的理解,他的再创作,通过对整体画面的改造,在保留原作精气神的基础上,通过深刻化、立体化、增强化处理,进一步强化了人物造型的力度,凸显了人物内在的爆发力。

田间劳作 水墨纸本 18cm52cm 20世纪40年代

“木刻作家”单元意在从一个艺术家在各个时期自我身份认同建构的过程去考察李桦与其作品之间的关系。毋庸置疑,在近现代美术发展史上,李桦是少见的几位实践、理论与教学样样精通的艺术家之一。创作方面,李桦留下《怒吼吧,中国!》、《怒潮》组画、《天桥人物》等针砭时弊的经典佳作;理论建设上,李桦不仅为《中国大百科全书》撰写“版画”词条,并直接参与了中国现代“版画”概念的建构,其生前撰写的美术理论文章更是多达一千余篇。

庐山老别墅 水墨纸本 2435.5cm 1946年

图片 12

田间风景 纸本水墨 3040.2cm 20世纪40年代

《挣扎》(《怒潮》之一),19.8×27cm,1947年

欲雨 纸本水墨 2332cm 20世纪40年代

图片 13

云山图 纸本水墨 33.535cm 1947年

《起来》(《怒潮》之四),19.3×27.2cm,1946年

天桥人物 4628cm 纸本水墨 1948年

作为中国现代版画的开拓者、系统建构者与艺术大家,李桦先生是他那个时代具有标高意义的角色。他生前举办过许多次个展,但主要集中在其青年时期,晚年及去世后没有举办过完整、系统的大型回顾展。对于这位版画界的泰斗来说,这与他的历史地位是很不相称的。因此,此次具有回顾意义的学术纪念展,对其史料和文献进行全面梳理并展开新时期的学术讨论,是将李桦个案研究逐步引向深入,也是对当代版画事业的一种推动,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庆祝北平解放 1926.5cm 1949年

在展览开幕上,88岁高龄的李桦先生学生、中央美术学院原党委书记、版画家杨澧在致辞中动情地讲述了李桦先生亦师亦父教书育人的点点滴滴,即使到了晚年病重时期,仍然心里想着学生、关照学生,这种崇高的品格,更值得后辈学习与尊敬。中央美术学院原版画系主任宋源文在致辞中对李桦的艺术人生作了细致而又温情的回顾,“无论是在艺术创作、教书育人、史论研究、还是组织活动方面,作为新兴木刻运动的先驱,中国现代版画事业的奠基者,李桦先生在版画的田园里辛勤耕耘了一辈子,在李桦艺术人生中不仅看到了老一辈版画家为国为民的无私奉献,还看到了他们对版画后来者的勉励和期望”。伍必端先生在贺信中谈到,“李桦先生一直运用他手中的木刻刀这一武器,用作品和人民站在一起。为了创办美院版画系,李桦先生付出了一生的辛勤,他是一位真正的美术教育家,直到现在,以至将来都是我们每一个从事美术教育的人学习的榜样”。

图片 14

展览现场

据悉,作为“百年辉煌?中央美术学院艺术名家”系列活动之一,“桃李桦烛——李桦诞辰一百一十周年纪念展”
由中央美术学院主办,并得到中国文联、中国美协的支持与合作。展览将展至2018年2月25日,并将举办工作坊、工作室密探、策展人导览等系列学术公共教育活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