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成瑞:我给林彪“治”怪病

  杭州“七O四”工程为当年林彪在杭州修建的一处秘密别墅,从建造开始就笼罩着层层神秘色彩。因该工程始建于1970年4月,故以工程的建造年月命名为“七O四”工程。它位于西湖之西,坐落在南、北高峰之间,地形及其隐蔽,实际上,它也是当时一个比较先进的秘密军事指挥中心。

在一个充满阳光的日子里,我们来到楚成瑞老人的家。楚老今年71岁,已离休多年,但思维仍然很清晰,记忆力相当好,说起话来底气很足,健谈而又风趣。老人祖籍山东掖县,早年随家人闯关东来到辽宁大连,1945年在营口参加东北人民自治军,参军第三年就成为赫赫有名的四野统帅林彪的司机。林彪坐着他的车,从关外打进关内,从北平南下开封,然后又挺进汉口。1950年春,在鲜花的簇拥下,他与林彪的“座骑”一同回到北京。后来,由于林彪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乘车的时间少了,他就由司机改做了林彪的内勤,为重病中的林彪又服务了两年多。我们一起聊起了那段什么味儿都有的岁月。
话题是从林彪的身体状况说起的。 连年苦战,累垮了林彪
从投身黄埔,到北伐,到井冈山,再到长征,直至抗战和解放,林彪连年征战,也把自己的身体累垮了。
了解林彪的人都知道,他有失眠这毛病,其实,这病早在平型关战役之前他就得上了。那时候,敌强我弱,还要打胜仗,怎么办?歼敌一万自伤八千不行,对他来说,办法也只有一个,那就是累自己——累自己的大脑。结果长期下来,用脑过度,神经衰弱,开始失眠,据说打平型关时他都戴上健脑器了。
更糟糕的事还在后头,1938年3月1日凌晨,奉命率115师师直属队昼夜西进的林彪,被国民党阎锡山的士兵误击一枪,子弹从前胸进去,后背出来,伤了神经,落下后遗症,以致后来被折磨得生不如死。
最让林彪耗费心力的是解放战争。1945年9月,中央确定了“向南防御向北发展”的战略方针,命令林彪率领十万人马抢占东北。这招棋走得英明,但也险呀澳门新葡亰娱乐场 ,!
林彪刚到东北,就感到危机四伏。危机之一没有根据地,对于共产党人来说,没有根据地,就失去了人民的支持,就像闯进沙滩里的兔子,早晚都得渴死和饿死。开始打起仗来连抬担架的人都没有。听说,那时候黄克诚给中央打电报,说东北我军有遭西路军之危险,好在后来经过艰苦努力,才扭转了败局。
苦熬了三年,东北形势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地方我们占了百分之九十七,部队发展到近百万。连国民党的人都佩服我们,蒋介石的爱将杜聿明说,林彪的部队从兵力到战略战术、武器装备及战斗力都居全军之冠。
我们开启了顺风船,林彪的失眠症却更厉害了。为了睡好觉,可以说什么办法都用上了。我也看出来了,他自己也很难受,自己看医书,自己配药吃,也不行。听人家说,可能与以前受伤有关系。还听人家说,在东北,有一次他吃了自己配的药,半夜发癔症,只穿一只鞋就跑到冰天雪地里去了,警卫员拖都拖不住。辽沈、平津战役期间,他干脆不治了,也没有时间治,更治不好,辽沈决战险呀!那时候,我们善于打野战,但大兵团的正规化攻坚战没有打过,还不占海空优势,敌人又可以随时调华北、华东部队参战;另外,驻守东北的国民党军也不是吃素的,蒋介石的五大主力有两个在东北,统帅也都是抗战名将。那是生死关头,搞不好林彪的苦心经营就泡汤了!
从1948年9月到1949年1月,在短短的四个半月的时间里,林彪指挥打了两个大仗——辽沈战役和平津战役,歼灭和改编国民党军队近百万。党中央和毛主席都很高兴。1949年3月31日,毛主席在北平亲自接见了四野师以上的干部。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央首长都参加了接见,听说还会了餐,这可是其他野战军未曾享受到的特别奖赏啊!
不久,林彪又率领四野大军南下。开始仗打得比较顺利,三下五除二就到了武汉。但要消灭有“小诸葛”之称的白崇禧却不容易,白崇禧非常狡猾,林彪三四次想要抓住他,打个大仗,歼灭他,都让他跑掉了。白崇禧的兵也善于跑,他们穿着轻便,装备轻便,善于走田埂小路、水网洼地。有时候你刚发现他,一眨眼的功夫,就像兔子似地,三蹦两蹿跑没影儿了。追不上,抓不着,林彪干着急,更睡不好觉了。一直到衡宝战役,他才松了口气。
随着战事的顺利发展,条件也愈加好起来了,林彪却软了下来。开始是长期失眠,发展到头痛,后来头痛越来越厉害,一痛起来,头直晃,只好用一条小毛巾捂着头使劲揉,揉一揉就好一些。那时常看到他一边走路,一边用手捂着小毛巾揉着头。后来,又不知怎么搞的开始拉肚子,据说是在汉口吃了两个桃子害的。从那时起,林彪对水果就很忌讳了。
1950年初,林彪住在汉口,为了恢复健康,他抓紧了锻炼。开始在住地院子里骑自行车,警卫员要扶着,他不让;警卫员跟着跑,他骑得很快,把警卫员给撂下了。但是这么锻炼,效果仍然不明显,也就算了。为了放松心情,我们还劝他去打过野鸭子,地点是武昌的东湖,我给他开车,给他提枪,给他装子弹。打了野鸭子他也不能吃,都给了大伙房了。打了没几次,身体也没好多少,也就不打了。
后来林彪病情加重,只好请示中央,决定离开前线,返回北京治疗。
林彪病重我改行 1950年9月,林彪去苏联治病和疗养,1951年10月回国。
1953年春天,林彪病情出现反复,旧病没好,又添了新病,住在城里嫌吵闹。6月,搬到了颐和园里的翠云轩。当时,林彪的病已经很重了。我记得当时颐和园的路不好,不适合汽车行走,大家只得用担架把他抬进翠云轩。
这一年是林彪1938年3月负伤以后,病得最厉害的时候,主要是怕冷、怕热、头痛、腰痛、失眠。一天到晚静不下来,需要不断地活动,一到晚上更厉害。他不睡觉,内勤都不可以睡觉,每天照顾他最少要20个小时,几拨服务员都给弄垮了。他烦躁、折腾。服务人员也受不住了,主要是身体挺不住。
林彪病了,不能外出,不用车了,当司机的我也就基本失业了。一天,领导找我,说:“小胖,你别开车了,现在几个内勤累得实在不行,看来只好让你上了。”于是我就改行做了内勤。
我那时候年轻,身体好,对林彪也有感情,做内勤尽心尽力,一天二十几个小时我都守着躺在床上的林彪。那时的林彪已病到极点了。他脸色惨白,瘦得皮包骨,连说句话的劲都没有,一天到晚只能躺着,那个痛苦的样子,我看着也难受,他也特想动一动,可是不能坐也不能走,咋办呢?我抖他的手,抖他的胳膊,他就舒服些。
林彪平时很少说话,现在病了,说话就更少了,有时候一天也不说一句话。不睡的时候,就怔怔地睁着眼睛,像是在想事;心情好的时候,也与我说几句话。
他住的房间是一间老屋子,里面有不少用木料打的隔墙,上面还有雕画和漆画。可是,那种木料好像是樟木,有异香味,林彪受不了,只好请人把这些木隔墙拆掉了。屋子大了就显得冷,又不能烧火炉,我只好加了一个电热棍,就是在一根瓷棍上缠了根电热丝,通电就红,散点热。
因为怕光,他的房间里挂了三层窗帘,人一进,好像进了山洞,眼睛好一阵都适应不了。白天进去我都要打手电筒,他见了还嫌手电筒光太强,我还要把手电筒用布蒙上。老不见阳光不通风,睡的被褥又换得不勤床铺就潮,我就弄了两套被褥,每天给他晒一套,后来又增加到三套,轮着晒,每天换。如果遇上阴天,就放在炉子上烤。这样一来,情况真不一样,他感觉舒服多了,对我说,小胖,还是你好,怎么把被子弄干了?
最苦的就算是我
为了给林彪治病,除了常有专家会诊什么的,他身边还有一个医疗小组,北京医院的周院长,一个护士,还有就是我。我管生活,周院长负责检查,护士负责打针。
最苦的就算我了。那时林彪吃饭、拉屎都在床上,怕的东西就更多了。不仅怕光,还怕水、怕风。为了这个“风”,我挨过他两次批。一次,他对我说,以后你离我远一点。我问,我怎么了?他说,你走得太快,你有风。
当时,他的女儿豆豆正在上小学,来看他。由于当时总是在黑屋子里,见不到光,死静死静的,没有一点儿生气,小女儿要来,林彪当然很高兴,他拉着豆豆的手直喊:“豆豆,豆豆。”豆豆要给父亲跳个藏族舞蹈,因为怕风,豆豆只好隔着窗户,在门外为林彪表演了一回。
林彪无论在什么地方,夏天是不挂蚊帐的,他说是嫌憋得慌。可是,在颐和园那个地方,到处都是水和草,睡觉哪能不挂蚊帐呢?没有办法,只能给他打蚊子。打蚊子又不能带风,我就想了一个办法,在长竹竿上用毛巾捆个团子,用它一个一个地把蚊子捅死在墙上。
因为怕光,林彪的房间里面没有灯,只有个台灯是为了看体温表用的。灯上面盖了好几层布,只留一道缝。因为他怕冷又怕热,晚上睡觉要换三次被才能保持温度的平衡。开始睡时,只盖被罩;半夜时,要换毛巾被;早晨五六点,要换毛毯。换的时候相当麻烦,不能冻着他,先把要换的东西卷成卷,放在他的脖子下,然后,一点一点地往下撤盖在身上的东西,撤一点,放一点,直到撤下原来的,放完新换的。每晚他要解两次小便,一般是九点左右一次,凌晨一点左右一次,也是在床上,仍然不能冻着他。这样折腾一夜,我最多只能睡两三个小时,直到他早上吃完早饭,我才能再睡一会儿。不过,不到两个小时,他又有事儿来了。
一个人再有权力、再能干,一旦病倒在床上,他只能受人摆布。别看在战场上林彪是百万大军的统帅,也是我的统帅,但在床上我是他的统帅。自从我做了他的内勤,他谁也不要了,只要我。那时,他可听我的话了,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让他怎么干,他就怎么干。就说洗澡吧,谁人说都不行,只有我跟他说,他才肯,只是他总反复交代,可别感冒了,可别感冒了。我也怕他感冒,就是用湿毛巾给他擦擦,他不洗手,手上皲皮老厚,我就慢慢地给他搓。
骗他……
当时,据我跟医生接触,给他吃的药大都是稳定神经的,我也发现他神经兮兮的。
他对自己的体温很在意,因为体温总是比常人要高一些,总是在三十七度以上。每次试表他都要问,一旦知道体温仍然未降,他就显得很不安。周院长给他解释,这不是毛病,也没用。我也跟他说,你这么老躺着,心急火燎,哪能不燥?肯定比别人要高点儿嘛!他也不听,老是耿耿于怀。后来,我们都懒得跟他较真了。
说起来也是一闪念,那天,我突然想了一个好办法,就找到周院长,周院长问什么办法?我说,他相信我,我就用两个表,一个表是死的,就定它个三十六度,另一个表是真的,在试表时,我一边看表一边把真表换成假表,不给他看真表,骗他。周院长说,这能行吗?我说,试试吧,他要求那么高,一定要把体温降到三十六度,谁也没这个本事,反正屋里面黑洞洞的,他自己也看不清。
不久,我就试了一回。把表定在三十六度六,成功了,不过他有些纳闷,一个劲地问:怎么降得这么快?我一听,坏了,“降”得太快他受不了。第二天就把假表的温度改成了三十六度八。
就这么一直骗了他一个多月,还真管用,他精神好多了。周院长也挺高兴,说,小胖,你真行。
林彪那里一直把体温看得比命重,一旦体温“降”了下来,他也轻松了。一天,他对我说,小胖,我想起来坐坐。我扶他起来的时候,一看他,吓了我一跳,他躺着的时候,由于屋子里太黑,胡子看不出有多长,一坐起来,胡子一搭拉,竟有半尺多长,我一见就怔了。他见我发怔,就问,怎么了?我说,你的胡子……要不要把它刮了。他摸了摸,说,不行,刮了太凉。我说,那就铰一铰。他答应了,后来就把他的长胡子用剪刀铰了铰。
总理同意搭个棚子
在林彪生病的日子里,来看林彪的首长挺多。来得最勤的要数周恩来,总理对我们这些服务人员都很熟,态度也很和气,见我就问,小胖,林总近来怎么样?每当这时,我都要把近期林彪的情况向总理汇报一下。
在林彪身体稍有些好转的时候,总理又来了,我向总理建议,能不能在林彪的房间外搭个棚子,让林彪出来晒晒太阳。总理说,行啊。很快,总理就安排人来按我的要求搭了个小棚子。
这个棚子是封闭的,但是三面的帘子都是活的,可以随时卷起或放下。我就开始动员林彪出门见见阳光。在这之前,我已经慢慢把盖台灯布的缝隙开大,再后就把灯上的布拿掉了,又把门开了个缝。反正,慢慢让他适应吧。人总不能永远不见光吧。林彪听说要出门,坚决不同意。我就说,我先背你出去,你试试。后来他勉强答应了。我就在棚子里放了一把藤椅,再把他背出来,坐了一会儿,又把他背回去,慢慢他也就适应了。后来就不让我背了,只让人扶着走出来就行了。
由于活动多了,身体机能慢慢恢复,其他方面也就慢慢好起来了。比如说吃饭,原先他只能吃青皮鸭蛋,不能吃黄,只吃青。如果吃馒头,最多吃两个小馒头,没有一两重,一切四半,放在白开水里泡湿,再吃那见不到水的“囊馒头”,以至能吃肉末和菜做的小丸子了。
颠他……
林彪那时还有一个毛病总也治不好,也挺让我发愁的,就是总要让人抖他的手、胳膊。我跟他多年,对他的生活习性很熟悉。据我长期观察,打仗时,他一坐车,精神头就来了。而且,别看他在床上睡不好,在车上有时他睡得还挺香。有一次他难受得又让我抖他的手,抖了他的手,又抖胳膊,还不行,硬让我抖他的肩,我不敢,他还不高兴,逼得我又想了一个办法,弄个车,颠他!他不是要震动吗?全身震不更好吗?
现在有人说,是林彪让人开车颠他,那是后来,当时“颠车”是我先“发明”的,也是逼出来的。那时,由于在颐和园里实在潮得不行,我们已搬到了离香山不远的遗光寺。
我先弄个中型卡车,在后面做了个帆布棚子,两边各有一个小窗户,屁股开两扇门,就像现在的大屁股北京吉普一样。秘书们看我一阵折腾,直问,小胖,你想干什么?我说,首长不是要震动吗?外边的路不平,开车颠他。秘书说,这能行吗?叶群也来问,我解释了一下,她说,你看着办吧。
弄完了,我就去动员林彪,说出去颠颠,可能舒服些。他不干,坚决不坐。我就说,你先坐坐试试,不行咱就不坐了。他很听我的,最后让我说通了,对我说,好吧,试试,就交给你了。
我让警卫员搬上去一把藤椅,让警卫员也弄个凳子上去坐,扶着林彪。安顿好了,我就开车从厢红旗一气跑到了香山,又开了回来。那时,从厢红旗到香山都是石子路,路面坑坑洼洼的,车在上面跑,就跟摇煤球似的。回来一问,林彪感觉不错。第二天又颠,每天颠一趟。一直颠了不少日子,他的精神真的好了不少,后来竟能够自己在院子里面慢慢转圈了。
杭州的大铁床
在杭州的时间较长,林彪身体逐渐好转,只是还想他的“颠车”。他身体不颠就难受。
这又给我出难题了,杭州可不比北京,上哪儿去找中卡,就是有个卡车,也找不到北方的石子路让他颠哪。
听到这个情况,杭州的接待人员很认真,他们提出要为林总设计一个电动颠床,还为此请来了一个工程师。当把要求向工程师提出来后,工程师怎么也听不明白。最后我告诉他,弄个床,一开电门,人在上面就像骑马一样地颠,他才明白点儿,不过他说,他从来没有设计过这种东西,还要请别人研究一下。然后他又是设计,又是画图,搞得很认真,最后,还真给造出来了。我一看,也够现代化的,又是电动机,又是齿轮,又是皮带,半圆形,整整装了一屋子,足有几吨重,一开马达,那玩艺就轰隆隆地响彻云霄起来,上面装的铁床就开始震动。
这个“大铁床”装好后,就让林彪来震,结果,他只震了一次,还不到3分钟,就再也不来了。这种震法,跟军用卡车在路上猛颠的感觉是两码事,就像电影里打仗,怎么也跟实际打仗不一个味儿。林彪要的是真家伙。
林彪有一个战胜不了的“敌人”
依我看,林彪有一个战胜不了的“敌人”,就是他自己身上的病。自从1938年3月阎锡山的兵给了他一枪后,他这一辈子就没好受过,这一枪不简单,它影响了林彪的一生。
对付战场上的敌人,林彪有的是办法,但对付自己身上的病,他一点招儿也没有。为治病,他去过苏联。国内国外那么多专家,都没有给他治好,最后,他只好自己给自己开处方。一本医书,他从东北带到关内,又从关内带到华中,最后从华中带回北京,都让他给翻烂了。他让警卫员给炼过丹,自己搜集过偏方。听说,在双城他吃了自己开的药,一下子休克了。听说林彪病得最厉害的时候,他难受得拉着警卫员的手叫:“好兄弟,帮帮我吧!”
我觉得林彪身体是有病的,有时还很重,也很怪。但他究竟得的是什么病,我说不上来,反正医生每次治疗都有记录,这么大的干部,中央也不会不知道。

蝶来浙江宾馆¥658起立即预订>

  整个工程占地面积三百零七亩,分地下与地面两部分,地下部分是一个面积达四千多平方米的坑道建筑,通往四面八方,地形极其复杂。设有作战室、通讯室、储藏室、水泵房、配电间等设施,并有电梯可以直接通向主楼。地面部分主要由四幢别墅组成,建筑面积二万一千多平方米。一号楼为主楼,是林彪一家居住生活的场所,二号楼为豪华室内游泳馆,三号、四号楼为随从小楼。建造整个工程当时耗资约三千万人民币,共用去木材八千立方米,钢材三千吨、黄铜一百八十吨。

展开更多酒店

  从浙江病馆的后门右拐下坡,就可以进入“七O四”工程,门厅里摆放着一辆老吉普车,是专供林彪等重要人物出现紧急情况时撤离用的指挥车。墙壁上贴着介绍工程概况的挂图和三张林彪不同时期的挂像。右侧靠墙建造有工程的缩微模型的立体剖面构造图。再往里走,便是三道重达几吨的防护门和一道密闭门,可抵挡常规武器、生化武器和核武器的攻击。沿走廊再往里走,依次为警卫室,地下指挥中心、指挥中心又分为等待接见室、会客室、会议室、通讯室、宿舍等处。沿着走廊张贴了林彪指挥过的龙冈伏击战、黄陂草台岗伏击战、飞夺泸定桥、激战腊子口、四保临江、平型关伏击战、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广西追歼战、衡宝围歼战、海南岛登陆战等著名战斗的介绍。再往里走,依次介绍了林彪手下四大金刚邱会作、李作鹏、吴法宪、黄永胜、以及林彪儿子林立果的生平。地下室还集中了一个房间,专门用来介绍世界各地的地下军事工程。

发表于 2003-04-22 22:00

昔日秘密“行宫” 今日旅游一景
位于杭州西湖南北峰之间,隐藏在三台山和大小麦岭深处的浙江宾馆,以它幽雅的环境、齐全的设备和优质的服务,迎来了众多的国内外游客。许多人却不知道浙江宾馆的前称叫/“七0四”工程,也就是人们平时所说的“林彪行宫”的所在地。
“七0四”工程的占地面积为307亩,整个工程由地面和地下两大建筑部分组成。
地下建筑部分,仿照国内外支持下地下指挥部的结构形式,根据现代化战争的特点和要求,在设计施工中讲究科学性,有着它的独到之处。整个地下的建筑,都是用坚固的钢筋混凝土构筑而成,具有防毒、防火、防弹的功能。它从地下横贯整个工程,并有进出囗多处。整个地下坑道的总面积为4000平方米,主要通道全长900多米,内有大小不等的用房47间。其中地下作战指挥中心、通讯发报室、消毒、卫生间、林彪的卧室、办公室和地下发电、供水系统都自生成一体。为了避免各种音响的干扰,设施内均装有隔音设备。在这里,只要储足了食品,就能独立生存下去。整个坑道式建筑,犹如一座地下迷宫,如果没有导游的带领,对于如此错综复杂,扑朔迷离的布局,游人一定会不知所措。
地面建筑部分,主要是由四座风格各异的别墅楼组成。四周的雪松、桂树、玉兰等花卉树木四季常青,一株珍贵的白皮松,据说当年还是从胡庆余堂移植过来的呢!为了使工程显得更加隐蔽,设计者特意用地下室挖出的泥堆积成一座假山,这就使本来已经是三面环山的环境形成了现在的四面环山。外面是绝对看不到这一工程的。
四座楼的总面积为28452平方米。其中一号楼专供林彪一家人工作、玩乐和休息用。楼不高,只有两层,但面积却很大,有120多平方米。二楼一分为二,林彪和叶群各居一半。林彪的卧室非常宽大,房顶也很高。林彪怕光,因此房里的240多盏灯全部装置在四周的暗槽内,灯光通过墙面折射和反射出来时,光亮会显得柔和。门窗全部采用三层玻璃装置,外层防弹,中层防紫外线,里层才是普通玻璃,外面看进去模糊不清,里面看出来却清晰可见。地面采用2厘米厚的防火羊毛地毯。屋顶结构也很特殊,有十多厘米厚的防弹设施,屋瓦是特制的,下雨时,里面听不到雨水下滴的声响。叶群的居室结构与林彪相同,所不同的是两人用的窗帘颜色叶群喜欢用绿色,而林彪却偏爱红色,用的是红色金丝绒窗帘。
楼内除大套卧室外,还配有影剧院、舞厅、会客厅和密室。密室旁有一架电梯直通地下室,在这里,有一种特殊的设备——回音段,这段不足20米长的回音段,一直连接到电梯间,外界只要有一点细微的声响,就会立即反映到电梯上,电梯上的人就可以马上回避。
一号楼还附设全密封式的六角形日光浴室一座。这是专为林彪设计的,室内配备监视电视和全自动空调,坐在六角亭的日光浴室里,能监视和控制整个“七O四”工程。
这里,唯一的遗憾是缺水。但这并不是设计人员的疏忽,在原来的设计模型中,一号楼尤如一座江南的名园佳楼,他的四周被流水环抱。可林彪不喜欢见到水,他对水过敏,因此在这里的水就失宠了。
二号楼是专为叶群、林立果修筑的室内大型游泳池。游泳池内装有大型空调和吸音板,自动循环过滤系统,自动恒温装置,自动进出水控制系统,池水均采用山泉水。三号楼是专为林彪的四位死党、号称“四大金刚”的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建造的。四号楼则是林彪在浙江的死党陈励云的专用楼。
林彪到死都没有见过“七O四”工程,他是在看了工程设计后,才满意地写下“精心设计,精心施工”八个大字的。
整个工程共耗费3100万元,据传说是因为当时浙江的总人口为3100万,林彪在浙江的代理人,于是便提出了每一个浙江人拿出一元钱向“林副统帅效忠”的口号。动用民工7000多,整个工程只用了一年零二个月时间。据说,若把修筑地下工程挖出来的土方按一立方米的方块排列,可以从杭州到上海兜两个来回,到1971年9月13日林彪仓惶出逃,自我爆炸时,还剩下室内的设施和粉饰没有完工。直到1975年5月才重新装修完成。1978年由浙江省旅游局接管后,开始对外开放作参观用。林彪四大干将居住的三号楼和他在浙江的代理人居住的四号楼,也先后开放接待中外宾客。从此,工程便改名为“浙江宾馆”。
转抄于《旅游新干线》 待续

  沿着地下的台阶往上走,便到了地上的别墅,这里有一号楼、二号楼、三号楼和四号楼。林彪与叶群的起居室就设在精密的一号楼,用材高档,设计相当精巧,因为晚年的林彪有怕光、怕风、怕水的毛病,所以,一号楼可以说是极具能工巧匠之心思。

  据林彪司机、内勤楚成端介绍:从投身黄埔,到北伐,到井风山,再到长征,直至抗战和解放,林连年征战,也把自己的身体累垮了。更糟糕的是,1938年3月1日凌晨,奉命率115师直属队昼夜西进的林彪,被国民党阎锡山的土兵误击一枪,子弹从前胸进去,后背出来,伤了神经,落下后遗症,以致后来被折磨得生不如死。1950年9月,林彪去苏联治病和疗养,1951年10月回国。1953年春天,林病情出现反复,这一年是林1938年3月负伤以后,病得最厉害的时候,主要是怕冷,怕热,头痛、腰痛,失眠。一天到晚静不下来,需要不断地活动,一到晚上更厉害。他不睡觉,内勤都不可以睡觉,每天照顾他最少要20个小时、几拨服务员都给弄垮了。“他烦躁,折腾。服务人员也受不住了,主要是身体挺不住,因为怕光,他的房间里挂了三层窗帘,人一进,好像进了山洞,眼睛好一阵都适应不了。白天进去我都要打手电简,他见了还赚手电光太强,我还要把手电用布蒙上。老不见阳光不通风,睡的被褥又换得不勤,床铺就潮,我就弄了两套被褥,每天给他晒一套,后来又增加到三套,轮着晒,每天换。如果遇上阴天,就放在炉子上烤。那时林彪吃饭,拉屎都在床上,怕的东西就更多了。不仅怕光,还怕水,怕风。为了这个‘风’,我挨过他两次批。一次,他对我说,以后你离我远一点。我问,我怎么了?他说,你走得太快,你有风。”

  林彪那时还有一个毛病总也治不好,就是总要让人抖他的手、胳膊。于是,我们就想出了“颠车”的办法,在车上放一把藤椅,让警卫员也弄个凳子上去坐,扶着林彪。安顿好了,就开车从厢红旗一气跑到了香山。路上都是石子路,路面坑坑洼洼,车在上面跑,就跟摇煤球似的,回来一问,林彪感觉不错。第二天又颠,每天颠一趟。一直颠了不少日子,他的精神真的好了不少,后来竟能够自己在院子里面慢慢转圈了,在杭州的时间较长,林彪身体逐渐好转,只是还想他的“颠车”。但是杭州可不比北京,上哪儿去找中卡,就是有个卡车,也找不到北方的石子路让他颠哪。

  听到这个情况,杭州的接待人员很认真,他们提出要为林总设计一个电动颠床,还为此请来了一个工程师。当把要求向工程师提出来后,工程师怎么也听不明白。最后我告诉他,弄个床,一开电门,人在上面就像骑马一样地颠,他才明白点儿,不过他说,他从来没有设计过这种东西,还要请别人研究一下。然后他又是设计,又是画图,搞得很认真,最后,还真给造出来了,够现代化的,又是电动机,又是齿轮,又是皮带,半圆形,整整装了一屋子,足有几吨重,一开马达,那玩艺就轰隆隆地响彻云霄起来,上面装的铁床就开始震动。

  这个“大铁床”装好后,就让林彪来震,结果,他只震了一次,还不到3分钟,就再也不来了。这种震法,跟军用卡车在路上猛颠的感觉是两码事,就像电影里打仗,怎么也跟实际打仗不一个味儿。林彪要的是真家伙。

  林彪最后虽然叛逃,但他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军事人才,北伐战争时初露锋芒,平型关之战一战成名,解放战争从东北到西南,从西南到海南,一路告捷,他的军事成就受到了许多国内外知名人士的认同和赞赏。毛泽东在井冈山时期就称赞林彪“这个娃娃堪当大任”。蒋介石在第四次反“围剿”之前给诸将说:“我要特别提醒在座的诸位,要重视那个林彪,不要以为他在黄埔不显山、不露水的。此人胸有丘壑,是当代韩信,这几年交战,更让我有这样的感觉。”

  而罗斯福则称林彪为“雪地之狐”。

  如今,林彪建造的“七O四”工程已揭开了神秘的面纱,成为人们来杭州旅游的又一个历史人文景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