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首批历史建筑名单公示

燕南园

燕园诸古园,园园皆有景,处处总关情。依山傍水,上承京史,下启新篇。昔日皇亲贵戚流连忘返,千载帝王落笔烟云悠悠,今朝学子行人感同身受,遗物格局灵性不减当年。朗润、镜春、畅春、淑春、承泽、蔚秀……这些典雅的名字承载的早已不是一户一姓,一物一景,而是兼容并包、囊括大典的学之大者——北大。

李海霞/文

燕南园紧挨着大、小饭厅。位于燕园之南故名。它是园中之园,玲珑婉约,若燕园绿海中之一块碧玉。林荫覆盖,甬道清幽,遍植丁香、黄刺梅和碧桃,夹道花气袭人。这是燕京大学为教授修建的宿舍区之一。十数座二层洋楼散立林荫,清幽,静雅。每楼住一家。据我所知,燕大时冰心先生住过,司徒校长曾在临湖轩为她主持过婚礼。当年风华绰约的冰心,身着长裙推着婴儿车走过林荫,是燕南园一道风景。司徒雷登创建燕京大学,建校伊始,于募捐得来的有限资金中,不惜以巨资建燕南、燕东两园,每家一座小楼,筑巢引凤,可谓壮举。

1

日前,经北京市人民政府批准,人民大会堂、吴晗故居、北京大学燕南园历史建筑群等429处建筑物拟公布为北京市第一批历史建筑。

这里集聚了燕园的精英才俊。林木掩映下,灯火阑珊,时有琴声从窗棂间透出。我入学时正是燕南园全盛时期,园中集中了至少三分之一的北大名人。中文系教授入住燕南园的有王力、林庚、林焘,外系的汤用彤、冯友兰、朱光潜、周培源、翦伯赞也住该园。因为是文学专业,林庚先生的家我们常去拜访。所谓“常去”其实未必,只是相对而言,或是求教,或是奉召,一般是不敢轻易打扰的。冯友兰先生家我去过,那时宗璞陪侍冯先生,我们因为访问宗璞而有机会在冯府“偶遇”冯先生。在我们当年的心目中,冯友兰是神仙似的人物,是轻易不能见到的。

朗润园

历史建筑,是指具有一定保护价值,能够反映历史风貌和地方特色,未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也未登记为不可移动文物的建筑物、构筑物。或与重要历史事件、历史名人相关联,或具一定的纪念或教育意义,或于城市发展与建设史上具有一定代表性,或于某一行业发展史上具有代表性,或反映了历史文化和民俗传统,具有特定时代特征和地域特色,或反映了一定历史时期的建筑设计风格,或是建筑样式细部、设计理念等反映了一定的地域或民族的艺术特色和价值,或是在一定地域内具有标志性或象征性,具有群体心理认同感,或是着名建筑师的代表作品,或是样式、材料反映了一定历史时期的工程技术和科学技术水平,或是建筑形体组合在一定时期具有先进性,或是一定时期具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标志性建筑。

除了林庚先生的家,我还到过朱光潜和周培源的家。朱先生是陪吴泰昌去的,吴泰昌对朱先生很熟悉,因为都是安徽人。有一次我陪徐迟先生拜访过周公馆。徐迟那时对文学以外的科学思想充满激情,写了《哥德巴赫猜想》和《生命之树常绿》之后,因写周培源的“湍流论”而要采访周校长。我住在校园,自然就当了“向导”。周先生身居高位,名满天下,却是平易得让我们忘了拘谨。我们言谈之际,他的女儿进来为我们敬茶,周先生向我们介绍说,她是某歌舞团的演员,接着他模仿女声调侃她:“下一个节目——,她就是干这个的”。他幽默而忘形,引得举座皆欢。

朗润园是清代皇亲的赐园,位于燕园的东北部,北面与圆明园仅有一墙之隔,东邻成府路,南隔镜春园遗址与未名湖相望,西接鸣鹤园遗址。历经百年风雨沧桑,今日朗润园已非往日面貌,但其园林格局尚未有大的变动,部分建筑还完整地保留了下来,经过修整已经焕发出了新的生机。在燕园所属的几座古园林中,朗润园是目前保存得最好的一个。

北京市第一批历史建筑以具有一定时代特征和保护价值、承载了真实和相对完整历史信息的建筑为主。主要集中在西城、海淀、东城三区,集中体现了北京作为国家首都丰富的历史遗存和建筑物类型。其中核心区273栋,体现了北京作为千年古都特别是明清及近现代以来丰富的历史内涵,是体现古都风貌及共和国发展历史的建筑代表;海淀区146栋,主要集中在清华、北大校园内,集中承载了近现代以来一大批知识分子求学报国的历史信息。另外还有10个,位于核心区和海淀之外。

燕东园

图片 1

从建筑功能上看,北京市第一批历史建筑主要包括居住建筑、办公建筑、文化教育建筑、医疗建筑、商贸建筑、工业建筑等,涉及传统四合院、近现代公共建筑、近现代住宅等不同的建筑类型,体现了北京多元的历史文化遗存。据了解,北京市第一批历史建筑名单正在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网站公示。

燕东园在成府街。是燕南园的姊妹园,也是清雅的教授住宅区,其规格与燕南园同,也是一家一座小楼。中文系系主任杨晦家在这里,冯至、魏建功的家也在这里。因为是系主任,杨晦先生的家是真的常去的。杨先生家客厅宽敞,庭院幽深,一般小型的会议为了让杨先生少走路,往往选择在杨府召开。每当此时,教授夫人姚东先生总会款款走进客厅,为我们倒茶,为花瓶插上园中新剪的鲜花,随即退出。不退出的只有杨先生的小公子杨铸,杨铸当年约三、四岁,他腻在杨先生身上,为所欲为,全然无视在场的我们。

朗润园原名春和园,是当时圆明园的附属园林之一。咸丰二年前后,此园被赐给恭亲王奕䜣居住,更名为朗润园,从此进入了它的全盛时期。

此外,北京市作为全国第一批历史建筑保护利用10个试点城市之一,更多的历史建筑确定工作正在有序推进过程中,未来将结合实际,逐步开展对已公布历史建筑的保护与活化利用试点工作。

在燕东园住着的还有冯至先生。记得是入学的第二年,我接到冯至先生的邀请,让我去他的寓所“谈谈”。冯至先生是大专家、西语系主任,我是刚入学的中文系学生,他的召唤让我很紧张。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我来到燕东园。师生二人那日的对谈,谈了什么我已忘了,大体还是与诗歌有关的吧。记得清楚的是,我当时问他,为什么人文版的《冯至诗选》不收“十四行集”?他对我的提问沉吟良久而报之微笑,不答。对此我很不解,一直是个疑团。后来,也许是在他去世之后想起,才发现自己当年的无知与唐突:冯先生当时正在受批判,当然也包括了对于“十四行”的否定,对于我这样的年轻人,他又能回答什么呢!

展开剩余91%

①西四北二条59号

燕东园地处东门外,离当日的主校区尚有大约一公里的距离,但依然是花木掩映中的优雅的园区。

有趣的是,正是这位恭亲王奕䜣在1862年筹划清政府在北京成立了京师同文馆,并于1902年并入京师大学堂,成为北京大学成立最早的一个部分,可以说是渊源颇深。

59号院位于西四北二条的西侧。59号院落为清朝年间建筑,历史上曾居住过末代皇帝溥仪、佟麟阁。

成府西餐厅

图片 2

②吴晗故居

从燕东园通往教学区,必经之途是成府街。成府(查史籍,燕园东门附近有陈府,未知是否一地)应该是一个官宦人家,如今仅留此名。成府现在是一个居民区,住着海淀居民和部分北大员工家属,都是平房。城府边上有流水,似是与畅春、圆明诸园互通之水,五十年代尚有沟渠在,而后则夷为平地,仅留暗沟。

1912年,贝勒载涛成为朗润园了并入燕园之前的最后一个园主。这位清末贵胄在保护圆明园遗留文物方面有着卓越贡献。他出钱买下被倒卖的圆明园文物,运到朗润园。这其中就有翻尾大石鱼。燕京大学1930级学生毕业时,将石鱼购买并赠与母校,现置于未名湖中,也就有了石鱼含塔影这一胜景,体现着载涛先生的功泽长远。

位于北京市西城区金融街街道头发胡同1号。1号院建筑面积473.56平方米,1951年左右,吴晗作为北京市副市长,从清华大学迁来住在这里。该院为三进四合院,院内有游廊,内院、后院、外院古树尚存。

五十年代的成府街相当的繁华,除了社区常有的日用百货、粮店等外,另有照相馆、理发店,成衣铺,后来办起了一家很有名的书店,另有时髦的消闲去所,也取了个时尚的名字“雕刻时光”,那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了。但我的思恋依然是在我们初入燕园时的成府街,思恋在那时流水潺潺、人影匆匆、曾经悠游的成府街。

朗润园的主体为一方形岛屿,四周环以曲溪和湖泊,其外环立土山、旧日朗润园分为中、东、西三所。中所自南而北前有宫门“乐静堂”,东所自南而北依次有宫门“春和别业”、正殿“恩辉余庆”、抱厦殿“澄怀撷秀”等。西所内为方形庭院。朗润园的园门采取雕花形式,并在园中心设有一小岛,用于观赏西山景色的岛亭建造得很为显眼。

③东旧帘子胡同23号

成府街的西餐馆是当日引人瞩目的一个场所,咖啡,面包,香肠,威士忌,在当日是一个“高大上”的去所,一般学生是轻易难得去的。西餐厅的主要对象还是北大的留学生。但由此也烘托出北大当时的开放气氛,它是与我们当日被提倡跳交谊舞、女同学穿裙子,以及经常举行的周末舞会等联系在一起的。

图片 3

与其他东城区、西城区的平房院相比最大的不同,东旧帘子胡同23号院内为两层的砖木结构建筑。目前,院内仍有居民居住,占地面积为718平方米。

三义居

为了更好地保护传承这一文化遗产,1995年10月至1997年5月,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筹资对朗润园进行了全面的修缮和增建,使得朗润园的主体建筑得到了有效的保护和利用。此后,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又筹资在主体建筑以东增建了万众苑,既是纪念捐资兴建者万众先生,也是取“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之意。2001年,北京大学又对朗润园主岛的土山岗阜进行了整修,学界泰斗季羡林先生专门为此题写“朗润园”三字于石碑之上。

④金鱼池中区3号

三义居是燕园东门外一家小饭馆地处成府附近。昔日燕京校区,东门止于成府街,再出去,便是海淀乡的村庄了。三义居是小门脸,三、五张红漆餐桌,十数把靠背椅子,日常菜品,砂锅白肉,家常豆腐,爆三样,焦溜肉片,汆丸子,却是地道的京城口味。钱少,当时我们只在食堂用餐,偶尔也去,但不常去。记得有一次,同学的妈妈远处来校探访,我在三义居“宴请”过,无非也是那些菜,但却是豪华得历久不忘。

图片 4

在天坛街道金鱼池中区3号,有一座坐南朝北的独栋二层小楼,建筑风格为民国时期典型的中西式小楼。除了这座小楼,还有西打磨厂街213号院、育芳胡同5号院、北极阁3条22号等一批民国时期的建筑,被列为历史建筑的范围,都属于有一定的历史、文化价值的建筑。

仁和

现如今,朗润园已经成为了多家教学科研机构的聚集地。2015年4月,北京大学谢冕教授担任院长的中国诗歌研究院在古色古香的朗润园采薇阁开园。此外,朗润园还是国家发展研究院的教学科研办公场所。新鲜的血液、年轻的思想正在朗润园这片美丽的园子中碰撞出更精彩的思想火花,做这“对中国有意义”的真学问。

⑤西打磨厂街213号院

仁和在海淀街上,二层楼,门脸阔绰,颇显眼。它的左边是新华书店,右边是当年很堂皇的理发店。仁和是街上最“高档”饭馆,日间有诸种炒菜,那时我们当学生的囊中羞涩,记忆中绝无一次问津那些炒菜的。倒是它的夜宵,馄饨、火烧、饺子、以及猪头肉就啤酒,倒是我们偶尔光顾的节目。多半是考试过了,约几位挚友放松一聚,也是很“奢侈”的举动了。仁和的正餐,我们既无印象不好妄评,但它的酒莲花白和菊花白却是远近闻名,据说是这家饭店独家酿制的。(清吴长元辑《宸垣识略》:“正德间,朝廷开设酒馆,酒望云:本店发卖四时荷花高酒,犹南人言莲花白酒也。又有二扁:一云天下第一酒馆,一云四时应饥食店。”这里点出荷花白和莲花白,不知仁和的菊花白与此有无关系,待考。)两种酒,冠以“莲花”“荷花”之名,是花香酒香浑然一体,自是清雅。

2

据《北京四合院》记载,西打磨厂街213号院曾为山西晋商乔家票号大德通总号所在地。

北京史料记载,仁和是清代海淀镇上最著名的饭庄,有历史含蕴。这里离圆明园不过数百步之遥,王公大臣连同差役人等,朝会散场,往往到此宴饮。据说也是灯火冠盖极一时之盛。

镜春园

⑥育芳胡同5号

老虎洞

镜春园位于未名湖东北端一带,北接朗润园,南到未名湖北岸,东至北大校园东墙,西接鸣鹤园遗址。在几座古园林中,镜春园应该是最小的一个。

该院落位于东城区东四街道育芳胡同,为徐世昌旧居之一。民国初年建筑,二进院落,坐南朝北。

老虎洞没有老虎,海淀也没有老虎,应该是“老胡同”,民间喊久了,就成了“老虎洞”。从北大学生宿舍区进入海淀,老虎洞是一条短胡同,全长不过三百米,两旁有几家民居。当年我们从宿舍去海淀街,必须“穿越”老虎洞。老虎洞如今也随着岁月流逝了,现在是无影无踪,连名字也消失了。

图片 5

⑦陆宗舆故居

军机处

关于昔日镜春园的情形,前人的记载很少,只能根据一些零星记载和实地考察来推想镜春园的一鳞半爪。园中曲径通幽,松柏盘曲如盖,飞楼俯映,柳影婆娑,秀美非常。全园布局由两处建筑群组成,主要建筑以中部建筑为主体,集中在现今材料厂中部一带,四周原有碧水环绕,略成圆形,很像一面镜子。

北极阁3条22号为陆宗舆故居,陆宗舆1925年一度出任临时参政院参政。1940年被汪兆铭伪国民政府聘为行政院顾问。据当地居民说,此处在民国时曾为协和医院宿舍。

靠近老虎洞的,还有一个军机处,也是一条短胡同。军机处原是宫廷重地,此处的军机处,当如圆明园周边的那些官所,应当是皇帝驻跸园中时的临时办公官舍,也可能是那些军机大臣朝会下班之后歇息的去处。军机处亦如老虎洞,如今堙没不可考。

根据推测,镜春园在咸丰十年的“庚申之变”中也应该遭到了破坏。经过这次浩劫,园中建筑所剩已经不多。燕京大学在20世纪20与30年代曾多次想要购入此园,然而协议还未成便遇国难,遂不了了之。直到新中国成立之后,镜春园才被合并于北大,从而使北部校园连成一片。北京大学迁入燕园以后,对镜春园进行了修建,这一古园林的遗迹也就逐渐无迹可寻了,只有“镜春园”这个美丽而秀气的园名给人们带来很多美好的遐想。

⑧北京大学燕南园历史建筑群

农园

图片 6

燕南园因位于燕园的南部而得名,占地48亩,主要作为燕大外籍教师的住宅,按照当时所有中外教师住宅的编号顺序,燕南园的住宅被定为51号到66号,这一编号从燕大到北大,一直没有变更。

农园是燕京大学农学院的实验地,我五十年代入学时,旧日的田畦还在,还残留一些的气象设备。后来大跃进,这里就成了北大后勤的养猪场了。那时我们参加劳动,还给猪场起过粪。既然是农业实验地,说明这里的水源充足。北京话中的“海”,原就是水多之处。但在我们到临时,那里已是干涸之地。

今天的镜春园中坐落着中国成立最早、运行最完善、发展最迅速的大学基金会之一——北京大学教育基金会、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中国社会工作研究中心、李兆基人文学苑等建筑,园中斗拱飞檐、回廊环绕,古树森荣,藤蔓扶疏,依稀可见旧时景象,成为了北大校园内一处优美而厚重的景观。

着名历史学家洪业、翦伯赞,数学家江泽涵,物理学家周培源、饶毓泰、褚圣麟,经济学家马寅初、陈岱孙,哲学家冯友兰、汤用彤、冯定,化学家张龙翔、黄子卿,语言学家王力、林焘,美学家朱光潜,生物学家沈同,文学家林庚,历史地理学家侯仁之,作家冰心和社会学家吴文藻夫妇等都曾生活在燕南园。

农园旧地原称洪雅园,即明米万锺的勺园,清时为郑亲王邸第。清吴长元的《宸垣识略》载:“勺园在北淀,明水曹郎米仲韶别业,又曰风烟里。中有曰色空天,曰太一叶,曰松坨,曰翠葆榭,曰林於歰。都人称曰米家园。仲韶绘园中景为灯,丘壑亭台,纤悉具备,都人又称为米家灯。”(同注四。)从这简单的叙述中依稀可见当日的繁盛。

3

⑨清华大学照澜院历史建筑群

京西海淀一带,水源充足,仅从遗留的地名如万泉庄,泉宗寺等便可知一般。史书称,旧时西直门外“高粱桥西北十里平地有泉四出,潴为小溪,凡十数处,北为北海淀,南为南海淀。北海之水来自巴沟,或云,巴沟即南海淀也。有水从青龙桥河东南流入于淀南五里为丹稜片(水),又南为陂五六,出于巴沟,达白石桥。”王士祯竹枝词:“西沟桥上月初升,西沟桥下水澄澄。绮石回廊都不见,游人还问米家灯。”(见清吴长元辑《宸垣识略》第284页。北京古籍出版社,1981年2月。)写的就是旧时丹棱片的景色。

鸣鹤园

这是清华园中保存最完整的故居群。照澜院位于清华大学西南处,是清华大学历史最悠久的地方之一。照澜院又名南院,1920-1921年建,1947年据朱自清提议改为照澜院。由庄俊设计监造。包括甲、乙两种户型各10套,甲种为西式双拼单层外廊式住宅,乙种为中式三合院,建筑面积共3650平方米,可谓中西合璧。很多名人都曾在照澜院居住过,梅贻琦、戴志蹇、杨光弼等首先入住,赵元任、陈寅恪、张子高、马约翰、俞平伯、张申府、袁复礼等也相继安居于此。这里一直作为教职工的住宅,是清华最早的教授住宅群,是清华园中保存最完整的故居群。如今这些老院落很多是大杂院,或用作店铺或办公。

农园现在也消失了,它的遗址盖起了宾馆,宾馆名勺园。勺园仍依旧名,但米家园的风烟里却是完完全全地散落在北大西门灯红酒绿的风烟中了。我的日本学生岛由子在我处留学时住过勺园六号楼,我们戏称“岛由子旧居”,她对勺园却始终怀着依依恋情,每年都找机会入住勺园,为的是怀旧。而在我本人,虽有旧念,却还是五十年代盖猪圈那种残破景象。农园是彻底地消失了,唯一留下这名字的是临近东校门的餐厅:农园餐厅,是师生公用食堂而兼对外宴请的。北大百年校庆以及55级同学聚会,都曾在农园举行。

入北大西门,过小桥,向北折,有一条林荫小道通向燕园的西北方向。此处小径曲折,绿树成荫,土山重叠,大小湖泊相连,显得格外幽静古雅,颇有中国古代园林的流风余韵。这里就是当年被誉为京西五大邸园之一的鸣鹤园的遗址。

⑩科源社区“特楼”

图片 7

科源社区“特楼”也被称之为中关村“特楼”。钱学森、钱三强、王淦昌等39位两院院士、着名科学家在此居住。

“鸣鹤”的联想意义最初见于经典古籍《易经》中“鸣鹤在阴,虎啸山丘”一说,发展至汉代,文人便以“鹤鸣之士”形容那些远离朝野纷争,在“暗”处施展才华的有识之士。

“特楼”位于中关村中国科学院北区的宿舍区,分别为科源社区13号楼、14号楼和15号楼,是整个科源社区的核心。三座楼整体朝南呈“ㄇ”分布处于科源社区轴线中心。

鸣鹤园全盛时为京西一座名园,与当时的自得园、自怡园、澄怀园、熙春园同谓京西五大邸园。总体布局为北京自然山水园,东部为寝居、娱乐之地,开挖河池,堆埠叠石,沟壑纵横,山峦起伏,结构开朗,溪花石竹,山色微岚。园西部为游宴之地,池中岛屿,环以流水,掩以修竹,临池湖石参差,使之望去诸多不尽之意。东西开挖水域两处,西为福岛,东为禄岛,象征着吉祥如意。西部园区较活泼,东部园区较紧凑,显示了传统园林建筑的多层次变化。

“特楼”作为科学家的故居,在此居住的多是中国某个学科的奠基人,也可谓是中国现代科学事业的发祥地,记载着中国的科学发展史,对祖国有重大贡献。

虽然咸丰十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鸣鹤园也在所难免,园中大部分建筑都遭到破坏,只有翼然亭等几处建筑遗存。但从今日遗留下来的山系和水系中仍能想象出当年鸣鹤园总体布局的大致面貌。此后多年间鸣鹤园荒疏无人料理,又屡遭劫掠破坏,直到1928年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购下此园,才得以从战火中幸存。

图片 8

1992年,在吉尔·赛克勒基金会的资助下,北京大学修复了鸣鹤园。修复后的鸣鹤园别有天地,颇有古园林的昔日气象。尤其是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的修建,更是为学校修复旧日园林提供了典范。园中石刻“鸣鹤园”三字乃是当代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为修复鸣鹤园而亲笔题写。考古文博学院二座亦坐落园中,使之古韵尤浓。

4

勺园

由西校门南行至西侧门,可见蜿蜒曲折的回廊,别致清雅的凉亭;亭前小桥接南北水塘,每逢盛夏,荷花遍开,景色宜人;再往南去则有勺园,平日里进进出出的来自全球各地的学者使之有燕园里的“小联合国”之美称。

图片 9

勺园又名风烟里,约建于万历四十年至万历四十二年,为明末京西著名的园林之一。园主米万钟(1570—1631),字仲诏,号友石,被时人与董其昌并提为“南董北米”,有“驰骋翰墨,风雅绝伦”盛誉。

勺园面积虽小,但景点多变,兼有流水回环,曲径深幽,以水面、弯堤、曲径、高柳、白莲和临水楼台构成了一幅烟水迷离的图景,给人以无限风光之感。之所以将园命名为“勺园”,就是取“淀之水滥觞一勺”之意。

到了清朝初年,勺园被划归清皇室,自乾隆以来,清帝经常在圆明园设朝听政,为了方便从城里赶来的官员上朝前后落脚休息,便于嘉庆六年,正式将弘雅园改名为集贤院,作为堂官退值休息之所。乾隆五十八年,英王乔治二世派来的特使马嘎尔尼出使中国,朝廷特地为使团在海淀预备了一处住所,这处住所就是勺园。

图片 10

民国初年,几近荒废的勺园为燕京大学购得。20世纪80年代之后,北京大学在勺园修建用以接待外国学者与留学生的楼群。现在的勺园,坐落着国际关系学院的院楼、勺园学生公寓与正大国际交流中心,已经成为北京大学对外交流、接待的窗口,在北京大学的对外交流和内外事接待工作中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历史总是带来惊人的巧合,兜兜转转回到原地之后,勺园风物已是大不相同了。

图片 11

5

畅春园

畅春园是清圣祖康熙在北京西北郊建造的第一座“避喧听政”的皇家园林。其旧址大致在今北大西墙外,蔚秀园和承泽园以南,西至万泉河路西侧,南至北四环一线。在与北大校园有关的几座古园林中,畅春园是最晚与北大联系在一起的,但它的历史、地位却傲视群园。

图片 12

论及畅春园不同寻常的历史,要从海淀的地理位置与风水讲起。

北京的地形西北高,东南低,由西向东逐渐倾斜。西郊一带正处于西山山脉与平原的交接处,地多丘陵,地下水源充足。元明清时期,这一带多泉多溪,有似江南水乡,塞外绿洲,因此成为当时在京城营造园林的首选之区。

图片 13

康熙年间,匠人在“京师第一名园”清华园基址上建造皇家“御园”,作为“避喧听政”之所,命名为“畅春园”,寓意“四时皆春”“八风来朝”“六气通达”,这座园子也成为康熙最喜爱的居所之一。雍正即位后,在此基础上扩建成圆明园。乾隆时又修建了清漪园。至此,清代在北京西郊所建的皇家园林区“三山五园”就基本形成。其中畅春园建造得最早,为“三山五园”之首。也正因此园的特殊地位,清代许多帝王轶事与皇家秘闻也发生于此地,其中最为著名的莫过于康熙年间“千叟宴”与雍正夺宫一案。

1860年英法联军焚毁圆明园之后,畅春园也未能免于灾祸,园中建筑被摧毁殆尽,直到上世纪70年代之后才划归北大,成为与北大结缘的最后一个古代园林。历经数百年变迁,畅春园走过了百年的风风雨雨,也目睹了百年的盛衰起伏。如今,只有位于北大西侧门对面的恩佑寺、恩慕寺两座山门相依而立,默默凝望着这座先后经历盛世与乱世的古园。昔日好景仍在目,今岁已入新征途。

图片 14

6

蔚秀园

蔚秀园是清代皇亲园林之一,园域面积很大,东部与校园本仅有一路之隔,西至万泉河,南与畅春园遗址接壤,北与圆明园遗址隔路相望。对于北大人来说,蔚秀园之名虽然耳熟,但是这座园子的来历与变迁却未必为人所知。

图片 15

蔚秀园原名含芳园,为昔日圆明园附属园林之一,介于南北两“御园”(南为畅春园,北为圆明园)之间,位置相当重要。咸丰八年含芳园转赐给醇亲王奕譞,当年冬天,咸丰皇帝为含芳园赐名“蔚秀园”,并亲笔题写“蔚秀园”三字。“蔚”字本意为苦艾草,后引申为内在涵养与德行的养成,“秀”取特异、出色之意,咸丰皇帝以“蔚秀”二字命名,意在褒奖园主德行涵养出众。

醇亲王奕譞(1840—1890)在晚清时期是一位地位相当显赫的亲王。他去世时,光绪皇帝亲临王府成服祭奠,并以亲王之礼葬于北京西郊妙高峰,而庙制祭礼都按皇帝的规格办理。墓地至今保存,就是著名的“七王坟”。奕譞得到蔚秀园后,对园中景色十分喜爱,退朝后经常在园中饮酒、赋诗、赏景取乐。仅《燕园史话》一书所收录的以蔚秀园为题的诗就有三十多首。其中经常为人引用的是他的《蔚秀园新葺山弯小室晚坐》一诗:

开窗恰值秋容丽,山色波光一览收。

砌有幽丛工点缀,杯余新酿尽勾留。

风皱翠藻浮池面,霞灿丹枫舞岸头。

日暮酒阑新月上,芦花深处唤扁舟。

奕譞去世四十余年后,燕京大学于1931年12月购得此园。20世纪30年代,美国作家多萝西•格雷厄姆作为奕譞后人的旧友,被特许参观已经荒落的蔚秀园。游览中她被蔚秀园的黄昏美景所触动,写下了这样的词句:

“傍晚,椭圆形的池塘上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一亭立于山丘之上,飞檐曲线优美,在落日的余晖中隐约投下黑色的剪影。落日与池塘形成两个光环,四角亭立于两环之间……”

图片 16

图片 17

时光流逝,皇家胜景已不复,然而园中林木阴翳、芳草匝径、荷香阵阵,幽深之境蔚然深秀意味仍存。

百年沧桑,甲子更迭,燕园风物中蕴藏着一段段历史、一则则故事、一座座丰碑、一个个人物;京华浮云,人间烟火,皆载于此留与后人说。

燕园雪景 | 雪里已知春信至,北大等你载梦来

燕园风物 | 你所不知道的燕园故事

燕园风物 | 历史的记忆

燕园风物|燕南园里都曾住着谁?

燕园金秋丨站在秋天尾巴上怀念

风云二百年,古园换新颜 ——从镜春园到李兆基人文学苑

编辑:冯莉雯、李宇凡

美编:李宇凡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北大国发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