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网投他在这个春天离开

1.

恩师李时人先生的明代文学研究始自上世纪90年代。1996年,先生应中华书局之邀,着手编撰《中国文学家大辞典·明代卷》。

1993年3月,第一次见到李时人先生。

七卷本《中国文学家大辞典》是中华书局1984年开始组织实施的一项重大文化建设工程,专门收录上起先秦、下迄近代五四运动时期的历代文学家,按照时代先后依次分为《先秦汉魏晋南北朝卷》《唐五代卷》《宋代卷》《辽金元卷》《明代卷》《清代卷》和《近代卷》,各卷独立成书,计约千万字,全部出齐后将成为有关中国文学家传记资料与着述资料的集大成之作。

去参加研究生面试,有小小的紧张,还带点好奇。未来前行路途中,我们并不晓得会遇见谁,是谁,将引导并改变自己。春天的早上,我的授业恩师已然等待在文学所小楼,我正向他走去,却还不认识他。

按照规划,全书制订统一体例,各卷分别约请国内文学史专家担任主编,负责统筹、撰写和定稿。

房间烟味浓重。先生坐在一排书架前,一张油漆剥落的旧书桌,桌上一叠纸,一支笔,一截掐灭的纸烟逸着余气。低低木头窗户,紫玉兰枝叶遮掩了半扇窗。我孤零零坐在他对面椅子上,偷偷看他———一个敦实精壮汉子!
!
与我想象的瘦弱白皙书生不同:头发乌黑微卷,眉毛粗浓,单眼皮,皮肤粗糙略黑,像是个劳动者,身上混合着粗朴而文雅的气质。他嘴唇紧抿,嘴角有一道疤痕(至今不知他何时因何留下),这让他显得严毅。奇怪的是,我并不怕他。因为他的眼神柔和而宽容,含着隐隐的笑意。他甚至有点害羞局促,倒好像不是我来面试,而是他自己进入考场。

澳门新葡亰网投 1

提问与回答过程,大多忘记了。只记得先生问我,在复旦本科读的是政治学,为何要报考古代文学专业呀?
我答曰喜欢,自己胡乱旁听些中文系课程,又胡乱读书,逮什么读什么。先生就笑起来,朗声说,有哲学社会科学方面的训练,思维开阔,能给中国古代文学研究带来新鲜血液;又说,喜欢读书最要紧,乱读书更好。那一瞬间,春天的年轻的光亮斜斜入窗,静谧空间,流动着香氛,我能感觉,与先生心意相通。假如先生取中我,或许就是冲着我身上有那么一点点对读书的热诚与单纯吧?
后来知道,先生自己就是旁听杂收、乱读书出来的,一个人搞研究,热爱第一要紧。

《中国文学家大辞典》,中华书局1996-2018年版。

先生前半生,具传奇色彩。他上世纪60年代进高中,后学业中断,辗转在运输队、工程队、玻璃厂当工人。干粗活之余,先生不辍读书,但得书籍,便偷偷阅读。到1980年,先生前去报考研究生,却因其才华学识,被徐州师范学院直接聘为教师;1986年,又被破格聘为副教授;1989年,他调到上海师范大学,于1992年再次破格晋升为教授,1993年开始招收硕士研究生。

此后数年间,先生一直埋头于明代作家资料的收集、整理和研究上。

我参加面试,正是1993年,我与师兄,成为先生的开门弟子。在我惴惴不安前去面试时,先生也正好奇于他的第一批弟子会是怎样的吧?
这是他害羞局促的缘由?
先生后来招收了百来个硕士博士生,他们,对先生的记忆,一定与我的不同。

与此同时,也指导硕士生、博士生以及合作的博士后撰写有关明代文学的学位论文或出站报告,合计有60篇之多,如马汉钦《明代诗歌总集与选集研究》(哈尔滨工程大学出版社出版2009年版)、刘廷乾《江苏明代作家研究》(东南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芦宇苗《江苏明代作家诗论研究》(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李玉栓《明代文人结社考》(中华书局2013年版)、刘坡《李梦阳与明代诗坛》(南京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周潇《明代山东文学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5年版)、张慧琼《唐顺之研究》(江苏古籍出版社2016年版)、鲁茜《李维桢研究》(台北花木兰文化出版社2016年版)、马兴波《明代笔记考述》(山东大学出版社即出)等。

时隔二十五年,我很想问先生当时的想法,告诉他春天那场面试我的感觉,却再也没有机会了。先生病重,握着我的手,失声哭泣。在我眼中心里,刚强、严毅、端谨、矜持的先生,一个巍然不为各种所动的男子汉,竟在我面前,弱小如婴孩。我无法知道先生此时想到些什么,或许,看见我,先生想起了他青壮年的种种抱负?
是念及他开门收弟子的第一个春天?
还有对他未完成的学术研究计划的心有不甘?

这些出站报告和学位论文涉及明代的地域作家研究、个案作家研究、家族作家研究、女性作家研究、名作名着研究、诗文总集研究、诗文理论研究、结社交游研究、笔记史料研究等等,可以说是覆盖了明代文学的方方面面。

2.

这些论文和出站报告有许多已经正式出版,出版时先生会专门为其撰写序言,在序言中先生除了就论文本身的内容谈一些自己的看法以外,一般还会拓展开去,对明代文学的诸多方面加以评析,或谈整体特点,或论具体问题,或述研治方法,都是先生对明代文学长期研究之后的思考和结论。

1993年到1996年,三年间,每周有一二天午后,师兄朱振武都会用自行车载我,前往先生位于钦州南路的家里上课。自行车滑行校园,闪过一座座楼房,花树的婆娑开落、道路的弯曲平直,一个个瞬间,串成我的青葱岁月。

澳门新葡亰网投 2

上课时,一般是就老师开列的书籍,我和师兄先分别讲谈阅读体会,先生最后点拨、提升。先生主张因材施教。比如,比起本科古代文学出身的,我的阅读面较为广杂,长于理论思辨,先生鼓励我发散思维,畅所欲言,但有片言只语出新跳脱,先生就很高兴。但他又强调立足文学、贴近文本,否则研究就好似建立在沙盘上,基础不牢。就我所长,先生鼓励我论文做
《冯梦龙与晚明思想》。又具体指导:读“三言”时,强调关注明代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变迁;研究冯梦龙经史思想,强调关注当时思潮。论述思辨之外,先生又要求我立足文本,做好考据功夫,诸如比对“三言”与宋元话本的关联,考察文言与白话的互为演变;考据冯梦龙交游,寻找其与晚明思潮之关联。先生主张,研究与创作,都要立意高远、下笔有据、思辨严密、博通精微。

李玉栓《明代文人结社考》,中华书局2013年7月版。

与教学一样,先生自己做研究也主张:考论兼得,博通精微。

先生研究明代文学,首先是对一些基本的概念有着自己的理解和界定。

20世纪90年代初,先生偏重撰文论说,《西游记考论》
《金瓶梅新论》等,在业内广有影响。近二十年,他几乎将所有心血扑在两套大书的整理编撰校订上。《全唐五代小说》,再版为八卷本,是一部可与
《全唐诗》 《全唐文》
鼎足而立的唐代文学三大总集,为中国古代小说研究做了重要的整理、积累、铺垫。先生又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明代作家分省人物志”,搜罗出明代文学家二万余人,编著
《中国文学家大辞典·明代卷》160万字,为明代文学家三千多人撰写词条,大大推进了明代文学研究。

如“文学”,包括“古人使用各种文体所撰写的种种‘有韵之文’、‘无韵之文’”在内的“结撰文字成篇而着文采者”,都可以被视为“文学”。

3.

又如“作家”,凡是从事“文学作品”写作之人,“既包括着作等身、彪炳史册之大文学家,亦包括名不出乡里,甚至仅以写作自得自乐之作者”,都可以被称为作家(《〈明代作家分省人物志〉编纂细则》,未定稿)。

恩师生于春天,逝于春天。

而对于“明代作家”之“明代”的界定,除了政治史上通常所说的自太祖朱元璋洪武元年至思宗朱由检崇祯十七年之间的276年以外,“对于由元入明和由明入清之跨代作家,则主要遵循年龄与政治态度的双重标准综合考量取舍”。

先生没料到,再次进医院一呆九个多月,竟至一病不起。他在病床上,完成了
《中国文学家大辞典·明代卷》
校样审读,得见这部耗费十几年心血的大书出版。他虚弱地向我伸出四根枯瘦手指,那是指业已交稿、年内即将出版的四部书:《中国古代小说在东亚的传播与影响》
《唐人小说选》 《崔致远全集》
《点石集》。但还有许多计划未竟:“明代作家分省人物志”即将结项;“宋元小说全编”“明人序跋集”等中期目标、“中国小说史”等学术远景均在筹划中……先生躺在病床上,心急如焚,他多想根除病源,回到书房工作。

众所周知,不同的研究者因其研究目标和研究思路不一样,对于同样的学术概念界定和使用也会有所不同,但像先生这样尽可能地放大概念外延的做法也着实不太多见。

“如何走出医院?”这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先生之所以倾向于如此宽泛的概念,并不是随意为之,而是经过深思熟虑:

2018年3月28日上午,先生溘然长逝。望着面容平静,仰卧在病榻上一动不动的先生,我无端想起苏东坡的故事。苏东坡弥留之际,方丈要他想想来生,东坡轻声说:“西天也许有,空想来生,有什么用?”方丈还是要他想,他只说:“勉强想就错了。”在东坡看来,是否有来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今生,生死之事,顺乎自然。

一方面是想藉此再现明代文学创作的全貌,从“最高的枝条”到其下面的“枝枝叶叶”都能够给予一定的关注。

四十多年来,先生品三国,论水浒,考西游记,证金瓶梅,校注游仙窟、崔致远全集,撰集全唐五代小说,考订撰写明代文学家,又关注唐诗话、变文、讲经文、佛典,著述达二十多部。先生的今生,足够努力,足够圆满。

另一方面则是考虑到现在所谓的“小作家”很可能尚有未被发现的作品,因为“历经四百年历史沧桑,作品存佚多寡亦不同”,为避免遗珠,对于一些仅存一、两首诗歌或一、两篇文章的作者也不应轻易地置于研究视域之外(《〈明代作家分省人物志〉编纂细则》,未定稿)。

4.

澳门新葡亰网投 3

先生喜欢在家里而非办公室给我们上课。有时讲得兴起,眼睛会闪闪发亮,还会撸起袖子,手臂乱舞,边抽烟边讲,嗓门越来越响……在别处做事的师母听到了,便会叫起来:轻点哇,烟灰不要乱弹哇……一下午转眼过去,有时拖到晚饭时间还没下课,师母就会留我们一道吃饭。

作者与李时人先生合影

师母烧一手好菜,性子活泼,老师很是宠她;她说话清脆如珠玉落地,先生此时只是唯唯不语,微笑静听。先生好抽烟,也喜饮酒,我们会陪着喝一点。好几次,遇见何满子先生来,留晚饭,我与师兄叨陪,炒菜落锅声响,葱姜爆炒香气,师母笑盈盈上菜,有老师必不可少的鱼,有他爱喝的洋河。何先生多喝了几盅,乐得像个孩子,兴之所至,谈古论今;先生此时,也不若常时那般端谨,一手执烟,一边饮酒,谈笑晏晏,不时豪放大笑,黑宽面庞微微泛红,眉毛更为粗浓,很有点
《水浒传》中梁山好汉的风神。

在明代文学领域,先生将其精力主要用在了对明代作家的全面考察和考订上。这方面的代表成果就是《中国文学家大辞典·明代卷》。

我猜想,我们的专业是中国古代文学,遵循的是传统师门传承。孔子与弟子,起坐饮食一处,歌唱奔走相随。我们与恩师,虽无法时时起坐相随,但先生秉承传统教育,以为师长不仅要在知识层面传道受业解惑,更要在日用生活中言传身教;弟子的学习,也不仅在文字知识上,更在于实践中、在日用生活中受先生潜移默化。在传统师门关系中,师父如父,师母如母,李根当时年仅10岁,即是我们的幼弟。若如现代教育,老师与弟子的关系,仅在课堂上,离开课堂,即是独立自我。近年更有因师长叫弟子做点杂事,即被媒体诟病为“奴役学生”,大加鞭笞。导师固然不应过分使唤弟子,但在传统师门关系中,师生之间的生活是相当亲密的,这种亲密,如今想来,是多么难得的温暖。

先生接受《明代卷》的编纂任务之后,首先想到的是:“必须尽可能先搞清楚明代到底有多少文学作品存世?有作品存世的作家到底有多少?各人情况如何?”(《〈江苏明代作家文集述考〉序言》)只有将这些最基本的问题弄清楚,然后才能从中遴选出一定数量的作家进行编撰。

由于明代诗文作家的历史文献数量惊人,搜寻起来也有一定难度,所以明代诗文研究在资料整理方面长期滞后是学界的一个共识。

为此,先生本着“求全”“求实”的原则,遍览明人总集、别集、笔记、方志、金石、正史《文苑传》《艺文志》以及各种目录类书籍,历经十余年时间最终考索出明代作家20000多人、存世诗文集近5000种,这是对长期以来困扰和阻碍明代文学研究的基本数据问题的有力回答,是继明末清初钱谦益《列朝诗集》、朱彝尊《明诗综》以来在明代诗文的研究资料上向前迈出的一大步。

在如此近似“海选”的基础上,再从中遴选出3046人入编《明代卷》,对他们的生平经历、文学活动、着述情况、成就评价以及生平事迹的主要资料来源等一一进行述介。

澳门新葡亰网投 4

澳门新葡亰网投 5

《中国文学家大辞典·明代卷》,中华书局2018年1月版。

在对明代作家、文集进行广泛搜罗的同时,先生也对明代文学的特点予以归纳。先生曾在各种场合多次提及,认为明代文学有几个比较显着的特点:

一是各种文学样式同步发展,“诗歌、散文、小说、戏曲同时发展,雅俗交融,并行不悖”,而且“文学人口大量增加,呈现出一种不同于往古、带有一定‘近代气息’的文学景观。

二是各种文学创作与社会文化的联系更为紧密,“在社会文化体系中所占份额增大,成为时代‘文化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

三是文学创作与文学理论探讨齐头并进、相互影响,“从而更多地表现出文学的自觉和主体意识”。

四是在很大程度上表现出古代文学“终结期”的特色,在中国文学的进程中,明代文学“庞杂却并非无序”,“陈陈相因却又充满了创造性和指向未来的张力。”(《〈中国文学家大辞典·明代卷〉序言》)

先生的这些概括不仅高屋建瓴,对于我们认识明代文学的特质有着指导性意义,而且相对于当下一些有关明代文学史的研究来说,表述别具一格,更具个性魅力。

澳门新葡亰网投 6

《点石集》,上海人民出版社2018年8月版。

在明代文学研究中,先生一直秉持“时”“空”交叉的观念和方法。“文学不仅因时而异,亦因地而异”(《〈历代江西词人论稿〉序言》),是先生研治明代文学乃至对于中国文学的基本观点。

今天的“地域文学”研究异常繁盛,但早在十几年前先生就对此作过明确阐述:“时间和空间是事物存在和运动的两种基本形式,文学也是在“时空”范围内发生的现象,因此不仅是一种时间现象,也应该是一种空间现象。

古代文学研究中,只有既注意时间,又注意空间的多维研究,才能真正描绘出各个历史时代文学发展变化的立体的、流动的图象。”

在先生看来,此前的“文学史”研究比较注重“时间”维度,对中国古代文学规律的探讨比较注重文学的“时间性发展”,而对“空间形态”及其流变有所忽视。

先生认为,只有“通过这样一种多维的研究和对历史动态的揭示”,才可以“更多地发现中国古代文学发展流变的内在机制”,“进而探讨文学兴衰的直接动因”。

而且,“中国的文学”因其独有的民族性特征应该更加重视“地域”维度的研究,这是因为“在庞大的中国,不同历史时期、不同地区的政治、经济发展都是不平衡的,文学的发展也是不平衡的”(《论古代文学的“地域研究”与“流派研究”》)。

先生主张“从‘地域’角度出发的考察和研究,理应成为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不可或缺的部分……要想将研究推向深入,我们理应加强或重视从‘地域’角度对古代文学的研究”(《〈江苏明代作家研究〉序言》)。

澳门新葡亰网投 7

李时人先生主持召开国家重大社科基金项目“明代作家分省人物志”开题论证会。

2013年,先生作为首席专家主持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明代作家分省人物志”。按照研究规划,项目将按明代“两京十三布政使司”的划分,对明代约20000名有作品传世的作家的生平、着述以及文学创作活动进行全面考察,最终编纂出一套《明代作家分省人物志》。

该书共分十六卷,各卷内的作家按府、县属地进行排列,宗室、女性、僧道作家则单列一卷。先生离世后,由多位门生承其遗志,正在合力攻关这一未竟事业。可以想见,此成果一出,必将推动当前的明代文学研究登上一个新的台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