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护自然

  其实,冷水是一条我家乡并不知名的河流,许是水源大部来自山泉,水温常年清冷,于是便有了冷水河之名。

当河流里本该活泼的鱼儿不在活泼时,水质污染的报告呈现在人们眼前。当土地里本该成熟的小麦不在成熟时,土地贫瘠的现状呈现在人们眼前。当天空中本该灵动的小雨不在具有灵动时,雾霾天气呈现在人们眼前。

图片 1

  冷水的水脱俗于清澈透亮、冰清如玉。喜欢与冷水相伴清澈见底的日子,那澄澈见底的河水,一年重复一年的在山间环绕奔流,是春夏秋冬的变幻轮回,是山谷对光阴的碰撞诉说,是流水对生活的清澈回响。些许艰险、些许劳苦,只会被山风吹散,沉淀在峡谷,被河水冲淡,搁浅在险滩路途。

我们应该呵护自然、共筑绿色梦。

记忆里,故乡的山是青的,水是绿的。

  冷水两岸重重围裹的大山,常常示人以高傲卓立。群山绵延、沟壑纵横、峰崖裸耸,直凌头顶的天空。在山与水的经年累月的合力之下,冲刷出的这一弯那一道的开阔地带,便形成了属于冷水的家园。家园四望,那山水如画的风景,四季变幻着春花的烂漫、夏泉的清凉,秋叶的红遍,冬雪的苍莽。若论冷水的景致,无疑会让你眷恋、让你痴迷,让你魂牵梦绕。

当河流不在清澈,我们的心就不在清澈了。当土地叹息着贫瘠的悲哀,我们的心也贫瘠了。当天空变得昏沉沉的,我们的心也变得昏沉沉的了。

河水蜿蜒,穿过翠绿的水稻田,一路曲折反复。河两岸,长着茂盛的青草,在青草的映衬下,河水也是绿油油的一片。天朗气清的季节,河水清澈,鱼虾可见。狂风暴雨的时候,山洪如注,河水混浊不堪。

  记得,父母在世的时候,每逢假期,总要带着妻儿回冷水老家逗留一段时光。冷水是度夏最好的去处,炎炎夏日,走在冷水河畔,凉风习习,头顶蓝天白云、胸怀青山绿水,耳绕蝉儿欢唱,这是世外桃源的冷水。若烈日当空,步入河中,随意跳进那一泓泓的深潭,冷水便瞬间沁肤。来几下蛙泳狗刨,石下摸几只小蟹小鱼,丝毫感觉不到夏季燥热,这是神仙不羡的冷水。冷水的夏夜景色撩人,独自仰躺在一尘不染的沙滩上,乘凉赏月,这时的月亮挂在山峦,山影婆娑,晚风拂柳,河水浅唱,偶有山花香气悠悠袭来,将群山照得朦朦胧胧,这是迷离忘我的冷水。

记得小时候,老家的文昌河还是清澈的,都能看到河床。鱼也是欢快的,三三两两的跟岸边的垂钓者玩着冒险游戏,总有调皮的小家伙将圆圆的脑袋浮出水面挑衅的看着垂钓人,然后扑打扑打水面,荡起一圈圈涟漪。

河流的不远处是一片群山,青山如黛,在天幕下,划出一道一道连绵的弧形轮廓。青山上,升起淡淡的薄雾,一如记忆里的乡愁。

  然而,再美的冷水,也难逃“穷山恶水”的诨名。

慢慢的,河岸两边的居民为了生活便利,将污水、垃圾倒入这条清澈的河流中。现在河面漂浮着许多的垃圾,水不在清澈了。有时我也在想:等下一场大雨洗涮了,记忆中的那条河流也许就会回来的。现在当地许多老人都在惋惜着,也盼望着能再见到那条河。若当初我们能呵护着它,怎么能让纯净的河流逝去。爱护河流吧,它不仅仅是我们的家园,也是我们的绿色中国梦。

我时常想起这片山水。故乡的水里,有钓鱼、洗澡、骑水牛过河的儿时回忆。故乡的山上,有拾柴、采野果、嬉戏喊叫的回响声。山水有情,在回家的火车上,我常常这么回想。

  说是“穷山”。是因山是石头山,堆积着贫瘠的土壤,庄稼年年欠收;说是“恶水”,是因每年汛期,从高耸纵横沟壑急冲而出的山洪,都会毁坏农田、房屋、甚至冷水岸边几代人在坚硬如铁的崖石上凿出的山路。

现在在老家,被遗弃的不仅仅只有河流,连土地也被挥手抛弃了。在老家,土地没人耕耘,使得土地也越来越贫瘠了,连种植粮食都困难。

记得小时候,很喜欢站在家门口看山。视线正前方,这绵绵不断的青山,像一道帘幕,阻隔了我望向远方的目光。而远方,有着无数梦想和神奇可能的远方,是我多少次魂萦梦绕和心向往之的地方。我想翻过山头,我想去远方看看,这是一个大山里的孩子,真真切切的渴望。这也是我童年的最大梦想。

  群山的阻隔,冷水的冲毁,封闭了冷水通向外面的世界,肩挑背驮的生活,时时成为冷水人的生活常态。

小时候的老家,家家户户都种植着小麦。秋天到了,我一眼望去,小麦一大片一大片,闪动着金黄的光泽。每到过年总是能吃到自耕自种的小麦,过年了,做出来的馒头,拉面可香了。现在入目满是贫瘠荒地,种植不出来小麦了,有幸运的几根野生小麦,也在风中摇摇欲坠。愿人们能手捧一颗幼苗,让土地生长出一抹抹的绿意,爱护我们的家园,共筑绿色梦。

实现这个梦想的最佳途径只有一条,那就是高考。记得那年,当我终于拿到高考录取通知书,当我坐上火车驶离大山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激动的。我急不可耐的想逃离这片大山,似乎大山外面有无限的光明在等着我,而我正朝着光明的方向奔去。

  俗话说,“穷山恶水出刁民”。庆幸的是,冷水虽是穷山恶水,但刁民却不曾出。而相反,大山赋予了冷水人若谷般的胸襟,铮铮如石的骨气,他们变得更加仁厚、拼搏、乐观、坚韧。上善若水,冷水也养育了冷水人的善良、理性、清澈、淡然。

如果说离我们远了,是蔚蓝的天空,那么离我们近了,是灰暗的雾霾。光阴荏苒,时间飞快的奔跑着。长大后,我去了梦寐以求的北京城,在那边工作着。

少年不知愁滋味,喜欢离家去远行。我成了个彻底的异乡人,远离家乡,在外地上大学,在外地上班,似乎习惯一个人打拼。那时,故乡只是偶尔在梦里飘过的一朵云彩,故乡只是老家爸妈电话里的一声问候。

  2012至2015短短的三四年间,父母相继过世。人常说:“父母在,家就在”,心中一下失去了着落。如今,父母都不在了,意味着冷水这个家就不在了。冷水,这个生我养我的家园,恐怕今后真正变成了回不去的原乡。

来到了这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美好。PM2.5的值让我让我无法呼吸。北京的冬天是调皮的,总是跟我玩捉迷藏,让我看不见它。望着熙熙攘攘的都市,人们佩戴着口罩,主干道上的机动车跟蝗虫似的扫荡着,拖着一道道“优美”的尾气。将天空渲染的跟黄昏似的。真是“温暖”极了。这里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多么想在回家的路上看见天空露出蔚蓝的“肤色”。

成家以后,在异乡钢筋混凝土构建的筒子楼里安家。这个小家,是我在异乡感情的寄托,但它也只是一个陌生小区里的一个陌生单元楼的一个普通房号,一个数字符号的标记而已。楼上楼下彼此不识,对门也只是简单的招呼。这里没有乡亲串门,没有乡音招呼。逢年过节时,在窗外的鞭炮声里,慢慢体会到了孤寂。想家,想故乡的念头便不可遏制的涌出。

  所幸,留守在老家的大姐,给了我们姊妹四人一个属于冷水的家。大姐及我们都称为“九哥”的姐夫承担了父母的角色,姊妹四人每年总要回到大姐家居住一段时间,享受天伦之乐,其乐融融。

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我希望雾霾不要侵蚀着我们的健康,我们能拥有一个绿意盎然的城市。人们啊,请呵护我们的家园,呵护我们的环境,爱护家园,共筑绿色梦。

每次回老家过年,刚一进村,便会有熟悉的乡音招呼。乡音响起时,回家的感觉就有了,而游子的感觉也随之而来。我这个游子,似乎成了村里的客人。我有点惭愧,我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因为离家多年,熟悉人变陌生人,故乡竟对我客气了。我只是一个渴望回家的人,我不想要这种陌生的感觉。

  父母在时,总认为“千好万好不如老家好”,一直坚持待在冷水老家,自足自乐,守候着几亩贫瘠的土地,勤耕着“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希望。

将来有一天,当河流里活泼的鱼儿再次活泼时,绿色的梦正在苏醒着。当土地里成熟的小麦成熟时,绿油油的梦正在成真着。当天空中灵动的小雨再次具有灵动时,蔚蓝的天空也正在苏醒着。到时候,也许我们也许动动鼻,就能嗅到。抬抬头,就能看的见它的本色。

我已不是当年那个急急离家的莽撞少年。外面的世界,真实的成人世界,在眼里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要看风景,哪里不是风景。火车穿过了无数个村庄,有青山,也有绿水,可这都不是我故乡。

  有时想想,父母这勤劳、仁厚、清澈、上进的品质,姊妹几人以及各自家人似乎都毫无保留的继承着。这品质,是对父母家风的传承,无疑,也是对冷水的反哺。

愿我们大家呵护自然、共筑绿色梦。让我们的绿色中国梦,在呵护中,向我们迎面走来。

在飞驰的火车上,我越发想念故乡的山水,想念故乡的亲人。

  也许,再小的河流都有着一个海洋梦。五十余公里冷水,流量虽小,却挡不住她成为丹江的一支溪流,经过丹江、汉江、长江的传送,最终注入渤海。

季初625513046

  像冷水的海洋梦一样,更多的冷水人也都有一个城市梦。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一代代冷水年轻人通过打工、求学等途径,慢慢融散在各个城市安家立业。随着近年来移民脱贫的深入,冷水几乎举村外迁。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定居城市多年之后,才慢慢明白,世间最美的心灵居所不是喧嚣,不是浮华,而是安静。毕竟,生活的天籁,需要在安静的环境中凝神静听。心境星移,才渐渐理解父母生前反复唠叨的“千好万好不如老家好”的真谛。

  也许,冷水,才可以真正洗尘,洗去城市喧嚣浮华,不浮躁追逐,不迷失自我,不堕落不前。静静安守在属于自己的心灵家园,去清澈的做人,雅静的生活,安然的行走。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