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的成功离不开这3个人

图片 1

陈平,阳武县户牖乡人。他年轻时家里贫穷,但喜欢读书,研究黄帝、老子的学术。家中有田三十亩,和哥哥陈伯住在一起。陈伯在家种田,而任由陈平出外求学。陈平长得身材高大,相貌堂堂。有人在背后议论陈平说:“家里那么穷,吃什么长得那么胖?”陈平的嫂嫂嫉恨陈平不在家里劳动生产,就接口说:“也不过是吃糠咽菜罢了。有这样的小叔,还不如没有。”陈伯听到这番话,气得把妻子赶走不要她了。等到陈平长大该成家时,有钱人家不肯把女儿嫁给他,娶穷人家姑娘他又认为丢面子。户牖乡有个富户叫张负的,有一个孙女嫁了五次,嫁一次就死一个丈夫,再也没有人敢娶她。陈平却想娶她。有一次,乡镇上有人办丧事,陈平因为家里贫穷,就去帮忙料理一些杂事。他早去晚归,想多得点报酬以补贴家用。张负在办丧事的人家里见到陈平,看他身材魁伟而喜欢他。陈平走得很晚,张负跟着陈平到他家里看看,陈平住在城墙脚下的一条穷巷子里,用一领破席子挂着当门,但是门外却有不少有地位有身份的人来往的车轮印迹。张负回来对儿子张仲说:“我打算把孙女嫁给陈平。”张仲说:“陈平又穷又不从事生产,全县的人都笑话他的行为,为什么偏要把女儿嫁给他?”张负说:“难道像陈平这样一袭人才的人会一世贫贱吗?”终于将孙女嫁给了陈平。陈平穷,张负就借钱给他作聘礼,还给他一些办酒席的费用让他结婚。张负又告诫孙女说:“不要因为人家穷,就不小心服侍。侍奉哥哥陈伯要像侍奉父亲一样,侍奉嫂嫂要像侍奉母亲一样。”陈平自从娶了张家的女儿以后,资用日益宽裕,交友也更加广泛了。有一次乡里举行社祭,陈平主持分配祭肉,分得很公平。父老们说:“好啊,陈平这孩子分得好!”陈平说:“唉,如果让我陈平主宰天下,我也会像分这祭肉一样!”陈胜在陈县起兵称王以后,派周市平定了魏国地区,立魏咎为魏王,与秦军在临济交战。在这以前陈平已辞别了哥哥陈伯,跟一些年轻人去临济到魏王魏咎手下做事。魏王任他为太仆。陈平向魏王提出一些建议,魏王根本不听,加上又有人背后说他的坏话,陈平便逃离了临济。项羽领兵打到黄河边时,陈平就去投奔项羽,跟随入关攻破秦国,项羽赏给他卿一级的爵位。当项羽东归在彭城称王的时候,汉王挥师北上平定了三秦,又向东进军。殷王司马印背叛楚国。项羽就封陈平为信武君,让他率领逗留在楚地的魏王魏咎的门客去攻殷王,降服了殷王凯旋而归。项羽派项悍封陈平为都尉,赏给他黄金二十斤。过了不久,汉王又攻下了殷地。项羽大怒,打算杀掉那些平定殷王的将领官吏。陈平害怕被杀,就把项羽封赏给他的黄金和印信打包封好,派人送还项羽,自己单身带一把宝剑从小路逃掉。当他渡黄河的时候,撑船的人见他仪表堂堂,单身独行,怀疑他是个逃亡的将领,腰包里一定有金银财宝,就盯着他,准备杀掉他。陈平害怕,就有意脱掉衣服光着膀子帮助撑船。撑船的人知道陈平身上一无所有,才没有下手。陈平于是到修武投降汉军,通过魏无知的关系求见汉王,汉王就召他进去。当时和陈平一同进见的有十人,都受到汉王赏赐给饮食。汉王对他们说:“吃了饭,你们到客舍去歇歇吧。”陈平说:“我是有要事而来,要讲的事不可以过了今天。”于是汉王就同陈平交谈。汉王对陈平所说的很感兴趣,问他说:“你在楚国担任什么官职?”陈平回答说:“任都尉。”于是汉王当天就任陈平为都尉,让他做贴身的侍卫,并掌管监督诸将。将领们一听都喧闹起哄,说:“大王当天得到楚军的一个逃兵,还不知道他的本领高低,马上就同他共乘一车,反而让他来监督我们这些老将!”汉王听说后,更加宠幸陈平。汉王就带着陈平往东讨伐项王。到了彭城,被楚军击败。领兵撤返,一路上收集散败的士兵退到荥阳,任命陈平为亚将,隶属于韩王信,率军驻扎在广武。周勃、灌婴等都在汉王面前攻击陈平说:“陈平的相貌虽然不错,只怕就像帽子上的美玉一样,中看不中用。我们听说他在家里时,曾和嫂嫂私通;在魏王身边做事人家不能容他,只得逃跑归楚;在楚不重用,又逃跑归汉。如今大王让他做高官,委他监督诸将。我们听说他接受诸将的贿赂,贿赂多的被派到好地方,贿赂少的就被派到差的地方。陈平是一个反复无常的乱臣,希望大王明察。”汉王便有些怀疑陈平,召来魏无知责问道:“有这些事吗?”魏无知说:“有。”

说到西汉开国功臣陈平的人生经历,简直就是一部人生励志片,足以让人感慨唏嘘好半天。他贫苦农民出身,秦末天下大乱之际,加入了反秦的诸侯军,先事魏,再事楚,后事汉,在楚汉战争和平定异姓王叛乱中屡建功勋,最后封侯拜相,走上人生巅峰。而陈平的成功,跟这三个贵人脱不了关系。

柳友娟 制图

第一个贵人是他哥哥。有人会说,自己的亲哥哥怎么能称贵人呢,因为哥哥对弟弟好是人之常情呀?然而,陈平的哥哥与一般的兄长不一样,他为了这个弟弟有一个好的成长和学习环境,竟然休了自己的结发妻子。

  “对婚姻毫不含糊”

陈平家住阳武县户牖乡,少时家境贫寒,住在哥哥陈伯家。陈伯见这个弟弟聪明伶俐,又爱读书,特别疼爱,家里虽有几亩薄田,但田里的活儿都是他一肩挑地包揽了,从不要弟弟打湿脚,好让他专心读书,到处游学。所以,陈平虽然是个农家子弟,却面色丰腴白皙,身材高大俊美,完全不像个乡下人。有人问陈平说:“你家里一贫如洗,吃了什么好东西让你这么高大健壮啊?”一旁的嫂子平时就对这个游手好闲不事家务的小叔很有意见,于是抢白道:“吃什么?不过谷皮碎米粗粮劣食罢了。我前世不知造了什么孽,摊上这么个叔子,不如没有的好。”

西汉政治家、军事家陈平,早年住在阳武县户牖乡(今河南兰考东北)。因父母去世较早,他从小就跟着哥哥陈伯一起生活。陈平好读书,家里虽然很穷,但哥哥还是坚决供他出去求学。陈平身材高大,相貌堂堂。有人问:“家里那么穷,吃了什么才长得这么魁梧?”陈平的嫂子恼恨他不从事劳动生产,就说:“亦食糠核耳。有叔如此,不如无有。”糠核是糠壳的音变,即谷子碾出小米之后剩下的粗糠。陈伯听到这些话,很生气,竟把妻子赶回娘家休了。

陈伯听到老婆这样数落自己的弟弟,简直是将他们陈家的希望像脏水一样倒进了臭水沟,气不打一处来,立马以离间兄弟为由,一纸休书将自己的结发妻子扫地出门,弃若敝屣。而且,陈伯之后更加卖力地操持家务,给陈平创造了更好的读书环境。虽然说陈伯妻因一句这样的话而遭到被休的对待确实冤屈,但对于陈平来说,有兄如此,简直可以唱“世上只有哥哥好”了。

转眼间,陈平长大成人,该娶媳妇了,可富人家都不肯把女儿嫁给他。俗话说:“饥不择食,寒不择衣。慌不择路,贫不择妻。”可陈平是贫而择妻,非富不娶。虽然家中贫穷,但他对于婚姻毫不含糊。用今天的“高富帅”标准来衡量,陈平是三项标准有其二——高而帅,唯一缺少的就是富。因此,陈平知道自己的优劣势,决心娶个富家的姑娘为妻,以改变自己的境遇,为将来事业上的作为奠定基础。

第二个贵人叫张负。陈平年逾弱冠,到了谈婚娶的年龄了,由于富家女不愿下嫁陈平,贫家女陈平自己又不愿意,可谓高不成低不就,婚姻大事一直没有解决。户牖本地有一富翁叫张负,声望颇高,家财万贯,他的孙女张氏年轻漂亮,典型的“白富美”,唯一遗憾的是,张氏连许五夫,五夫皆死,以致没人再敢娶。陈平家虽无资财,但他心气高,对张氏梦寐以求,只是门第悬殊,不能如愿。恰巧乡亲家办丧事,请陈平帮忙,陈平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早出晚归,尽心尽力。张负来乡亲家吊唁,见陈平帅气潇洒,理事专心勤勉,便看中了他。

乡里有个叫张负的财主,他的孙女许嫁了五次,可是五个丈夫都没等到结婚就死了,因此没有人再敢娶她。陈平却四处放风,说自己想娶张家的这个姑娘,谁知媒人们都不肯为他说媒。

后来找到陈平的家看了一下,虽在陋巷贫居,甚至以破旧的草席为门,穷得丁当响,但门外却清晰可见贵人车辙,这更坚定了他要把孙女嫁给陈平的想法。他甚至在儿子反对的时候反问儿子说:“像陈平这样仪表堂堂的人,怎么会长久贫贱呢?”陈平穷,无钱置备聘礼,张负就借钱给他行聘,还出资给他做酒席。于是,在张负的主持下,陈平终于如愿以偿,抱得美人归。

一次,乡里人办丧事,大伙都去帮忙,且送上了赙仪(给办丧事的人家送的礼)。陈平因家里贫穷没有钱送,就早去晚归帮助料理丧事,多干活多出力,所谓以力为礼。张负也来丧家送赙仪,因而就遇到了陈平。见这人高大魁梧、相貌不凡,又听说他有意娶自己的孙女为妻,于是就想具体了解下情况。

陈平自从娶得“白富美”后,不仅家境日益宽裕,就是平时那些笑话他好吃懒做的人也对他另眼相看了,乡里举行社祭,大家推他为社宰,让他主持分割祭肉,他每次都把祭肉分配得很公正均匀。乡亲们纷纷竖起大拇指说:“不错,陈平是位好社宰!”陈平说:“唉,倘让我陈平‘宰天下’,我也会像分祭肉一样,把事情办得公平啊!”可见他志向不小。不过,如果不是张负看中了他,他便娶不到“白富美”,依然会很穷,乡亲也不会请他为社宰,更无法得到那么多褒扬鼓励之词……总之,张负给他的不单单是一个“白富美”妻子,更重要的是给了他一个创造奇迹的信心。

陈平见到张负来了,更是忙里忙外,还支配调度其他帮忙的人,把事情办得有条有理。丧礼的诔文(相当于如今的致悼词或哀悼文章)是请县里的先生专门写来的,可念诔文的人一开头就卡壳了,因为有好几个字都不认识。正在尴尬的时候,陈平请求代念诔文。征得同意后,便开始诵读。他不仅诵读得清楚流畅、无滞无碍,而且抑扬顿挫、徐疾得体、哀而不伤。丧礼过后,人们向陈平投来赞许的目光。

第三个贵人当然就是汉王刘邦了。阳武县属魏地,秦末天下大乱之际,陈平告别疼他的哥哥和爱他的妻子,凭着满腹学问和“宰天下”的远大理想,出外闯荡世界了。他先在魏王魏咎手下任太仆,经常向魏咎提建议。然而,不但魏王不以为然,身边的人还常向魏咎说陈平的坏话,于是他逃离了魏国,投了项羽。他追随项羽入关破秦,先封卿爵,后封信武君。殷王司马卬叛楚,项羽派陈平征讨,陈平打败了司马卬,司马卬投降,项羽又任陈平为都尉。后刘邦攻殷地,司马卬又降汉,项羽大怒,要斩杀前次平殷将领,陈平害怕被杀,便封还金印,逃出楚营,渡过黄河,到达刘邦大军驻扎的修武,打算投靠汉王刘邦。在老友魏无知的引见下,陈平见到了汉王。

等陈平离去的时候,张负就在暗中跟随。他要去看一看陈平的住处。陈平的家住在靠近外城城墙的一条偏僻小巷里,真是穷得不像样子,用一领破席子当门。但有心的张负发现一个秘密:在陈家门外有很多车辙。这个偏僻小巷并不是通行的车道,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车辙呢?张负突然明白了,陈平的这个陋巷穷家中,时常有不平凡的人物往来出没。因为在那个时代,只有身份地位较高的人才能乘坐车子。

当时有几个人一起进见,恰是吃饭时间,刘邦给他们赐食,吃完后,刘邦让他们去客舍休息。陈平却说:“我有要事前来,我要说的话,不能拖过今天。”于是,刘邦留下陈平,一番交谈后,感觉陈平确有大才,不禁大喜。刘邦又问陈平在楚军任何职,陈平回答说都尉。刘邦当时就任命陈平为都尉,安排他做参乘,兼掌护军。陈平刚来,就谋得要职,汉军诸将大哗,纷纷嚷嚷道:“大王刚得一楚军降卒,不知其本领的高低、不辨其内心的忠奸,就授以要职,引为亲信,甚至还让他监督我们这些老将,气愤!”这些闲言碎语传到了刘邦耳里后,刘邦反而更加宠幸陈平。

张负回家后对儿子张仲说:“我想要把孙女嫁给陈平。”张仲说:“陈家贫穷又不会过日子,全县的人都耻笑他不干农活,整天到外边去闲逛,为什么偏偏要把我女儿嫁给他?”张负回答:“像陈平这样仪表堂堂的读书人怎么会长久贫贱呢?”最终,还是把孙女嫁给了陈平。

陈平手握护军大权,监督诸将,现官不如现管,一些将官便送金银向陈平行贿,一来希望得到陈平关照,二来倘若东窗事发,说不定还能搞垮陈平,可谓一举两得。陈平的“劣迹”,早已激怒了周勃、灌婴二位宿将,他俩向刘邦告陈平的阴状说:“陈平虽然是个美男子,但恐怕只是帽子上的美玉,徒有其表罢了。我们听说他在家时,曾和嫂嫂私通,在魏不能容身,逃而归楚,楚国呆不下,又来降汉,简直朝秦暮楚。眼下大王如此器重他,任命他为护军,但我们却听说他接受了将领们贿赂,贿多者善待,贿少者恶待。由此看来,陈平是一个反复无常、道德败坏的乱臣贼子,愿大王明察。”

因为陈平贫穷,张家就借钱给他行聘,还给了他置办酒宴的钱。张负告诫孙女:“不要因为陈家贫穷就不好好侍奉人家。侍奉兄长陈伯要像侍奉父亲一样,侍奉嫂嫂(后娶的)要像侍奉母亲一样。”

所谓众口铄金,一个人的话可能不信,但一帮人的话就会让人动摇;普通将领的话或许不信,但周勃、灌婴可是鞍前马后出生入死的兄弟啊。于是,刘邦有点怀疑了。他召来魏无知追问底细,魏无知说:“我荐陈平,是因其才,大王疑他,是因其德。

公平“分肉”显志向

目前汉楚相争,胜负难测,急需的是取胜奇谋,至于私通受贿这类事,何必细究?”刘邦有些认同魏无知的观点,但半信半疑,又召来陈平,当面问他:“先生先事魏,再事楚,今事汉,讲信用的人难道会三心二意?”陈平坦然解释道:“我事魏,魏王不能用我的建议,故离魏事楚。事楚后才知,项王不信用外人,只信任项氏族人和妻家兄弟,外人纵有绝世奇才,亦得不到重用,于是我离开了楚军。我听说汉王求贤若渴,所以我来投奔大王。我两手空空而来,不接受钱财哪里有钱用。

汉代以前,每年农历的“二月二”前后,各地要到土地神庙举行祭祀社神的活动。古人认为,这天是社神的生日。乡里人在社树下搭上棚屋,杀猪宰羊献祭酒,先祭社神祈求农业丰收,然后再把祭祀的肉分给大家。汉代以后,变成了春社、秋社两次祭祀。秋社在农历八月举行,以收获报答感谢神明,即所谓春祈秋报。

如今,只看大王是否采纳我的计策,能用则用,倘觉得无可采纳,反正钱财俱在,请允许我封还官印,辞官归家。”刘邦听了陈平一番话,顿时所有的犹豫、怀疑均一扫而光,他当面向陈平表达了歉意,大大地赏赐了他,又升陈平为护军中尉,监督全体将领。从此,军中无人再敢在刘邦说陈平的不是。后来,陈平一直随刘邦南征北战,为汉王朝的建立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最后成为了宰相,位居人臣之极。

陈平经济地位的改变,也带来了社会地位的改变。这年的春社节就由他来主宰祭社。分祭肉是春社节的一项重要内容,以前分祭肉都是按抓号分肉。负责分肉的人则先把自己的那份割出来,不需要抓号。同时,由于按号领肉的人就站在跟前,分肉的人还难免有所偏向。再加上各部位的肉质不同,号排在前面和排在后面结果自然大不相同。因此,每次分肉大家都有意见。

一个人的成功,主观能动性固然重要,但在关键的时候得到周围人的发现、帮助和提携也很重要,甚至非常关键。有的人纵有济世安邦之才,如果得不到推荐,往往埋没于乡间草莽而默默无闻。但一旦有人发现、引荐,他就能如虎添翼,平步青云,成就人生辉煌。就像陈平,他有缺点、有毛病,背后戳他脊梁骨、添油加醋说坏话的人还不少,但他有了这三个坚定相信他的人,陈伯不惜休掉妻子,为他安心学习创造了良好的环境;张负以孙女相嫁,给了出身卑微的他增强了内心的信心;刘邦在他人进谗言后,甚至明知其收受贿赂后,还坚定地相信他,重用他,给了他一个又一个施展的舞台、上升的平台。所以,有了这三个贵人,陈平最终成就了“宰天下”的人生理想。

不过,陈平这次主持分祭肉却分配得很平均,大家谁都没有意见。他的做法与以往不同:一是按领肉的人数先把肉均匀地分成若干份,每份肉都插上号牌,然后再抓号,对号领肉。二是陈平作为负责分肉的人也要抓号,不能先把自己的那份拿出来。这样一来,分肉的人事先不知道哪份肉是分给谁的,自然也就没有了偏向嫌疑。而且,抓号靠前靠后也没有太大区别了。社肉分完后,乡亲们都认为“这次分肉好,陈家的孩子会主持”。

孔子说:“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意思是说:一个诸侯国、一个大夫家,不用担心财富贫乏、民户寡少,真正值得忧患的是财富不平均、人民不安定。财富平均了,便无所谓贫乏;人民和睦了,便无所谓寡少;大家能够相安无事,也就没有倾覆之祸了。

确实,社会的不安定,说到底是因为不公平。可孔子只说出了原因,至于如何才能做到“均”和“安”,如何才能避免不公平,他老人家在这里没有给出具体的解决办法。而陈平分肉只是改变了一下游戏规则,就让问题迎刃而解了。

以前主宰分肉的人未必不知道这种做法,只是事关自己的切身利益,不肯这样做罢了。正所谓“是不为也,非不能也”。只有陈平肯为,所以受到民众的欢迎。而陈平更让人佩服的地方在于,他把“分肉”的公平推广到“宰天下”的公平。故太史公曰:“方其割肉俎上之时,其意固已远矣。”成大事者必有大志,当陈平在砧板上分割祭肉时,他的志向就已经很远大了。杜甫对司马迁的这一远见卓识也给予盛赞:“陈平亦分肉,太史竟论功。”

出奇谋展自身才干

陈胜起兵称王之后,陈平先是到魏王咎手下做事,后随项羽入关攻破秦国。因击败并降服殷王而被任命为都尉,赏黄金二十镒(一镒为二十四两)。不过,项羽只重用自家人。而陈平是个有大志向的人,他知道在项羽这里没什么前途,便开始考虑自己的去向。

这时,刘邦来赴鸿门宴。在宴会的紧急时刻,“沛公起如厕,因招樊哙出”,欲趁上厕所的机会逃跑。项羽见刘邦去了一会儿还没回来,便派陈平“召沛公”。司马迁在《史记》中写这段时,并没有交代陈平回来报告情况。因此,有学者认为,陈平像“赵老送灯台”一样,一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报告,好像是一处“漏笔”。其实,陈平出来时正看见刘邦和樊哙等人商量逃跑,却装作没看见躲到一旁去了。等“沛公已去,间至军中,张良入谢”的时候,才随着张良回来。有了张良的解释,陈平自然就无须复命了。

刘邦回去不久,便攻下了殷地。项王大怒,准备杀掉前次平定殷地的相关将领。陈平害怕被杀,便封好赏赐的黄金和官印,派人送还项王,并单身拿着宝剑抄小路逃走了。渡黄河时,船夫见他单身独行,怀疑是逃亡的将领,腰中一定藏有金银宝物,就一直盯着,准备谋财害命。陈平解开衣服赤身露体地帮助船夫撑船,船夫看他身上一无所有,才没有下手。

陈平到了修武(今属河南焦作)投降汉军,借助魏无知得到刘邦的召见。同时被召见的有七个人,刘邦赐下饮食后说:“吃完后,都到客舍去休息吧。”陈平说:“我有要事前来,所要说的话不能拖过今天。”刘邦就跟他交谈,得知鸿门宴上陈平放走了自己,刘邦就问:“你在楚军任什么官职?”陈平说:“都尉。”于是,刘邦当天就任命陈平为都尉,并让他做参乘,掌管护军军务。众将都喧哗起来,说:“大王得到楚国的逃兵刚一天,还不知道他本领的高低,就跟他同乘一辆车子,并且反过来让他监督我们这些老将……”陈平知道,刘邦这样信任自己,还会招致更多的谗言。于是,他对魏无知说:谗言多了,汉王也会怀疑我。那时你首先会受到汉王的埋怨,要有所准备。

果不其然,周勃、灌婴等老将都在刘邦面前诋毁陈平,说陈平虽然是个美男子,但只不过像帽子上的美玉罢了,他的内里未必有什么真东西。听说陈平在家时,曾经和嫂子私通。他在魏王那里做事不能容身,归附楚王又不相合,这才逃来归降汉王。现在大王任命他为护军,听说接受了将领们不少的钱财,给钱多的就得到好处,给钱少的就得到差的待遇。陈平是个反复无常的作乱奸臣,希望大王明察。

这么多老将再三进言,刘邦也怀疑起陈平来。他先把魏无知招来,责问他怎么推荐了这样一个人。魏无知说:“我推荐他,只说他有才能,而陛下所问的是品行。现在,即使有人像古代的尾生、孝已那样品行好,但对战争的胜负、国家的命运没有任何用处,陛下难道需要这样的人吗?楚汉对峙,我推荐善出奇谋的人,只关心他的计谋是否能够有利于国家罢了。至于有人说他私通嫂嫂、接受钱财,这对奇谋才能有什么妨碍呢?”

刘邦仍然没有消除疑虑,就又把陈平招来责问:“先生在魏王那里做事不相合,去楚王那里做事又半道离开,如今又来跟从我。讲信用的人难道就是这样三心二意吗?”陈平说:“我在魏王那里做事,魏王不能采用我的建议,所以我离开他到项王那里。项王信任、宠爱的,除了项氏宗族就是妻家兄弟,其他人即使再有奇才也不被重用。听说汉王能够用人,所以就来归附大王,一心想为大王成就汤武大业。请问大王,您现在真正的对手是谁?”刘邦说:“当然是项王。”陈平说:“其实,项王不足虑,大王真正的对手是范增。如果项王充分信任范增,言听计从,大王您就危险了。”

听了这话,刘邦一下子站了起来,问道:“先生有什么办法?”陈平说:“大王稍安勿躁。我在范增身边的至交向我传递消息说,项王与范增有些隔阂,我准备花重金离间项王与范增以及其他主要将领,使他们君臣不合、互生怀疑。项王为人猜忌多疑,听信谗言,他们内部定会互相残杀,汉军便可趁机发兵,击败楚军。可是,我空身来到大王这里,如果不接受钱财,就没有办事的费用;不给到足够的钱,谁会给我干这种随时掉脑袋的事啊?如果我的计谋确有值得采纳的,希望大王采用;假若没有值得采用的,钱财都还在,请允许我封好送回官府,并请求辞职回家。”

听完这段话,刘邦如获至宝,不仅向陈平表示道歉,而且拿出黄金给陈平,让他随便使用。同时,还任命他为护军中尉,监督全体将领。将领们得到消息后,再也不敢说什么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