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徒生童话: 一家人都怎样说

  岁月如一条环形轨道,花开花落,季节风驰车轮般轮回,时间赶马车似的,飞快,一眨眼就又是一年新立冬。父亲常说,一热,一冷,就又是一年,谁说不是呢?气候像个赖皮的孩子,说变就变,换下的裙子还没来得及叠放,冷风呼呼的一吹来,你就又开始翻箱倒柜地找秋衣,拿冬袄,2017年,就这样在季节的颜变中入冬。

图片 1

  一家子都是怎么说的?好的,先听听小玛莉亚怎么说。这天是小玛莉亚的生日,她觉得这是所有的日子中最美好的一天,她所有的小朋友;男的女的都来和她一起玩。她穿上了最漂亮的衣服,这是从祖母那儿得来的。祖母已经到仁慈的上帝那里去了,可是是祖母在走进光明美好的天国之前,亲手裁剪缝制了这件衣服。在玛莉亚房间里的桌子上,各种礼物闪闪发光。有最可爱的锅碗杯盆;有眼睛能转动、一按肚皮就“噢”的叫一声的玩偶;是的,还有一本图画书,书里能读到最动听的故事!但是比所有的故事还要美妙的是过许多许多个生日。
  “是的,活着真快乐!”小玛莉亚说道。教父补充说,生活是最美好的童话。
  旁边的屋子里住的是两个哥哥。他们都是大男孩了,一个九岁,一个十一岁。他们也认为活着很快乐——按他们自己的方式活着,而不是作为像玛莉亚那样的小孩活着。不是的,是做好学生,成绩本上得“优秀”,和小同伴尽情地嬉闹;冬天滑冰,夏天骑脚踏车①;谈关于骑士城堡、吊桥及私牢的故事;听关于非洲内陆的发现②的故事。然而其中一个孩子却有点伤感,他怕还没有等他长大,一切事情都被发现了。所以他要去冒险,生活是最美的童话③,教父不是这么说过吗?人就要生活在童话里,所以要去冒险。
  这些孩子们住在一楼,他们在这里耍闹。上面住着这家人的另一支。他们也有孩子,不过这些孩子都已经告别了童年,离开了家,都长大了。一个儿子十七岁,另一个二十岁,但是第三个却老了,这是小玛莉亚的说法,他已经二十五岁了,还订了婚。他们都很幸福,父母好、穿得很好,才智也很出色。他们可以达到他们希望达到的目的:前进!冲破一切旧的障碍!整个世界都会焕然一新!这是我们了解的最美好的事情!教父是对的:“生活是最美好的童话!”
  父亲和母亲都是老人了——当然,自然比孩子们的年纪都要大——他们嘴角上挂着微笑,眼睛和心底藏着微笑,他们说:“多年轻啊,这些年轻人!世界的发展并不完全像他们想象的那样,但是在不停地发展着。生活是一个奇特、美好的童话!”
  最上层靠天更近一些,你住在阁楼上的时候,你便会这样说,那里住着教父。他的年纪很大了,但是他的心却很年轻,他的心境总是很好。还有,他会讲故事,会讲许多长故事。他到过世界上许多地方,他的屋子里摆着从世界各地带回来的奇妙的东西。从天花板到地板,尽是画片。几扇窗子有的嵌红玻璃,有的嵌金黄色的玻璃。从这些窗子望出去,整个世界都是阳光灿烂,即便外面的天气阴暗也如此。在一个大玻璃缸里生长着绿色的植物,缸的一角一些金鱼在游弋。它们望着你,就好像它们知道的东西太多了,多到不屑同你一讲。这儿总是飘着花香味儿,即便在冬天也如此。冬天,壁炉里燃着熊熊的火,坐在这儿望着火,听它噼噼啪啪地响,很是有意思。“它能唤起我回忆许多往事!”教父说道。火似乎也给小玛莉亚显示出许多的图景。
  不过,紧靠在一旁的书柜里摆的才是许多真正的书。其中一本教父常常读,他把它称作书中之书,那是《圣经》。在这本书里,用绘画描述了全世界和全人类的历史,创世纪、洪水和国王以及国王中的国王。
  “发生过的事,以及将要发生的事,全都在这本书里!”教父说道。“一本书里包罗了无尽的东西!想想看!是啊,一个人祈求的全部东西用几句祷词就讲完了。‘我们的上帝啊!’这是一滴慈悲的甘露!是上帝所赐的宽慰人心的珍珠。它作为一件礼物被摆在婴孩的摇篮里,放在孩子的心上。孩子,好好地保存着它!永远不要丢失它。不论你长得多大,也不会在千变万化的道路上迷误!它会照亮你,你不会被遗弃!”说到这里,教父的眼睛里闪着亮光,这是欢乐的亮光。这双眼在年轻的时候,曾经流过泪。“也是很好的!”他说道,“那是经受考验的日子,是灰暗的。现在我周围是阳光,我内心也有阳光。人活的年纪越大,就越能在逆境和顺境中看清楚。上帝总是和我们在一起的,生活就是最美丽的童话,这只有他才能赐予我们,一直到永恒!”
  “生活是美好的!”小玛莉亚说道。
  小男孩和大男孩也都这样说。父亲和母亲,全家人都这样说,不过首先是教父。他是有经验的,他是他们所有人当中年纪最大的。他熟知所有的故事,所有的童话。他从内心中说出:“生命是最美丽的童话!”
  ①类似今天的自行车的脚踏车,在丹麦出现于1870年前不久。
  ②指著名探险家大卫·利汶斯通(1813—1873)对非洲的长期探险。
  ③“生活是最美的童话”,这原是萨克森公国大公的御医卡鲁斯(1779—1868)的名言。安徒生十分看重这句话,经常引用。安徒生最重要的自传性著作之一是用《我生命的童话》做题目的。

  虽然常常自命行走于文字的路上,但我却有点懒,大多数时间总是躲在头条,微信和淘宝中漫步;嘻哈于小视频的搞笑中;沉醉在轻音乐的旋律里。但当冬季来临的时候,我还是希望能敲下一段文字,以此来挽留季末时光。去年,我写了,今年,我又开始敲击搜狗,希望能以心情为石,思绪做泥,铺下一段入冬的心绪之路。我坚信,路的尽头,一定会春暖花开。

冬青,我儿时记忆的兰花草

  我喜欢冬天,一则是因为冬天的太阳总是很暖和,不急、不火,适度的温热,轻柔如父母的目光,寒冷中我更能体会到它的温暖;二则是因为冬天一过,春暖花开的日子注定会到来,春天它总是能给人带来希望,期盼就从冬天开始展望,一路守候。于是,我的整个冬天便都不会太寂寞,因为期待它从一开始萌芽就是带着耀眼光芒的。

1

  立冬是一很特别的日子,我对这一天的天气也就特别地关注。清晨,当六中的校园歌曲一停,我就挪动轮椅,翻身起床,缓缓的来到客厅的阳台边。朝窗外看了看,还好,小区的地面没湿,水泥地上还泛着干净的灰白,几张飘落的杨树黄叶零散的撒落在上面,风一吹,又起起伏伏的上下翻飞,不能定落。抬头,目光穿过洁净的玻璃;晨风中,小山坡上的松树,针状叶已经黯然,除了小枝条会随风摇摆外,身姿依旧挺拔入驻,似乎是要告诉你,它已经做好了迎冬的准备。长青树的叶子和花草泛着青翠的绿光,单看这绿,你还真就看不透季节的容颜,只有当后背袭来的阵阵寒意和目睹那些零散飘落的黄叶时,你才会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冬天它的的确确是来了。

小时候流行一首歌,我从山中来,带来兰花草。那时候的我,对兰花充满了好奇,只是从来不认识。

  午饭后,父亲说这几天打麻将手气背得很,要息几天,想到贵阳去转转,所以穿了鞋就出门了,健步的声响由近至远。欣慰的是,父亲虽然血糖高,但他一向注重养生,吃得清淡坚持锻炼,所以在同龄老人中身体还算硬朗,也没有什么大的并发症。母亲身体除了有些老年人的小病小疼外,也还算健康。今天,母亲一则是不喜欢走远路,二则是要在家陪我,所以就没和父亲出门,我出车祸这么多年过去,父母已经古稀,看着他们染了又染的白发,我常常很愧疚,不能尽孝不说,反成其拖累,情绪低落时,还常常需要他们来安慰,无助的时候,父母的陪伴就成为了我最坚实的港湾,温暖着我走过了许多年。

有一天放学后,在学校的花坛里,看到好多多绿油油的花草,开着小小的花,我感觉那就是兰花,于是偷偷挖了几株回来,同外婆一起种在门口的橘子树下。

  中午,太阳就出来了,明亮的光芒刺目的耀眼,穿过客厅的玻璃落在花架上。绿萝和吊兰都是我前几天刚施过点花肥的,所以看起来好像是长了不少,吊兰的叶片也比先前似乎是宽了些,嫩黄嫩黄的,叶子怕是都有四十厘米长了,迎着阳光肆意妖娆,绿萝也饱足水分,泛着亮光,与众花草在阳光里争艳。我喜欢养花草,但最初不怎么懂养植,所以不是水多了被涝死,就是水少了干死。一连死了几盆之后就慢慢总结出了些经验,知道花草不用天天浇水,隔几天浇一次,要浇就浇透。有了这点常识,后来这些重新栽种的花草也都能一直保持郁郁葱葱,为这暗淡的客厅增添了许多生机,我一直是这样认为,泛绿的生命总是能给人带来好心情的,我尊重生命,所以也喜欢绿色。

种下后不久,橘子树下便有了绿油油的一大片,父亲总说那是杂草,每到冬天给橘子树施肥的时候,就把他拔了丢得远远的。

  立冬放晴,我想,这应该是件美事,可不能错过这冬日的眷顾,“妈妈,我们晒太阳去,好吗?”“好的。”母亲应声答复,对于我的要求,父母一向是满足的。于是,上了电动车,和母亲一起从电梯里出门。因为从一楼到小院有台阶,所以我都是从负一楼出去,这样减少了许多的麻烦,当过负一楼车库铁栏的时候,守门的覃哥照例的微笑着为我开门,矮矮胖胖的他一身深蓝色保安制服,方脸盘上笑容晴空般的明媚,照得我心里暖暖的,不等我们开口,只见他轻轻一按遥控,铁栏收紧、立起,三米宽的大道在我面前敞开。我微笑着“谢谢啦!覃哥”,“谢啥哟!应该的!”过了铁栏,母亲招招手,覃哥会意,再一按遥控,铁栏缓缓落下,于是,身后传来“哐当”一声响,铁栏闭合。

每每这时,我总是伤心,我的兰花草啊!外婆看不过,偷偷把花根捡了回来,在菜园边上先埋着,等到春天到来,看见有芽冒出,移栽到门口橘子树下,过不久,又是绿油油一大片兰花草。

  进小区院坝的时候,远远看见木椅上已经坐着几个中老年妇女,有钟姐,吴姐,熊姐,王阿姨,还有一个是给人看孩子的小保姆。几个人正聊天聊得火热,她们的孙子、孙女围绕着凳子在边上玩耍,都是些二三岁学前幼儿。趁着天晴,他们的奶奶亦或是外婆带着他们在晒太阳,是啊!立冬了,这样的天气不多了,谁不稀罕这大好晴天,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特别特别地舒服。“阳阳”“阳阳”,一进院,我就朝着一个一岁多点的小女孩叫了两声,她听到我的声音,顺声抬头,胖乎乎的小脸上小嘴已经咧开,露出为数不多的几颗小米牙,眼睛眯成一条缝,甚事逗人喜爱,因为经常在小区玩,她已经对我熟悉了,嘻笑着颠颠的就朝我奔来,可爱极了。

童年的记忆里,父亲冬天宰草除根,我跟外婆春夏辛勤养花育草,这个过程让我每年都会经历一场欢喜一场悲哀。

  母亲跟老人们聊天去了,我听着手机音乐,闻着桂花的芳香,享受着暖阳的爱抚。此刻,所有的烦恼,忧愁都离我而去,唯有岁月安宁,时光静美的惬意。闭门在家许多年,我殊不知阳光,花草,绿林,它是可以融化掉一些愁苦的。不可否认,美丽的自然是有生命的,它博大的襟怀,同样也可以给人满满的爱和希望,投入它的怀抱,就会找到一种坚定生活的信念。所以,只要是天气好,父母都会带我出来逛逛,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让自然带给我生活的力量,让生命在阳光下绽放,也许这就是他们希望看到的结果,感谢您们!待我最真的亲人。

后来,我离开家,外婆去世,家门前从此光秃秃一片,再无任何生机。

  桂花树旁,吴姐孤独的坐在木椅上,目光呆呆的望着孩子们嬉闹,我摇车至近,与她闲聊。吴姐说她五八年生,已经快六十了,矮胖的身材,把肥大的毛衣撑得满满的,板寸头有些花白,听说她一直未婚,但因为有所顾忌,从未曾细问,个人隐私,倒也不必知道太多,都是一个小区里的人,尊重为好。她不大善言谈,和我聊天也常常只会说些“小韦,你好着呢!你这衣服很好看的嘛!”但她确确实实心底善良,对我也关怀备至,前段时间我们楼上的余阿姨没回老家时,因为眼睛不好,也一直都是她牵着散步,余阿姨要去什么地方啊,买什么东西啊,全是她代劳。即便她有事需要离开,也会嘱托别人照看余阿姨,对视力不好的余阿姨非常有责任心。如今余阿姨已经回老家定居了,吴姐又常常一个人孤独地坐在小区木椅子上,无悲无喜,我们还常常开玩笑说:“吴姐,余阿姨走了,你失业了。”她嘿嘿一笑:“是啰!是啰!”

长大了终于知道,父亲的话是对的,我带回那一片所谓高贵的兰花草,其实只是一种叫冬青的杂草而已,城市路边的花坛遍地都是。

  贵阳的天气就这样,怪得很,一晴就热,吹风就冷。起风了,阳光躲进厚厚的云层里,天开始变得很凉,后背一阵阵寒意。母亲担心我感冒,开始催着我回家。小区里带孩子的奶奶外婆们也陆陆续续的准备回家了,吴姐说还要呆会,所以也没起身。我和母亲沿着环形道朝电梯门去,刚走出几步远,身后吴姐的声音传来:“小韦,拜拜!”我回过头来微笑:“明天见!”

我想外婆出身大户人家,也是很清楚那不是兰花的,只是因为我说是兰花,就是兰花了。

  立冬,预示着冬天已来临。这一天,我是快乐的,沐着冬日的阳光,和小区里的人家长里短的闲聊。寻常的日子,过常人的生活,感受生命的真谛,没有纷扰的生活,很简单,也很幸福。海子说“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从明天起,告诉他们,我的幸福;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而我,最简单的幸福就是与家人一起,生活安定,在锅碗瓢盆的声乐中,过普通人的日子,感受亲情的实在;抑或,天气晴朗的时候,还能与自然相拥,跟阳光轻吻;偶尔,朋友间,聊聊天,说说心里话;都说“远亲不如近邻”,小区里的人,久了就是朋友,熟了就是亲人;走过,路过,也还能相互问好,微笑示意,简单地交往,愉快地生活,挺好。往后的日子里,沐风园的每一天,我只愿,面临朝阳,春暖花开。

童年时代的我,最怀念的时光,就是在8月的黄昏,跟外婆一起拾掇那些绿油油的冬青的时光,总有无限欢喜蔓延于心,就算刚才被母亲骂过,或是被父亲打过。

2

一直对花花草草很感兴趣,但是在外打工的日子大多数都是租房,一般没条件养花种草。及至有几年一个人住一个顶楼的房间,外面有大大的阳台,我那养花的心终于萌动了。

可是,经济上的拮据让我对那些好看的花盆花架还有花苗望而却步。可是我,对于花草的热爱并没有被现实淹没,反而是想尽一切办法去实现我自己的小小心愿。

在外做销售,偶尔在路边看到我喜欢的花,我会想办法挖回来种上。

我住的附近有个花草市场,每次晚上很多花农会把那些长的不好的苗子丢掉,我看到了就捡回来,慢慢养活。

没有钱买漂亮的花盆,我捡塑料瓶子回来做成花盆,把上半部分剪掉,下面挖几个小孔,就是一个花盆了。

有时候在路上看到大的塑料瓶子和油壶,我不顾别人惊讶的眼光,像看到宝贝样捡起来,那可是我难得的漂亮花瓶材料哦。

就这样过了两三年,阳台上终于郁郁葱葱了,那些路边捡来的花草,居然一个个被我养越神采奕奕,成为我孤寂生命中不可多得的精神伴侣。

图片 2

每个垂下的枝头,都是心中的一片希望

我养的大多数是常绿植物,花开艳丽的基本不养,阳台上最多的是吊兰,一是好养,二是很好移栽。

我特别喜欢看着吊兰一个往下生长的枝头,先是一个,过两天又一个,再过几天,垂下来老长老长的一条,上面还有零星的小白花开放。

每一个枝头发芽,都带给我一份欣喜,每一朵小白花开放,都带给我一份希望。

我如此痴迷地欣赏着它们的绽放,期待着它们的成长,如同期待我自己生命中一个个小小的跨越。

有时候夏天的晚上,月白风清,我常常痴迷地站在阳台上,轻轻地抬起一个个下垂的枝头,细细品味,有淡淡的清香悄然沁入心脾,心就这么醉了……

许多时候,白天被客户骂了,满脸沮丧地回到家,看到阳台上绿意盎然,一下子就笑了。

第二天早上,出门前一看,呀,又有新芽了,又多了一朵花了,开开心心地上班去了,至于昨天的种种不如意,早就忘到九霄云外了。

有时候,在公司被人误解了,回家摆弄下那些种在塑料瓶里的花花草草,那份心情,仿佛儿时跟外婆在夕阳下拾掇麦冬的心境,一下就想开了。

有些日子,跟踪很久的客户丢了,谈了很久的客户拖着不理我,老板天天催着业绩不停歇,回家看看那些花,那些从别处捡来的杂草,在风中尽情摇曳着,开放着,欢呼着,一下子就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我的世界原来如此美好。

有些日子,想着房租,算计着生活,思念着父母,驻足阳台,看着那朵朵小白花,浅浅的,淡淡的,一份丰盈就这样充满于心,物质匮乏带来的不欢愉便荡然无存了。

那些都是曾经被人丢了的杂草,那些在别人眼里原本一文不值的,那些真的跟我父亲说的一样的,就是杂草而已。

可是,在我眼里,它们就是名贵花草,他们跟那些君子兰,蕙兰一样的高贵无比。

3

世事难料,造化弄人,欢乐总是在生活中停留短暂而长久逝去。工作关系,我不得不搬家,新搬的房子容不下满阳台的花草,于是挥泪跟它们一一告别。从此阳台上只能勉强摆上一盆吊兰聊以自慰。

爱美的人总是能找到跟美共处的方式,我又爱上了拍照,有时候每天在路上都会拍很多花花草草。

清晨上班,我会随机拍下那些美丽的绿植,红花绿叶之类只是欣赏绝不拍摄。

我拍的都是别人看不起眼的东西,街边花坛的冬青,单位围墙伸出来的绿叶,办公楼门前砖缝里长出来的绿芽,那些,在我眼里都是最美的生命。

我把照片发到朋友圈,许多人奇怪,那些街边随处可见的杂草,我每天居然拍得不亦乐乎。

我特别喜欢拍路边绿油油的冬青,那就是小时候我心中的兰花草,随处可见的一大片一大片的,不管何时何地看到总是那么亲切。

颠沛流离的岁月里,穿梭于冷漠的人海中,总是难免有低潮落寞的时候,总是思念阳台上的兰花摇曳多姿的身影。

不如意的时候,看到路边一片片绿油油的冬青,傲然地生长在街边的任意一个角落,不需要人施肥,不怕人拔掉,不畏车轮撵过,那么卑微又那么傲娇。

我的心就一下暖了,仿佛在寂寞的岁月里再次看到外婆温暖的目光,又仿佛在嘈杂的人声里嗅到了从上阳台上散发的淡淡悠香。

我把那些照片拍下来的照片存在手机里,在被客户逼得喘不过气的间隙里,在被人群挤得密不透风的地铁上,在被烈日拷得无处躲闪的七月天,随手翻翻,心中便有丝丝温情掠过。

4

我一直就是外人眼中的奇葩,口中所说的美景都是别人从不舍得瞟上一眼的杂草。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多少人就如那路边的一株小草,风吹日晒依然挺立,车来车往从不在意,只顾着成长,成长,成长成自己最好的姿态。

风雨中,他们紧紧依偎,互相温暖,给这个冰冷的城市添上一份淡淡的色彩。

我喜欢那些小草,总觉得我自己的命运像极了它们。

在被许多人冷眼相看的日子里,总是不断有意外的陌生人不断关照,不嫌弃我的出身,不在意我的浅薄,只是因为我而帮助我。

每每这时,我总是感恩上仓,感恩命运,如我这样的普通女子,欣赏我的居然大有人在。

在利来利往的社会里,我一直保持着一份纯真,对所有陌生人至少给我一份微笑。

清晨对早点阿姨的早点赞不绝口,上班对楼道做清洁的阿姨千恩万谢,下班对门口的保安点头微笑。

每次看到这些人眼中诚惶诚恐的眼神,心里就忍不住心疼,我不过是因为工作关系多了一身职业装而已,脱下后跟这些人一样,都是在芸芸众生中辛苦求生。

其实不管外面有什么样的装束,我们都一样,像极了路边那一株株小草,多少人不屑一顾,多少人的脚无意踩过,多少车轮无情踏过。

从来不知道,何时命运的那把大剪刀伸过来咔嚓一声,生命只剩下泥土中的一丝根须,可是,还是得顽强生存下去。

也不知道,何时命运的那把铲子从天而降,于是,生命从此换了一个天地,可是,可是,只要阳光雨露在,只要在大地母亲的怀抱里,依然要拼命成长。

茫茫宇宙里,任何生命都是一样的精彩,一样的高贵,与外界无关。

世人眼中那一片片杂草,在儿时的岁月里,在出租房的阳台上,在随手翻开的手机相册里,一直是我心中最名贵的花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