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登入好书推荐:近代思想文化史推荐书目

日前看到钱永祥教授追记台湾翻译家彭淮栋先生的一篇文字,在不禁感叹译事耗神和耗人的同时,也让我回想起近三十年前在淮海中路622弄七号上海社科院度过的一段缤纷时光。自己虽也曾有意把成长途程中这段有些难得的算是智性的历险形诸笔端,但却也一直并没有那样的兴致和冲动去完成这件小事,现在乘兴写下来,也是为了借此间接地表达对于逝者的敬意。

摘要:
《美的历史》,作者:翁贝托·艾柯,出版社:中央编译出版社。世界史涉及古今中外、六合八荒。世界史的著作也汗牛充栋。站在大型图书馆或大型书店的世界史书架前,哪怕是专业学者也会感到眼花缭乱。暑假读书,每个人的

澳门新葡亰登入 1

1990年九月,我结束在千岛之城舟山的两年自我放逐的生涯,来到上海社科院哲学所念硕士。那里不是也不像一所大学,例如没有独立的学生生活区域,学生生涯中的某些内容似乎就无法顺理成章地展开。也因为招生人数很少,各个专业的学生几乎都是独学而无友。而它的优越之处也是只有当置身其中之后才能感受到的,例如丰富的图书资料,至少就人均使用的比例来说是这样,又例如因为“生以稀为贵”,研究所的先生们对学生们颇为宝爱。而在淮海中路的院部大楼发现并在之后受益无穷的这个港台阅览室,也属于这种意外的“福利”之列。

澳门新葡亰登入 2

经过两年多的筹备,由何香凝美术馆与商务印书馆合作出版、范景中任主编、广州美术学院黄专教授担任学术策划的何香凝美术馆艺术史名著译丛于2015年11月21至22日在北京商务印书馆举行出版座谈会暨艺术史翻译研讨会。展开了关于这套丛书对于中国当下艺术理论研究的重要性和翻译关键性的一系列研讨。

当年这个阅览室位于院部二楼的南边,大概因为楼层有些低,也可能因为院子里的绿化不错,记忆中那里的光线似乎颇为灰暗。当然,之所以如此,也和这个房间进深较长有关,而所谓的阅览室,其实是位于南端的一个狭长逼仄的读报间,里面都是港台和海外的华文报纸,据说要凭研究人员的证件才能入内阅览。房间的三分之二以上的空间则是成架的港台图书,靠进门入口右侧则是一个低矮的服务台,那里常年都是一位面色灰白的小姑娘在当班,倒是与这大楼和房间的底色和基调十分吻合。

《美的历史》,作者:[意]翁贝托·艾柯,出版社:中央编译出版社。

▲参加此次研讨会的专家合影 图片由何香凝美术馆提供

虽说是阅览室,但印象中那里的书并不开架。但也因为藏书是并不外借的,所以索书的成功率几乎是百分百——除非当天那里有人在看同一本书!自从发现这个宝贵的资源后,稍带点儿夸张地说,在那里抄书单和看书就成了我的研究生生涯中一种最为重要的自我教养方式。我就是在那里第一次邂逅了彭淮栋先生的译品。首先当然是伯林的《俄国思想家》,我从头至尾念完了这部其实有些“佶屈聱牙”的作品。从译文风格上比较彭译和我此前同样在那里念完的《自由四论》,那应该是个有趣的话题。不管怎么样,我同样也记住了译者陈晓林先生的大名,以至于当后来见到三联刊出的《一苇集》时,竟有一种意外的亲切感。这两部译品,以及同样为彭淮栋先生所译的卡尔·波兰尼(彭译作博兰霓)的《意义》都属于联经出版公司的“现代名著译丛”,虽然这个译丛的规模完全无法与例如商务印书馆的“汉译名著”丛书相提并论,但其译品却给了我在那个时代的资讯条件下可能并不易得的“二次启蒙”。

世界史涉及古今中外、六合八荒。世界史的著作也汗牛充栋。站在大型图书馆或大型书店的世界史书架前,哪怕是专业学者也会感到眼花缭乱。暑假读书,每个人的目标都不一样。荐书也就只能依据推荐者的偏好了。囿于本人的视野,开列的书目局限于世界近现代史,尤其是近代思想文化史范围。另外,既然不是开列一个课程的必读书目,也就无须拘泥于系统性,但可读性则是一个必要标准。可读性不仅在于文字的深入浅出、生动有趣,而且在于内容的新颖和观点的挑战性。下面推荐的书目只是可读之书中的极少几本,希望这些书能够让读者在酷暑中感受到阅读的愉悦。

▲何香凝美术馆艺术史名著译丛发布现场 图片由何香凝美术馆提供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细读过的作品,至少尚有《阿奎那政治著作选》的编者登特列夫(商务本作唐得雷佛)的《自然法》,与联经有合作的三辉公司后来“引进”了此书的简体字版;雷蒙·阿隆的《知识分子的鸦片》,据说当年法兰西知识界曾有一句“宁与萨特一起错,也不与阿隆一起对”,果如是,那么我在上世纪九零年代初就已经与阿隆一起“对”了;《欧洲现代史》的作者休斯的《意识与社会》,这要算是我所念过的最好的思想史和文化史——关联于社会的意识史——作品之一,其论题和主旨在于揭示十九世纪末到“一战”前的欧洲智识史。记得我曾向好几位编辑推荐“引进”这本书,但却一直都没有下文。想来有些可笑的是,由于“爱屋及乌”,有一次在杭州体育场路的一家旧书店见到《欧洲现代史》,在自己已经藏有一册的情况下却忍不住又收了一册,不过我现在已经记不得这书现在是还在自己的书架上或是已经送人了。印象最深的则是查尔斯·泰勒的《黑格尔与现代社会》,我仔细地阅读了这本书,后来还把它完整地复印了下来,并在自己的硕士论文中多次加以引用。在我看来,作为伯林的牛津教席继承者,泰勒结合浪漫主义和表现主义对于黑格尔“情境中的自由”之内涵的阐发,即使与他的前任之最精彩的观念史论著相比也毫不逊色。2007年四五月间,我在台湾大学正门对面的联经门市部寻觅当年曾经“滋养”过我的“现代名著译丛”,虽然旧梦难追,但我那时仍然极想得到《自由四论》,可是年深日久,这书真的已经“了无踪影”了,好在当年我读得“滚瓜烂熟”的《黑格尔与现代社会》仍在架上!还值得一提的是,经过刘训练小弟的努力,此书的简体字版后来纳入了他和我合作主编的“公共哲学与政治思想译丛”,这也算是一种难得的“缘分”了吧!

如果想对世界近现代历史做一次全景式的扫描,除了那些通史性的著作外,不妨浏览一下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家霍布斯鲍姆的“年代”四部曲,尤其是论述“短促的20世纪”的《极端的年代》(郑明萱译,江苏人民,1998)。世纪初的乐观预言许多都被打破,到世纪末世界已面目全非。霍氏生于1917年,殁于2012年。作为一位世纪老人,他在这部书中倾注了丰富的人生阅历和学识。仅凭这个睿智的时代命名,这部著作就可以进入经典行列。

作为中国第一家现代出版机构、目前最具影响力的文化出版机构之,商务印书馆与中国第一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的国家级美术馆何香凝美术馆联合出版的何香凝美术馆艺术史名著译丛可谓共同达成了对于学术、理论地态度性研究与合作。这套丛书力图全景式呈现现代西方艺术史学一个多世纪以来的面貌和形状,为国内西方艺术史学研究提供全面详尽的资料、新的研究方法与研究视角,进而完整地去弥补中国早期产生的中西文化断层现象,也竭力去展示中国艺术史学薪火相传的学术历程。

在这个阅览室中耽读牟宗三等“海外华人”的著作可谓是我在社科院度过的三年中最为难忘的时光。至今想来都有些令人称奇的是,这个小小的阅览室中竟藏有牟宗三的几乎所有的作品,他的著作,只有《时代与感受》和那时出版未久还未及入库的《圆善论》是我从当时住在江宁路的业师罗义俊处见到并借阅的。也是在耽读牟著的过程中,阅览室的管理员,也就是那位脸色灰白、平素基本上没有什么表情的姑娘破天荒地同意我把《现象与物自身》带回宿舍阅读,但她允诺我的时间只有一个晚上,而一个晚上是不可能念完这部书的,于是后来我就用了研究生部发给我的全部复印劵把这部书整个复印了下来,并在假期带回杭州用土法装订了起来!至于阅读在那里第一次“邂逅”的《陈寅恪晚年诗文释证》那本著名的书给予我的经验,我想起包括何怀宏教授在内的不少人文学者曾经自述流着冷汗读完《卡拉马佐夫兄弟》的经历,我所匮乏的这种阅读体验却在夜读前面这部书时得到了“补偿”。

现代化是20世纪至今国际学界的一个主要课题。全球化则是近年来的一个研究热点。英国人类学家和历史学家麦克法兰的研究统摄了这两大主题。更吸引人的是,他从玻璃(《玻璃的世界》,管可秾译,商务,2003)、茶叶这些日常生活用品入手,展开跨越时空的游历,透视现代化的不同路径。他的新书《现代世界的诞生》(管可秾译,上海人民,2013)是他毕生研究的总结。该书竟然是专门为中国读者写的,令人想到林语堂为英语读者写的《吾国与吾民》。麦氏把英国现代社会特征作为“现代性”的样板,虽可争议,但不无启发。

研讨会现场

同样给人“振聋发聩”经验的似乎还有这个阅览室中收罗相当完整的徐复观先生“以传统主义卫道,以自由主义论政”的那些政论和时评文字,其“摧枯拉朽”“偶像破坏”之力在让人获得观念上的“解放”之余不禁大呼“过瘾”,然则,“破坏”必转化为“建设”,“教训”必继之以“励志”,而在这方面,《殷海光林毓生书信录》和陈鼓应所编《春蚕吐丝:殷海光最后的话语》无疑是最好的读物。写到这里,我忽然想起海光先生有一年“五四”到台北郊外登山,并在当晚给学生的信中写下了自名“‘五四’后期的人物”的那个著名段落——他们“没有机会享受五四时代人物的声华,但却遭受着寂寞、凄凉和横逆”。我自然不能自比于海光先生,但是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如果说我的大学生涯就是我的“‘五四’时代”,那么我在上海社科院港台阅览室度过的研究生生涯就是我的“‘五四’后期时代”。如果说我的“‘五四’时代”启示了我精神所能达到的高度,那么我的“‘五四’后期时代”则在再度切实地撑开那个世界的同时,帮助我贞定了基于健全常识的信念空间。就是在这个意义上,我把在上海社科院港台阅览室中得到的精神“洗礼”和智识“滋养”称作我的“二次启蒙”,并愿意怀着感念之情将其比作“海上的一盏灯”。

生态环境史研究有不少角度新颖的跨学科研究成果。克罗斯比的《哥伦布大交换》(郑明萱译,环境科学,2010)从副标题即可看出作者的用心:“1492年以后的生物影响和文化冲击。”该书问世几十年,已经从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个中缘由,可想而知。名声最大的可能要属戴蒙德的《枪炮、病菌与钢铁》(谢延光译,上海译文,2006)。这是对人类文明与生态的关系进行终极科学解释的大胆尝试,读来却像一部引人入胜的科普作品。这些著作或许会淘洗我们的历史观,或许还会激起一些理工科学子的人文研究抱负?科特金的《全球城市史》(王旭等译,社科文献,2014)也是从全球史的视角对城市史的一次巡礼,篇幅不大却精湛清新。

何香凝美术馆与商务印书馆发表各自态度

思想文化史是比较老却不断翻新的领域。启蒙运动是近二三十年中国学界始终关注的热点。比较有意思的是,苏格兰启蒙运动近年格外受到青睐。不过,启蒙运动的中心毕竟在法国。我们不妨直接阅读那些大师的经典之作,呼吸那个时代的气息。伏尔泰的《老实人》和《论宽容》(蔡鸿滨译,花城,2007),孟德斯鸠的《波斯人信札》(梁守锵译,商务,2010;罗大冈译,人民文学,2012)读来或许依然有新鲜之感。在国际学界,传统的思想史已遭到新文化史的挑战。美国学者达恩顿对启蒙运动的研究成果颇为引人注目。从可读性的角度,这里仅推荐他研究晚期启蒙运动的两本书:《法国大革命前的畅销禁书》(郑国强译,华东师大,2012)和《催眠术与法国启蒙运动的终结》(周小进译,华东师大,2010)。启蒙何以导致革命,长期以来人们语焉不详,达恩顿做了破解的尝试。前一本还附有3本禁书的全文或摘选。

▲ 陈小文主持研讨会 图片由何香凝美术馆提供

启蒙之后的浪漫主义从来是一个魅惑的话题。自由主义思想史家以赛亚·伯林的讲演记录《浪漫主义的根源》(吕梁等译,译林,2011年)是他对这一现象的集中论述。19世纪丹麦学者勃兰兑斯的多卷本《十九世纪文学主流》(张道真等译,人民文学,1997)洋洋洒洒。随便翻开一本,就可以进入一个精彩的文学和思想时空。

此次何香凝美术馆艺术史名著译丛研讨会于11月21日上午正式拉开帷幕,进行了一场以艺术史名著译丛为切入点,针对译丛11月首发的新书《论艺术与鉴赏》和《美术学院的历史》展开的学术性对谈。活动由陈小文主持,并围绕这套译丛的出版过程及国内艺术史翻译现状展开了精彩讨论。

在艺术史和美学观念史领域,意大利著名学者翁贝托·艾柯应邀定制了系列的全彩大书:《美的历史》、《丑的历史》、《无限的清单》(彭淮栋译,中央编译,2007,2010,2013)等。这些作品大量征用引文和图片,眼光之独到,内容之丰富,让人目不暇接、叹为观止,似乎更适合浏览和收藏备查。

▲ 乐正维发言 图片由何香凝美术馆提供

日本是一衣带水的近邻,但历史的爱恨情仇让我们常常雾里看花,不妨借助第三者的眼睛观看一下。美国学者道尔写的《拥抱战败》(胡博译,北京三联,2008)对战后日本的艰难转型做了近距离的观察,或许社会画面有些细碎,但很有质感。

▲ 肖启明发言 图片由何香凝美术馆提供

近年有些热门书籍,如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冯棠译,商务,1992)。趁着假期,也可以恶补一下。

何香凝美术馆的乐正维女士在发言中谈到:期待在未来五年里,这套书目全部翻译出版,能够对艺术史研究者、爱好者带来全新的视野和丰富的思想资源,我们也相信这些艺术将对中国艺术史学和相关学科产生深入的影响。商务印书馆的肖启明书记则强调:商务印书馆100多年历史,一直秉承服务教育、引领学术、担当文化、激动潮流的使命出版一系列学术名著,今后也想在艺术史这个领域投入更大的精力。此次讨论会一直持续到22日上午,分别围绕译丛选编原则、列选书目以及翻译情况艺术史翻译的原则、目的和技术艺术史翻译与哲学、历史、文学及其他学科翻译的异同西方现当代艺术史翻译的特殊问题等四个议题展开研讨。

注:刘北成,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著有《福柯思想肖像》、《本雅明思想肖像》等。

强调艺术史学的重要性

▲ 何香凝美术馆艺术史名著译丛座谈会,左起为:邵宏、尹吉男、陈平、沈语冰
图片由何香凝美术馆提供

首先,关于这套丛书出版的学术定位,译丛出版方、译者、国内诸多美术史研究专家都着重强调了艺术史学在整个艺术文化领域研究中所起到的关键性作用。艺术史学是人文科学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上世纪初滕固等中国艺术史学的开拓者就已开始将西方艺术史译介到中国的工作。加之上世纪80年代初期,中国的艺术、文化氛围处于既禁锢又面临膨胀期的状态,从艺术家、艺术理论研究者到诸多学者都将面临思想开放的冲动和冲击。上世纪80年代中叶,范景中和一大批青年学者展开了系统翻译西方艺术史学的学术工程,已经对中国艺术史学及相关学科产生了持续、深入的影响。艺术史名著译丛可谓这一学术工程的延续和发展。

▲ 研讨会现场 图片由何香凝美术馆提供

▲ 范景中在研讨会中发言 图片由何香凝美术馆提供

这套译丛系统介绍了西方艺术史和艺术史学,精选瓦尔堡、潘诺夫斯基、贡布里希、哈斯克尔、弗里德伦德尔、扎克斯尔、温德、库尔茨等世界一流艺术史家的西方艺术史学的研究经典论著约50种,并由资深艺术史研究者和中青年译者共同精心翻译完成。这将考验翻译、语言与译者之间的专业性关系,涉及其标准和对艺术、语言地理解。说到此关系,范景中老师这样隐喻,卡夫卡曾说:通天塔建成后,若不攀爬,也许会得到神的宽宥。这一隐喻象征了语言交流的隔绝。同样的想法,还让他把横的长城与通天塔的垂直意象做了比对。不过攀登通天塔所受到的惩罚语言的混乱,却并未摧毁人类的勇气。翻译就是这种魄力与智慧的产物。

翻译是魄力与智慧的产物

▲ 邵宏在研讨会中阐述观点 图片由何香凝美术馆提供

▲ 陈平在研讨会中发言图片由何香凝美术馆提供

作为此次首发新书《论艺术与鉴赏》的译者邵宏,与《美术学院的历史》的译者陈平,他们都分别探讨了自身从事翻译工作当中所品尝到的著作的智慧。邵宏认为梁启超曾经说过的国家自强,当多以西书为本,学子当自立应该多以西书为攻就是做翻译工作的意图。他谈到翻译《论艺术与鉴赏》这本书的过程:先用英文翻译后,然后再用德文原版校对。这是强调一种更好的标准和高质量的索引。陈平在翻译的工作中则体会到了鲁迅先生说过的一句话,字典不离手,字典不离身。进一步印证了邵宏所强调的翻译工作的严谨性。

▲ 沈语冰在研讨会中发言 图片由何香凝美术馆提供

当整个研讨会谈到艺术史翻译的原则、目的和技术艺术史翻译与哲学、历史、文学及其他学科翻译的异同西方现当代艺术史翻译的特殊问题等四个议题时,现为浙江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业内资深译者沈语冰探讨了翻译四个重要的环节:第一是选目,就是书目的选择;第二是找译者和翻译;第三是书的编辑;第四个环节就是制作。对于一本成功的译本,一定要对这四部分严格把关。自述自己从未译过一本书的尹吉男教授把翻译看成是一种敏锐、判断、梳理化、开放性的工作,他觉察到美术史做到最后很难把思想史、文化史、形式区分开。好书读进去能读出很多思想史、观念史方面的东西。他认为商务印书馆翻译名著拓展艺术史领域,是件标志性、重大的事件。

▲ 尹吉男在座谈会中发言 图片由何香凝美术馆提供

▲ 杨振宇在研讨会中发言 图片由何香凝美术馆提供

▲ 冯波在研讨会中发言 图片由何香凝美术馆提供

与会专家包括鲍静静、陈小文、陈平、范白丁、范景中、方立华、冯波、郭伟其、孔令伟、毛坚韧、邵宏、沈语冰、王玉冬、杨思梁、杨振宇、尹吉男、乐正维、张平、张晓剑、郑岩等艺术史研究专家、丛书译者和编委成员。与会专家针对艺术史翻译进行了全面深入的交流,以期对国内艺术史译介工作产生重要的启示作用。

关于何香凝美术馆艺术史名著译丛

何香凝美术馆艺术史名著译丛的出版将对推动国内艺术史研究,尤其是西方艺术史研究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

首批书目

《论艺术与鉴赏》;

《美术学院的历史》;

《瓦尔堡思想传记》;

《美术史的实践和方法问题》;

《历史及其图像》;

《批评的艺术史家》;

《艺术批评史》;

《人民的形象库尔贝与1848年革命》;

《论艺术与鉴赏》

《论艺术与鉴赏》由三十八篇经验性议论文组成,涉及艺术哲学和心理学、绘画题材分类、形式批评、作品鉴定的基本要素,以及作品修复的标准和艺术文献的鉴别等论题。

作者简介

马克斯雅各布弗里德伦德尔 [Max Jakob
Friedlnder]
,曾任德国柏林绘画馆馆长,艺术史家。擅长以鉴赏家式的方式研究艺术史。其基本观点是:不应通过宏大的艺术和美学理论,而应基于感受力,即以风格批评的方式来审视作品。主要著作有:《十五和十六世纪尼德兰绘画中的杰作》、《从杨凡艾克到布鲁盖尔》、《丢勒》、14卷本巨著《早期尼德兰绘画史》、《真迹与赝品》、《论艺术与鉴赏》、《论风景画》。

译者简介

邵宏,1958年出生,江苏南京人。文学博士、艺术史博士,现为广州美术学院视觉文化研究所所长、教授。译著有:《西方美术理论文选》、《美术术语与技法词典》、《文艺复兴时期的思想与艺术》、《风格问题》。

《美术学院的历史》

《美术学院的历史》向读者展示了从文艺复兴至20世纪上半叶欧洲美术学院发展的历史画卷。

作者简介

尼古拉斯佩夫斯纳[Nikolaus
Pevsner]**,德裔英国美术史家,剑桥大学斯莱德讲座教授,伦敦大学伯克贝克学院教授。佩氏学术视野开阔,著作宏富,其研究在建筑史与现代设计史领域具有开创性的意义,并且善于将严谨的学术研究化为雅俗共赏的形式引入大众的视野。他从1942年开始策划出版的鹈鹕艺术史丛书是20世纪规模最大、学术成就最高的英文艺术史丛书;编撰的46卷本《英国建筑》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美术史杰作之一。其主要著作还包括《现代设计的先行者》、《美术学院的历史》、《欧洲建筑史纲》、《英国艺术的英国品性》、《建筑与设计研究》、《建筑类型史》等。由于他杰出的学术贡献,英国皇家建筑研究院于1967年授予他金质奖章;两年之后他又被英国皇家授予爵士封号。

译者简介

陈平,1954年出生,江苏南京人。现为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受聘为四川美术学院客座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美术理论委员会委员。曾任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副总编辑、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史论系主任。著有《李格尔与艺术科学》、《外国建筑史》和《西方美术史学史》;译有李格尔的《罗马晚期的工艺美术》、德沃夏克的《作为精神史的美术史》、维特鲁威的《建筑十书》等十余部;主编有美术史里程碑丛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