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轮回三世只倾君一人

  编辑荐:经历过生命中的沧桑世事,忍受过内心的千结萦牵。愿你走出的每一步都能独自成景。做到沧海无舟我自渡,幸有我来山未孤。

 此刻,日暮凉风吹动着檐下那盏古灯,有种难以亲近的孤独和渺远。在苍茫的冬日,等候一场远春的到来,算不算是一种情深?隔岸灯火已阑珊,当你在为一段错过的缘分,无所适从时,那轮挂在梢的明月,一如既往,明净慈悲,洞悉世事。

   
 当我牵你衣袖,与你执手,我的生命便尽赋与你,相依相伴,或生,或死。相思弦,尘缘浅,红尘一梦弹指间。轮回换,宿命牵,回眸看旧缘。

  山河渺远,岁月清浅,霓虹灯又映入谁的眉眼。浮生看来寻常,在不知道的地方,却有着不同的故事在开始,在结尾,在流转。我浑浑噩噩走过这二十多年,不赶什么浪潮,也不搭谁的船,我自有我的海。

 原来我对春天,竟有这么多的期许和眷恋。冷落时节,总会想起林微因吟诵的人间四月天,想起梨花白,柳叶青的如画背景。而我,可以踩着细碎的阳光,在小桥湖畔,守望一个永远不会归来的故人。或是盛几坛雨水,煮一壶早春的茶,邀唤三五过客,聊几句天南地北的闲话。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还如当初不相识.也许有过去,也许只有在回忆里才能再见你,红尘如泥,而我在最深的红尘里与你相遇,又在风轻云淡的光阴下匆匆别离.也许我还是我,也许你还是你,也许有一天在乱世的红尘里,还可以闻到彼此的呼吸,那时候我答应你,在最烟火的人间沉迷,并且再也不轻易说分离.

  窗畔惹眉的风,一帘接着一帘;深巷老街的雨,一坛接着一坛。经常会有这样的夜晚,你独自守在自己的书桌前,看着窗外风雨交加,甘心在昏暗的灯光下守着自己的茧。很喜欢丰子恺的画里题的一句诗:“幸有我来山未孤。”思量了许久之后,我为其续上了一句:“幸君离时月未午。”缘分聚散,弹指流年,当你将时间甘甜苦楚都尝遍,回首的那一瞬间,才知这是人间。

 这繁华织锦的人间,总让人生出一种寒江独钓的寂寥。回首故园芳菲,雏燕呢喃,走过浮世光年,岁岁春景依旧,只是那位写诗的佳人,去了何处?她留下一句爱的赞颂,将祝福留给所有需要爱、需要暖的人,而自己封印在一首诗中,徘徊于人间四月天,竟再也走不出来。

图片 1

  毕业酒会的那天我没有饮太多的酒,看着自己的同窗好友在推杯换盏之间泪眼婆娑,相拥而泣。我静静的在角落里听着那首《送别》,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浮现起李叔同的那句:“离亭外,一帆风雨,只有人归去。”我是个俗人,不会讲太多深情的话语。只能在心里对班上每一位同学默默的祝福:“此去经年,你要安静的优秀,悄无声息的坚强。以后要开心,要飞扬跋扈,肆意妄为,活出自己的模样,无人能挡。”细雨润湿了街道,霓虹灯倒映在路边的浅水坑里,我醉得很清醒。

 一年多过去了,林微因,这位美丽的民国女子,让陌生的人不再陌生,熟悉的人更加熟悉。人生百态,众说纷坛,对她的喜爱或是对文字的喜爱,皆各持所见。其实,她并不想成为一个唯美的传说,亦不想做众生膜拜的女神。她不过是在属于自己的故事里,清淡地存在,与人无尤。

  陌上红尘,谁是渡我彼岸之人,带着前世的许诺流连于此岸渡口,静静等候君的归期。红尘滚滚太匆匆,三生石畔再许愿:我愿变成五百年石桥,经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为等你于某年某月某日某时,碎步轻盈,从我身上踏过。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莫要论。如果有一天,来到奈何桥边,在你喝下孟婆汤之前,请记得看看三生石上,刻下了我们第几世情缘。你可知道,第一世,为了来生的相见,我已经跳入忘川河中,守候你,千年又千年。

  记忆被流光冲淡,旧物被尘埃附着,唯有琉璃的心火,照亮这不灭之夜,照亮你前行的路。我怀念曾经走在长江边上,一个人悄悄的送走斜阳;我怀念曾经路过苏州园林的小巷,所闻雪里纷飞的梅香;我怀念曾经走过无名的花店窗畔,黄色橘猫晒太阳的疏慵模样。我行迹于人间的大街小巷,亦是散落人间的日常。他日若得等闲时光,将曾经走过的路再走一遍,将许久未问候的友再问一道;将念念不谖的景再看一场,而后执一柄伞独立于风雨摇曳的桥畔,回首一个十年一觉的梦。正如王小波曾说过:“我活在这世上,无非想要明白些道理,遇见些有趣的事。倘若能如我所愿,我的一生就算成功。”

 多少婉转清扬的开端,到最后,都是漫不经心地收场。走过许多路,看过许多人,经过许多事,无论是亲近还是疏离,终会感恩。世事时常横出许多枝节,我们只需把繁复与不喜的剪去,便可简单如初。林微因,不会因为岁月长久,人间是非而有任何改变,她清澈温婉,优雅安静。我亦从容坦然,云淡风轻。

  三生三世的情,生生世世的缘,守住沧海却留不住桑田,守住春风却留不住秋雨,终只能沧桑白头,红颜白发.浮华一生,淡忘一季。空有回忆,打乱缠绵。笑容不见,落寞万千。弦,思华年。那些年华,恍然如梦。亦如,流水,一去不返。不泣离别,不诉终殇。嫣然泪,落相思,悠悠归何处。多情种,无情水,错落人间梦。孤芳世,惊鸿舞,宿命难求终。浮华情,尘世缘,相思红颜梦。

  在佛教的经文中有一个名词叫做“不退转”,就是一个人修行到了一定的境界,再也回不去曾经的状态,做不回那个从前的自己。我喜欢听歌的时候看评论里的故事,在故事里寻找自己的答案。很多时候我们迫于尘世种种,哪怕眼睛里的光一点一点的暗淡,嘴角也要一点一点的扬起。这世间总有些人想要将你埋葬,但是你不要忘了自己是颗种子。总有一天你会不在意漫天的是非,只做自己的真理。尘世的修行会在无形之中为你披上一件僧袍,在你心中的那片海,哪怕外界早已天崩地裂,而你亦可以做到云淡风轻。

 当年的承诺,是对青春撒下的诺言。一切都没有改变,我依旧居住在水墨江南,安分守己地等待春来秋往,花开花落。不想汲汲奔走于喧闹凡尘,随波逐流;亦不想归去做林建隐者,孤标傲世。我只愿做一个简单无为的人,没有多少志向,守着湛湛光阴,安稳度日。

图片 2

  经历过生命中的沧桑世事,忍受过内心的千结萦牵。愿你走出的每一步都能独自成景。做到沧海无舟我自渡,幸有我来山未孤。

 几场梅雨,几卷河风,江南已是烟水迷离。小院里湿润的青苔在雨中纯净生长。这个季节,许多人都在打听关于莲花的消息,以及茉莉在黄昏浮动的神秘幽香。不知多少人会记得有个女子,曾经走过人间四月天,又与莲开的夏季有过相濡以沫的约定。

  一缕轻愁,悲恨相续,相思人憔悴,夜半静听万千泪..经流年,梦回曲水边,烟波碎,人已醉,红尘滚滚皆是泪,风逝一抹暗脆。倾尽了风华,寂寞了容颜。跌碎了谁的思念?一袭霓裳,抚起月亮的寒光,穿越过万水千山的屏障,只为短暂的缠绵.清风舞明月,幽梦落花间。一梦醒来,恍如隔世,两眉间,相思尽染。只身天涯,独醉贪欢。揪心的思绪无边无沿。独依窗前,任风吹,看花落,黄花树下,繁华散尽,我却痴心未改。

 一个人,一本书,一杯茶,一帘梦。有时候,寂寞是这样叫人心动,也只有此刻,世事才会如此波澜不惊。凉风吹起书页,这烟雨让尘封在书卷里的词章和故事弥漫着潮湿的气息。独倚幽窗,看转角处的青石小巷,一柄久违的油纸伞,遮住了低过屋檐的光阴。

  我用瘦瘦的笔尖,漂洗思念。不让一滴相思的眼泪。淋湿容颜的憔悴。你是否看得见我裸露的心事还有那黑夜泪滴.在我温情的牵挂中,你的幸福是我深藏的疼痛,思念在守着你的名字孤独的绽放,没有季节,永不凋零。入骨相思,都做点点钻心痛,三千弱水,偏爱一瓢。

 时光微凉,那一场远去的往事被春水浸泡,秋风吹拂,早已洗去铅华,清绝明净。以为历经人生匆匆散散,尝过尘世种种烟火,应该承担岁月带给我们的沧桑,可流年分明安然无恙,而山石草木是这样毫发无伤。只是曾经许过地老天荒的城,在细雨中越发的清瘦单薄。青梅煎好的茶水,还是当年的味道;而我们等候的人,不会再来。

图片 3

 后来才知道,那一袭素色白衣的女子已化身为燕,去寻觅水乡旧巢。她走过的地方,有一树一树的花开;她呢喃的梁间,还留着余温犹存的梦。有人说,她是个冰洁的女子,所以无论人世如何变迁,她都有着美丽的容颜。

  红尘一醉,愿得一人心。烟火夫妻,白首不相离。红颜易逝,不离不弃。相濡以沫,执子之手偕老。今世情缘不负相思引,等待繁花能开满天际,只愿共你一生不忘记。莫回首,笑对万千风景,时光匆匆而过,唯有一种思念的余痛系在情丝彼端,于暮然回首里,落尽了人世的沧桑。几世流连,几生伤痛!前情过往的是是非非,曾经的一切,已是风烛残年。千百年来,我带着思念轮回,红尘里,孑然而行,寻寻觅觅间,只想找回你,我永生的爱恋。我带着无法救赎的忧伤,返回三生石畔,只想看看那里是否依然还刻有你我曾经的名字。

 终于明白,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那些邀约同行的人,一起相伴雨季,走过年华,但有一天终究会在某个渡口离散。红尘陌上,独自行走,绿萝拂过衣襟,青云打湿诺言。山和水可以两两相忘,日与月可以毫无瓜葛。那时候,只有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

  没有曾经的花前月下,何来今时的思君天涯?那三生三世的相许,只为祭奠一次曾经的相遇。倾尽一生,守候千年,只为久别重逢的相遇.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轮回三世只倾君一人。

 真正的平静,不是避开车马喧嚣,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尽管如流往事,每一天都涛声依旧,只要我们消除执念,便可寂静安然。愿每个人在纷呈世相中不会迷失荒径,可以端坐磐石上,醉倒落花前。

图片 4

 如果可以,请许我预支一段如莲的时光,哪怕将来某一天加倍偿还。这个雨季会在何时停歇,无从知晓。但我知道,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