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若梦

  编辑荐:关窗有爱,推窗送情。不负曾经的深深依恋,雨巷里种满了相思。依窗相守着明天,一袭花衣霓裳,伴着深巷花开……

寂寥红尘,锁住了深秋的雨巷。

编辑荐:推窗,送一程花染枫叶。似火、如烛。你再细细望去,窈窕淑女已经过了山弯,正携一岭的秀装轻盈朝你走来……

  展白绫丈宣,蘸一池墨轩,泼洒韵香,月光下飘荡着清雅芳芳。

晨雾袅袅婷婷绕着木屋飘零,或浓或淡悠然一股枯草焦味。几只青鸟从屋顶穿来穿去,叽叽喳喳的。雾笼罩着一条不见头的雨巷,湿润落影。一条远方流成的河,连着南北两块小镇,惊醒了霞光下的大地。艘艘乌蓬、小帆随流水,潺潺而行。

青花下,翩翩飘来一袭白衫。十里香来,揉碎了一夜星辰的呢喃。在薄雾的缭绕中,风华悠雅,若梦浮云。像桃花添香的春韵,绽放着蜿蜒的清欢;像盛夏怒放的莲花,池塘写满了阳光的灿烂;更像秋香染尽了霓裳,花倩了暗香。

  临一窗轻风,挤进绿叶菁翠,散发着悠悠柔柔的缕缕秋香。依窗微笑丝云,帖润着弯弯曲曲的嫣红叶眉。朱砂的羞涩约会了唇红齿白的绵柔,倾听一檐燕归的叽喳情话。

一座孤零的石狮小桥,跨南北的雨雾,横贯千年的呼啸的风、敲醒百年花开的梦,把一束束潋滟的金桂洒在不息穿流的河水里,悠悠的漂向暖暖的前方。

我风华而思,饮梦而念,依窗而想。

  相俯的含情,脉脉着银月丝雨,流影在长长的青石板上,如缀珠光。盈绕的婉笛,作响清音潺潺,流水浅浅,泛着一曲消瘦的静月,朦胧着情海秋棠。

纷纷扬扬的小镇,染遍了飘舞的凝烟,在深深的闺房里盈香着岁月的嫁妆。晨曦中落漠成亭亭玉立的倩女,一曲横萧声,把音符落进了流淌的河水。

若梦的时光里,帆尽云水,飘零朵朵白云,把思念都装进了江南。一片淡墨,丹青细数,简约里挥手风花雪月,在码头上点亮一盏渔火,梦醉的阑珊中读不懂流淌的秋水、如画的红叶、岁月的一首秋梦。

  凝眸一点回首,潮涌着心墨似海的苍穹,青灯照颜疏影星光,繁华落尽里终是凋零如水,冷霜如凝。写一程山画一程水,温馨中拾几片枝叶,相逢一方盈香的年华,感动静谧。

雾里的炊烟,雨中的吆喝。潇潇洒洒的泼开了繁华落尽的雨巷。丁香的暗香,琴瑟的石板,莹绕的清愁,百转千回在雨巷的相思中。柔情,斜阳,静幽,遥望。

琉璃憧憬,浪迹天涯。翘首谎言的天荒地老,风华若梦,半场约会玫瑰的精灵,半场沉寂红叶的静谧。晨曦撕碎山岭霞光,夕阳遮掩西下红云。

  梨花飘远了寒冷,带雨撑起了残月。

纷扰的红尘,深秋的雨巷。

回眸苦笑时,枫叶又飘落一片。

  风吹云过,星移斗转。千回恍惚的梦境里,无言结局、无奈叹息。岁月刻下了多少人间的风花雪月,年轮篆章了多少人间的酸甜苦辣。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也不知道到头来又为了什么。

庭院一缕暗香,是垂挂的丁香?是紫嫣的红叶?是凌霄花开?熙熙攘攘里纷扬了三千年的青苔,染绿了芭蕉树的黄昏。江南烟雨中,雨巷独自承受孤单,照旧着昏黄角落的冷风冷雨。苦涩里静静等着一朵青花从雨雾中飘出来。

一袭白衫,轻柔的飘来。恍如隔世的梦,融进了一片白云,执笔深秋,熠熠模糊。看似风华的盛装,却又是一个梦想……

  一把油纸伞,相伴雨季,走过年华。总有一天留不住同行的朋友,总会在某个码头分手。红尘路上,牵过衣裙,弹琴霓裳。隔河两望,如临三秋。空望穹顶之下的灰雨,到底还是淋湿了曾经的誓言,冻僵了曾经温柔。千帆过尽,回想那份枕岚呢喃,飘远了梦想,留下了满目沧凉。

采撷一束莲花,温馨中西落的笑颜,等着月下的灼热,深邃里随着青花伞香,朵朵执意芬芳,于豁达静榻上做一个远方的梦,吟一首流年的诗。柔婉中,相思苍凉,雨丝情殇,几叠霓裳,几件羽衣斑驳了小桥流水人家。

风华中,离别的码头。交织了岁月的沧桑,蹉跎了流水的凄凉。梦想里的一眼深情,慢慢流向远方,终成了过客。

  也许,有一朵花更红更艳,有一株梧桐更粗更高。尽管五更落玉凤凰,传奇着锦秀幛幔的情人。飘飘落落浮云,起起落落人生,谁的伞会撑起夜的梦乡,谁的酒会饮醉谁的念想。

油纸伞下的泪痕,雨巷里慢慢风干。在心扉的冷颤中迷朦了紫色的雾,把丁香的枯叶堆积,红烛里,给雨巷照亮着石板路。翻遍角角落落,寻找前世的烟雨,镌刻在阑珊处。

曾经的执手,化作了散开的烟云,寂寞清清。若梦的薄情,眉梢上飘零的分手,不尽落叶潇潇下,在浓浓的秋雨中,落下了绵绵的泪水。

  几缕暗香,几点凝烟。一阙曾经的诗行,字里行间染着躲躲闪闪。过往云烟后花落庭前,一巷尽头又是丁香花开。

温柔与你同在,缠绵着一条深秋的雨巷。

一袭白衫,款款深情。卷边了霓裳,皱了布面。风吹瘦衣,拂过黄叶,荒芜的屋檐下几寸草木,把一秋悬挂在房梁上,在过往的云烟里,飘泊了一叶孤帆,单影过尽。

  青梅旧往,风月无常。曾经的邂逅,记录下几页文字。搁浅着昨日的炊烟,袅袅中,渐渐模糊了视线,风干了雨和泪。

青花撑起了岁月的一片天地。细雨挂在眉梢上,品赏中阅尽了人间四月天,一首诗,一条线。石桥上的誓言如花落,如流水,如情人,如雁归。深深浅浅的年轮勾引了多少风花雪月,梧桐树包养了多少五更情人。执意中,月光寒凉,恍惚如梦,陷进了无休止的叹息悲伤。

曾经的靠岸,赏秋望月,眷恋依然。

  临窗一桌宴席酒肉香,推窗一片杯盏咫尺荒。每个人都在演绎着舞台戏,都在砚墨丹青痕迹,或者微笑,或者泪洒。一缕暗香里舒影了岁月的容颜,关窗推窗就是在书写着岁月的每一天。

红尘本就是一块没有生命的土地。你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播种苦难你绝不会有幸福,播撒了爱恋肯定会有三生三世的花朵。

流水向远,只有一个背影。等不到的转身,得不到的放手。

  一卷素笺,落满了长长的相思。残花丁香里,临窗一缕墨香。

人生总会有一块苍凉,一个不能揭疤的伤口。不必说,无须问,纵然万语千言,哪怕刻骨铭心,过往只是故事,人走成了过客。

携一颗素心,踏十里梅香。也许邂逅相遇一个你,忘却那些记忆中的香念,慢慢的沉淀了秋色的心诗,又会风华一世……

  关窗有爱,推窗送情。不负曾经的深深依恋,雨巷里种满了相思。依窗相守着明天,一袭花衣霓裳,伴着深巷花开……

落花飘零,仍会散发清香,云起风涌,难遮五彩斑斓。曾经难说清楚,神仙也难读懂。只有在回忆中,笔墨蘸满了思念,眼里才会有泪水。

若梦里,一弯青色的月光,在渐浓的秋意中慢慢淡去,轻轻的渲染了弥漫山岭的诗情画意。细数着金菊的芳香,眼见着桂花的盛开,雨巷里早已是笑靥春花。

深深的雨巷,写下了人生的沧桑。纷扰的红尘,难掩雨巷的深情。秋雨里,种下一片桃花源,天涯海角都在云水间……

秋梦中,凋落了岁月的残叶枯枝。再年少的繁华傲气,终落成昔日的幻觉。曾经的一袭的白衣也早已双染厚霜,遗憾的故事里有太多的若梦,浮生中的十里桃花源,秋叶落尽,一片黄土。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黄叶飘落,不是树的错,也不是叶的过,只是一阵风来的不是时候,折断了树枝扫落了叶。过去了的回不来,梦醒了也回不去。拾起几片黄叶,在叶上写下昨天的故事,装订成纪念册,存放到别人找不到的角落,慢慢的忘却。

推窗,送一程花染枫叶。似火、如烛。你再细细望去,窈窕淑女已经过了山弯,正携一岭的秀装轻盈朝你走来……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