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老勤劳孺子牛

  贺春在办公室里被公认为最勤勤恳恳,老黄牛式任劳任怨的好伙计。当时,何春刚从东北虎林调过来的时候,很少见他和同事们说一句题外聊天的废话整天就知道工作。有时候个别女同事向他打听老家的情况时,他没开始说话,就先开始脸红了起来,而且还回答的很简单。唯有你要求他帮助半点什么要办的事情,不论他当时是在忙闲,也不论求他的事情是大是小,他都会点点头一个字:“好”,然后就放下自己的事情帮起别人的忙来。

今年67岁的钱海皓中将,几年前从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位置上退下来后,担任了全国政协委员、解放军摄影学会副会长、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他不仅自己摄影,还组织其他同志一起开展摄影活动。每年数次约上大家到各地采风撷英。近年来,每逢春节,钱将军都要组织影友联谊活动,包括观片会、请摄影界专家讲课指导、请器材商介绍新款摄影器材等。在访谈时,钱海皓将军透露,眼下他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10月份在国家图书馆开幕的祖国颂——金秋影友作品联展。届时将以鲜红的党旗、辉煌的成就、秀丽的河山等三大板块,展出30多位将军和20多位省部级干部的摄影作品。

胡祥同使用了多年的老相机

  由于贺春的任劳任怨,调过来不长时间,我们就不称他何春,也不称他贺师傅了。干脆见了面就直接称他“何老”了。何老喜欢摆弄一些老物件,他从东北过来的时候,就带来了一部老得不能再老的海鸥1204A型的大块头照相机,为了能够在我们的报纸上刊登出他拍摄的照片,每逢下班以后,何老总就经常是脖子上挂着他的老宝贝到处乱逛。但毕竟因为120的像素太低和抢镜头慢等多种原因。何老虽然是很勤奋,却始终没能在我们的报纸上发表一副他自己拍摄的作品来。看到何老这么勤奋上心,我主动把自己闲置不用的一架当时还不算太低档次的凤凰205型手动135送给他使用。何老见了捧在手里高兴的感动了好一阵子。

7月中旬,本刊记者对这位既是摄影爱好者,又是摄影活动家的中将进行了专访,听钱将军聊摄影,谈文化,冀愿景。

  数码照相机、手机等新型摄影设备的出现,让传统的胶片照相机逐渐尘封,成为许多摄影人的追忆。“科技改变生活”,用这句话描述摄影圈,很贴切,也挺无奈。

  何老会摆弄暗室操作,他经常出去拍摄的那些照片都是用黑白交卷拍摄的,回来就自己躲在暗室里冲洗,然后拣出好的镜头扩印。这样费用低,在报纸上发表的图片,比我这使用佳能EOS1000电脑型照相机发表的还多。何老还喜欢弄狗刨,每逢发表了照片领到稿费的时候就弄狗刨,而且每次弄狗刨第一个喊的就是我。我在单位是无名小卒没职没权的,他为什么先要喊我,我想可能是因为我借破相机给他使用的缘故。何老勤奋认真,那样都好就是不修边幅,经常披头散发的样子,胡子也留的老长,很有艺术家的端倪。他这个样子,和我当年茶饭不思的五迷三道,治着父母给我买佳能EOS1000照相机的时候一个样子。当时别人都戏称我“想成艺术家”了。我觉得何老现在就是我当时的那个样子,怎么看就怎么觉得有艺术家的端倪。

图片 1  

  “有相机,但是买不到相纸”,79岁的胡祥同老人现在就面临着这样的尴尬。

  对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次几位邀约,共同出去游玩,还没有开始动身的时候,何老就喊出来申明:义务做大家的免费摄影师。每逢走到一个新的景点,受忙的就数他一个人了。五月四日这天,他一连发给我好几条短信,内容都是一个,不厌其烦的嘱咐我:晚上务必等他过来接我,去市府广场看万家灯火。我当时心想,这老人家一定又是发表了什么图片心里高兴吧。可到了市府广场下车一看,何老脖子上挂着一家崭新的佳能单反相机,配置比我的EOS1000还上了一个档次。所谓的陪他过来逛,还不如说过来给他当免费模特。除了给我们几个同来的伙伴们嘁哩喀嚓以外,还一本正经跑来跑去乘游人不注意的时候趁机喀喳地把灯光一闪!

从小结下摄影情结

  1973年,胡祥同在书店买来一本《浅谈摄影》,开始了他与胶片照相机结缘的故事。

  自从有了这部先进武器以后,何老幽情雅形的图片就不断的录著报端,而且质量和数量都一点也不亚于那些专业的摄影师创作的作品。我看了以后很受启发和感动。

钱海皓将军自称自己是入门早,但上道迟,至今摄影水平还很一般的业余摄影爱好者。将军的父亲是老红军,也是个摄影迷,战争年代不论走在哪里都随身携带一台老禄来相机,直到解放后。1956年,钱海皓上初中时,他的父亲从苏联回来,给他带了一台司米娜。这台相机在今天看来相当于玩具相机:全手动、目测调焦,而且只有较慢的快门速度和较小的光圈。钱海皓把它带到学校给同学们拍了一些照片,现在同学见面时,还有人带来了他当年拍的照片。

  上世纪70年代,拥有照相机的人并不多,谁要是能拿着相机在公园里拍照,拍照者也能成为一景,被众多的游园者围观。当时,胡祥同在军工企业做工人,白天上班干活,晚上到家就拿着《浅谈摄影》仔细研究。

  今年的“五一”小长假期间,我因为一篇题为《企业领导有眼光重金培养读书郎》的文章获奖,去省城颁奖会议而没赶上参加何老组织的一次野外赏花联谊会。回来的时候听同事们讲:这次去田野赏花,何老再次成为了所有驴友瞩目的焦点。在一条条麦浪已经泛黄的金色田埂上,何老指导安排大家沾花野草、扑蝶引蜂,做着一个个特技优美的造型。据说大家也是十分应合摄影师的安排和要求,大家一会勾肩搭背、一会燕子飞翔,好几种姿势的反复组合,应景变换。分别独出心裁的作出各自认为最能够反映出自己踏青的欢乐休闲姿态,反正是白拍谁不拍。整整在一个上午的烈日惠顾下,队员们倒是和太阳擦边不久就躲到树荫下去捉迷藏,只有何老始终站在太阳下面被抚摸的背后都出现了一道道的汗绺子……

图片 2

  摄影是门实践的艺术,拿着“参考书”纸上谈兵可不行。单位的一位老师傅看他学摄影热情浓厚,便主动提出将自己的“海鸥203”相机借给他使用。“海鸥203”相机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上海照相机二厂生产的一款畅销机,由于其可折叠、携带方便、价格合理,深受当时业余摄影爱好者的喜爱。

  我开会回来以后,看到他洗出来的踏青照片,由衷的夸他:“简直能成为艺术家了……”何老拣出几张递到我面前说:“我觉得还数着这几张拍的可以……”我一看的确很有意境,便在里边找出两幅题上命名,撺掇他征得本人同意拿去参赛……

1961年入伍后,在部队的工作中,钱海皓完成了向半专业摄影阶段的过渡。在部队,钱海皓主要是在政治部门做宣传文化工作,当时连队五好战士的照片就有钱海皓拍摄的。有一段时间,钱海皓兼管本单位的摄影工作,实录了部队的训练、学习、生活及生产活动,并在军内外报纸上发表了一些作品。那时,钱海皓一直使用的两台机器分别是被称为皮老虎的蔡司伊康以及国产的海鸥4A。当时,无论是拍摄、配药水冲卷,还是印片、放大,甚至是幻灯片涂胶膜、晾干等等,都由他自己一个人完成。

  每逢周末,胡祥同就带着老婆、孩子到北陵公园采风、摄影,苦练照相技术。之后,厂里开大会、给先进集体拍合影这样的场合,胡祥同总是主动请缨,充当义务的摄影师。当时,买胶卷、洗相片的花费不低,但是胡祥同毫不在乎,按照他的话说,“只要能拍出大家都满意的照片,搭里多少钱都心甘情愿。”单位工会设有洗照片的暗室,工作闲暇,他还经常跑到这向单位的老师傅请教洗相片的技术。之后,他更是在家里辟出一小块空间作为“暗柜”,在家里冲洗相片。

  何老在我的鼓动下,把《晨曦》和《本性》两幅拿去参加生态家园的摄影比赛,结果还真的双双获得一、三等奖。事后何老问我为什么要征得本人同意?我说:“这涉及到个人名誉权的问题,避免将来出现麻烦。”何老说:“又长了见识……”

1977年后,钱海皓调到了上级机关工作,虽暂时告别了摄影工作,但还是照相机不离手。用钱将军夫人的话说:摄影是他唯一的业余爱好。

  时间久了,胡祥同不好意思总“霸占”师傅的照相机,便托一位经常到上海出差的朋友带回一台功能更完善的“凤凰205”相机。

确实,摄影也是他一直以来的兴趣所在。

  胡祥同从小爱好体育,有了新相机后,他用镜头记录了很多精彩的比赛瞬间。“1999年,航空工业部举办青年友谊杯邀请赛,沈阳是分会场之一,赛场就设在沈飞体育场。我站在球门位置,拍下了四名球员同时起跳争顶的瞬间。”胡祥同介绍,这张名为“争顶”的照片,先后被《中国体育报》和《沈阳晚报》采用发表,由此,他还获得了人生中第一笔稿费。还有一次,沈城一家商场内举办室内篮球赛,他举起相机记录了一名运动员反手扣篮的瞬间。胡祥同介绍,“这张照片极具动感,手扣在篮筐里,还可以感受到篮网晃动的力量。”后来,这张照片被放大成12寸的照片,张贴在商业步行街内。

摄影好处太多了。一方面,可以学到很多知识。例如

  2003年,胡祥同成为《沈阳晚报》的通讯员,先后在晚报上发表了近百张照片。他表示,“体育之外,我也关注民生话题。胡同里哪有积水,马路上哪有坑洼不平,我就用相机把它记录下来。如果事情能因相片的展示而得到解决,也算是我尽的一份力。”

胶片时代,自己学习显影配液时,通过改变配方,知晓了其对显影效果的影响。通过摄影,我从群众、战友、朋友那里学习了很多东西。另一方面,可以更多地了解社会。在摄影过程中,我去过工厂、农村、接触过做生意的老板和企业家,也常与普通农民百姓打交道。不同的视角让我更好地了解时代,了解社会,了解民生。还有,摄影锻炼了身体。爬山涉水、登高远足,对身体是极大的锻炼和检验。此外,摄影也是交朋识友的好途径。我性格比较外向,喜欢敞开心扉与人交往,通过摄影认识了许多朋友,并因共同的语言和爱好走在一起,与这样的朋友打交道是持续的长久的。所以,业余时间我一直坚持摄影。钱海皓将军说。

  现在,胡祥同也和年轻人一样,开始摆弄数码相机,说到这,老人还有一丝无奈。“前些年,国外的胶卷厂倒闭,现在市面上都买不到胶卷了,更别说用胶片相机拍照了。现在的相机固然好,色彩多,拍完了立即能在镜头里查看拍摄的效果。但内心里,我更喜欢传统照相机,因为从交卷感光到相纸成像,可以让拍摄者感受到参与制作照片的期待和惊喜。”

专注历史文化遗产

在接受我们的采访前几天,钱海皓中将刚刚随全国政协组织的对世界物质文化遗产地的考察活动,从河北遵化清东陵返回北京。此次清东陵之行,让钱海皓一直思索这样一个问题:有如此沧桑历史的文化遗产,应如何用影像表达、宣传好它,并通过摄影手段保护好它。他的答案是:这两方面缺一不可。我现阶段的拍摄还停留在表现方面,只有宣传中华文明的一个层面,没有涉及保护性内容,下一步要对保护中华文化的瑰宝进行影像的表现。例如,展示我国采取种种措施保护好文物,使其焕发新的光彩;又如反映因保护不当而造成的文物损坏(在清东陵,我们看到在神道上还有来来往往的车辆,这样必然造成对文物神道的损坏)。

图片 3

作为一名军人和军事学专家,钱海皓对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创造的惊天动地的业绩,对党史军史中重大历史事件发生地怀有特殊的情结,并利用一切机会去做专门的探访和拍摄。其中,贵州赤水就是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探访地之一。在前往赤水前,一直听说这里很美但比较贫困。而钱将军到了赤水,才发现这里其实是个富有的地方:赤水素有小贵阳之称,很早这里就是交通枢纽,物资交流发达。但由于主要是水运,所以大家对其不甚了解。而为什么这里被称作是小贵阳呢?这是因为在民国时期,军阀政府在贵阳和赤水各有行政机构,这里聚集了一批政客和富豪,行使权力,故有小贵阳之称。

而真正让钱海皓想去赤水探访的目的是,红军长征路上在这里发生的四渡赤水战役,是毛泽东军事谋略的经典之作。曾有人问毛主席:你认为最得意的是哪一仗?回答便是四渡赤水。于是,钱将军探访并拍摄了四渡赤水的首战地丙安镇,这里距离赤水县城有40里地左右。他说:首战的打响是具有历史意义,更应该去看看,拍些片子。除了赤水,钱海皓还探访遵义,实地参观并拍摄了遵义会议会址,他说:参观革命胜地是我的向往,我一边参观学习老一辈的革命精神,一边拍摄留下一些具有纪念意义的照片。在2007年八一建军节举办的首届将军摄影展上,我展出的照片就摄于遵义。

图片 4

从EOS 650开始感受和喜欢EOS

说到器材时,从小就有浓郁摄影情结的钱海皓,不仅如数家珍,话语更是滔滔不绝:我的器材很多。光用于保存器材的大干燥箱就有两个。20多年前,我就用佳能EOS相机了,从EOS
650胶片相机开始(这是EOS系列相机中最早的一款),至今还好好的,一点没坏。我还有佳能最早眼控对焦的EOS
5胶片相机、佳能第一款平民化的数码单反相机EOS
D30。我现在主要用佳能全画幅数码单反相机EOS-1Ds Mark Ⅲ和EOS 7D。购买EOS
7D的主要原因是想把视角拉得更近。如果用全画幅相机配长焦距大炮镜头,购买镜头的费用太贵,而且分量比较沉。而我用EOS
7D配100~400毫米镜头,焦距延长了1.6倍,最远可达到640毫米,既实惠又实用。我配了常用焦段的佳能镜头,如EF
16~35毫米、24~70毫米、70~200毫米、28~300毫米,到100~400毫米。EOS-1Ds
Mark
Ⅲ相机主要配合广角和中长焦镜头使用;远距离拍摄时用100~400毫米镜头配合EOS
7D使用,不仅速度快,而且感光度还高,它的对焦系统的效能甚至胜过了EOS-1Ds
Mark Ⅲ,我非常满意。

目前,我出门时还带一台胶片机,那就是哈苏Xpan宽幅相机。前不久的遵化清东陵之行用它拍了4个胶卷,配的是30毫米镜头。

图片 5

从琢磨器材到用心感悟摄影

有人说摄影师玩摄影,钱海皓觉得不是很准确,应该说是体会或感悟摄影更好一些。搞摄影这么多年来,我觉得,开始的时候可能是对器材方面追求多一些,现在我越来越感觉到摄影不仅仅是靠器材、玩技术,而更多的是要用心摄影感悟摄影。用心感悟摄影就不仅学习别人的摄影艺术,也包括学习掌握新器材。钱海皓订阅了多份摄影杂志和报纸,注意学习欣赏别人的作品,看看器材,吸收一些可学的东西。

图片 6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稿件一经选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本网免费将其使用于本网或与本网有合作关系的非赢利性各类出版物、互联网与手机端媒体及专业学术文库等。

由稿件引起的著作权问题及其法律责任由作者自行承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