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的雨

  喜欢下雨,喜欢雨落屋檐上,滴滴答答噼里啪啦的落下声。不由也就想到了,在金代作者,元好问中的诗词,《骤雨打新荷》不是有一句就是这样写的吗?“骤雨过,似琼珠乱撒,打遍新荷”。

     
小的时候,读过一篇文章,很是喜欢!其中有些句子至今难以忘怀:有一个精灵,漂泊如三春之水,惆怅似初夏细雨,幽怨似深秋桂子,清冷似冬夜之月!那时候只是觉得句子只是单纯的好,觉得写得跟诗似得,就整天的背啊背!

我爱雨,我也不讨厌有雨的人生。
雨,是我的欢乐;雨,是我的忧伤。
小时侯,我喜欢下雨。
下雨了,我喜欢同小伙伴光着头在雨中奔跑,像雨前翻飞的燕子。我更喜欢伸着小手接如线如帘的屋檐水,它击打在手心,痒痒的,逗得我们哈哈作笑;聚得多了,溅到脸上,睁眼不得,眼便眯成一条缝。每一次滴落,都是一次心灵的悸动。
七岁那年,接屋檐水的我不留神,脚一滑摔到在高坎之下,眉宇间留下了一个永恒的伤疤,它是儿时欢乐和幸福的碑记。
下雨了,我们冒着淅淅沥沥的雨到浊浪排空的河边,小心翼翼地捕捉泥水呛懵了的娃娃鱼、白鱼、和红尾鱼;我们冒着雨到地里田头去捡拾风雨摇落的核桃、栗子;我们冒着雨到山间的果树下安置闸板,有时一天还可以捡到十多只松鼠和山鸡呢,回家便可以享受着这雨的厚赐;我们冒着雨、赤着脚、裤管挽得高高的到哗哗流淌的山溪旁拾柴火、垒坝修水泵,雨淋湿了我们的衣衫,我们依然乐此不疲。大人们是不多干涉的,雨让我们拥有了一个快乐野性*的童年,我感谢雨!感谢赐给我们雨的上苍!
上学后,我常透过教室的窗户,仰望如注的雨帘,倾听河水暴涨之声,我为不能回家的食宿发愁了。有人说:“少年不识愁滋味。”而我的心头第一次漫布了愁云,我第一次品尝了苦涩的忧愁。雨,见证了我儿时的惆怅。
十岁那年,河水暴涨,做工的父亲不能回家,我和姐姐穿着蓑衣、手拄木棍爬上雨雾迷茫的高山为队里看野兽,雨下得迅猛。我们姐弟俩在看兽棚里燃起了熊熊大火,但常常彻夜未眠,因为我们害怕野兽的袭击。当我们真切地听到熊瞎子、野猪下地掰玉米的声音时,姐姐拼命地加柴烧火,我使劲地吹号、敲梆子。往往一阵骤雨撒来,我们误以为是野兽的攻击,并准备随时挥舞燃烧的木柴对付它们。这时,雨,见证了我童年的惊恐和勇敢。
十岁那年夏天,干旱半月有余,禾苗枯死,树叶干焦得见星火便可燎原。就在那时,慈爱善良,痛爱我们的祖父去世了。祖父入土的刹那,乌云翻墨蔽日,晴空如夜,响雷震天,顿时大雨倾盆。这雨,是苍天为祖父流下的悲泪,人生之初的我初次解读了什么是悲痛。雨,就是见证,它同我悲伤的眼泪一起永远留驻在了我的心湖,并且凝结成冰。
十八岁那年仲秋,我冒雨亲自安葬了一生凄苦不幸的父亲,在我的心湖里又多了一滴硕大的悲泪,雨可做证。
今年夏天,雨脚如麻,多得隔时不隔天。深夜,我僵尸般地躺在床上,听着窗外滴落在陽棚上的雨,其声如鞭炮争鸣,又如豆粒滚落簸箕,声声溅落到我那充满忧伤的心湖里,激起层层涟漪,掀起阵阵狂澜。我思念起独守老家的年迈母亲和远在异地他乡的多病妻子。愁丝如雨哇!我饱尝了离散的痛苦和人生的无奈。这不息的雨,就是见证。
雨,记载了我儿时的欢乐、幸福和惊惧;雨,见证了我人生的悲哀、思念和无奈。但我并不怨恨雨,因为无雨的人生或许是一种缺憾,无雨的人生或许是一种不完美的的悲哀。人生不需要暴风骤雨,但不可无雨。
人生该不会天天有雨吧!

  可我也还是喜欢这、整首诗的一个开头:绿叶阴浓,遍池亭水阁,偏趁凉多。海榴初绽,朵朵簇红罗。乳燕雏莺弄语,有高柳鸣蝉相和…

     
走了这么多年的人生道路,至今再读这些句子,很有感触。漂泊如三春之水,小溪的源头,冰雪消融,河流上漂着冰块顺流东去,直到渐渐消融,漂啊漂,不正是漂泊的如同人的命运一般,不管来自何方,溪头田野,万丈冰原,最终都东流入海,漂泊到回归,想想竟然鼻子发酸,那般漂泊的命运,中间有多少惊天动地的故事啊!幽怨似深秋桂子,深秋桂香,幽怨如味道一般浓烈,融进多少相思?欲让相思人知道,即使深秋幽冷,也独放幽香,传十里幽怨,十里相思,十里难以斩断的情意。清冷似冬夜之月,冬天的月,高而冷,万家灯火尽,千门烛光息,只有一轮明月,更古长存,无人陪伴也夜夜如此,寒风霜来,冰露长结,但孤高万载,不因欣赏者而圆缺明暗,何等孤高!但是惆怅似初夏细雨,刚开始老读之不悟,怎样才叫惆怅,于是专挑了一个初夏六月,大早起来淋了下雨,但是除了发湿衣润之外,也再无感觉!直到前些年的一天,和一朋友再无相会之期,当时心情忧郁,初夏初热,只身撑伞来到巷外,雨不大不小,却连绵不绝,天似热非热,让空气微带粘稠,有一种剪不断、挥不去的惆怅,那时候方知,初夏的雨真的惆怅若斯。后来对雨就有了一种特别的感觉!觉得雨是自然赐予的宝贝,似泪非泪洗断肠,一雨淅淅浣新装。之后喜欢上偶尔的淋雨,感觉和自然距离更近一般。

  所阐述的正是夏季,这毋庸置疑。更多的则是原野,或氤氲闹市繁华处的,乡间涟漪。而我想,更多的则是,可以告别了喧嚣的种种、令人窒息的坐立不安,或火急火燎,或心浮气躁。便能置身其中,不急不待,不温不火的,静享时下的,一种宁静的致远把。

         
每个人都淋过雨!杜牧在初春,清明时节,借问酒家来驱春困,便找到了杏花村里的小酒肆。王昌龄在芙蓉楼送别好友,托给洛阳亲友的是一片冰心。李商隐虽知归期无期,却思念共话烛西窗,清谈夜雨。苏轼笔下的雨前雨后的西湖,美的无与伦比,神笔难书,更听过穿林打叶雨滴,最终留下的是一蓑烟雨平生淡然的豁达。韩愈将春雨写的如同酥油一般,珍贵无比。柳永在骤雨初歇后,都门畅饮,送别友人千里兰州,却盼在杨柳岸残月下醒酒!蒋捷的雨,在歌楼上听的昏天暗地,在舟中听的是断雁西风冷,在僧庐旁听的自己两鬓斑白!陆游的雨,在京华小楼听一夜,满目都是深巷杏花。王驾的雨,雨前花烂漫,雨后花无存,雨寻觅的一院春色。戴望舒的雨,忧郁惆怅,是丁香般的姑娘撑着油纸伞,伫立在江南雨巷。太多的雨,聆听了太多的人,还有多少人仍在听雨、沐雨!但愿我们洗尽相思,抛去繁华,用真诚去拥抱雨,拥抱自然。

  或等到满地荷花,能开满了大片大片的池塘夜色时……

          何须深装雍裹,一把纸伞,一只竹杖,再来半壶酒,我愿身系野花,烟雨之下,听尽万丈红尘!

  那种欣怡,那种美。那种空旷神怡的气息,就在此时此刻,乃至当下瞬间、还是能感受到,这、迎面扑来的美不胜收,如画江山。

  却也如此多娇的阿娜多姿般、邂逅娉婷。淅淅沥沥,即是骤然而去,便无电闪,也无雷鸣。

  无狂风,亦无暴雨。惜就惜在了它,是突如其来的!又怎能不何其短暂呢?连片刻的印记,也都未曾给到人家!在那儿时,在那童年回忆里,所潜藏过的喜、笑、颜、欢,戏耍中的或顽皮。

  殊不知,当听到蛙声、又一次、响彻在这深夜里的夜深人静,寂悄悄,呱便着池塘里的风与水。初夏的雨,不知不觉,也就又开始了它,般,新一轮的旁听声。我便不由自主,情不自禁的,还是全神贯注聆听着。

  是,没错,对,在旁听,我是在旁听。就像是儿时,记忆里有过的儿时,课作上须端端正正,双手平放,坐得笔直笔直,能与老师四目直视的眼神,瞬间却也只能擦肩而过…

  或许,也还是不敢去直视把。因为我深知,只要你自己稍不留神,或许连举手,老师不也都当做、若无其事的没看见了?却不得不扪心自问,虽不至于羞愧难当,深刻一反省“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男孩当自强,老师…她们也应该,都还好吧!只是也都过了这么多年。可初夏的雨,无论是倍感亲切亦或感同身受,可我却还是偏向于,曾…有过儿时童年时的,一场又一场大雨…

  无论是倾盆大雨的大雨漂泊,还是将,淋得像个落汤鸡一样的,无知小孩。一五一十的实事求是,可如今的我们却不也得,是以大人物般,身材魁梧的影像而出现了么?

  或遮风挡雨,或将庇护光年之外的亲朋、好友、父母及、心爱‘之妻与子’还有那些,白发苍苍,双鬓斑白的老人!也就是大人们常说的“上有老,下有小”相比之下。虽此时的心境与身受,不同于当时的那个年代之下,那场雨、那些曾像梦一样出现过的场景。

  但愿,还是能像这一场雨一样,原滋原味,不苦不酸,还能带点甜。但愿,洁净,也依旧是,天真无邪的我们,还能像童年…“在那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

  操场边的秋千上,只有蝴蝶停在上面,黑板上老师的粉笔,还剩拼命叽叽喳喳写个不停,洗尽铅华。

  只是您听…又下雨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