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网投:一池浓墨的思念……

  编辑荐:西窗下一缕暗香,一朵眉梢就飘到了大地华夏。一池浓墨的地方相思着岁月的念想,有秦月的银光,有汉疆的馨香……

一帘暗香,疏影清浅。

  夜,深。

  流年从指缝里滑落,飘洒西窗。染绿婉莹的兰花,弯曲柔情中相思着夕阳的瑰丽、天边一缕青花闪烁的月光。霓裳衣曲肠断红尘,情歌曼舞一山朱砂,眉心升望诗和远方。

凝望的娇绿迎着一弯清月,柔软的捧着兰花香指,微笑着倾颜夺媚,从指缝间荏苒成一首诗、一幅画、一沉西下。

  轻风拂雨。窗棂上,开出一朵朵思念的花。

  砚一池浓墨,润满湖华章。

千帆尽过,挂一盏渔火,阑珊处素云抚桨,荡漾潋滟澜山的杜鹃,啼血韵笔峰岭,红秀花香。淡瓦灰墙,旧去格栅,沉去的西下夕阳,韵满了蔓延的时光。

  幽深灯盏,一帘朦朦的月光,斜落着长长的倩影,飘进了石巷。一串哒哒哒的声响踏在我的心上。

  执笔钟声,滴答成歌。夜半吹醒了幽梦里的呢喃,细语了雀跃林枝的欢悦。相思无数漆黑的夜,抚摸着蝶舞的尺瓦,在骑墙的屋顶芳香着世世代代的轻香。花开花落里,春风随雨,夏日暖阳,念轮着岁月。

轻舟摇过沧桑的石桥,刻一枚记忆沉落水下。两方水土的流淌,融化了小河边廊桥,遗梦中浮现了三天永恒的经典。

  一池秋月,厚积了泪水。思念的笔砚出浓墨,入梦秋山书笺,落红尘缘依旧。

  一曲暗香,一帘惆怅。凝望中盈满西月,相俯落幕的幻影,凄惨着一抹轻殇的飘零。风,吹瘦了昨日的桃源,风干了夜深的情怀。指尖上的泪水,随风随雨逝入土壤。

石桥砚墨了容颜的白发,石柱雕刻了额头皱纹。岁月的诗句沿着上上下下的街梯洒落在石桥两边,慢慢的流进了河里。飘袅的炊烟冉冉升起、遮掩了修行的月光,碾碎了弯月洒落的银色,斑驳了灰烬落尘的如血残阳。

  潺潺流水,一叶知秋。红一涧清枫,蝉鸣脆笛,相思着一方诗笺的遥望。

  铺开岁月,追逐蹉跎。时光的水岸边,飘零着残月斑斑。笔尖上流出的诗意变成了一个个字划音符,刻在长长的笺卷上。许是泪水流淌,许是雪月风花,许是无言的细沙,沉入漫漫长夜、流水漆黑年华。

一帘起落的深夜钟声,徐徐穿透着一纸后背,吞噬了如梦似雾的虚幻,一袭苍白的光阴,安静的沉落西下。黑暗里,时光倒流了过往的柔情,熄灭了那盏昏黄的渔火。冷栅里浊流横斜,翻卷了一页页一段段时光。

  一树海棠,一叶秋香。入梦的筝音悠然着南山的温婉,柔曼的轻烟花香着蝶恋。一缘回眸的相拥里,桃花十里、杏黄一川。

  千帆尽过,渔火阑珊。一湖翠绿,一塘尖荷。啼痕烟花饱蘸粉蝶脸颊,浸染了碧水蓝天的花香。双桨曳出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里韵笔峰岭。沉西窗外,夕阳如血。

渔火,颠沛着薄泛的秋月。

  昨日的夕阳,西去了朦胧的倩影,柔软的声响还在耳边呢喃。一阵水岸的风雨,吹瘦了柳叶絮花,淡淡的月光随水色远去了芳香。

  一缕微薰清风,衣草如茵黄莹。归期的鸿雁,远航的渔火。揣一包嫁妆的陪土,温暖着入怀的水色月光。婉转千回里旧去格栅,轻敲窗棂。

薰风依稀,缓流轻盈。茫茫人海中失落了一伞青花,一箱醉美。只是一眼的多望,竞然留下了今生今世的牵挂,望眼欲穿着码头上那个一生等待的人。

  一叶梨花,一扇灰窗。斜阳中的情笺,枕着天边的思念,相望着丝雨那里的惆怅。

  一河婉绕两方镇落,朦胧着岁月的变迁。长卷上砚一池浓墨,润满湖华章。是秦皇幡幛的末落,是汉武卿帝的毁灭。流水写高山,风歌吟弦音。红袖难添缕香,清明上河柔曼。许是一盏青灯,谛结三生三世的情缘。

一壶桂香,品透人生。彼岸花开的耀眼,绽放惬意的笑颜。美丽的四叶草花开心间,神奇的菩提树长在心田。纵然南山一夜,沉落西下,一散烟渺,一词清雅,弯月斜流银波,终是难回窗棂。

  飘过几朵素云,拨弹指缝间的一曲相思,忘不了那一眼的瞬间,牵挂了灵魂的千年万年。

  只为依窗回眸,笑醉筝音。俯案依偎,共赏月光。片刻的心欢,纵然拥有,南山红樱桃,北岭绿芭蕉。

爱,不能强勉,呢喃只是梦中细语。霓裳不能湿雨,青花不可撕裂,过往云烟就是一闪黄亮,垂帘着飘忽悠冷的几粒红尘。

  落阙清词,优雅诗行。水流脉脉,出幽弦清音。一袖红尘的思念,燃起青灯月下的银光,依窗听你说话,依偎相拥着回想。

  雪月漂白了长发,流水深刻了皱纹。深深浅浅的岁月浸泡了酸甜苦辣。一台人生的大戏,每个人都会是演员。或给他人看、或给自己看、或长或短、或好或坏。白发斑驳岁月,岁月蹉跎年龄。

流年滋润西窗下的月光,银色里闪烁着瑰丽的夕阳。红袖添一枚浓香,恋眷着炊烟下的诗和远方。

  红尘深处,有一朵为你盛开的春天,海角天涯,有一壶月光浓浓的美酒,一弯岁月的风尘,书笺着长长的无悔。

  响起的钟声,写就的结尾。一笺薄纸的背后,有春的菁绿、有夏的明朗、有秋的丰收、有冬的哀伤。躲不过那盏会灭的鱼火,离不开那块刻好的碑文。过往就是一粒红尘,飘飘忽忽的就是一生。

执一笔浓墨,浓妆问嫁。一条横竖的天云,点缀了一篇词文章华。一袭暗香。一伞青花,一条墨案,砚一池沉落西下,轻拂飘袅吹烟。

  一枚记忆,温暖了茫茫人海,一片流年,拨动了悠悠心弦。花语心事,缱绻过往,一季的芳菲,刻碎了我的心窗。

  砚好一池墨,浓和淡你有数;行走过的路,好与坏你清楚。你播种春天一定会收获金秋,你挥霍夏朗一定会被冬雪伤冻。时光是最公正的法官,种豆得豆,种瓜得瓜。你珍爱人生,你收获的一定是鲜艳的百花。

人生长卷中,许是多情沉鱼落雁,许是有心闭月羞花……

  如果可能,请许我砚墨一池,把思念细细的捻进我的心里,百转千回的守望着那盏青青的灯火,阑珊处绽放着花前月下的那朵月光,那一枚弯弯的眉梢。

  浓墨描摹了岁月,流年滋润了华章。西窗下一缕暗香,一朵眉梢就飘到了大地华夏。一池浓墨的地方相思着岁月的念想,有秦月的银光,有汉疆的馨香……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砚一池浓浓的思念,浸墨飞宣。

  西窗烛下,暖意长长。旧梦经年,往事已断。春秋无音,冬夏无垠。思不语的一池墨香,念不完的满园春光。

  躲不开红尘,苦不堪人生。一辈子就砚着这一池墨,或浓或淡,或深或浅,也许就是到了奈何桥都没有明白,你种了多少鲜花,你采了多少野味,你陪伴了多少柔情蜜意,你游走了多少花前月下的岁月。

  一池墨很浓,却写不完一生的思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