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如何走进这清凉的月夜

中秋将至,各个超市、糕点屋又摆上了品类繁多、花样翻新的月饼,除此之外,料想今年的中秋节也不会比往年多出什么传统的味道来,对于每天忙忙碌碌的人们来说,如果能在月圆之时,全家聚在一起吃顿饭,恐怕就是最难能可贵的“过节”了。

在人们心目中,兔子是十分亲切、和善的小动物。在古老的传说中,最早登上月宫的,除了嫦娥、吴刚之外,还有兔子。这是古代人民美好的想象。嫦娥登上了月宫,据《淮南子》等古书的记载,是因为她偷吃了她丈夫羿从

农历八月十五日,是我国传统的中秋节,也是我国仅次于春节的第二大传统节日。八月十五恰在秋季的中间,故谓之中秋节。我国古历法把处在秋季中间的八月,
称谓“仲秋”,
所以中秋节又叫“仲秋节”。以下是小编整理的相关资料,希望大家喜欢。

然而在古代,中秋节是非常重要的节日,记载这一节日的古代笔记也非常多,诡异的内容自是绝少的,但有趣的文字却是极多的,不信,且随笔者一起读开去。

在人们心目中,兔子是十分亲切、和善的小动物。在古老的传说中,最早登上月宫的,除了嫦娥、吴刚之外,还有兔子。这是古代人民美好的想象。

图片 1

嫦娥登上了月宫,据《淮南子》等古书的记载,是因为她偷吃了她丈夫羿从西五母那里要来的不死药,就飞进月宫,变成了捣药的蟾蜍。吴刚登上月宫,据《酉阳杂俎》的记载,是因为西何人吴刚修仙犯了错误,才罚他去代月中的桂树。这桂树随砍随长,永远也砍不断。

中秋节的来历

“走月亮”胜过狂欢节

至于这兔子的上月宫,最早见于屈原的《天问》“厥利维何,而顾、菟在腹?”。意思是说,顾、菟在月亮的肚子里,对月亮有什么好处呢?那兔子又是如何登上月宫的呢?顾就是蟾蜍,菟就是白兔。晋代傅玄的《拟天问》也说:“月中何有,白兔捣药。”据闻一多先生考证,这“白兔捣药”是由“蟾蜍捣药”变来的。

中秋之夜,月色皎洁,古人把圆月视为团圆的象征,因此,又称八月十五为“团圆节”。古往今来,人们常用“月圆”、“月缺”来形容“悲欢离合”,客居他乡的游子,更
是以月来寄托深情。唐朝诗人李白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
故乡”,杜甫的“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宋朝王安石的“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等诗句,都是千古绝唱。

古代四季中的每一季分成“孟、仲、季”三个部分,所谓中秋,即正好处于三秋恰半的时分。中秋拜月之俗,宋代即有,《新编醉翁谈录》记载,那时不论贫富,只要年满十二岁,都可着成人服饰,登楼或于中庭焚香拜月,男子祈祷学业有成,女子祈愿貌似嫦娥,祭月的规矩是“果饼必圆,分瓜必牙错”。当天媳妇可以回娘家,只是傍晚“必返其夫家,曰团圆节也”。

这月中的顾、菟既由一物变为二物,关于他们如何到月亮中去,民间也就有传说:吴刚学仙离家三年,炎帝之孙伯陵与其妻阿女缘妇私通,生下三个孩子,吴刚谪月后,其妻内心负疚,于是就叫最小的二个孩子飞奔月亮,陪伴他们名义上的父亲。《山海经-海内经》记载:“炎帝之孙伯陵。伯陵通吴权之妻阿女缘妇。缘妇孕三年,是生鼓、延、殳。”月中的顾、兔,就是延、殳变成的。

中秋节是个古老的节日,祭月赏月是节日的重要习俗。古代帝王有春天祭日,秋天祭月的社制,民家也有中秋祭月之风,到了后
来赏月重于祭月,严肃的祭祀变成了轻松的
欢娱。中秋赏月的风俗在唐朝极盛,许多诗
人的名篇中都有咏月的诗句,宋朝、明朝、清朝宫廷和民间的拜月赏月活动更具规模。我国各地至今遗存着许多“拜月坛”、“拜月亭”、“望月楼”的古迹。北京的“月坛”就是明嘉靖年
间为皇家祭月修造的。
每当中秋月亮升起,于露天设案,将月饼、石榴、枣子等瓜果供于桌案上,拜月后,全家人围桌而坐,边吃边谈,共赏明月。现在,祭月拜月活动已被规模
盛大、多彩多姿的群众赏月游乐活动所替代。

当然,不一样的阶层,过节的方式也不一样,南宋学者吴自牧在《梦粱录》一书记载,在金风荐爽、玉露生凉、丹桂香飘、银蟾光满的时分,“王孙公子,富家巨室,莫不登危楼,临轩玩月,或开广榭,玳筵罗列,琴瑟铿锵,酌酒高歌,以卜竟夕之欢”。而中产人家“亦登小小月台,安排家宴,团子女,以酬佳节”。至于最穷困的人们,就没有这么雅致了,只能“解衣市酒,勉强迎欢,不肯虚度”。不过这一夜的夜市却是通宵的,“玩月游人,婆娑于市,至晚不绝”。

由于兔子上了月宫,因此古时人们过中秋,祭月时必用“兔儿爷”。

吃月饼是节日的另一习俗,月饼象征着团圆。月饼的制作从唐朝以后越来越考究。苏东坡有诗写道:“小饼如嚼月,中有酥和饴”,清朝杨光辅写道:“月饼饱装桃肉馅,雪糕甜砌蔗糖霜”。看来当时
的月饼和现在已颇为相近了。

既然是“玩月”,花样自然繁多,诸如烧斗香、点塔灯、放天灯等,不过别有一种“走月亮”,最是有趣,此风俗盛行于吴地,清代学者袁景澜在《吴郡岁华纪丽》中记得甚是详细:“中秋夕,妇女盛装出游,携榼胜地,联袂踏歌。”榼是一种酒器,这里可以理解为餐饮用的各种器具。这个时候家家户户都要打开大门,“比邻同巷,互相往来,有终年不相过问,而此夕款门赏月,陈设月饼、菱芡,延坐烹茶,欢然笑语”。当然也有不少人到尼庵里看焚香斗,香斗亦称斗香,由纸扎店扎成的一种形如宝塔的物件,层层叠叠,四周糊有纱绢,上绘月宫楼台亭阁等图案,中秋节时焚于亭中月下,香烟氤氲,杂以人影,别有旨趣。这一晚街衢似水,虽静巷幽坊,亦行踪不绝,直到鸡声报晓,人们依然婆娑忘寐,很像是以妇女为主题的彻夜狂欢节。这种“走月亮”的风俗后面,暗含有“度厄”之意,乃是一种驱走不幸、迎来好运的美好祈愿。

每当中秋节的黄昏,一轮明月高挂天边,每家每户就都在庭院中设一香案,上面摆了月饼、水果等供品。此外,还有“月光马儿”和“兔儿爷”。女人一一向月而拜。祭毕,一家人围桌而坐,饮团圆酒,吃团圆饼。这就是祭月的古俗。

根据史籍的记载,“中秋”一词最早出现在《周礼》一书中。到魏晋时,有“谕尚书镇牛淆,中秋夕与左右微服泛江”的记载。直到唐朝初年,中秋节才成为固定的节日。《唐书·太宗记》记载有“八月十五中秋节”。中秋节的盛行始于宋朝,至明清时,已与元旦齐名,成为我国的主要节日之一。这也是我国仅次于春节的第二大传统节日。

至于中秋节吃月饼的风俗,乃是明朝以后才流传开来的,据说是元末农民起义领袖张士诚,利用中秋节向亲友馈赠月饼的机会,在月饼中暗夹纸条,上书“八月十五杀鞑子”的字样,由此形成习俗。不过确实是从明代开始,记载中秋节吃月饼的古代笔记渐渐多了起来,明代《帝京景物略》有记:“八月十五祭月,其祭果饼必圆……家设月光位于月所出方,向月而拜,则焚月光纸,撤所供,散之家人必遍。月饼月果,戚属馈相报,饼有径二尺者。”清代的《帝京景物略》亦记:“至供月,月饼到处皆有。大者尺余,上绘月宫蟾兔之形。有祭毕而食者,有留至除夕而食者,谓之团圆饼。”

在祭月的供品中,“月光马儿”和“兔儿爷”是什么东西呢?这是古城北京的产物。

《西湖游览志余》中说:“八月十五谓中秋,民间以月饼相送,取团圆之意”。《帝京景物略》中也说:“八月十五祭月,其饼必圆,分瓜必牙错,瓣刻如莲花。……其有妇归宁者,是日必返夫家,曰团圆节。中秋晚上,我国大部分地区还有烙“团圆”的习俗,即烙一种象征团圆、类似月饼的小饼子,饼内包糖、芝麻、桂花和蔬菜等,外压月亮、桂树、兔子等图案。祭月之后,由家中长者将饼按人数分切成块,每人一块,如有人不在家即为其留下一份,表示合家团圆。

据《帝京景物略》载:“八月十五日祭月,其祭果饼必需;分瓜必牙错瓣刻之,如莲华纸肆市月光纸,缋满月像,趺坐莲华者,月光遍照菩萨也。华下月轮挂殿,有兔持杵而人立,捣药臼中。约小者三寸,大者丈,致工者金碧缤粉。”这里所说的“月光纸”,就是纸神马,即“月光马儿”。《燕京岁时记》说:“京师谓神像为神马儿,不敢斥言神也”。这月光马儿,上部绘太阴星君,下部绘月宫桂殿及捣药的兔儿爷,彩画贴金,辉煌耀目。

中秋节时,云稀雾少,月光皎洁明亮,民间除了要举行赏月、祭月、吃月饼祝福团圆等一系列活动,有些地方还有舞草龙,砌宝塔等活动。除月饼外,各种时令鲜果干果也是中秋夜的美食。

“兔儿爷”应该这样拜

关于兔儿爷,《燕京岁时记》也有记载:“每届中秋,市人之巧者,用黄土抟成蟾兔之像以出售,谓之兔儿爷。”旧时北京东四牌楼一带,常有兔儿爷摊子,专售中秋祭月用的兔儿爷。此外,南纸店,香烛也有出售的。

中秋节起源的另一个说法是:农历八月十五这一天恰好是稻子成熟的时刻,各家都拜土地神。中秋可能就是秋报的遗俗。

除了月饼外,现如今能保存下来的中秋传统“节物”,大概只剩下兔儿爷了,兔儿爷的“原型”就是在月宫里捣药的玉兔,现存最早关于兔儿爷的记载乃是明人纪坤在《花王阁剩稿》中写下的一段文字:“京中秋节多以泥抟兔形,衣冠踞坐如人状,儿女祀拜之。”《帝京景物略》里写当时市面上卖的一种“月光纸”上面,“绘满月像,趺坐莲花者,月光遍照菩萨也。华下月轮桂殿,有兔杵而人立,捣药臼中。纸小者三寸,大者丈,致工者金碧缤纷。”到了清代,兔儿爷已经完整并独立地成为一种中秋节特色商品,《燕京岁时记》上说:“每届中秋,市人之巧者用黄土抟成蟾兔之像以出售,谓之兔儿爷。有衣冠而张盖者,有甲骨而带寿旗者,有骑虎者、有默坐者。大者三尺,小者尺有余,其余匠艺工人无美不备。”

这兔儿爷,经1 2 月亮中的兔子,

中秋节的习俗

现如今市面上出售的兔儿爷,家中买了去,多半作为增添室内民俗或节日气氛的装饰品,而在古代,兔儿爷再小,也是用来祭拜的。著名学者邓云乡先生在《燕京乡土记》一书中回忆过童年的拜月仪式:“母亲把一张高桌,摆在北屋台阶下面,斜着向东南方向,桌前系上桌围,桌下铺上红毯,供上‘月光马儿’、兔儿爷、鸡冠花、两盘月饼、一盘水果,鸭梨、葡萄、沙果、半个西瓜切成花牙形,也放在盘中……蜡扦上点上两支四两重的红蜡,烛影摇红,花团锦簇。”这样才算布置完备。拜月时,要在红毯上站好,点上香,插在香炉中,然后烧黄表,奠过酒,连磕三个头,才算礼成。

在我国是一种十分古老的习俗。据史书记载,早在周朝,古代帝王就有春分祭日、夏至祭地、秋分祭月、冬至祭天的习俗。其祭祀的场所称为日坛、地坛、月坛、天坛。分设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北京的月坛就是明清皇帝祭月的地方。《礼记》载:“天子春朝日,秋夕月。朝日之朝,夕月之夕。”这里的夕月之夕,指的正是夜晚祭祀月亮。这种风俗不仅为宫廷及上层贵族所奉行,随着社会的发展,也逐渐影响到民间。

当然,不管月饼如何好吃、兔爷是否有趣,中秋节的胜景,总要当头有一轮明月才算完美。人生在世,出时多逢金乌,入时长栖帷帐,说起赏月,无论时分还是心境,都很少有相宜的时候,何况很多人不喜欢一袭清月的那份孤独和冷寂,总觉得人生在世要繁华富贵,热热闹闹才好,明代学者吴从先于《小窗自纪》中有言“清疏畅快,月色最称风光;潇洒风流,花情何如柳态”,并不是每个人都懂的,否则李白也不会用“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来表现自己旷世的孤独了。

赏月的风俗来源于祭月,严肃的祭祀变成了轻松的欢娱。民间中秋赏月活动约始魏晋时期,但未成习。到了唐朝,中秋赏月、玩月颇为盛行,许多诗人的名篇中都有咏月的诗句。待到宋时,形成了以赏月活动为中心的中秋民俗节日,正式定为中秋节。与唐人不同,宋人赏月更多的是感物伤怀,常以阴晴圆缺,喻人情事态,即使中秋之夜,明月的清光也掩饰不住宋人的伤感。但对宋人来说,中秋还有另外一种形态,即中秋是世俗欢愉的节日:“中秋节前,诸店皆卖新酒,贵家结饰台榭,民家争占酒楼玩月,笙歌远闻千里,嬉戏连坐至晓”。宋朝的中秋夜是不眠之夜,夜市通宵营业,玩月游人,达旦不绝。

说起邀月这件事,还真有人干过,《清稗类钞》里写明末名臣周思南,在清军占领浙东后,痛感国土沦丧,又无力拯救,投水自尽被救之后,染上了嗜酒的恶习,平时在家里从来不管任何事,来了客人,只管问人家能不能喝酒,客人如果说能,就算被他缠上了,喝一顿还不算完,只要有机会就拉着人家一起喝,最后亲朋好友都躲着他,他就干脆外出寻找酒友,“则樵者、牧者、渔者,皆执而饮之”,有时半夜三更突然想喝酒了,身边空无一人,就招呼天上的明月对饮,最后喝到呕血,“呕不止,饮亦不止,随饮随呕,遂死”。

明清之后,因时代的关系,社会生活中的现实功利因素突出,岁时节日中世俗的情趣俞益浓厚,以“赏月”为中心的抒情性与神话性的文人传统减弱,功利性的祭拜、祈求与世俗的情感、愿望构成普通民众中秋节俗的主要形态。因此,“民间拜月”成为人们渴望团聚、康乐和幸福;以月寄情。

明清时期月神形象发生了重要变化,由早期纯道教色彩的以嫦娥为主的月宫图景演变为佛道交融的月光菩萨与捣药玉兔并在的世俗形象。这个时期,人们供奉绘有月光菩萨的月光纸,也叫“月光马儿”.富察敦崇的《燕京岁时记》。记载:“月光马者,以纸为之,上绘太阴星君,如菩萨像,下绘月宫及捣药之兔。人立而执杵,藻彩精致,金碧辉煌,市肆间多卖之者。长者七、八尺,短者二、三尺,顶有二旗,作红绿,笆或黄色,向月而供之。焚香行礼,祭毕与千张、元宝等一并焚之。”

“月中桂”缘何不香?

兔儿爷的起源约在明末。明人纪坤的《花王阁剩稿》:“京中秋节多以泥抟兔形,衣冠踞坐如人状,儿女祀而拜之。”到了清朝,兔儿爷的功能已由祭月转变为儿童的中秋节玩具。制作也日趋精致,有扮成武将头戴盔甲、身披戢袍的、也有背插纸旗或纸伞、或坐或立的。坐则有麒麟虎豹等等。也有扮成兔首人身之商贩、或是剃头师父、或是缝鞋、卖馄饨、茶汤的,不一而足。

当然,还有一种与月色格外亲近者,不同于周思南的悲苦与绝望,他们虽然命运坎坷,却反而大彻大悟,对月色有了诗性而充满禅意的理解,比如明代杰出的戏曲家张大复,他虽然才华横溢,但自幼罹患眼疾,四十岁时几近失明,家中一贫如洗……这样一个现实中的“失败者”,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月痴”。万历三十四年十月十六日,他与好友严叔向到山间一座破旧不堪的山僧庙里喝酒,喝得酩酊大醉时,在庭院中散步,月光下处处都“幽华可爱”,可是早晨起来一看,昨夜庭院中那些参差有致、奇崛异落的美好景致,竟不过是“瓦石布地而已”。于是张大复感慨:“天上月色能移世界!”不信?且看那些山石泉洞、梵刹园亭、屋庐竹树,种种常见之物,深浅不同的月色照上去,也都会有不同的况味与格调。“人在月下,亦尝忘我之为我也”。在这里,月光分明成了作者逃避现实困苦、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得以忘忧的最好“介质”。

“每届中秋,市人之巧者,用黄土抟成蟾兔之像以出售,谓之兔儿爷。”旧时北京东四牌楼一带,常有兔儿爷摊子,专售中秋祭月用的兔儿爷。此外,南纸店,香烛也有出售的。这兔儿爷,经过民间艺人的大胆创造,已经人格化了。它是兔首人身,手持玉杵。后来有人仿照戏曲人物,把兔儿爷雕造成金盔金甲的武士,有的骑着狮、象等猛兽,有的骑着孔雀,仙鹤等飞禽。特别是兔儿爷骑虎,虽属怪事,但却是民间艺人的大胆创造。还有一种肘关节和下颔能活动的兔儿爷,俗称“叭哒嘴”,更讨人喜欢。它虽为拜月的供品,但实在是孩子们的绝妙玩具。

明代文学家屠隆在《考槃馀事》一书中记载过一种“月色能移世界”的真方法。具体办法是,在庭院里搁上各种美丽的盆景,接近窗户的地方“蓄金鳞五七头于盆池内”,边边角角“沃以饭渖,雨渍苔生,绿褥可爱”。环绕庭院种下各种绿植,等其繁茂时则有青葱欲浮之感。最奇特的是取薜荔根埋到墙下,然后在墙上泼洒鱼腥草浸泡过的水,薜荔根有一特点,藤萝必随鱼腥草水所到之处而攀蔓。这样等到姣好的月光洒向庭院之中的时候,整个山斋“浑如水府”。坐在其中的人们,怕是有恍然如梦的感受吧!

中秋节,有许多的游戏活动,首先是玩花灯。中秋是我国三大灯节之一,过节要玩灯。当然,中秋没有像元宵节那样的大型灯会,玩灯主要只是在家庭、儿童之间进行的。

皎洁的月色能让世界变得“幽华可爱”,月中之物不幸落到凡俗世界,亦有别样的一番清骨。

早在南宋《武林旧事》中,记载中秋夜节俗,就有‘将“一点红”灯放入江中漂流玩耍的活动。中秋玩花灯,多集中在南方。如前述的佛山秋色会上,就有各种各式的彩灯:芝麻灯、蛋壳灯、刨花灯、稻草灯、鱼鳞灯、谷壳灯、瓜籽灯及鸟兽花树灯等,令人赞叹。

清代学者沈起凤在《谐铎》一书中曾经讲过一个奇异的故事。在祁门县署以东,有一株桂树,虽然每年都桂花盛开,却毫无香气,当地人厌恶其虚有其表,而给它取名叫“臭桂”。这一日夜晚,月色姣好,有一位道士和一个老翁路经此地,在“臭桂”下面饮酒赏月。道士指着“臭桂”笑道:“这棵树来历不凡啊,原本生长在蟾宫之中。”老翁好奇地问道:“月府仙葩,那么香气应该尤盛,超过其他的桂花,何至于像现在这样毫无香气呢?”老道说:“八百年前,蟾宫主人翻新扩建广寒殿,见这棵树妨碍殿角,就命令吴质将它移走,吴质刚刚将它挖掘出来,适逢一阵罡风,将它吹堕尘世,偶为钱神拾取,将它种下。桂树固然是重新存活了下来,但从此花开无香了。”老翁略一思忖,顿时了然:“这势必是钱神一身铜臭,这棵桂树不愿将自己的香气与之同流合污,所以自闭其香。”老道笑道:“吾当为花一洗此辱。”然后他举袍袖绕树三匝,片刻,那桂树异香飘拂,馨闻数里。老翁叹道:“得今夕一番游戏,而此花留香万古矣!”老道却不以为然:“无声之声,乃为正声,无味之味,乃为至味。既然这棵桂树为了不与铜臭味交染而自闭其香,我愿以无香全此花之真也。”然后又举袍袖拂之,香气尽散。

月宫中的桂树和月色一样高洁,宁愿闭其香气也不愿与铜臭有一丝瓜葛,不知道今时今日,又有多少人宁愿默默无闻也不肯流于世俗……中秋佳节,无论阖家团圆、高朋满座还是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俱有一轮月光可被,这便足矣!当凝视头顶的蟾辉时,心中是美满、是孤寂、是喜悦、是伤感,都找到了一个可以倾诉的朋友,一面反观内心的银鉴,一处洗净凡尘的玉池,岂不美哉?我观月色,抑或月色度我,皆是令人欣慰的,从这个角度上说,古人立节的深意,与其说是让芸芸众生过一过节,毋宁说是让芸芸众生歇一歇脚,不要枉做了过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