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登入一张百年明信片与三位近代学人

我有一张十分珍贵的明信片,之所以视其为珍邮:一是时间久远,1919年11月14日寄出,距今近百年;二是中国人的信件往来,但寄与收均在国外,是从法国塞纳寄往瑞士苏黎世的。写信人为皮宗石,收信人为丁文渊,信中还提及杨端六。正文如下:

周鲠生又名周览,汉族,湖南长沙人,。1889年3月6日出身于一个贫寒的教书先生家庭。光绪三十二年赴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并加入中国同盟会。辛亥革命前回国,在汉口参与创办《民国日报》,宣传民主革命。1912年与皮宗石、杨端六、任凯南等创办《汉口民国日报》。1913年与好友杨端六等在汉口创办《民国日报》,并任编辑,抨击军阀专横,反对袁世凯独裁,因而报馆被查封,编辑人员被通缉。他潜往上海,改名周鲠生。得黄兴协助。同年7月赴英国爱丁堡大学继续攻读,获政治学硕士学位及金质奖章,后又去法国巴黎大学深造,获法学博士学位。曾参与巴黎的中国工人和学生阻止中国代表在凡尔赛和约上签字的爱国活动。
中央研究院院士,中国外交部顾问,着名法学家,中国第一部宪法起草的四位顾问之一。1971年4月20日周鲠生北京逝世。2005年11月29日,周鲠生塑像在武汉大学新法学院大楼落成。

月前上一函日昨又寄一片均系直寄Winterthur(注:温特图尔)旧寓不卜已收到否弟与杨端六君拟来月初三四日来瑞准在Zürich(注:苏黎世)住二三月届时即希代觅房间能在其家一并吃饭藉以练习讲话更好(如能两人分住两家尤好)瑞士给否托购德籍已寄到否余谈耑此敬丁月波先生学安

周鲠生毕生从事国际法之研究,主要着作有《国际法大纲》、《现代国际法问题》、《国际法新趋势》、《国际法概论》、《近代欧洲外交史》、《近代国际政治小史》、《赢得太平洋上的和平》、《现代英美国际法的思想动向》、《国际法》以及英文版“WINNING
THE PEACE IN THE
PACIFIC”等。其《国际法》一书,洋洋60万言,将相互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列为国际法之基本原则,使传统的国际法发生了质的变化,对维护世界各国的主权与领土完整,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起了重要作用,可以说是我国近代最为系统、最有权威的国际法着作。周鲠生认为,主权是国家具有的独立自主地处理自己的对内和对外事物的最高权力。

皮宗石上

近来,我对这枚明信片作了认真考证,发现明信片牵涉到的三个人,当年都是风华正茂的留欧学子,后来均成了学有所成的著名学者,而这枚明信片的背景居然与巴黎和会以及五四运动等历史事件相关。

皮宗石(1887—1967),字皓白,别号海环,湖南长沙人,我国著名政治经济学者、法学家、教育家。早年留学日本,加入中国同盟会。回国后曾任中山大学教授、北京大学教授兼图书馆馆长。他与蔡元培等一起筹建武汉大学,历任社会科学院院长、法学院院长、教务长,后又出任国立湖南大学第一任校长,国民政府中央法制委员会委员、司法部秘书长。

丁文渊(1897—1957),字月波,江苏省泰兴县黄桥镇人,医学博士,著名地质学家丁文江胞弟。早年毕业于同济医学院,后受丁文江资助留学瑞士、德国,获法兰克福大学博士学位,曾任国民政府行政院参议、参事,中国驻德国大使馆参赞,法兰克福大学中国学院副院长,外交部专门委员,两度出任同济大学校长。1949年后,移居香港。

杨端六(1885—1966),原名杨勉,后易名杨超,原籍江苏苏州,祖辈落籍湖南长沙,我国当代经济学家,中国商业会计学的奠基人,中国现代货币学、金融学的奠基人之一。1903年毕业于湖南省师范学堂,1906年赴日留学,加入中国同盟会。1920年,他分别陪同著名哲学家杜威和罗素在中国作巡回演讲,并在长沙做了“社会与社会主义”等三个专题演讲,被时任《大公报》特约记者的毛泽东记录下来,以“杨端六讲,毛泽东记”的署名刊登在长沙《大公报》上。后来,出任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并兼任过所长,着重研究中国对外贸易。

这枚明信片写于1919年,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帝国主义列强企图通过巴黎和会进行“分赃”,严重侵犯中国的主权和利益,激起了中国人民极大义愤的时期。正在伦敦求学的皮宗石、杨端六会同王世杰、李四光、周鲠生等,从英国渡海来到巴黎,与留欧中国学生、华工等一起,包围了中国出席巴黎和会的首席代表陆征祥的寓所,使陆无法出席会议签字,被称为巴黎和会“踢馆”事件。这一行动受到了国内青年学生和爱国人士的大力声援,演变成轰轰烈烈的五四运动,这就是这枚明信片的历史背景。

“踢馆”事件发生后,北洋政府对策划者进行通缉,皮宗石、杨端六有国难归,决定赴瑞士暂住,于是致信丁文渊商请帮助代找住所。皮宗石与丁文渊如何相识?为什么会求助于丁?当时皮宗石32岁,杨端六34岁,丁文渊只有22岁,彼此相差十多岁。皮、杨赴英求学时,丁还是一名16岁的少年。而寄信的1919年,丁文渊刚刚出国来到瑞士,他们之间应无交集。信中称“月前上一函”,应该对赴瑞背景、细节交待得更详尽,可惜无存。谁是他们之间的牵线人?比较可靠的推断,应该是丁文江。丁文江虽然与皮宗石同龄,但巴黎和会期间已是中国政府代表团会外顾问。富有爱国情怀的他,会不会像梁启超将山东问题的信息密告林长民一样,故意将相关信息透露给留欧学生,现在不得而知。但“踢馆”事件发生后,皮、杨等遭通缉,丁文江向胞弟推荐他们赴瑞士暂住,并提供帮助,是应有之义。后来,北洋政府撤销了通缉令,皮宗石、杨端六并未成行,而是回国从事教育工作,并在各自领域有所建树。

我的外公丁殿卿老先生是丁文渊的堂叔,我小的时候在外公家经常摆弄国外的铜折尺、外国的瓷碗,以及厚厚的外文医科书。当时不知道,家中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外国的东西,现在想来,应该是丁文渊先生所遗之物。遗憾的是,在外公、外婆去世后,所有物品全已散失,唯有这枚明信片成了永远的纪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