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举时代:发生在江南贡院的是是非非

“科举”被誉为中国古代的第五大发明,作为社会阶层流动通道的“至公之制”,深刻影响了中国隋唐以降的历史与文明。

图片 1

图片 2

江南贡院,在1300多年的历史中,是中国科举史上最大的考场,曾一次容纳两万六百多名考生。集乡试会试于一体,其地位无可比拟。

中国科举博物馆效果图。

下沉式博物馆主体的屋顶是一片池水。恢复的部分号舍

长篇小说《歌鹿鸣》正是以江南贡院为背景讲述的古典传奇故事,作者继《琉璃世琉璃塔》之后,再与你说一说科举,说一说惊心动魄的科举大案,说一说这个案子对今日高考分地录取制度的影响。当然,还有在这期间百转千回的永乐仁宣传奇、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

民间收藏家捐赠的清代状元殿试草卷。

这是一部即将开启的、尘封已久的历史档案,就仿佛打开一幅即将开启的金陵画卷,把历朝历代的科举制度发展史以及史料,当作一个空间的史书叠加在一起。当我们打开这个档案库,搜寻历史线索,将使得这段已经被人淡忘的历史重新被人发现。中国科举博物馆项目设计者、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刘克成昨天现场介绍了科举博物馆的设计理念,他告诉记者,在中国科举博物馆项目设计过程中,主要遵循了保护文化遗产、恢复历史记忆、改善城市空间、振兴文化产业等四个原则,该项目设计采取了整体城市设计的理念,从时间轴线上体现了历史-现状-未来的整体概念。

《歌鹿鸣》:烟雨秦淮,百代流芳

眼下,各大高校新生录取工作正在进行,高考学子们正在等着金榜题名。而在中国古代,对读书人以及国家、社会产生深刻影响的考试制度,却是有着1300年历史的科举考试。朱元璋定都南京后,将乡试、会试安排在南京江南贡院举行,明成祖迁都北京后,南京也仍然是江南学子应考的地方。作为全国的考试中心,南京产生了独特的科举文化。如今,南京城还保留着科举考试的诸多痕迹,除了江南贡院外,还有不少地名都与科举有关。

砚池水中映衬明远楼

科举,被誉为中国古代的第五大发明,是源远流长的中华文明在精神文明领域推动世界文明进步的一项重要发明。

位于夫子庙的江南贡院是当年全国最大的考场。始建于南宋孝宗乾道年间的江南贡院,至清代同治年间已有考试号舍20644间,规模之大,占地之广,号舍之多为全国考场之冠。明清两朝110多名状元中有58名诞生于此。目前江南贡院已暂停对外开放,将以贡院原有建筑为基础,建设中国科举博物馆。据了解,中国科举博物馆一期将于7月20日投入试运营,8月1日将正式对外开放。

虽然科举博物馆一期的牌坊、明远楼等主要建筑已经完全显露,但入口处现在仍处于封闭阶段。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说,由于科举博物馆所处的特殊位置,整个博物馆不可能建成高楼,所以一期除了地上部分,主要为地下四层、局部五层为主要结构,即将开放的展区将主要位于地下一层。

图片 3

建设进展项目分两期建筑轮廓已现雏形

从围挡步入,眼前的景象令众人情不自禁低叹一声,下沉式博物馆主体的屋顶是一片池水,就仿佛静静的砚台一样,而在池水的映衬中,修葺一新的明远楼更显风姿。

北京贡院

中国科举博物馆项目将以江南贡院历史遗迹为基础,在修缮保护部分号舍和明远楼等遗存的前提下,打造一个科举制度档案库,里面将囊括隋、唐、宋、元、明、清的科举制度档案,成为荟萃科举文化精华的集大成之地,将全方位展示历时1300多年的科举制度的兴衰和深远的影响。

明远楼彩绘也进行了恢复

孙中山先生曾指出:西方各国的考试和文官制度,都是学的英国,而英国,是学自中国的科举。虽然形式内容不尽相同,英法美等西方主要国家,先后建立了通过考试选拔文官的文官制度;学士、硕士、博士等学位制,也是以中国科举制度的秀才、举人、进士品位制为样板。在学习科举之前,英国是什么制度呢?世袭。

按照规划,科举博物馆及其配套项目东至平江府路,南至贡院街,西至金陵西路,北至建康路,总占地面积约6.63公顷,总规划建筑面积约20万平方米。项目计划分两期实施,一期工程为明远楼以南、以西部分,占地2.75公顷,规划建筑面积9.2万平方米,主要是修缮保护部分号舍和明远楼等遗存,建设科举博物馆主体和必要的配套设施。二期工程为明远楼以北、以东部分,占地3.88公顷,主要是修缮飞虹桥,打通江南贡院历史轴线,以及进一步建设文化旅游配套设施。

明远楼原为江南贡院的中心,也是贡院最高的一座建筑。登临四望,秦淮风月,历历在目。明远二字取自《大学》中慎终追远,明德归厚之意。科考期间,监临、骆试、巡查等官员昼夜登楼查望,白天摇旗示警,夜间举灯求援,以防考生骚乱、作弊。

而东亚、东南亚、中亚和西亚等各国,曾有相当多的知识分子来中国参加科举;朝鲜、日本、越南则干脆仿照中国设立科举。科举对世界文明的影响,完全可以媲美于物质文明领域中的四大发明。

记者日前在现场看到,科举博物馆建设工地的围挡已经拆除,科举博物馆部分建筑的外立面虽然仍搭有脚手架,但建筑的外形轮廓已经显现出来。青奥会前,沿街的这些建筑肯定能完工。现场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说。记者随后从中国科举博物馆的官网上也得到印证,中国科举博物馆将于7月20日投入试运营,8月1日将正式对外开放。

明远楼本身是一个三层高的木质建筑,科举博物馆建筑采取下沉和下挖的策略,一方面可以打通南北主轴线,另一方面可以反衬明远楼的高耸,表示对历史文化的敬意。扬子晚报记者采访中了解到,明远楼始建于明嘉靖十三年,虽距今已有480年历史,但仍保存完好,它是中国保留的最古老的一座贡院考场建筑,是省级文保单位。在博物馆建设中,中国科举博物馆项目的设计者、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刘克成也尽最大可能恢复其历史原貌,对建筑本体予以保护和彰显的同时,还对明远楼彩绘进行了恢复。

所谓“科举”,就是通过考试选拔官吏、分科取士。科者,科目;举者,选官任人。这个词出自于隋炀帝的诏令“文武有职事者,以孝悌有闻、德行敦厚……臀力骠壮十科举人”,明确列出了举人,即任官的十科科目。隋大业元年(公元605年)科举制度创立,大业二年隋炀帝设“进士科”,是科举制正式形成的标志。

文物征集清状元殿试试卷草卷都可当字帖

二期展望:主要修缮飞虹桥

图片 4

在科举博物馆一期即将对外开放的同时,对于相关文物的征集也在同步进行中。除了先期征集的文物,科举博物馆将长期征集相关文物,这其中既包括各类科举考试试卷,与科举题材有关的民俗用品,也包含古代状元进士科考用品、生活用品等。此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间收藏家还专门委托江南贡院原馆长周道祥等,向在建的南京中国科举博物馆捐赠了一份珍贵的清状元殿试试卷。而且,这份殿试草卷的主人黄思永还是南京人。

自2012年12月12日科举博物馆奠基仪式后,按照规划,科举博物馆及其配套项目东至平江府路,南至贡院街,西至金陵西路,北至建康路,总占地面积约6.63公顷,总规划建筑面积约20万平方米。

广州贡院

这份珍贵的清状元殿试试卷,长约3米,虽然这是一份殿试的草卷,但却以可与书法字帖相比拟的楷书写满了长卷。应殿试举人臣黄思永,年三十九岁,江苏江宁县人。由拔贡生礼部七品小京官应光绪元年顺天乡试中式,由举人礼部额外主事考取军机章,一应光绪六年会试,恭应殿试。将三代脚色开具于后:曾祖国楹,未仕,故;祖德符,未仕,故;父汝玉,未仕,故科举考试非常严格,首先要交代考生自己的经历,甚至还要写明祖上三代读书经历,是否入仕等,然后再进入正题。殿试中,除发给正式试卷外,还发给草稿卷纸,殿试者思考成熟后,往往先作草卷,然后再认真誊录到正式试卷之上。由于殿试卷属于重要文档,均藏于皇宫大内之中。据统计,普通的进士殿试卷的遗存仅有十几份。这份殿试草卷的出现,为研究古代科举考试的程序、内容、要求,都提供了一件不可多得的文物实料。

项目计划分两期实施,一期工程为明远楼以南、以西部分,占地2.75公顷,规划建筑面积9.2万平方米,主要是修缮保护部分号舍和明远楼等遗存,建设科举博物馆主体和必要的配套设施。中国科举博物馆二期工程则将为明远楼以北、以东部分,占地3.88公顷,主要是修缮飞虹桥,打通江南贡院历史轴线,以及进一步建设文化旅游配套设施。

这个制度从隋朝开始,直至清朝光绪三十一年(公元1905年)结束,经历了一千三百余年。那么中国在此之前,又是如何选拔官吏的呢?

编辑:江兵

飞虹桥宽6米,长约15米,用巨石筑成。两侧的桥栏护板之上,以高浮雕的手法,铭刻出象征一路连科、青云直上的吉祥纹饰。此桥虽经历了500余年的风风雨雨,但至今仍保存完好。飞虹桥在科举时代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它是江南贡院内、外帘的分界点。为防止外帘官员与内帘官员相互勾结舞弊,贡院立有严格规定,考试期间任何人员不得逾越飞虹桥半步。

各个朝代都不相同。战国,军功与养士制;汉代,乡举里选制;三国两晋南北朝,九品中正制。这些制度因为没有明确客观的标准,不允许士子自由参加,而是靠主观性的推荐,血统、门第和财富便成为取士的主要因素,结果“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社会的僵化和不安定也就不足为奇了。

背景介绍:古代最大科举考场

起源于隋唐,发展于宋,迟缓于元,成熟于明,蓬勃延续到清末,科举制度,一直是统治者取士之正途。

位于南京城东南隅的江南贡院,东接桃叶渡,南抵秦淮河,西邻状元境,北对建康路,为古之风水宝地。据《南窗纪谈》所载:建康贡院始建于南宋孝宗乾道四年,起初为县、府学考试场所,占地不大。公元1368年,明太祖朱元璋定都南京后,集乡试、会试于南京举行。明成祖永乐十九年,朱棣迁都于北京,但贡院仍留作乡试考场。

科举,将读书和做官通过考试连接起来,使儒家倡导的“学而优则仕”制度化,保证所选拔的官员具有良好文化素质,精英治国成为现实。科举,以考试成绩作为选官的唯一标准,被誉为“至公之制”,不仅有利于强化统治思想、稳固统治秩序,更有助于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科举,作为当时知识分子实现治国平天下理想的最佳途径,直接塑造了他们的精神修养和思维方式,更通过千万知识分子,影响了一般民众的价值观念和社会心理。

因江南地区人文荟萃,原有考场便越来越显得狭小。永乐皇帝便没收犯臣纪纲的府邸,又取怀来卫指挥陈彬家人陈通,忠勇伯家人侯清等人的房舍以及府尹黄公永元祠、秦桧之子禧祠等改建江南贡院。后经明、清两代的不断扩建,至清同治年间,江南贡院已形成一座拥有考试号舍20644间,占地达30多万平方米的中国最大科举考场。仅清一代经过江南乡试后考中状元者58名,占全国状元总数的一半以上。唐伯虎、郑板桥、吴敬梓、吴承恩、方苞、袁枚、林则徐、邓廷桢、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陈独秀等历史名人,均为江南贡院的考官或考生。

这漫长的一千三百多年之间,中国最大的科举考场,就是位于南京的江南贡院。所谓“贡举有院,内外通制也。南京应天府为天下贡其首,其制度亦必为四方所取法”,江南贡院备受全国瞩目,亦是各省贡院效法的榜样。其原因一是科举制度在明朝发展到了鼎盛;二是南京在明初是大明的首都,明成祖迁都北京之后是留都,南北两京制下“南闱”“北闱”两处贡院交相辉映;三是江南锦绣之地,文风素来昌盛。

江南贡院至今仍保存有23块江苏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贡院碑刻;明代建筑明远楼、飞虹桥等一批珍贵历史文物。未来这里还将打造成为中国科举制度的研究中心,中国科举文物的保护和展示中心。

贡院,就是“贡举之院”,即京城和省会的科举考场。江南贡院始建于宋乾道四年(公元1168年),当时叫建康府贡院。明朝初年称为“贡院”,集乡试、会试于一体;明成祖迁都北京,新建了北京贡院,原“贡院”便相对于北京贡院被称为“应天府贡院”或者“南京贡院”。到清代因成为江苏安徽两省合闱的贡院,故改称为“江南贡院”或“江宁贡院”。

编辑:江兵

直到清末科举制度被废,南京贡院的规模都是举世最大的。占地最多时超过三十万平方米,号舍两万余间,容纳过两万六百多名考生。科举一千三百年间,全国出过八百余名状元、十万余名进士、百万名举人,其中相当一部分来自江南贡院;明清时期更是全国一半以上的官吏由此选拔,清代一百一十四名状元中有五十八名是江南贡院乡试考出的举人。难怪时任两江总督的李鸿章骄傲地说:“自是两省之士庶无遗珠之憾,既崇既硕,维洁维栗,甲于宇内!”

这段话,录于著名的江南贡院碑刻之上。江南贡院碑刻存世二十三通,内容都是有关于江南贡院及其所代表的科举,作为中国科举制度文化的见证,具有非凡的历史价值。

图片 5

中国科举博物馆明远楼

江南贡院中的明远楼,建于明嘉靖十三年(公元1534年),距今已近五百年,仍保存完好,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一座贡院建筑。飞虹桥,亦经历了五百余年的风雨,桥栏护板上的“一路连科”“青云直上”等纹饰依然清晰鲜明,让人忆起科举年代莘莘学子的梦想。

2012年秋天,以江南贡院遗迹为基础,在修缮保护部分号舍和明远楼等遗存的前提下,中国科举博物馆开始筹备建设。这是全世界唯一以贡院遗址为基础的专题性科举博物馆,也是海内外最大的以中国科举为内容的专业性博物馆。

“自古无场外的举人。”自隋唐科举形成之后,所有响当当的科举人物都是自贡院走出。贡院是科举制度的有形载体,科举文化的具体象征。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贡院江南贡院,在千年中兴衰起伏,清末科举制度被废后更屡经沧桑,正是科举文明的缩影。在此建立中国科举博物馆,是对贡院遗存的保护,更是对一千三百年科举文明的尊重、传承和探索。

中国科举博物馆将致力于打造中国科举制度研究中心、中国科举文化研讨交流中心、中国科举文物收藏中心。2014年8月,这里举行了临时性展陈“科举文化专题展”,对公众展出科举相关文物藏品四百九十七件,轰动一时。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中国之所以为中国,中华民族之所以历经数千年沧桑而依旧繁荣昌盛,根基在于五千年一脉相传的中华文明。科举制度、科举文化和科举文物是中华文明中极为重要的部分,对中国隋朝之后各朝代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作用绝不可低估,对当今社会的教育制度亦有深远影响。这是一份异常宝贵的文化遗产。

保护古迹遗存,改善夫子庙秦淮风光带的生态和人文环境,彰显南京文化古都的历史文化亮点,弘扬六朝金陵悠久灿烂的文化遗产,这是建立中国科举博物馆的出发点。

让所有中国人了解祖先的科举历史文化,找到与此相关的民族文化的向心力和凝聚力,传承中国科举文明,增强文化自信和价值自信,从而在地球村愈来愈紧密深入的文化碰撞交融中,保持中华民族文明的特色,继续自强不息昂首前行。这是建立中国科举博物馆的初心。

进一步传播交流科举文化,让全世界记住中华文明古今的辉煌,对中国文化的核心儒家文化了解一二,从而理解我们和平崛起的天下观,体会我们内政外交的良苦用心。这亦是我们建立中国科举博物馆的希望。

图片 6

中国科举博物馆夜景

走进贡院大门,想到六百多年前明太祖朱元璋、明成祖朱棣走过;仰望明远楼,林则徐、李鸿章、曾国藩曾在这楼上主考;轻抚龙虎榜墙,唐寅的名字曾在这墙上高居榜首解元;凝视一间间狭窄的号舍,施耐庵、方苞、秦大士、郑板桥、翁同龢、张謇等等,就是在这里走出了人生的一大步,而文徵明、陈独秀在这号舍中冥思苦想,居然名落孙山……这一切,难道不让你思潮澎拜、热血沸腾?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是《诗经·小雅》中的一篇《鹿鸣》。《红楼梦》第九回中,贾政问李贵宝玉念了些什么书,李贵忙回说:“哥儿已念到第三本《诗经》,什么‘呦呦鹿鸣,荷叶浮萍’,小的不敢撒谎。”说得满座哄然大笑,贾政也撑不住笑了。这里说的就是《鹿鸣》,在古代科举教育体系中属于必读内容。

图片 7

中国科举博物馆夜景

在宴会上歌唱这首《鹿鸣》,本是周礼的一部分,隋唐有了科举之后,“歌鹿鸣”则成了科举制度中乡试中举后必经的仪式。举人,因此常被称为“歌鹿鸣者”,各省官吏宴请考官和举人,则称为“鹿鸣宴”。

这本《歌鹿鸣》,便是在中国科举博物馆开馆之际,与你说一说科举,说一说惊心动魄的科举大案“南北榜案”,说一说这个案子对今日高考分地录取制度的影响。当然,还有在这期间百转千回的永乐仁宣传奇、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以及不能忘却的“交趾”“安南”这两个历史名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