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公报》19日发表:不拘一格选人才的民国大学

今年10月我曾去山东大学出席臧克家先生110周年诞辰纪念大会和学术研讨会。山大是我国的名校,尤其是人文学科。他们出版的《文史哲》杂志影响很大,当年也为毛泽东所看重。近年,美国《科学》杂志评出中国十所杰出学校,山大名列其中。

不拘一格选人才的民国大学   文/鲁先圣

臧克家1905年10月8日诞生于山东诸城臧家庄,除了建立臧克家先生纪念馆,设立臧克家奖励基金,山东大学还把10月8日确定为全校的臧克家日。闻一多和臧克家都是山大校友,在臧克家102周年诞辰的时候,山大中文系81级和83级的校友集资在中心校区建造的臧克家和闻一多全身塑像落成。在山大校园漫步,就会看到,这对师生相距咫尺,分别坐在两条长椅上。一袭长衫的闻一多,依然系着围巾,握着烟斗。而身着中山装的臧克家,则左手拿着一本书,右手搭在长椅的靠背上,向远方眺望。

臧克家考上山大有一个故事。1930年,臧克家投考山大的前身青岛大学。考试课目是两门:国文和数学。因为没有学过数学,所以臧克家在数学考试中缴了白卷。国文是考作文,题目:《杂感》。臧克家只写了三行诗:“人生永远追逐着幻光/但谁把幻光看作幻光/他便沉入了无底的苦海。”主持考试的山大文学院长兼国文系主任闻一多,对这位考生的作文大加赞赏,给了98分。同时,闻一多又向校长说项,极力主张破格录取臧克家。于是,山大校园里这才有了臧克家的脚印。1933年臧克家自费出版处女诗集《烙印》,老师闻一多掏了20块大洋给予支持,并且为诗集写序。闻一多写道:“克家的诗,没有一首不具有顶真的生活的意义。”

   
民国时代,大学选拔人才,虽然也有统一的考试,但是,对于某一个方面确实出类拔萃的人才,学校则不拘一格,从而给了那些特别的人才以深造的机会。事实上,这些人才,也果然没有辜负学校的破格,最终都成为一代大家。

其实,臧克家一家四代人都结缘山大,这在教育史上真不多见。臧克家的父亲臧统基毕业于山东政法学堂,这是山大的前身之一。臧克家的大儿子臧乐源是伦理学家,在山大毕业后就留在学校执教,直至退休。二儿子臧乐安是翻译家,当年从山大转至哈尔滨外专学习俄语,他长期担任中央国际广播电台译审。再后来,第四代又出现了:乐源的儿子臧耕考入山大,学的数学;乐安的儿子臧小龙考入山大,专业是经济学。

   
1929年,清华大学招生爆出大新闻,数学只考了15分的钱钟书,因为国文成绩优异,被校长罗家伦特批录取。

在臧家,臧克家的小女儿郑苏伊和我最熟。她是臧老生前的秘书,现在在作协创研部工作。长女臧小平,原来是《文艺报》编辑。有一年我在东北一家刊物发表论文《大诗人的特征》,就是由她在《文艺报》摘转的。乐安和出身俄语专业的我是同行。但只有乐源到过西南师范大学。

   
而这位罗校长之所以有这样的勇气,因为他自己在1917年就是以数学零分、国文满分被胡适和蔡元培破格录取到北大的。

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乐源到我们学校出席全国的哲学学科的学术会议。他奉父命,到我家看望。正好贵州诗人罗绍书前一天来看我,送了我一瓶茅台酒。那个时候,茅台很名贵,我就请乐源给臧老带回北京。后来乐源在电话上告诉我,父亲坐在椅子上,转动着酒瓶,故意发问:真的,还是假的?臧老的幽默把我惹得大笑。

   
后来成为历史学家的吴晗,1931年考清华,数学零分,但是其它学科几乎全部满分,被破格录取。

(作者系西南大学教授)

   
1930年,后来成为大诗人的山东诸城人臧克家,报考国立青岛大学,也就是后来的山东大学,数学考了零分,但是作文98分,文学院院长闻一多相信是不可多得之才,破格录取。

   
那年夏天,山东大学的前身国立青岛大学录取名单发布,一位来自山东诸城的考生臧克家数学考试零分,作文也只写了三句杂感:“人生永远追逐着幻光,但谁把幻光看成幻光,谁便沉入了无底的苦海。”

   
按照正常的录取资格,这位考生肯定是无法录取的,一篇作文只有三句话,数学零分,怎么能录取呢?但是,这位考生却幸运地碰上了一位慧眼识珠的主考人。这位主考人就是国文系主任闻一多。闻一多从这三句诗中发现了这位青年身上潜在的才华。

   
开学的第一天,闻一多把臧克家叫到他的办公室,对他说:“从你的《杂感》,我看到了你的才华,看到了你的前途,看到了中国诗坛的希望。努力吧,诗的春天是属于你们青年人的。”

   
就是从1930年开始,臧克家成为闻一多先生的高足,经常出入于闻一多的办公室和家中,向老师请教;闻一多非常赏识臧克家的才情,1932年回清华任教后写信给臧克家说:“得一知己,可以无憾,在青岛得到你一个人已经够了。”可见他对臧克家的赏识之深。1933年臧克家准备出版诗集《烙印》,因当时名不见经传,书店不愿出版他的诗集。闻一多得知后立即帮助联络王统照等人,帮他出资印行《烙印》,又在大型杂志上撰文介绍推荐。

   
闻一多先生遇难后,臧克家立即撰写《我的先生闻一多》,并手书他那首献给鲁迅先生的名诗《有的人》,献给他敬爱的老师闻一多:“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死了,他还活着……”表达自己的哀悼之情。

   
还有一位著名的民国数学零分考生,她是当时著名的“合肥四姐妹”之张允和,以数学零分、国文满分,被北京大学录取。

   
这些后来都成为一代大家的人才,果然都没有辜负那些发现他们的伯乐。在那个军阀混战的乱世,当时的教育界,却有着这样的开明和不拘一格降人才的体制,让人敬佩,更让人神往。我想,这也一定是民国时代何以大师林立、人才辈出的原因。

图片 1

图片 2

悬挂展览于深圳大学城图书馆三楼的书法作品《大学论语》

图片 3

拜访中山大学陈寅恪先生故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