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研讨网络文学“出海”

图片 1

11月15日至16日,由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海南省作家协会主办,海南省网络作家协会承办的“自贸港背景下的网络文学出海论坛”在海南省三亚市举行。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主任何弘,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副局长方正辉,海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版权局局长陈莹,上海市作协党组书记、专职副主席马文运,以及18位知名网络作家、31位海南网络作协代表、10位国内网络文学专家、多家文学网站代表参加了主题论坛。活动由海南省作家协会专职副主席梅国云主持。

唐家三少 /文

自贸港背景下的网络文学出海论坛活动现场

与会专家谈到,此次论坛对于探索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的新途径、新方法、新机制,促进网络文学健康发展将发挥积极作用。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关键是要讲好中国故事,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网络文学在中国已经进入平缓期,未来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机遇将在海外。多年来网文出海从东南亚向欧美扩展,从内容输出向模式输出转变,今天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已经不单是作品的翻译、产品出海,而是生态落地、文化出海。网络文学利用数字技术和互联网平台,在传播中华文化、展示中国形象方面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推动网络文学作品的国际传播要做好三个方面的工作:一是要加强中国网络文学的对外译介,二是要助力中国网络文学海外落地,三是要大力推动对外出版业务转型创新。我们应该在全球化的视野下,在各国本土的生产机制的基础上思考中国网络文学的生产模式是否可能成为世界的标准。未来中国网络文学如何居于领先地位,不仅仅在于拥有多少作品、作者、翻译,还在于是否能提出更好的应对未来媒介整体变化的新模式。

图片 2

11月15日至16日,由中国作家协会、中共海南省委宣传部指导,海南省作家协会、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中心主办,海南省网络作家协会承办的“自贸港背景下的网络文学出海论坛”活动在海南省三亚市举行。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主任何弘,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副局长方正辉,海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版权局局长陈莹,上海市作协党组书记、专职副主席马文运,以及18位知名网络作家、31位海南网络作协代表、10位国内网络文学专家、多家文学网站代表参加了主题论坛。活动由海南省作家协会专职副主席梅国云主持。

活动期间还举办了“网络文学的产业化与国际版权合作”主题分论坛,业内专家就网络文学的产业化以及国际版权运营模式等方面进行了讨论。

2019年2月24日,正好是我从事网文创作的整整第15年,码了4000多万字,累计出版了《斗罗大陆》系列等20余部长篇小说。有人问我坚持“不断更”的动力在哪?那就是我每天只做一件事——要让读者天天都看到我的作品,是我对网络文学最真挚的告白。

图片 3

这也是网络文学最厉害的地方。我是幸运的,因为自己的写作能力能够得以展现,伴随着蓬勃的网文行业而不断成长。

何弘讲话

《拥抱谎言拥抱你》是一部励志成长类小说,也是我继《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之后的第二部现实题材小说。为何转向现实领域?2004年刚开始从事网络文学创作时,我的大部分作品都以虚构类为主,直到最近两年,逐渐感觉笔力足以支持,加上希望通过创作更多去承担一份社会责任感,开始耕耘现实题材创作。

何弘表示,此次论坛对于探索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的新途径、新方法、新机制,促进网络文学健康发展将发挥积极作用。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关键是要讲好中国故事,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多年来网文出海从东南亚向欧美扩展,从内容输出向模式输出转变,今天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已经不简单是作品的翻译、产品出海,而是生态落地,文化出海,网络文学利用数字技术和互联网平台,在传播中华文化、展示中国形象方面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中国网络文学如今已成为中国走向世界的重要力量。作为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对外开放门户,海南建设自由贸易区是国家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重要举措,为海南的发展提供了良好契机。在海南自贸港建设的背景下,海南作协抓住机遇着力打造中国网络文学海外输出的桥头堡,逐步构建以政策为依靠,形成以作协为引导,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基础,以版权输出为核心,以人才为支撑的对外文化交流格局。希望大家能够继续开拓创新,积极推动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为推动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说到责任,我心中一直有两份责任,一份是文以载道的责任。曾有记者问我:“作为一名作家,怎样的创作可以说是文以载道呢?”我说,这个问题很难量化去回答,但自己创作的作品至少应该敢给自己孩子看,如果作者都不敢把文字给自己孩子看,又凭什么给别的孩子看呢?我觉得这是最基础的道德底线。

图片 4

我发表过一篇文章《正能量写作才能长久》,这不是一句空话,而是发自肺腑的。纵观全世界,只有那些拥有人文关怀的正能量作品,才能有希望真正成为世界经典。我相信能够留下来的一定是优质的,只有正能量的东西才能长久,不是正能量的早晚会被市场淘汰,被规则淘汰。所以,作家不能图一时之快去写一些三观特别不正的东西,那种文字不可能长久,要写对读者有正向激励、有人文情怀的书。

方正辉讲话

另一份责任则是对行业的。从业15年,我见证并亲历了网络文学的高速发展,更是网络作家中唯一一名全国政协委员。当我写东西的时候,会油然生出发自内心的愉悦感。网络文学的诞生,让很多拥有文学天赋的人开始从事文学创作。尤其是年轻的80后、90后一代,对文学产生更深切持久的热情,并渐渐以此为生。

方正辉从自身经验出发,谈到推动中国网络文学作品的国际传播要做好三个方面的工作:一是要加强中国网络文学的对外译介,对展现当代中国风貌的优秀网络文学作品进行多语种对外翻译出版和推介,让更多国外读者读到原汁原味的中国网络文学作品。二是要助力中国网络文学海外落地。七十年来中国外文局积累了丰富的海外合作出版资源和国际传播渠道,建立了26家海外机构,50多家中国主题图书海外编辑部和10家中国图书中心。外文局要利用这些资源,加大对中国网络文学作品的海外传播力度,让中国网络文学作品在海外的传播更广泛、更深入、更扎实。三是要大力推动对外出版业务转型创新,外文局要以网络文学作品对外传播为引领,开展对外出版的内容创新、形式创新和渠道创新,用好互联网和移动阅读渠道,大力推动对外出版向数字化、移动化、智能化转型,在网络空间讲好中国故事,通过更便捷的方式传播中华文化,不断增强中华文化的国际影响力。

如果没有网络,没有网络文学,就不会有这么多网络文学作家出现,包括我自己在内。曾有专家问我,网络文学出现对中国文学是好事吗?我说是好事,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在短短几十年涌现千万新生作家投身创作。全世界的作家加在一起能有多少呢?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晓明曾说过,网络文学,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精品,那也是一个非常庞大而可观的数字,是其他国家难以比拟的量级。网络文学的出现,对整个中国文学是有力补充和庞大的后备力量。中国网络文学不断健康发展,未来有望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通俗文学。

随后,唐家三少、匪我思存、柳下挥、横扫天涯等作家代表,杨沾、张大年、武新宇等行业代表以及邵燕君、肖惊鸿等专家代表以“自贸港背景下的网络文学的海外输出”为主题,各自就关于在自贸港的背景下如何做好网络文学及其海外传播进行探讨。

目前共计千万余名作者在网络文学平台创作,约六亿读者每天追更网文小说。虽然不排除其中会有水平不理想的文字,但整个行业在不断进步。网络文学一直是吐故纳新的,在自我淘汰中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回想最初,网络文学作家不被认可,20多年来随着网文持续发展,国家加大了对网络文学的支持力度,吸收了越来越多作者进入中国作家协会大家庭。主流文学愈发关注我们,也为网络文学作家正名,打下了网文发展的根基。

网文出海:推动中国故事走出去

以内容为核心的多版权运营下,网络文学作为产业链的重要源头之一,怎样的故事更能赢得人心?有社会意义和情感共鸣的,是网络小说长久吸引人的关键要素。我的小说《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被改编成同名电视剧,去年播出后反响不错。《斗罗大陆》被改编成动画,正在持续更新播出。网文IP的改编热潮中,顶尖IP意味着“被证明过的故事”——既获得了大量读者喜爱,线上线下传播范围也广,作品的市场潜力和粉丝经济基础都不容小觑。

网络文学作家唐家三少认为,故事是连接中外文化的桥梁。虽然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但全世界的读者都喜欢读故事,故事具有世界性。据最新数据显示,中国网络文学已经有超过一万多部作品翻译成外文。当网文走向世界时,隐藏在故事中的中国文化也走出海外,更多的外国读者通过网络文学去了解中国。如今,网络文学在中国已经进入平缓期,未来网络文学的发展机遇将在海外。此外,他还谈到,要重视网络文学海外版权的发展,这是中国网络文学作家继付费阅读、移动阅读之后的第三次普惠的机会,是网络文学作家的下一个春天。

(作者系网络文学作家、北京市作协副主席)

网络文学作家匪我思存从“女性向”网络文学角度出发,谈到东南亚是网络文学出口的红海。中国网络文学除了辐射东亚文化圈外,如果想扩大海外影响力,要加强对网络文学的翻译出版,尤其加强与国内影视公司的联动,以网络文学IP改编影视剧的方式引进到更多国家,这种载体可能更容易让国外的读者或者观众了解中国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作家柳下挥则认为网络文学的题材可以用多种方式呈现。身为网络文学的从业者,他呼吁作家用丰富的想象力、有趣的表现方式以及平易近人的载体,创作出寓教于乐的、打破次元壁的作品。“我们的眼界可以很高,我们的梦想可以很小。我们的落笔可以是星辰大海,是一个又一个凭空创造的玄异世界,也可以是那些赤裸着胸膛汗流浃背抡起重锤的铁匠、手指粗糙却手艺精湛的木匠。他们的铁锤更有力量,他们的手背刻着故乡。”
他更相信,当下的、现实的、民族的,是最好的共情题材和方向。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邵燕君进一步提出,内容传输进一步扩展到模式传输是更重要的底部传输。网络文学生产机制模式恰恰是中国网络文学最宝贵的原创产物。我们应该在全球化的视野下,在各国本土的生产机制的基础上思考中国网络文学的生产模式是否可能成为世界的标准,进一步产生世界性的网络文学工业。此外,她还提出,当下中国网络文学面临的不仅是自己走出去的问题,还有世界意义上的文学生产问题,即在5G时代、AI时代,文学到底能不能活下来。在未来中国网络文学如何居于领先地位,不仅仅在于拥有多少作品、作者、翻译,还在于是否能提出更好的应对未来媒介整体变化的新模式。“AI也许代替人写小说,但是自己写的乐趣永远不可能被取代,也许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探讨新模式可以为网络文艺时代中更好的存活开辟新路线。”她谈到。

要创作适合自己的、好看有趣的网文作品

随着网络文学20年的发展,网络文学作家和读者在不断地成长,加之近年来国家政策对于现实题材的扶持,网文创作面临创作题材的转型与升级。16日上午,20位作家代表、专家代表、行业代表就“新时代网络文学创作题材的转型和升级”展开讨论。

图片 5

分论坛一现场

鲁迅文学院研究员王祥认为,网络文学满足世界各地人类对于情感体验的需求,所以受到世界各地读者欢迎的基本都是奇幻、修仙类小说。我们在提倡现实题材的同时,也要强调要将丰富、新鲜的现实生活转化成读者新奇的阅读体验,创作要符合现代创作技巧,这样读者才会去看,才有获得感,才能真正理解小说中所展现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网络文学的现实题材创作不能脱离现代大众文艺的发展趋势。

为积极响应现实题材创作的方向,唐家三少曾创作过一部以大运河为题材的小说。他形容第一次接触到大运河题材时“很懵”,不知道从何下手。直到跟着其他同事一起去采风,他的脑海里才开始有了故事的雏形。他在故事中将大运河穿插其间,读者既爱看,又达到了宣传大运河的目的。他谈到,网文作家要多积累经验,善于喻教于故事,将题材与新颖的故事形式相结合,不要故事扁平化、人物干巴巴,读来索然无趣。

网络文学作家夜神翼提到,当下有一种跟风现象,盲目创作流行的题材,忽视了自己的写作基础。他建议作家要创作自己擅长和喜欢的故事,不要为了迎合市场强行转型,擅长写幻想类小说的继续写,擅长写现实题材作品的作家可以继续尝试写现实题材作品。此外,他认为转型过程中要加强引导,希望网站或者作协能够给这些作家必要的引导和指引。比如网站或者影视公司做一些定制,或者构思上的引导,让作家将现实题材写得更好。

网络文学作家麦苏此前一直写古代言情小说,并善于以刺绣为爆发点推动情节发展。在国家扶持现实题材创作后,她依然以“刺绣”为题材,只不过从古代言情题材转型为现实题材创作。小说创作的中心点是相同的,但不同的题材类型要用不同的描写手法和表达方式。她建议网文作家在创作时要在原有知识量积累的基础上寻找新的创意点,并由此展开写作。

网络作家阿菩则建议在文学领域实现分工,即鼓励一部分文学从业者继续追究高深的思想价值和极致的美学追求,同样有一部分的作者在继承先进文化基础上进行大众文学的创作,将优秀的思想文化传播,使人民群众得以享用精神文化产品。

图片 6

分论坛二现场

图片 7

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现场

活动期间还举办了“网络文学的产业化与国际版权合作”主题分论坛,业内专家代表就网络文学的产业化以及国际版权运营模式等方面进行了讨论。中国外文局北京中外翻译资讯有限公司、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海南省版权局、海南省作家协会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网络作家及专家学者还奔赴三亚、琼海、海口等地采风,感受海南的风土人情和发展变迁。(中国作家网李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