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为什么这么贵?

图片 1

图片 2

听阮图
刘彦冲/绘

图片 3

图片 4

我来解释为什么“贵”,如果一床琴(你可以说是一张琴,但是千万别说一“把”琴)按古代的标准斫制,不可能便宜。一是材料难得,二是耗费时日。

听阮图 李
嵩/绘

先说简单的,耗费时日,找到良材后,要斫制,面底板合后,通常固定一个月,稳定防止变形。然后上灰胎。上完灰胎后,放置一年最好,少也要1个月,然后打磨、上大漆。擦一遍大漆,要放在荫室中一天,才能干燥上第2遍。大漆要擦30遍以上,就是30天,擦50遍就是2个月。一床琴,最快也要6-9个月为其生产周期。要是求精、求好,周期就要适当延长,最少一年。这也是为什么古琴适合规模生产,也传世古琴多成批斫制的原因。

图片 5

材料难得,放在最后说,再谈谈价格。如果粗制滥造,不在讨论之列。以唐代为例,四川雷氏家庭所斫古琴,在当时就要100-300两黄金!只能是皇室、高等级贵族才能消费得起!当时100两黄金是什么概念?查一下食货志就知道,当时100两黄金,能买下一栋非常豪华的房子。现在雷氏唐琴流传至今已过1000多年,而拍卖价格不超过1千万,贵吗?应该说是极便宜才对。

唐代古琴大圣遗音(现藏故宫博物院)

图片 6

图片 7

好的琴不会用坏,还是越用越好。坏的琴,有2个问题,一是误导你的审美,让你分不出音质的好坏;二是50年左右声音会塌了。不过50年也够一个人用一辈子了吧。所以,差的琴,不能买还在前者。后者不是问题。音质何为达标?最好的古琴要求九德俱全。新琴至少也要音准(这是基本的),清松脆滑中,音色以松透最难,也是最好的品质。一德都没有,也可以符合音准,这种琴能弹吗?

《洞天清录》封面

可以当练习琴,便宜的3千、好的1-2万。根据经济实力选择吧。过万的琴,如果不是老材,基本上不要买。如果用老材,还是值得的。二手新琴通常会便宜些。也可向琴馆租,等真正懂了辨别优劣才出手也是一个选择。

有宋一代,琴学大兴,甚至引起封建帝王的浓厚兴趣,“宋时置官局制琴,其琴俱有定式,长短大小如一,故曰官琴”(《格古要论》)。宋徽宗本人乃操缦名手,对传世名琴更是汲汲以求,专设“万琴堂”珍藏“南北名琴绝品”,并手绘《听琴图》以名世,蔡京题诗曰:“吟徵调商灶下桐,松间疑有入松风。仰窥低审含情客,以听无弦一弄中”。可见当时朝野上下,无不以能琴为荣,一部迎合最高统治者审美趣味的《洞天清录》也便应时而生。

材料贵,主要是老材少,大漆贵。大致可解释良材的问题:古法斫琴,对琴材要求非常苛刻,由于生态及环境的破坏,最重要的材料——符合斫琴的木材或极匮乏,或受到保护,难以采用。因古琴琴材的差异性,古人对琴材及音韵总结有“四善”(苍、松、脆、滑)和“九德”(奇、古、透、润、静、圆、匀、清、芳)之说。古琴音色各俱千秋,是古琴音乐魅力之一。宋代沈括《梦溪笔谈》中说“以琴言之,虽皆清实,其间有声重者,有声轻者,材中自有五音”。

《洞天清录》的作者赵希鹄,生平事履未详。据明代张萱跋万历刊本《洞天清录》,言其为“宋宗室子”,自幼受高尚生活元素之熏染,“吾辈自有乐地,悦目初不在色,盈耳初不在声……端砚涌严泉,焦桐(古琴的代称)鸣玉佩,不知身居人世。所谓备用清福,孰有愈此者乎”(《洞天清录·序》)。考虑到这样高大上的人生情境并非常人所能想见,“人鲜知之,良可悲也”,不拿出来晒一下简直对不起观众,于是他便将多年来对各类古董珍玩的鉴赏心得与审美经验公之于众,“以贻清修好古尘外之客,名曰《洞天清录》”,列于其首的便是“古琴辨”35条。与中国传统琴学论著偏重于琴曲解题、琴人传略、演奏技法、审美意趣不同,《洞天清录》主要是对古琴材质、斫制方法、形制样式进行品鉴的经验总结,“其援引考证,类皆确凿,固赏鉴家之指南也”(《四库全书总目》)。

古琴琴材通常以梧桐木为主,面桐底梓最为常见,此外尚有旬木、漆木、松木、荔枝木、伽陀罗木、杉木、楸木等皆可做为琴材。《诗经·定方之中》载:“树之榛栗,椅桐梓漆,爰伐琴瑟”。以桐梓为琴材历史悠久。但是,由于环境、生态的原因,梧桐特别是成材的梧桐极为稀少。而且,“琴虽用桐,然须多年木性都尽,声始发越。”斫琴所用以旧材为好,旧材更是难得。

唐宋时期,古琴制作工艺取得长足进展,从朱长文所言“四美”——“一曰良质,二曰善斫,三曰妙指,四曰正心”(《琴史·尽美》)不难看出,古琴选材与斫制(良质、善斫)已然超越演奏技法(妙指)和审美意趣(正心),被提到首要地位,无怪赵希鹄感喟:“古材最难得,过于精金美玉,得古材者,命良工旋制之,斯可矣”(《洞天清录·取古材造琴》)。古人在斫琴的实践中发现桐木纹理顺直,性能稳定且不易变形,音色极佳,是制作古琴面板的良材。正如赵希鹄所言,“桐木年久,木液去尽,紫色透里,全无白色,更加细密,万金良材”;“宜择紧实而纹理条条如丝线细密、条达而不邪曲者,此十分良材”。而梓木纹理坚实细密,可以让琴音在槽腹内回旋,取得余音绕梁的共鸣效果,适合用作琴的底板,“今人多择面不择底,纵依法制之,琴亦不清,盖面以取声,底以匮声,底木不坚,声必散逸。法当取五七百年旧梓木,锯开以指甲掐之,坚不可入者方是”(《洞天清录·择琴底》)。对于底面也采用桐木的“纯阳琴”,赵希鹄指出“古无此制,近世为之”,虽然音色古朴浑厚,但共鸣效果不佳,“必不能达远”,非为佳构。

以杉木斫琴,也比较常见,《梦溪笔谈》载:“尝见越人陶道真蓄一张越琴,传云古冢败棺杉木也,声极劲挺”
。唐张越用杉木斫琴此可为一旁证。杉木为常绿乔木。木质轻柔,纹理平直细密,森色微白或淡黄,不翘不裂。大致分为油杉(黄杉、钱杉)、灰杉(糠杉、芒杉、泡杉)、线杉(柔叶杉)三类。唐琴“飞泉”、南宋“松雪”等等,所见多有。但是,如《梦溪笔谈》所载,杉木也是以生长年份长且经长期老化才适应斫琴。生长年份长的杉木虽然目前还比较多,但是,多数在禁止砍伐的保护区。民间斫琴欲求适合的琴材几无可能。

对于古琴面料的选材,赵希鹄将其分为梧桐、花桐(泡桐)、青樱桐、刺桐,“四种之中,当用梧桐”,理由是“梧桐理疏而坚,花桐柔而不坚,则梧桐胜于花桐明矣”(《洞天清录·桐木多等》)。梧桐和泡桐历来都是古琴制作的常用材料,梧桐木质比泡桐密度大,纹理交错,结构粗密,质地坚实,材质较轻,有更好的音响效果。古琴取材都是百年以上的老梧桐,以山石中生长的为佳,但因梧桐不适用于建筑与日常器物,采伐较少,好的琴材极为难得。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梧桐还象征着高洁美好的品格,如“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诗经·卷阿》)、“天资韶雅性,不愧知音识”(戴叔伦《梧桐》);或是忠贞不渝的爱情,如“东西植松柏,左右种梧桐,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孔雀东南飞》)、“梧桐相待老,鸳鸯会双死”(孟郊《烈女操》),正是梧桐这种独特的文化品质,才使其成为琴材的终极之选。

古琴髹漆所用为大漆,又称国漆,由于成本高昂,擦漆技艺本身也流传不广濒于失传,所以,当代斫琴或者是用化学漆,或者是虽用大漆而工艺相当粗糙,与古琴髹漆工艺之差距不可以道里计。

用阴阳理论解释琴材的选择,大约始于北宋《琴书》:“凡制琴,以桐木为阳,楸木为阴”,阴材、阳材分别指琴底和琴面。古琴面料所用桐木按生长方向分为阴阳材,首见于《洞天清录》:“盖桐木面阳日照者为阳,不面日者为阴”。为此,赵希鹄还提供了两种验证方法,一是以水试沉浮;二是在晴天和雨天、清晨和傍晚抚琴以辨别音色。对于后者,赵希鹄还颇为自得,认为“古今琴士所未尝言”(《洞天清录·古琴阴阳材》)。将音乐声学的实践经验纳入阴阳体系加以阐释,在当时并不鲜见,我们只要略一翻检同时代的《梦溪笔谈》之类的科技典籍便可见其端倪。由于日照条件等不同,桐木材质也会存在差异,在音色上存在细微差别,当然是可能的。但居然能随着旦暮、阴晴等环境变化而发生条件反射,甚至“此乃灵物与造化同机,缄非他物比也”,未免耸人听闻。

图片 8

在制作工艺与藏品选择上上,赵希鹄提出“制琴不当用俗工”“择琴不必泥名”“制琴不必求奇”等原则,对雷氏琴(唐代名琴)、百衲琴等当时推重的“概念琴”颇不以为意,“弹之则与寻常低下琴无异,此何益哉”,主张“依法留心斫之,雷张未必过也,惟求其是而已矣”,对如今泥沙俱下,甚至存在以收藏为名行诈骗之实的收藏品市场而言,倒不失为一针见血的确论。

古琴艺术诸多审美情趣之一,就是琴作为“器”,有其独特之美,是斫琴工艺的重要成果。简单说来,琴作为器物之美,有考究的琴材之美、大漆工艺及断弦之美、丝弦的音色之美和琴的“十友”等。

(作者单位:泰州学院音乐学院)

琴象天地万物,斫琴选材,自然也有阴阳之说。琴面与琴底,都是以分别属阳与属阴的两种木材斫制而成。桐木属阳,置于上,斫成琴面。梓木属阴,置于下,斫成琴底。就木质而言,桐木松软,制作琴面能使琴的音色更美。而梓木坚硬,制作琴底能使琴坚牢不易变形。自古斫琴以桐梓为材,是有道理的。但琴材也并非非桐梓不可。自唐朝以来,斫琴大师们也在不断发现除桐梓以外的良材。依《琅嬛记》所述,“雷威制琴不必皆桐,每于大风雪中独往峨嵋,择松杉之优者伐而斫琴,妙过于桐。”

宋朝还出现了所谓“纯阳琴”,即面底皆桐之琴。据说:“取其暮夜阴雨之际,声不沉默”。斫琴重良材,亦重古材。因为古材松朽,制琴更能使音韵松古清脆。若“古良材”,则更为难得。如《洞天清录》所说:“古材最难得,过于精金美玉。”可见,若古良材所斫之琴,是何等珍贵。由于自古斫琴,必重良材。所以,名家古琴,虽过千百年,而越弹声越妙。

图片 9

唐琴表面之漆,为黑色或栗子壳色。漆下的灰胎都是纯鹿角灰。其漆层既坚固又有松隙,既利于保护琴器,又利于共振,使音色更美。而其灰胎下,则用葛布自下而包裹,以防面底粘合之处开裂。北宋晚期,出现了八宝灰,如满天繁星,精美异常。由于制作精良,古琴可越千年而逾美。同时,琴表面上因长年风化和弹奏时的震动所形成的各种断纹。主要的有:梅花断、牛毛断、蛇腹断、冰纹断、流水断、龙鳞断、龟纹断等。断纹,不仅是古代文物的佐证,同样也使古琴更加美观,又使古琴的声音更加松透古雅,音色更妙。

丝弦的特点在于韵长味厚、苍古圆润,所谓“音柔而意刚”。古琴还有精致的配件,包括:岳山、承露、冠角、龙龈、龈托、雁足、琴徽、琴轸。有时琴额上也镶有大块宝石。一般来说,岳山、承露、冠角、龙龈、龈托都是用美观的高档硬木制成,如:紫檀木、花梨木等。琴徽一般由玉、金、螺钿等制成,镶于琴面。雁足与琴轸的用料主要包括:象牙、玉、犀角、珐琅、牛角、牛骨、紫檀木、花梨木等。此外,琴有十友之说:冰弦、宝轸、轸函、玉足、绒
、琴荐、替指、锦囊、琴床和琴匣。

宋人朱长文在《琴史》中写道:“琴有四美:一曰良质,二曰善斫,三曰妙指,四曰正心。”良质与善斫,就是指以上这些古琴的形、质之美。它构成古琴艺术重要的审美情趣与内涵,是古琴艺术不可分割的重要内容,是古琴艺术存在、延续与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

合乎古法要求的材料匮乏而昂贵,当代斫琴利用现代技术创造了较多的“替代品”。

泡桐代替梧桐,50-100年之后,不但古琴“正音”不出,反而会垮朽不堪弹奏。火烧代替琴材的自然老化,徒有老材之表,而无其“松透”之实,用放大镜观察,木材纤维已断,音质燥而劣。化学漆代替大漆,不美观,不耐用,音色也死。化学胶代替大漆等胶合面、底板和护轸,声音不松透,而且过于结实,使护轸的保护功能降低。

这些现代技术的应用,一部分出于降低成品的目的,一部分出于对传统斫琴工艺不理解,绝大多数未能提高古琴的品质,可称现代技术的流弊。

图片 10

阅读原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