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网投《旅途随笔》的版本谱系

澳门新葡亰网投 1

1933年5月到7月间,巴金在朋友的帮助下,从上海出发游历了福建、香港、广东等地,在这次南方之旅中,巴金不仅收获了友谊,也加深了他对社会的认识。在旅行之余,巴金就沿途所见、所闻、所感陆续写成了一系列散文,并相继在《读书中学》《大陆杂志》《东方杂志》《文学》《生活》《申报》《大公报》等报刊上发表。

《湘行散记》,沈从文著,商务印书馆1936年3月初版

1934年初,生活书店为了应对国民党当局的书报检查制度(《文学》稿子要送审,且要署编者名字),决定编选一套丛书,即“创作文库”,这使得发表或未能发表在《文学》上的作家作品得以结集问世。该丛书以“选刊现代名家创作之专集,选集,包括长短篇小说,剧本,诗歌,散文,批评”为宗旨。作为《文学》撰稿人的巴金,自然是该丛书的作者之一。

澳门新葡亰网投 2

鉴于此,巴金把主要于1933年南方之旅途中所写的散文以“旅途随笔”为名纳入“创作文库”,作为“创作文库”之五于1934年8月由生活书店出版,书前有作者写于1933年12月的《序》。初版本原拟收录28篇,但《捐税的故事》《海珠桥》《薛觉先》和《鬼棚尾》四篇“被国民党的图书杂志审查老爷用朱笔勾去,仅在目次中保留了篇名”,故面世的只有24篇。丛书主编傅东华为该书撰写了广告词,内容如下:

《湘行散记》,沈从文著,开明书店1944年4月版

作者历年来所作长短篇小说,早已脍炙人口。随笔集这还是第一部,是在去年漫游南北的半年里写成的。这是现实真实社会现象的写照,这是一个敏感的心灵的反应的记录。

《湘行散记》是沈从文创作的经典散文作品,是研究沈从文、了解湘西风土人情的重要载体。从1934年初刊发表到2002年《沈从文全集》的出现,在近70余年的出版过程中,作者沈从文亲自(或参与)修改《湘行散记》四次,先后出现了数十种不同的版本。

初版本问世后的市场反响不错,按照巴金的说法,“这样的小书居然在一个月里面就销售了三千本,这是连我自己也料不到的事。”1934年10月,《旅途随笔》再版,利用这次再版之机,巴金把刚在《太白》第1卷第1期发表的《一个车夫》增收入《旅途随笔》,同时也修改了几处印刷错误和一些不适当的字,并在书末增加了一篇《再版题记》。此后,《旅途随笔》又于1935年8月、1937年5月印行过三版、四版。

1934年年初,因母亲病危,沈从文匆匆赶回湘西老家看望。在这次往返湘西的路程中,沈从文以书信的形式不断把路上的“一切见闻巨细不遗全记下来”向夫人张兆和报告。回到北平之后,沈从文把这些篇章一一做出整理,然后又根据书信中部分内容陆续写成了一些散文,并以“湘行散记”为名陆续在《文学》《国闻周报》《学文》《水星》《大公报·文艺副刊》等报刊上发表,时间是1934年4月1日至1935年5月10日,共计12篇。

由于“一则不愿意看书店多亏本,二则不愿意让删改的书多流传”,巴金于1937年从生活书店收回了《旅途随笔》的版权,并在两年期满后将之交付愿意出版此书的开明书店。借此机会,巴金对《旅途随笔》又做了一些修改。在篇目上补上了初版时被当局删掉的《海珠桥》《薛觉先》和《鬼棚尾》三篇,同时删掉了初版时的《亚丽安娜渥柏尔格》,共27篇。1939年4月,开明书店推出了新版《旅途随笔》,即为开明修订本。开明本书前除了初版时的《序》外,还增加了一篇《重排题记》,书的封面上下方增加了黑白色的波浪纹装饰,封底有开明书店的图标。开明本《旅途随笔》印行情况也不错,从1939年4月到1951年7月,一共发行了10个版次。

后因郑振铎的推荐,沈从文以“湘行散记”为名把这系列文章纳入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丛书“文学研究会创作丛书”,《湘行散记》于1936年3月出版。遗憾的是,商务印书馆在出版时将《滕回生堂的今昔》一文的稿件丢失,因此仅收入11篇散文,是为初版本。沈从文利用出版单行本《湘行散记》之机,对发表后的各篇散文存在的瑕疵,从字、词到句、段,都进行了修改。删掉了初刊本中一些情节描写和形象刻画,使叙述变简洁,又对历史时间做出真实性考证和修改,这是作者试图减弱小说的痕迹,增强散文的纪实性表现。该书出版后,有评论认为作者的创作带有浓厚的地方色彩,大多都是其生活实录,“是一本很可一读的创作,在作者自己也算是一部成功的创作,因为他在无论那一篇里,都能写得细致和美丽的。……而且他也绝对不是空洞无物的”。此书市场反响颇不错,当年8月就再版,1938年5月印至第三版。

1949年12月,巴金的胞弟李采臣邀约他在上海的几个老同学李德洪、陆清源等集资兴办了一家以专门从事于世界文学名著的翻译介绍的平明出版社。为了支持胞弟的事业,巴金不但兼任平明出版社的总编辑,而且把自己原在开明书店出版的《灭亡》《新生》《海的梦》《旅途随笔》等移至平明重印。由于时代、政治语境的变化,借此重印之机,巴金对原先的著作又进行了一些修订。建国后第一版《旅途随笔》于1953年6月由平明出版社出版发行。篇目上共收录了25篇,较开明本少了《西班牙的梦》和《薛觉先》2篇,删掉了《重排题记》,增加了《前记》。

1943年,桂林开明书店从4月份开始陆续出版沈从文修订的系列作品,统称“沈从文著作集”,散文集《湘行散记》包括在内。利用这次出版之机,沈从文对《湘行散记》又进行了一次全面的修改。开明本的《湘行散记》于1943年12月出版(《滕回生堂的今昔》一文依旧未被收录进来),是为开明改订本。开明本的封面以一小孩的画作为封面,颇富童趣。此外,开明书店还为该书在1944年4月推出了土纸初版本。叶圣陶还为开明书店《湘行散记》写了广告,认为作者“对湘省的认识真确而深刻,他写各方面的问题,虽则似乎极琐细平凡,但是在一个有心人看来却极有意义,值得深思”。开明本《湘行散记》问世后,销路也颇不错。1946年10月再版,1948年3月三版,1949年1月四版。

1955年11月,平明出版社在公私合营的大潮中合并于新文艺出版社,其出版社所出的图书自然也收归新文艺出版社出版。《旅途随笔》又获得了重版的机会,借此机会,巴金再次做了一些修改。新文艺本《旅途随笔》于1956年4月问世,正文前有《前记》和《序》,正文共收录了24篇,相比较平明本,删掉了《南国的梦》。按新文艺社出版物的惯例,扉页的背面的版权页上部增加了一个内容提要,内容如下:

修订后的开明本《湘行散记》在内容上虽还有散文小说化特征,但在艺术上作者开始节制情感。同时,出于对读者、文坛人士的批评和自身进行文字试验等因素,沈从文在作品中着意减少了湘西方言的同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语言风格。从初版本到开明本的修改,《湘行散记》的艺术性得到提升,语言的流畅性也得到完善,对细节的补充和湘西风情的刻画也充满更多的表达力量。同时,散文的小说化痕迹在开明本中被进一步削弱,纪实成分得到增强。

这是一本游记,也是一本描写一九三三年中国社会情况的散文集。作者用流畅的文笔,奔放的热情,写出了他在中国南方和北方的见闻,也写出他的爱与憎。

1949年后,沈从文离开了文学界,转入历史文物研究,其作品鲜有机会得到重印(再版)。《湘行散记》在三十余年的时间里,没有机会再版。“文革”结束后,沈从文的文学作品陆续得以重印。上世纪80年代初期,四川人民出版社为沈从文印行了一套《沈从文选集》,《湘行散记》被收入选集中第1卷,于1983年出版。在选集本的《序》中,沈从文表示该本选集的编选工作由凌宇负责(笔者曾就此事咨询参与过文集编选工作的凌宇先生,他说当时收入文集的文章主要由张兆和先生审阅,对作品的修改主要由张先生修改,并征得了沈先生同意)。选集本《湘行散记》以开明本作为底本进行修改,且从原载刊物上补录了《滕回生堂的今昔》。至此,散文集《湘行散记》终得以完整面貌示人。由于选集本《湘行散记》是在新的时代语境下出版的,因此,比起初刊本、初版本和开明本,在排版上由直排变为横排,增加了注释2条,繁简字之间也做出了调整,对文中的一些字词句段也进行了增删、修改。尽管选集本《湘行散记》的修改在表达方面变得细致、充分了,却又显得不够简洁,造成了语言艺术上的拖沓。同时,选集本对历史时间的修改,与历史事实不尽相符,这也对选集本在叙述真实性方面造成一定影响。

50年代中期开始,人民文学出版社陆续编选了瞿秋白、郭沫若、茅盾、巴金、叶圣陶等人的文集。1957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决定出《巴金文集》(共14卷),这是第一套系统地展现巴金“三十年文学工作的一点成绩”的文集,是巴金对自己创作生涯的一个阶段性的总结。巴金于1957年到1961对选入文集的作品做了最为集中和最大规模的一次作品修改。《旅途随笔》收入《巴金文集》第10卷,于1961年10月出版。文集本《旅途随笔》以新文艺本为主要参考版本,收录24篇,内附作者照片和手稿照片,巴金对收入的每篇作品又进行了一次修改。

1984年3月,广州的花城出版社和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香港分店共同出版了《沈从文文集》,散文集《湘行散记》编入了文集的第9卷。在文集最后一页的版权页上,记载了凌宇作为本书的特约编辑参与了编选的工作。文集本《湘行散记》以选集本为底本,同时又参考了开明本。文集本只修改了少量句段,其余只是对一些字词进行同义转换。文集本在目录前添加了作者照片、1936年商务印书馆版《湘行散记》的封面和作者手迹。

随着新时期的到来,巴金的创作热情再度燃起。1982年4月,由巴金参与编选工作,四川人民出版社推出了10卷本《巴金选集》,选录作品都是巴金认为能够反映他的思想艺术特色的作品,《旅途随笔》共选录12篇编入第8卷,分别是《香港的夜》《省港小火轮》《鸟的天堂》《机器的诗》《谈心会》《朋友》《一千三百元》《海珠桥》《鬼棚尾》《一个女佣》《扶梯边的喜剧》《平津道上》。编选过程中巴金仅对一些字词做了少许改动。

2002年12月,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了《沈从文全集》,《湘行散记》编入全集第11卷(收入同卷的还有《湘行书简》和《湘西》)。根据全集本记载,收进全集本的《湘行散记》是根据1934年开明书店改订本编入的,文中的改动只有7处,且皆为同义字词的转换,其余内容与开明本无异。但全集本《湘行散记》增加了注释34条,并有插图3幅。

80年代初,尽管已有了《巴金文集》和《巴金选集》,但读者和研究者仍需要更完备的巴金作品集。1983年,人民文学出版社拟计划编印《巴金全集》,并委托该社编辑、巴金的老朋友王仰晨(字树基)与巴金联系。但巴金当时正集中精力于《随想录》的写作上,把编选任务全权委托给了对方。王树基认认真真地做起了《巴金全集》的相关工作,1985年1月14日,巴金在致树基的信中说:“《巴金全集》的事我看只有你一人关心,你在抓,我总不能袖手旁观吧,这究竟是我的事。那么明年我也来搞搞,不管大小,总得出点力。”在巴金的参与下,1987年—1994年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巴金全集》(26卷),收录巴金六十余年除译文作品以外的所有作品。《旅途随笔》收入第12卷,共选录了29篇,相比文集本多了《南国的梦》《西班牙的梦》《捐税的故事》《薛觉先》和《亚丽安娜·渥柏尔格》5篇。至此,《旅途随笔》终成全本。据《巴金全集》前的声明可知,原则上根据选集本排印,选集未收录的参照最后一次印刷的版本(即文集本),因此全集本《旅途随笔》是综合了文集本和选集本的一个版本。

近十余年来,以《湘行散记》为名的各种版本层出不穷。如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版、北岳文艺出版社2002年版、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8年版、长江文艺出版社2010年版、天津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江苏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等等。这些版本要么以选集本或文集本重印,要么以全集本重印,文字上没有新的修改。

新世纪以来,巴金的《旅途随笔》单行本及收录《旅途随笔》中部分篇目的散文随笔集不断出版。

总之,《湘行散记》自问世以来,先后出现了初版本、开明本、选集本、文集本、全集本等不同的版本。其中以初刊本到初版本、初版本到开明本、开明本到选集本的改动最大,而选集本到文集本、开明本到全集本则没有大的修改。《湘行散记》在版本变迁的过程中,沈从文(包括张兆和)对文本进行了多次修改,体现出作者对作品孜孜以求、精益求精、不断追求完美的精神。在众多版本中,开明本《湘行散记》虽仍存在散文小说化的特征,但其文本的思想性、语言表达的艺术性得到丰富和深化,文本内容的真实性和精准性更符合历史事实,是众多版本中最好的一个。

在《旅途随笔》的版本变迁中,初刊本到生活书店本(包括再版本),生活书店本到开明本修订本,开明本修订本到平明本,平明本到新文艺本,新文艺本到文集本,文集本到选集本,文集本(包括选集本)到全集本均有文本内容的修改以及篇目增删。巴金对《旅途随笔》的修改达8次之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