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网投我们如何看待“活着”

  当代生活的质量,不论物质性还是精神性方面的内容,均取决于当代道德水准的高低。我始终认为,道德的力量在影响人类进化的同时,更决定着生命的轻重,当然要包括一个人的道德生命。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就在于道德因素的存在。若是将一个有道德的动物,和一个无道德的人相比,可能谁都会选择自己的社会角色。

世界很大,不只有诗与远方,还有眼前的苟且。

泻水置平地,各自东西南北流。

  社会的发展以洪水猛兽的力量,以不容置疑的果断,彻底毁掉了传统社会和心灵世界田园牧歌的画面,换之一个以经济利益至上的当代社会时。同时,也毁掉了一个人可以依赖自然能力而自我存活的生活环境。所有能够自我生存的内外条件、自我救生保全能力和外部许可的土壤,都在稳定的前提和充满无情的社会进程中,以现代化、工业化和城镇化的理由被剥夺殆尽。活,成为一个困难。生存,于是便由过去的不是问题,成为现代人的头等问题、第一件生死大事的问题。

如何才能走出眼前的苟且呢?逃避肯定是没有用的,因为你不改变自己,下一个地方依然会有苟且。

人生亦有命,安能行叹复坐愁?

  当商业经济带着丰富而汹涌的物质,以肉食和醉香之风,以交换和利益来衡量人在社会的标准时,似乎带着最为美好的人类未来,以憧憬的姿态扑面而来;当人的生存被摆在第一位,并以正当的理由决定了生活的苟且;当简单的活命成为一种最基本的要求之后,道德却以注定失败结局的懦弱者身份,带着顺民的媚笑,从隐于厚厚的城墙之后露出真身。

国庆节的时候,我去海洋馆,第一次去那么大的海洋馆,在广州,门票就花了二百多。海里有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动物,相同的是他们都处在食物链之中,虽然每一种动物都有丧失生命的危险,但是他们各自有自己的生存技能。技能无所谓高低好坏,只要是有利于自己生存的就是必须的。其实,不只是海底的动物,其它的包括陆地上的动物,天空中的动物,它们生存在这个世界上都肯定有自己独特的生存技能。如果没有自己的生存技能,没有哪一种动物是可以遗传到现在的。

酌酒以自宽,举杯断绝歌路难。

  若是以网络语言来形象,道德目前正在隐身,可能是当代人类生活的真实写照,也是当代思想位置的现实状态。我不是极力去否认和丑化市场经济,也不是有意去强心道德的力量。在强大权力挟裹着的人类生存空间中,物质的力量正以帮凶打手的忠实和面孔,挤进本来就很狭窄的地方,正坚硬而无情地站在了道德世界的面前。当人类创造的文化以乞丐的角色,选择了无可奈何的附依身份之后,为了活着,那种简单的生存,甚至是苟且地保全性命,道德沦落了。因为道德的失败退缩和文化的后退,因为活着的需要,而成为第一个正当的理由、第一条堂而皇之的借口,甚至是第一种活着的证据。

我们人类不也是如此。我们的体型没有大象那么壮大,我们的速度比不上猎豹,我们的力量跟老虎没法相提并论,我们的团队协作能力也不如狼群,我们没有翅膀无法在天空翱翔,我们没有气囊,也无法在水中定居,我们没有的太多太多。可是,不管怎样,现在的世界属于人类纪元,无论它是好是坏。

心非木石岂无感?

  从表面看,在历史的长河之滨,道德与需要的双方,坚持与逼仄的现实,始终相互对峙的庞大阵容里,已经因为活命的需要而体现出人类文化力量开始弱势的趋势,呈现出道德力量的强势位置在消退,在转换里发生了根本的位移。其实,这正是道德智慧闪现出来的聪明之处,也是它谋求自我延续的精彩之举。它们在日渐弱势的外部大环境里,凭借着内心的强大而实现自我保存和存活下去的魔术缩身。

今天讨论的是生存问题,不去讨论道德问题。生存都无法解决,考虑道德有什么意义?所谓的道德就是吃饱的人给饿着的人定的规矩,来让他们遵守吃饭的秩序。我要是吃饱了,我也乐意遵守秩序,可是就一口大锅,百十口人,只有一小部分人能吃上饭,吃不到饭的人当然不会遵守规矩了,饿死事大嘛,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的了。就好比如一个人死了,就不要对他进行人格侮辱了,就算他生前给多少人投过毒,养了多少小三,或者是其他的坏事。毕竟,人死为大。

吞声踯躅不敢言。

  道德以失败的角色选择自我的隐身,虽是人类之大难,却也是人类之大幸。在物质财富的面前,道德力表现出来的日渐萎缩,虽然成为人类之大难,却是人间之大幸。那是因为在生命、生活、甚至是吃饭保全性命的基本前提下,道德的存在仍旧以无比至尊的形象,被视之为一个至为贵重并赖以自存的宝贝。我们会以不同的理由,带着做人的自尊,成为为条最低生命线的最后底线,成为底线之下的偷生。而称之为人类之幸,那是因为道德始终明白和懂得了自已的重要,而是以退后的选择方式,保持了一份高位的品质、贵重的尊严,也成为一粒留给未来而萌动生命的种子。

活着,才是第一重要之事。(我可没说道德不重要,毕竟我也是个有道德的人。)

        《拟行路难》 鲍照

  其实,道德本身并不神秘和高位。道德是什么?一种规范,低于法律的某一条隐形的底线,做个好人做件善事的基本,这就是概念。生活之中就是保持一种有气节、有自尊、有尊严的活着,就是不仅仅是为了活命而活着的认真做人,不为人知而为心知的诚实做事的最低原则。

每种动物,四条腿的动物,虽然在身体结构方面没有太大的差别,都是四条腿,一个头,但是因为确有很多种分类。它们的不同主要是他们食物的属性不同,老虎是肉食性动物,所以有老虎的地方就会有杀戮和鲜血,羊属于食草性动物,所以有草的地方羊群才能存活。对于我们人来说,具体到个人了,我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才能有目标的训练自己的技能。譬如老虎想要吃肉,他就必须训练自己的捕食技能,羊群想要吃草,就要寻找有草的地方迁徙。羊群学习老虎去捕食是自不量力,老虎学习羊去吃草,只能最后把自己饿死。每个人在社会的生存中都会改变,有的人变好,有的人变坏。当然我们都希望社会上有一天没有坏人,全部都是好人,那是大同社会?试想一下,如果草原上没有肉食性动物,全是素食的动物会怎样?最后的场景就是草原变成荒漠,素食的动物在缺少食物中死去。

                            《序言》

  道德的概念并不重要,尽管它会带着冰冷的躯体,以残废的杂乱横陈在苍白的市场之隅,给人败象横生的感觉。其实,这不是道德的真相和实际,因为,道德正在隐身。人类对精神的抛弃,也是人类自身对现实生活向何处归宿的无奈之举。

你需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才能去学习相应的生存技能。

       
我不是个哲学家也不是个文学家,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爱读书爱思考的读书人。我的写作不是为了启蒙教育别人,只是想尽可能运用自己有限的知识和我四十多年的人生阅历和经验,去享受独立思考的乐趣,谈谈自己对人生和社会的感触和顿悟,同大家自由地进行思想交流,相互启发相互进步。写作是我的一种抒发生活激情的方式,它来自于我生命的直觉和内心的喜悦。就让我用这干净深情的文字,记录下我昨日生活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我今时今日的感慨与领悟,记录下我对未来的希望与期许。正如博尔赫斯说的:“我写作不是为了名声,也不是为了特定的读者,而是为了光阴流逝使我心安。”但愿写作是我最初与最后的避难所,那些不能写给今天的,就让它写给未来的自己吧!

  也许这就是道德在我心中留下的印象了。

     
前一段一个朋友和我讨论有关人生的话题,我一直在研究鲁迅,对鲁迅先生很是崇拜,对他的“呐喊似的、战斗性、批判性、一个都不饶恕”对待人生的态度非常赞许。但我那个朋友却有不同观点,非常赞同张中行先生那种淡泊致远柔中带刚的对待人生的态度,推荐我读一下张先生的作品,特别要读读《顺生论》。张先生也是我非常尊敬的大家,十几年前我就读了他的许多作品,那时的我青春飞扬指点江山对张先生的作品只是囫囵吞枣似阅读,对张先生的作品的真正思想内涵体会不深。这段时间我重读了张先生的著作,已近知天命之年有了一些人生阅历的我突然对他的作品有了耳目一新的感受,思想上引起了强烈地共鸣。下面对此展开有关讨论:

  然而,在一个普遍丢弃道德与放松自我约束的时代,你的自我遵守和自我约束,在身边环境与大众生活的对比之下,肯定会得到一个失败的结局,这并不可怕。因为道德始终在你血管里,在你内心里,在你高贵的灵魂之中存活着。

     
一、人为什么要活着?“活着比死了好”“人类乐生,承认利生就是善;人类畏死,可以避死就是善”张先生在《顺生论》中反复强调这个观点,我认为这是个真理。但很奇怪的是东西方的宗教都在宣扬人生而有罪,人生实苦,人生四大皆空,人生虚幻如梦等等。而古今中外的哲学家们许多也对人生充满了悲观,最著名的是叔本华宣称:“把劳作、匮乏、磨难、痛苦、和最终的死亡视为我们生活的目的,就像佛教、婆罗门教、基督教认为的那样,才是正确的观点”,他认为,生活不过是为盲目意志所支配,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所以他宣扬自杀,但他自己却长寿。但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自杀的人很少呢?而明知生活中可能会遭受疾病、贫困、迫害、失明、疯狂、死亡等等,绝大多数人还是要“好死不如赖活着”呢?我想一定有和这相反的美好的东西吸引着鼓励着人活着。人是一种有欲望的追求美好的动物,人都热衷搜集占有美色、美人、美音、美景、美酒……,这正是人对抗痛苦的工具,也是人类社会不断发展进步的内在动力,就如加缪所说:“若没有对人的无比热爱,没有追求美和爱的激情和为之忍受苦难的精神,那生之意义何在呢?”

  我们之中,谁都没有任何的理由和借口为了一口饭、一种苟活,甚至是简单的活着,而动用道德的力量将自己逼上梁山,陪上法场,拉进死地。因为,道德的最高境界就是让你坚韧地活着,让你在耻辱之中享受地活着。活着才是一种最高的道德,一种至善的道德,才能构成道德范畴中最基本的内涵。

      二
、怎样看待“苟且懦弱”。张先生在作品中充满了对生命和人性的热爱,并且大胆地表达了自己独特的观点:“如果说假话能活,我就说假话。我认为这对人品无甚损伤,因为说真话便死了,甚至无耻,不要脸才能活,修养到了也可以做。但这有个限度,要有一个原则。”“这不是软弱,作为小民来讲要能活,并能活的好些,这个社会才安定。”“如果在国家兴亡、民族危难时呢?小民没有义务承担这些责任,作为老百姓不管谁统治都要活,你不能要求小民来为谁死,为国家大事负责的应该是统治者。”这些思想颠覆了传统的价值观,否定了传统价值观认可的勇敢的“为一时之义,死则死矣”的匹夫之勇,读来真有振聋发聩拍案叫绝之感,这位耄耋老人用自己的人生智慧和哲学思辨告诉我们一些真理和基于人性的普世价值观,对我们当下社会仍然具有重大的意义。

  如果某一天,道德逼仄着你在某种意义和主张的引领下,去选择自我生命的结束,人间亲情的隔离,甚至是人与人之间的对立。那么,这种道德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道德了,充其量只能是一种假道德,伪道德和废道德。

     
在当下存在着两股思想文化的浊流,从精神上残害麻痹人们的心灵,从文化上禁锢愚弄人们的思想,张先生的思想像魔术师一样掀开它们骗人的面纱,能够使我们迷茫中猛醒。第一种是鼓励人们苟且,愚昧人们心智,劝导人们安贫乐道知天认命,盲目地赞美苦难要求以忍受苦难为荣的心灵鸡汤似的思想文化浊流。代表性的人物有于丹、张五常、胡鞍刚等人。他们借用宗教的一些歪理和曲解儒家经典,炮制出一套麻痹心灵的精神安慰剂,使人缺乏独立思考,对社会麻木不仁。他们鼓励人们忍受苦难,诱导人们认为苦难是应当的,而使人忽略一切导致苦难的起因和内在的逻辑。这种思想文化孕育了冷血般的道德。鲁迅先生称之为“瞒和骗”,即让人闭上眼睛绕开真实的人生,把一切需要改良的问题转化成一个无私奉献的道德自律问题,用形而上的空洞抒情代替形而下的改善和建设。这种文化浊流我们必须深刻认识其危害性,要坚决抛弃它。

  真正的道德目前在隐身。

     
第二种文化浊流隐蔽性更强危害性更大。这就是一些号称知识精英和社会成功人士利用自己的知识和地位,以大义和玄理作旗帜,自居道德与知识的制高点,一只手正义在握,一只手真理在握,处处“以玄理而明世,以大义而责人”。最典型的就是经常质问别人“你为什么不跳下河救人、为什么不参与爱心捐助活动、为什么不和歹徒搏斗、为什么不参与抵制外货行动”等等。他们自己畏步不前却逼迫别人冲锋,不参与现实的抵抗却像督战队一样朝着无辜人群开枪,任何时候自己都毫发无损,却希望别人流血献身。这种思想是极端错误的,因为要承认“人都是自私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是人性的一种表现。安.兰德在《自私的德性》中指出:“我并不反对利他主义者的奉献之美,我反对的是利他主义对个体权利的贱斥甚至毁灭。”他认为人有权利关心自己的利益,人有消极自由的权利,人有苟且懦弱的权利。如果关心自己的利益而苟且懦弱是罪恶,那么活着本身就是罪恶!对这种“道德婊”似的思想我们必须认清其本来面目,坚决与其作斗争。

  2017年11月10日修改于乌鲁木齐

     
在这里要澄清一个什么是真正的苟且懦弱的概念。在面对强权与淫威的压迫下,我们提倡敬佩那种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斗士英雄。但提倡大义首先在于自治,反求诸己,才能施与他人。不可强求每一个人都能做到取义成仁的英雄。道德批判不在抬高人性的上限,而在维护人性的下限。力求一个人不要成为罪犯、禽兽,而非要求每个人成为圣贤英雄。人在面对强权与淫威下选择苟且懦弱是一种生存的态度,虽失之消极,却别于堕落。苟且懦弱是一种生活的智慧,先低下头活着,再寻机伸张正义。区分真假苟且懦弱的标准有几条:一是假苟且是可损己,不可损人;可自污,不可污人。如果是诬告陷害他人,以别人的血染红自己的顶子就是真苟且了;二是假苟且是自损、自污有原则有限度,即最差不能低于小写的“人”,而真苟且就降格到禽兽的标准了;三是假苟且必须坚守底线,能守住几许底线就守住几许,而真苟且是无所谓底线,一直沉沦下去了。按照以上标准,张中行先生是一种假苟且假懦弱,他以自己独特的智慧避免与那个黑暗时代同时沉沦下去,值得我们尊敬和学习!

       
三、如何更好地活着?张先生在书中告诉我们“顺生”不仅是单纯地活着,不能为活着而活着,人要找到自己的价值,必须具备社会生活的能力即一个人想要明明白白活好,最重要的是要有知识和品格。如何培养自己的知识和品格呢?张先生教导我们要“多疑、存疑,不要轻信宣传,要多看书,多看西方的书;要多读书,少信宣传,学问往上看,享受往下看。”我将永远谨记张先生的教诲,怀抱着罗素所推崇的“对爱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心”三种生活的激情,像神话中的西西弗斯一样,大胆地面对死亡的最终到来,在余生的生活工作中表达我对生命的热爱!

       
后记:张中行先生的思想博大精深,今天只讨论了冰山一角,以后还要经常读张先生的著作,再展开有关讨论。最后再次感谢十几年前介绍我读张中行先生作品的老兄,还要感谢推荐我重新阅读张中行先生《顺生论》的朋友,你们让我享受了读书和思想交流的快乐!

                          2018年2月4日夜写于书房

   
于丹与鲁迅 

   
叔本华论人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