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第五十章的研究注释

始制有名

[原文]出生入死。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人之生生而动,动皆之死地亦十有三。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盖闻:善攝生者,陆行不遇兕虎,入军不备甲兵。兕无所投其角,虎无所错其爪,兵无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无死地。

“始制有名”一句为《老子》第三十二章文,现将通行的王弼本《老子》第三十二章引录如下:

[校订]
(1)本章第四句,《韩非子解老》作民之生生而动,动皆之死地,唐傅奕校定《老子》古本亦同此,河上公、王弼两本和其它版本或碑刻都作人之生,动之死地,这两种不同的句法,前一种比后一种多四个字,意思较为明显,又与下文生生之厚句有联系,今从《韩非子》。但民和人在字义上是有区别的,民是统治者对于被统治者的称呼,人是泛指一切人类而言,本章说的是人类生死问题,与国家政治无关,今从诸本把民字改作人字,似更为合理。

道常无名,朴虽小,天下莫能臣也。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知止可以不殆。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于江海。(第三十二章)

(2)入军不备甲兵这一句也是《韩非子》所引;诸本不备多作不被。

其中的“始制有名”,河上公注:“始,道也。有名,万物也。道无名能制于有名,无形能制于有形也。”其中的“始”应为开始义,不过“始制有名”一句的主语则是章首的“道”,而“道无名能制于有名”的训释,增词为训,则不足信。王弼注:“始制,谓朴散始为官长之时也。始制官长,不可不立名分以定尊卑,故始制有名也。”王弼以第二十八章中的“朴散”义训释,得之。不过“始制有名”中的“制”的含义究竟是什么,仍有深究的必要。

[释义] (1)出生入死
旧注云:出谓自无而见于有,入谓自有而归于无;出为生,入为死。这样解释最符合原文意旨;王弼注云:出生地,入死地。添了两个地字进去,等于蛇足;河上公注,专就情欲一方面说,更谬。现代刊物中也常见出生入死这句话,那是描写人们遇到危险,多次由死里逃生的情况,与老子哲学思想无关,不可误会。

“始制有名”一句所在的第三十二章和之前的第二十八章,在文义上两者有相连之处。以下是通行的王弼本《老子》第二十八章的内容:

(2)生之徒 死之徒
这两个徒字,在《说文》上作步行解,但徐铉笺云:徒行有相从者,故引伸之为党类之称。本章河上公注云:生死之类,各十有三。亦同此义。韩非把徒字当作属字解,意思也差不多。《老子》第七十六章: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庄子人间世》:内直者与天为徒、外曲者与人为徒、成而上比者古为徒。《庄子大宗师》:其一与天为徒,其不一与人为徒。《庄子知北游》:生也死之徒,死也生之始。又:若死生为徒,吾又何患。又如:《孟子滕文公》:能言距杨墨者,圣人之徒也。以上这许多徒字大概都可以当作徒党或属类体会,如果作道涂解,那是讲不通的。《老子》书中共有四个徒字,现在有些人都把它当作道途解,并且引《庄子至乐篇》食于道徒那句话为证,但古书上从,徒两个字常常弄错,许多《庄子》版本都作列子行,食于道,从见。又《列子天瑞篇》亦作子列子适卫,食于道,从者见。《庄》、《列》原文究竟是徒还是从,尚不能确定,如何能够拿它作为证据纵或道徒的徒字不错,也只有此处可作途字解,《老子》书中四个徒字难授以为例。

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谿。为天下谿,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为天下式,常德不忒,复归于无极。知其荣,守其辱,为天下谷。为天下谷,常德乃足,复归于朴。朴散则为器,圣人用之则为官长,故大制不割。(第二十八章)

(3)十有三
等于十又三。古书中凡是一个有字夹在前后两个数字之间的,都作又字解,例如《书经尧典》:三百有六旬有六日,即三百又六旬又六日,也就是三百六十六日;二十有八载,即二十又八载,也就是二十八年。近代年老的书画家,在题款时常于自己名下写年几十有几,这还是古代文法。河上公注:十有三,谓九窍四关也。(四关即四肢)这是根据《韩非子》之说,除此而外,别无其它更为合理的解释。王弼注:十有三,犹云十分有三分。这样解释,似乎很合理也很自然,并不牵强、穿凿、附会,容易使人相信,但有一个漏洞,无法弥缝,说见后面质疑第二条。

上述第二十八章中的“故大制不割”一句误读至今。我们认为,“故大制不割”中的“制”用的是“制”一词的本义,即截割木材义。“大制不割”的字面义即大手笔地截割木材(反而)是不割。“大制不割”四字格句型属于《老子》第七十八章论及的“正言若反”的表达形式,就“大制不割”而言,在世俗的眼光里其“制”的本性是制而易割的,然而老子的“正言”与世俗价值相反,认为应是“大制不割”。“故大制不割”作为第二十八章的小结句,其“大制”对应于前文的“朴散成器”(即原本是未加工成器的整木料被分散做成各种器物)之义,而“不割”则对应于前文的“圣人用之则为官长”(即圣人使用这些器物并成为它们的长官)之义,并且以“正言若反”的四字格形式表达了第二十八章朴散归朴的章旨。

(4)
生生前一个生是动词,后一个生是名词。生生等于俗话所谓谋生活,这件事並无过失,而生生之厚,却是不应该的。《老子》第七十五章又说:人之轻死,以其生生之厚或作求生之厚),是以轻死。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于贵生。又第五十五章:益生日祥(祥字有两种相反的意义,一是吉祥,一是灾祥;此处作灾殃解。《庄子德充符》篇末段:言人之不以好恶内伤其身,常因自然而不益生也。以上所谓求生,即是生生;所谓贵生、益生,即是生生之厚。

结合对二十八章章旨的重新认识,再来看第三十二章的“始制有名”一句,就不难理解其含义了。“始制有名”中的“制”和第二十八章中的“故大制不割”中的“制”的词义相同,用的都是“制”一词截割木材的本义。第三十二章章首“道常无名”,进而“始制有名”,其中从“无名”到“有名”的演化过程和《老子》第一章论及的“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的旨趣是一致的。“始制有名”,义即(“常无名”的“道”)开始朴散成器,万物有名。

(5)摄生
摄字的本义,王弼无注,《韩非子》亦无解,仅河上公注云:摄,养也,意思是摄生即是养生,这恐怕不对,古书上摄字,除此而外,未有作养字解的。如果摄生之义和养生相同,为什么老子不用人人能懂的养字,偏要用这个罕见而又费解的摄字(老子五千文,找不出第二个摄字)?其中必有深意,可惜后来各家注解都忽略过去。实际上摄字有四种作用:一,摄持自己身心,勿使妄动;二,收摄自己精力,勿使耗散;三,摄取外界物质,修补体内亏损;四,摄引天地生气,延长人的寿命。这四种作用完全无缺,才可以称得起一个善摄生者,本章意旨更着重在第一种作用。

鱼不可脱于渊

(6)兕
今名犀牛。晋郭璞《尔雅》注:一角,青色,重千斤。据《本草纲目》云,犀有牝牡之分,独角者是牝犀,古名为兕,其角不入药;双角者是牡犀,角为药中珍品。

“鱼不可脱于渊”一句为《老子》第三十六章文,通行的王弼本《老子》第三十六章如下:

(7)入军
此指敌国之军;或本国的叛军;或虽未明显的背叛,而平日不受本国政府节制之军。若临时因特别事故,进入这种军队中,总是有危险性的。

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是谓微明,柔弱胜刚强。鱼不可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第三十六章)

(8)不备(诸本作不被)备宇用在此处,即有备无患之备,不备即自己相信无死地,不需要设备以防患;若作不被,在理论上很难讲得通。(按古义讲,不被也就是不备之义,因为被、备二字都可以作具字解。)

“鱼不可脱于渊”一句,河上公注:“鱼脱于渊,谓去刚得柔,不可复制也。”认为鱼在渊时的状态为“刚”,不确。苏辙《道德真经注》:“鱼之为物,非有爪牙之利足以胜物也,然方其托于深渊,虽强有力者,莫能执之。及其脱渊而陆,则蠢然一物耳,何能为哉?圣人居于柔弱,而刚强者莫能伤,非徒莫能伤也,又将以前制其后,此不亦天下之利器也哉?鱼惟脱于渊,然后人得制之。圣人惟处于柔弱而不厌,故终能服天下,此岂与众人共之者哉?”苏辙认为鱼在渊时的状态为柔弱,得之。

(9)甲兵
即全副武装的兵士;这是就我方而言。意谓,到彼方军队中去,或是赴宴会,或是订合约,或是做说客,自己不带卫士。

从《老子》第三十六章的文脉角度而言,章末的“鱼不可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是从弱和强两个不同角度分别申说前面的“柔弱胜刚强”的。老子贵柔,主张“弱者道之用”(第四十章)、“守柔曰强”(第五十二章),而老子式的“弱”即“守弱”的特点就是要避免向世俗的“强”转化,因为世俗的“强”,如老子所言,“强梁者不得其死”(第四十二章),“坚强者死之徒”(第七十六章)。换言之,老子式的“弱”,非弱也,实强也;而世俗的所谓“强”,非强也,实弱也。正因为如此,第三十六章章前有“将欲弱之,必固强之”之说,即天道将弱之(使之败),则必先使之强,因为当下逞强之物,自将转弱(自败)。

(10)兵
即兵器,如刀枪剑戟之类;这是就彼方而言。意谓,自己虽不带卫士,无人保护,也不至于受彼方兵刃之害,所以说,兵无所容其刃。

总之,正因为是“柔弱胜刚强”,所以弱者无须强(“鱼不可脱于渊”,即鱼在渊看似柔弱但可幸存,此时非要逞强而脱于渊,则自赴死地),而强者需弱之(“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即国之利器示人,虽示强但已涉凶义,故应隐藏而呈弱状)。

(11)死地
《孙子九地》云: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按兵家之说,死地是有它一定的形势,但老子所谓死地,与此不同,虽说入军,並非双方交战,而且上文也说人之生生而动,动皆之(往)死地,更与战事无关。可见本章中死地二字仅是一个抽象的名词,意思是说,如果生生之厚,虽在安全地方也难保安全,等于自寻死地;若是善摄生者,虽到危险地方也没有危险,所以说无死地。

以其无死地

[演讲]
人类最大的问题就是生和死。什么是生?婴儿初出娘胎,由孩童到少壮,由少壮到衰老,由衰老到临终,这一段过程都叫作生。什么是死?人类在生的过程中,不幸得了绝症,无药可医;或碰到意外的危险,丧失了生命;或自己的天年已尽,身上生理机能自然停止的时候,这三种情况只要有一种发现,都叫作死。生就是生,为什么要说出生?因为本来没有这个人,后来无中生有,当某一时期从大人的肚子里钻出一个小人来,这种情况,就说他是出生。死就是死,为什么说入死?因为世上虽然有了这个人,但又不能永久的存在,将来必定要死,死后必定把尸骸埋入土中,年代长远,连枯骨也化为乌有,似乎是更深入地下去了,这种情况,就说他是入死。

“以其无死地”一句出现在通行的王弼本《老子》第五十章章末:

生人和死人同是一个肉体,凭什么现象认为他是活的或者是不活呢?这就要看他的肉体能不能起普通人应有的作用。如果他目能视,耳能闻,鼻能呼吸,口能说话、能饮食,手脚能动,大小便能排泄,这当然是活人;假使他的九窍四肢不能全部起作用,只要其中一两处还能够有作用,也不好说他是死人。人的身体,上七窍,下二窍,再加四肢,共有十三件东西,人在世上,全靠这十三件东西发挥它的本能,才有生活意味,所以说生之徒十有三。到了死的时候,也是这十三件东西表示它们都不能够起作用了,所以说死之徒十有三。人们为了生活关系,身体外部能动的机关就不能不动,如眼要看,耳要听,口要说话,手要操劳,脚要行走,凡身体外部有一次动作,内部精力必有一次消耗.有千次万次动作,就有千次万次消耗,人生数十年中。逐渐地把先天(胎儿在母腹中自受孕至成形的一段时期为先天,出生以后即为后天。)所禀赋有限的一点生命力消耗尽了,即使动作並未过分,但也不免于自然的死亡,况且人们欲望是无穷的,要追求生活上比较更多的意味,很难保不超过本身禀赋的限度,因此就不能终其天年而促短了自己寿命,所以说人之生生而动,动皆之(之等于往)
死地亦十有三。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即贪图生活享受太过分)。

出生入死,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人之生,动之于死地,亦十有三。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盖闻善摄生者,陆行不遇兕虎,入军不被甲兵。兕无所投其角,虎无所措其爪,兵无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无死地。(第五十章)

听说有很会护持自己生命的人(原文善摄生者),他在陆地上走,不至于碰到猛兽来伤害自己;他进入敌人军队中,不必要预备甲兵来保卫自己。尽管如此,犀牛也没有地方投掷它的尖角,老虎也没有地方施展它的利爪,敌人的兵器也没有地方容受它的锋刃。这是什么缘故呢?因为善于摄生的人,本身没有招灾惹祸的根由,灾祸就不会临到他自己身上;所以说他无死地
(即是无自取死亡之道,不是说这个人决定不会遇到意外的危险)。

“以其无死地”一句,河上公注:“以其不犯十三之死地,言神明营护之,此物不敢害。”张松如《老子说解》则继续追问,“为什么会‘无死地’呢?老子没有进一步来说”,其后取《庄子·达生》篇中的一段话来应答。要真正读懂《老子》第五十章章末的“以其无死地”,仍应通观第五十章的全章内容,把握该章的主旨所在。

本章原文自出生入死至善摄生者,韩非虽有解说,但嫌太简略,人不易懂,故此篇特补充其说,务使一般人都能够了解;摄生的摄字,从古到今,无人注意,故在前释义项下把摄生的四种作用全部发扬出来。自陆行不遇兕虎至无死地,《韩非子》解说最详尽,请看下面引证第二条。

章首的“出生入死”,点明了由生而死的人生大趋势,接着老子将活着的人分为四类。除去走向死亡的人以外(死之徒),还有三类人,这三类人的性质分别是:中性的“生之徒”、负面性质的“人之生,动之于死地”以及正面性质的“善摄生者”。负面性质的“人之生,动之于死地”,其死是自找的,原因即“生生之厚”(求生过度优厚),自以为是无害的求生动机,结局却是有害而死。而“善摄生者”正好和“人之生,动之于死地”相反,“陆行不遇兕虎,入军不被甲兵”,即遇不到兕虎、甲兵,从而回避了死亡(与“人之生,动之于死地”相比,则为动而不入死地)。“兕无所投其角,虎无所措其爪,兵无所容其刃”,从兕虎、甲兵角度来说,因遇不到“善摄生者”,所以就没有地方能实施其伤害手段。章末“以其无死地”一句,不仅回答了“善摄生者”为什么能生而避死,而且从全章脉络分析,通过和“人之生,动之于死地”的对比可以看出,“人之生,动之于死地”是因为“生生之厚”而死的,那么“善摄生者”从根本上说则是因为无“生生之厚”而能避死。

[引证] (1)
《庄子大宗师》:古之真人,不知说(悦)生,不知恶(读去声)死,真人,不知说(悦)生,不知恶(读去声)死,其出不欣,其入不距(拒),倫然而往,翛然而来而已矣(翛,音消:翛然,谓心无系着。出和来皆指生言,入和往皆指死言)。《庄子知北游》:人生天地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谓时间疾速)。注然勃然(气聚而成形),莫不出焉:油然谬然(光阴如逝水),莫不入焉。已化而生,又化而死。(以上引庄子二段,证明出生入死之义。)

《老子》第五十章的章旨是“善摄生者”深知“生生之厚”会导致死亡,所以在老子思想中强调要“俭”:“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第六十七章)

(2)《韩非子解老》:人始于生,而卒于死,始之谓出,卒之谓入,故曰,出生入死。人主身三百六十节,四肢九窍其大具也,四肢与九窍十有三者,十有三者之动静,尽属于生焉,属之谓徒也,故曰生之徒十有三。至其死也,十有三具者皆还而属之于死,故曰,死之徒十有三。凡民之生生而生者固动,动尽
(停止)则损也,而动不止,是损而不止也,损而不止则生尽(终),生尽之谓死,则十有三具者皆为死死地也(言九窍四肢都是将来死于死地之工具),故曰民之生生而动,动皆之死地亦十有三。是以圣人爱精神而贵处静。此甚大于兕虎之害(言生生而动之害尤甚于兕虎)。夫兕虎有域,动靜有时,避其域,省其时(省是审察),则免其兕虎之害矣。民独知兕虎之有爪角也,而莫知万物之尽有爪角也,不免于万物之害。何以论之?时雨降集,旷野闲静,而以昏晨犯山川,则风露之爪角害之(此言得感冒病);事上不忠,轻犯禁令,则刑法之爪角害之(此言犯法受刑);处乡不节,憎爱无度,则争斗之爪角害之(此言私人仇恨);嗜欲无限,动静不节,则痤疽之爪角害之(此言患痈疽肿毒症);好用私智,而弃道理,则网罗之爪角害之(此言到处都是危险,如入网罗)。兕虎有域,而万害有源,避其域,塞其源,则免子诸害矣凡兵革者所以备害也,重生者虽入军无忿争之心,无忿争之心,则无所用救害之备,此非独谓野处之军也;圣人之游世也,无害人之心,无害人之心则必无人害,无人害则不备人,故曰陆行不遇兕虎。入山不恃备以救害,故曰入军不备甲兵。远诸害,故曰兕无所投其角,虎无所措其爪,兵无所容其刃。不设备而必无害,天地之理也,体天地之道,故曰无死地焉。动无死地,而谓之善攝生矣。

(作者:徐山,系苏州大学中文系教授)

(3)《庄子秋水》:知道者必达于理,达于理者必明于权,明于权者不以物害己;至德者,火不能热,水弗能溺,寒暑弗能害,禽兽弗能贼(贼同害);非谓其薄之也(薄字本义作迫近解,不是厚薄之薄),言察乎安危,宁于祸福,谨于去就,莫之能害也。(以上引《庄子》一段,证明无死地之义。)

[质疑]
(1)本章王弼注:善摄生者,无以生为生(此根据《老子》第七十五章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于贵生之义),故无死地也。器之害者莫甚乎戈兵,兽之害者莫甚乎兕虎,而令兵戈无所容其锋刃,虎兕无所措其爪角,斯诚不以欲累其身者也,何死地之有乎!夫蚖蟺以渊为浅(杬,即鼋;蟺,即鱓,俗名黄鳝),而凿穴其中;鹰鹤以山为卑,而增巢其上,矰缴不能及(缴,音灼。矰缴即射鸟之短箭),网罟不能到,可谓处于无死地矣,然而卒以甘饵乃入于无生之地,岂非生生之厚乎。按此注分二段,上一段言善摄生者不以嗜欲累其身,故无死地;下一段言水族山禽因为贪求美好的食物而忘其身,逐入于死地。这样解释,也颇有理由,但与《庄子达生篇》所谓鲁有单豹(人名)者,岩居而水饮,不与民共利,不幸遇饿虎,饿虎杀而食之。这件事有矛盾;像单豹隐居生活,如此淡泊,总不能再说他是生生之厚,为嗜欲而丧其生吧!王弼对此将何以自园其说?

(2)王弼注:十有三,犹云十分有三分。这句话乍看很容易被它蒙混,仔细想来就发现一个大漏洞。照他这样算法,就是全人类中正在生的有十分之三;正在死的有十分之三;虽天年未终,但以生生之厚而短命死的,亦有十分之三;把这三类人合起来算,总数即十分之九,剩下的十分之一到哪里去了呢?老子既未曾说明,王弼也没有交代,岂不是漏洞吗!后世注家有人为王弼作辩护,说其中十分之一就是老子所谓善摄生者,这句话经不起核实计算,如果善于攝生的人,占人类总数十分之一,那么,像我国今日六亿五千万人口,其中的十分之一,就是六千五百万人,都应该称为修养专家了。这如何能讲得通?假使把摄生当作卫生讲,今日全国人民大搞卫生,其中十分之一懂得卫生方法並且能够实行的人,或许是有的;但老子所谓摄生,既不同于今日卫生之说,又更超出了古代养生术的范围,世间善于卫生的人未必都善于养生,善于养生的人未必都善于摄生,因此,十分之一就成了问题。一个十分之一既无着落,三个十分之三同时也连带的站不住脚;王弼注既不足信,后来注家根据王注的十分有三分而另标新义者,其说亦难以成立。

(3)本章首句河上公注:出生,谓情欲出于五内,魂定魄静,故生也;入死,谓情欲入于胸臆,精神劳惑,故死也。我们不禁要问,情欲的根源究竟在身体里面还是在身体外面?如果情欲是从外面进来的,怎么能说出于五内(五内即五脏)?如果情欲是从里面发动的,怎么能说入于胸臆?大概注者意思认为情欲一定从外面来的,自己精神被外来情欲所扰乱,故不免劳惑;但情欲虽然可以进来,也可以出去,等它出去以后,自己魂魄就能够安静了。这种见解,好像人们犯了错误,不怪自己立足不稳,反说别人引诱之过,道理是否讲得通,也有疑问,总而言之,与出生入死的本义无关。至于王弼注所谓出生地、入死地,也未必符合《老子》本义,此处不再赘言。

(4)本章第二、三句河上公注:其生也,目不妄视,耳不妄听,鼻不妄香臭(即用鼻子的嗅觉,辨别是香是臭,这有什么妄不妄,此说可笑),口不妄言味(即不妄说,不妄食),手不妄持,足不妄行,精不妄施。其死反是(谓九窍四肢动作皆妄,与以上所说相反)。此注看起来很平常,读者不大注意,若一研究,其中也有许多疑问。这些问題联系到修养方面,关于人们的生死大事,不能不详细讨论。

第一问
妄与不妄以什么为标准?你说他身体上动作是妄,他自己认为是不妄;没有一个确定的标准,如何能够解决问题。古代孔夫子教他的门人颜渊,也说过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这是儒家最著名的四勿教条,往日读《论语》的人,常被非礼两个字弄糊涂了。今看此注的妄字。也同、非札一样的费解。如果懂得什么叫非礼,自然知道什么叫作妄;妄的反面即是不妄,也就无须解释了。可惜儒家和道家这些教条所用的字眼都是抽象的,没有具体说明,学者只好空谈,不能实践。

第二问先后关系:生和不妄哪个在先,哪个在后?人们是先要求生,而后身体上四肢九窍才不妄动呢?或是他本来就不妄动,而后才能保持他的生命呢?死和妄哪个在先,哪个在后?人们是预先知道自己不久要死,而后身体才任意妄动呢?或是他先有妄动,而后才至于死呢?

第三问因果关系:生和不妄哪个为因,哪个为果?若说生为因,不妄为果,这就要问,凡是生在世上的人,他们的九窍四肢都不妄动吗?若说不妄为因,生为果,又要问,凡是身体不妄动的人,他们都能够得到长生吗?死和妄哪个为因,哪个为果?若说死为因,妄为果,这就要问,凡是将要死的人,身体决定要妄动吗?若说妄为因,死为果,又要问,凡是身体妄动的人,他们都决定要速死吗?

孔夫子的学生颜渊,穷居陋巷,安贫乐道,切实奉行四勿教条,像这样人,一举一动当然是不妄的,但年龄不过三十二岁即短命而死。又,孔夫子的旧交原壤,自幼不守体法,年长更加放肆,母丧时登在树上唱歌,当然算得一个妄人,但寿命很长,孔夫子骂他老而不死是为贼。由此看来,妄与不妄对于人们的死、生并无关系。河上公注非但不合《老子》原文意旨,而且理论也脱离实际。注文的毛病就在不妄两个字,假使他当初作注时把能字代替不妄,如:目能视、耳能听云云,那就没有问题了。

(5)关于十有三的注解,除了王弼、河上公两家而外,其他各家还有许多异说,他们所持的理由,都是站不住脚的,因为免使读者厌烦,此处不再赘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